y77jh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討論-392 那遠方的新大陸,已被佔領!分享-ewnr8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消失了。
随着新年钟声的敲响,李峥和林逾静好像从蓟大的校园消失了。
电话不通,微信不回,只与班长留下一句【最近忙,请一段时间假】。
缺课3天后,辅导员忍无可忍,找到了403宿舍。
在阳台上,他遇到了缺课四个月的屠夷寇。
屠夷寇默默塞了辅导员一根香烟,而后继续仰靠在阳台躺椅上,双手互塞进羽绒服两端的袖口:“是自由,他们自由了。”
很純很曖昧
在《生物物理》的教室外,辅导员拉住了正要去上课的莫念。
“3天而已。”莫念摇着头拍了拍辅导员,“有一次我一路向东,到海边取些藻类,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三十天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突然想来一段心灵之旅。”
“不对啊,念哥。”杨军在旁挠头道,“我记得你说那一次,是一路向东,艹到了海边再往回……”
“军……有的时候,人更愿意接受唯美隐约的表达……”
在学生会活动室,辅导员找到了常刻晴。
“一定是躲在哪里偷偷结对学习。”常刻晴的指甲掐着桌角道,“只能是这样……”
在动漫社,辅导员看到了被一群Coser姐姐围着,不断任人蹂躏打扮的林茉茗。
“老师救我出去……她们说有无限甜点我就来了……快,救我出去!”
最终,辅导员只好拨通了李毅的电话。
“逃课啊……谁不逃课呢,考试好就行了吧……诶诶,那边催我下刀了,回头聊啊……”
辅导员感觉这个人很不靠谱,又拨通了安宁的电话。
“我已经调到老干局这边了,有事去找现任领导。”
至于物院那边,公开场合已无人再主动说起这事,只有偶尔私下才会聊几句。
“废了……这两个人废了……应该是受不了解其纷被调走,追到现在的工作单位硬要继续进行所谓的研究了吧……”
“唉,好好的苗子……现在回过头来想想,太早发《Science》,也未必是件好事啊。”
“是啊,还是太年轻了,一篇CNS就膨胀到要统一万物了……”
劍仇
“他们还不知道,大多数人一辈子也只有一篇CNS罢了……”
熟悉内情的人多少还会有些惋惜。
而那些捕风捉影的人,反而非常兴奋。
“我早就说了,李峥他们的那个什么电镜,纯粹就是运气好,外加关系硬。”
“你看知乎没,上面说李峥他妈是科技部大佬,跟化院走得很近,外加李峥也跟史洋熟,里外里一应,刚好拿这个课题投桃报李。”
“送个一作,以小博大?周毅很可以啊!”
……
“就知道炒,越炒凉的越快,刚开学的时候什么‘蓟大双子星’多牛逼啊,又是《Science》又是科学发明,现在不全哑火了?”
“得了,一年能出一篇论文就不错了,我倒觉得静神比较可惜……啥都没有呢就直接哑了……想当年她也是李峥之上的神上神啊。”
“还好Queen没参与进去……”
“Queen是最惨的好么,她为了李峥……弃了楚佑华……”
“怎么想的……”
“现在再看,李峥第一篇论文不也是东凑西凑,各种强援搞出来的么?他的真实实力不太好说,忽悠人是真的狠,连楚佑华的人都能拉过来。”
……
物院行政楼,副院长刘奇放下了电话,冲对面的隋淼摇了摇头。
“解其纷连报到都没报到,直接就开始请病假了。”
“……”隋淼倒抽了一口凉气,低头良久才叹道,“李峥那边我也联系不上……看来他们真的在哪里继续着……”
“就这样吧。”刘奇摆了摆手道,“至少今后,解其纷没机会再接触学生了。早该这样的,还是钟院长太心软了,隋淼你也不要太自责,我们尽力了。”
“还没有……”隋淼抓着头道,“李峥最后问我,能不能适当给一些二维材料的研究资源……”
“都说了不要再提这个了。”刘奇皱眉道,“这是拿科研当儿戏,那些都是最前沿的国家级重点实验室,他说要就给?简直荒唐!至少也该拿出诚意,把成果拿出来讨论讨论么。”
“那如果他拿出来,会有人真的讨论么?”隋淼使劲摇着头道,“我觉得还有机会,这样,我厚着脸皮去要一下,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什么说法,然后咱们再组织讨论……”
“李峥到底怎么你了?两个本科生加一个解其纷,让我们这么多忙得没日没夜的教授去讨论那个?你认真的?”
“……”
“隋淼,你最近有点魔怔了,这不是你的错,没人做错,这些事应该是英培操心的,不要再给自己揽责任了。”刘奇摆了摆手道,“这段时间有很多总结、考核工作,先把自己的事忙了吧。”
“嗯……”
隋淼垂着头离开了办公室,高大的身影此时已再无半分气势。
“但愿……都会好吧。”
……
照理说这件事情慢慢该过去了,但随着李峥、静静消失时间的延长,各种传说却反而愈演愈烈,恨不得真的要编出一套《物院伏地魔之量子魂器》了。
校内,李峥卷着归见风跌落神坛。
就连校外的媒体上,风向也产生了诡异的变化。
虽然这类“学术明星”只是个小众话题,一个CNS作者怎么也不该有太大的名气,但这方面的文章和说法却莫名多了起来。
这还要感谢那些捕风捉影的素材,只需要串起来再稍作脑补,再加个“利益相关,匿了”,“坐标蓟大,跟李峥他们聊过几次”之类的开头,有些事情一下子就变得有血有肉了——
【比资本家族更可怕的是学阀——解密当代学霸家族的关系网】
【什么叫包装?航天镀一桶金。什么叫人设?大佬赐个一作。】
【量子领军人楚佑华早就看出李峥不行】
随着风向的诡异扭转,就连曾经货真价实的竞赛竟也立不住了。
【早就说了,国内学科竞赛50%都在舞弊。】
【稍微动脑子想想,一个人类有可能拿五科金牌吗?】
【我一开始就提了,李峥作为一个拿了这么多国内竞赛冠军的人,但凡去个IPHO、IMO,那金牌不都是白给吗?结果竟然一个国际比赛都没参加,到底是不想去还是不敢去?你们自己品吧。】
【学霸李某:“妈,下个月就要IPHO了,带标答的真题来一份,哦不,两份。”】
【司长妈妈:“儿子,这个我真要不来……”】
【学霸李某:“那我俩去了IPHO岂不是会露陷?”】
【司长妈妈(深思熟虑一番):“有了,你们去造火箭吧,那样就可以名正言顺不去了。”】
【李峥(标准瞪眼):“妙啊!”】
这甚至都不是最夸张的,有人甚至连李峥的初中和高一成绩都挖了出来。
只能说时间真的太多了。
又或许是钱给的太到位了吧。
……
日子一天天过去,即便风言风语传到这种程度,李峥、林逾静却仍未出现,顺道连归见风也给拐走了。
转眼已是期末考试。
当大家都以为这几位旷考已成定局的时候,他们却又忽然出现了。
毕竟是李峥,天塌了也不能错过考试。
不过无论是李峥、林逾静还是归见风,他们都十分准时地在开考十分钟后入场,并在一小时内离场,而后又再次消失不见。
就像暗物质一样,你平常根本看不到他,只能用考试逼出来。
这样的奇妙现象一直持续到了考试季的最后一天清晨。
最先发现这一切的是物院一位名为陆阳的寸头硕士,他在头一天就完成了这学期最后一门考试,但他并没有解放,而是一如既往,怀着沉重的心情来到了凝聚态研究所。
很多人上班的第一时间会刷一下微博,刷一下B站。
但陆阳不同,他很牛逼,他刷Nature和Science。
这两本顶级期刊的官网上,几乎每天都会更新先发版的论文,这些论文都是确定要在正刊发表的,在此先发就像是一种占坑仪式,毕竟“校对、印刷”这些流程也是以周计的,万一这段时间出现抢发一类的事情就很恶心了。
毕竟科研成果这种事,谁先发就是谁的,一周之差几年白费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尤其是基因技术、凝聚态这种热门领域,大家都疯了一样往里拥,课题雷同简直太正常了,“全世界只有你独享这个课题”反而是一件稀罕事。
以袁园的石墨烯论文来说,单是陆阳就知道有4个实验室在尝试那方面的研究,最终还不是MIT(麻省理工)拔得头筹?
至于陆阳,他是不敢指望拔得啥筹,找一个适合的研究生课题就是现实的目标。
毫无疑问,Nature和Science是他最好的灵感来源,能在这些大佬论文的边边角角找到一个微不足道,且能让导师点头的方向,再用两年的时间搞出点什么,便是他研究生阶段的最大目标了。
像往常一样,陆阳先点开了Nature,然后用几分钟冲好了咖啡才又回来。
这会儿,首页的封面大标题刚好刷新出来——
【A new magic angle!From Jinghua!】
嘭!
咖啡先于陆阳落座了。
两行单词,每个字母都在刺穿他的眼睛。
新的魔角?!
菁华干的?!
干TMD菁华!
怎么是菁华?
中科就不行吗!
陆阳根本来不及顾及洒在椅子上滚烫的咖啡,疯了一样点开了封面位,并下意识地瞪向作者名单。
英文刊物上老外的名字其实很好辨识,但汉语名每次在这种时候都会很麻烦,只因同音字太多了,要想很久。
比如陆阳现在看到的。
Wei Xie……Zheng Li……Yi Wang……
要倒过来想一想……
这么看应该是谢伟……李峥……王绎……
嗯嗯……
总觉得有点奇怪……
一堆院士里夹了一个帅逼的感觉……
再看一次……
谢伟……
李峥……
王绎……
嗯……
陆阳想着想着。
膝盖忽然一软。
一屁股坐在了满是热咖啡的椅子上。
“艹……”陆阳缓缓张大了嘴,“不……是……吧……”
他几乎是颤抖着点开了那个名为“Zheng Li”的标签,这次的响应速度快的惊人——
【Yuanpei College,Peking university】
几秒钟后……
“啊!!!”陆阳的屁股终于被烫了起来。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一个女生突然兴奋地跑了进来,“是不是以为实验室没人,在偷偷做什么?”
不得不说,陆阳确实是在脱裤子。
“哇哇哇,这次一定要抓住你在看些什么。”女生却更加兴奋,趁着陆阳还没反应过来冲到了电脑前,看到页面就是眼儿一瞪,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陆阳,“你……你看着论文都可以???”
“不是,你细看!!细看!!”陆涛忙乱地指向屏幕。
女生一细看,自己很快也坐到了椅子上。
“这……开玩笑的吧……”女生颤颤返回主页,“是不是你做了个假的主页?从没听说过菁华有人在搞转角啊,难道是……他们抄了谁家的预测,赌对了??”
“谁家?”陆阳咽了口吐沫,“咱们家!!”
“咱们??”女生盯着屏幕,同陆阳一样,也是用了很久,才发现一堆菁华大佬之间混进了一个不对劲的名字,整个人也都磕巴起来,“这……这这这……这不是鲁教授说的那个……学疯了的那个……那个那个……”
“至少你一件事说对了……”陆阳此时已放下外裤,完全暴露着红色的秋裤肃然点头,“他们赌对了。”
……
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个清晨,物院的老师们相遇,只有一个话题。
李峥,磷烯,魔角。
单纯地在复杂的环境与人为调控下实现某种物质的超导,算不得什么太大的新闻,若干年前,就已经有理论研究者预测过磷烯将在一系列复杂条件下实现超导。
但从没人预测过第二个魔角!
粗览论文,会发现菁华的实现手段与袁园极其相似,都是将两层二维结构叠在一起进行转角,只不过这次扭转的角度是0.97°,并且实现超导的温度高了10k。
但凡用任何别的方式实现磷烯超导,也都没有这么惊人。
但偏偏是魔角的复现。
这就证明魔角很可能是一种广泛存在的现象,且几乎必然通向更深层的地方。
表面上,这只是一个超导现象的印证。
但每个搞理论的人都十分清楚,这预示着凝聚态与量子理论的全新起点,彼岸必然存在着一块崭新的大陆,只是谁先达到的问题了。
但他们现在还来不及关注这个。
榮寵天下:貴女寵後
更要紧的问题是——
菁华抄的谁?
懂行的人都十分清楚,仅就石墨烯魔角而言,袁园只是一个印证者,而非发现者,真正发现它的是此前一系列的理论物理学家,在这个实验中,MIT的强大之处在于它有最高的资源,可以去赌最多的方向。
可菁华是凭什么赌出来的???理论物理的大本营在蓟大啊!
等等……
这里面确实掺了个蓟大的……
看着“Zheng Li”,很多人直到念出来都仍未反应过来是谁,直到看到英培学院的机构名才来得及张大嘴巴。
为什么?!
这是很多不明内情的人,此刻唯一的念想。
凭什么?!
这是有限的几个人,在迸出冷汗时唯一的感受。
这个清晨,物院来来回回只响彻着四个字——
“李峥人呢???”
……
10点20分,常务副校长,学术委员会主任闵建中沉着脸走进物院行政楼会议室,沉着脸落座,沉着脸扫视。
作为一个出自物院的校领导,他完全无法理解眼前的事情。
他曾是这里的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博士后、讲师、副教授、教授、实验室主任、学科带头人、副院长和院长,除了三年作为合作生赴英,两年作为访问学者赴日,他几乎在这里度过了半生。
这里是他的老家,大本营,启蒙的地方,生长的地方,成才的地方,发光的地方。
这就让他更难以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
现在,他的面前是钟平,是楚佑华,是刘奇,是鲁东升,是物院所有点得上名的人。
“为什么?”他摊开双手难以理解地看着这些人,“这是个有希望写进教科书的发现,为什么?”
全场沉默不言。
他们他妈的也想知道为什么……
啪!
闵建中扔掉了公文包,揉着额头抬了下手。
“钟平!”
钟平连忙咳嗽了一下,努力让自己稳定下来后方才开口。
“李峥在去年9月,的确通过英培学院与我院展开了合作课题。”
“但在12月31日,英培主动提出中止研究,我们也只能配合。”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自那之后李峥和林逾静就没来学校,直到期末考试才回来。”
“至于今早这篇论文,我们所有老师都和您一样,也是第一次听说。”
钟平话罢,默默打量着闵建中的神色。
闵建中却只是看着他,一语不发。
“咳……”钟平又咳了一下才说道,“课题负责人是隋淼老师,具体情况请隋老师介绍一下。”
茫然的隋淼一怔,这才发现自己被点名了。
惟願寵你到白頭
在众人的注视下,他磕磕绊绊才完成汇报,至于换锁这等“不值一提的小事”,联系凝聚态实验室被批此类“不太体面的过往”,他自然是隐去了。
闵建中极受不了这种畏畏缩缩的表达,还未听完便抬手打断。
“解其纷呢?他才是核心人物吧,请他过来。”
“……”
一阵压抑的沉默过后,钟平硬着头皮道:“他调往我校下属的通信公司了,一直在请病假。”
“为什么要调走?”
钟平铁着头皮道:“怕他带偏学生,之前有过个例,您也是知道的。”
“嗯……”闵建中对此倒没什么意外,“我对他的印象还是神神叨叨的那个阶段……不过我是搞光学的,跟他交集有限……”
“校长。”鲁东升咳了一声,不敢太大声地说道,“我们了解的也很有限,只凭眼前知道的这些来看,像是解其纷主导的打击报复。”
“哼。”闵建中摇了摇头,这一声不像是在哼解其纷,倒像是在哼鲁东升,“我不知道今天你们是不是吓傻了,还是集体判断力同时出了问题,解其纷如果有这个能耐,谁能调他走?”
闵建中说着拿起打印的论文道。
“让菁华物理系两个最核心的国家级重点实验室,临时叫停手上的项目全力攻克磷烯魔角超导,不要说解其纷,我都没这个能力。”
无人应答。
闵建中继而说道:“论文中,我校人员也仅出现了李峥的名字,你们确定还要把责任推给解其纷么?”
鲁东升低着头,擦了把大油汗。
此时,楚佑华反倒是全场相对沉稳的那个,他苦笑着望向闵建中道:“校长,这事再怎么说,对我们也是有益处的,只是最大的益处落到菁华那里罢了。好消息是,李峥到底还是我们的学生,我们一定深刻反省自己学术眼光和敏锐度的不足,并且尽快修复与李峥的关系,争取更多的合作机会。”
“佑华说的对,这个当然要做。”闵建中难得点了下头,而后再次沉着脸扫视众人,“但首先要做的是——发现物院的问题。英培已经与我们合作了,李峥也有成果做保,但为什么还是终止合作了?这绝不是眼光和敏锐度的问题,这里面一定有管理和风气问题,这次出事的如果不是物院,我八成只会问一下,但既然出在这里,我一定要管。”
钟平忙应道:“我们会尽快出汇报文件,总结经验教训。”
“嗯……”闵建中抬手看了眼表,“李峥呢,不是请他也过来谈谈么?”
“隋淼?”钟平忙又转向隋淼。
“我们联系不上他,只能通过英培的老师找……”隋淼咽了口吐沫,“他应该是在……考试……”
“对对,我都快忘了他是大一的学生了……”闵建中摇头苦笑道,“你约个时间,我和他见一见,钟平、佑华也去,好好把事情说开了。”
“好……”
钟平见势道:“我们这里还有几个老师有监考任务……是不是……”
闵建中抬手挥了挥:“那和李峥、解其纷相关的留下,其他老师去忙吧。”
不少人都舒了口气,虽然很想立刻逃出去,但还是很体面地慢悠悠起身。
楚佑华也在其中。
傲世霸仙 阿克塞
“校长,我那边实验室有一个外国团队来访问。”楚佑华恭恭敬敬道,“要不我先去接待一下,很快回来。”
“哎,你太忙,你就别回来了。”闵建中的气似乎已消了大半,只摆手道,“我11点也要走,有情况我们再联系。”
“要回来的,您说的纠正管理问题,我感同身受,您在不在我都该回来探讨。”
“那你看着办吧。”闵建中心里有事,也便不再客套。
楚佑华赶紧微笑着提起包,与周围同仁点头告辞。
一行人就此朝外走去,眼见就要通通挤出去的时候,一个人年轻一些的男老师忽然喊了出来。
“双响炮????!!”
所有人都停住了脚步,呆呆地看着他。
他自知失言,可情绪实在难控,只瞪着双眼四望道。
“又……又是一篇…………我的学生刚刚刷出来的……两篇……还有一篇……还是Nature……李峥同时发了两篇……我……我不知道怎么说这个事了……”
末世戰狼 鎧甲兵王
轰!!
獵鬼檔案 半宅男
全场脑仁炸裂。
紧接着一个人吼了出来。
“什么???硼稀???硼稀魔角???中科????”
一时之间,根本没人能控制住场面,每个人都低头搞起手机,一边搞一边完全失态地嗷呜嗷呜叫了起来。
此刻,无论是教授还是院长,无论是实验室霸主还是理论大佬,都疯了。
“是中科……中科的实验室做了硼稀的魔角……”
“但这次的并列第一作者不是李峥……是林逾静…………”
“他们分头去了菁华和中科?!同时做两种材料的转角?!!!”
他說,做我女神可好 雲七七
“竟然真的给他们做!!!”
“竟然真的做成了?!!”
“一个月……”
“Nature标题都变了……”
“Year of the Magic Angle……”
“这要是……我们做……”
“别说了……”
疯了,全都疯了。
疯的当然不止是他们,而是整个物理界。
如果说磷烯魔角的发现,预示着远方存在一片新大陆的话。
那么硼稀魔角,在毫无预测的情况下同时出现,并且一个团队的人同时出现成为这两个发现的一作。
那就只能预示着一件事了……
那远方的新大陆。
已被占领!
不用有任何怀疑,他们手里至少还有5个魔角,也许是10个……
太他妈的疯狂了。
桌前,钟平瞪眼看了手机很久,方才要递给闵建中。
槿園春 冬至的柚子
“我看到了。”闵建中的脸再次沉了下去,这次是彻底冷了,“这他妈是宝藏啊,一辈子碰不到一次的宝藏……你们他妈到底做了什么………”
“………”
嘭!嘭!嘭!
闵建中一连拍了三下桌子让老师们冷静下来。
“全留下。”
若非相見 一圈
“一切事,往后推。”
“坐在这里,都别走。”
话罢,他起身重重抻直西装。
“隋淼,带我去请李峥。”
“应该是不用了……”隋淼放下手机,呆呆抬头,“李峥说他随时可以来……但要和解其纷一起来。”
闵建中手一扬,直接喷着吐沫吼了出来:
“那就带我去请解其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