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mzjw都市小說 抗戰韓瘋子 起點-923 有驚無險地摸進分享-iso9e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
今晚的月色不是很好,好歹还算有一些亮光,不至于真的黑到伸手不见五指,若真是一片漆黑情况,不止是敌人,就连韩烽一行也无法行动了。
这片宽敞的矿泉本就是一湖死水,并没有流动之处,所以当四下无风的时候,整个湖面平静的像是一面镜子。
此刻,这平静的湖面却在悄然间被打破了。
一丝丝的涟漪在水面上荡漾着,它的源头是从湖边传来。
永生天帝 非白
那涟漪由远及近,最初的时候是从矿泉的中部开始,然后逐渐的逼近伪军的篝火所在的岸边。
这矿泉清澈,若是借着微弱的月光,仔细的离得静静地向湖水下去瞧,会看见里面赫然有一道道人影,他们井然有序地靠着湖边的位置,踩着半人高的水底,慢慢地向前移动着。
若是有人忽地看见这一切,必然会大吃一惊,人怎么能够在水底下行进,并且憋气这么长时间呢?
再仔细地瞧去,原来这些人是借助一个长长的空心芦苇杆透到湖面外面呼吸着空气,整个人却藏身于水面之下。
原来这就是韩烽想到的利用这片矿泉接近施文挥的法子。
水虽然有些冰凉,浸湿了衣衫之后,传给肌肤刺骨的寒,特别是刚刚接触冰水的时候,战士们整个的毛孔都紧缩了起来。
但像这样一群心怀信仰的勇士们,连死都不怕,难道还会害怕这区区水的冰寒吗?
朱国寿在浑身发抖过后,慢慢适应了水温,甚至还咧着嘴巴露出一口黄牙,嘿嘿的低声笑道,“舒服啊,好久都没有泡过澡了。”
就连政委徐梓琳这一次也跟着大家一起行动,大家看到政委咬着牙坚持着,愣是一声没吭。
好一条汉子!
就连朱国寿都打心底佩服不已,没想到政委平日里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像是个白面小书生,真到了关键时候,还真是一点儿都不含糊,就像是政委来的时候说的,绝不会给大家拖后腿。
就这么着,施文辉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群人会想到这样的法子,借用矿泉的遮掩,就这样摸近了他所在的营地。
众人在水面下徐徐接近,眼看着岸边的篝火火光离得越来越近。
王爺,妃子很囂張
韩烽整个人潜藏在水中,透过水面向上望去,有一处篝火烧得最旺,周围排着的士兵也最多,在那儿篝火的不远处甚至还有一处拉起的军用帐篷。
毫无疑问,这就是那施文挥所在的地方了。
另外有三五个哨兵,帐篷外入口处还有两个卫兵。
好在上至施文挥,下至这些士兵,都没有想过会有人从矿泉里摸过来,水面上的情况并没有得到这些哨兵的格外关注。
想来,只要韩烽一行不在水中造出特别大的动静,都不会引来这些哨兵的注意。
水岸离了矿泉的水面还有一段距离,这一排排空心芦苇杆在昏暗的月色下贴近岸边之后,一道道湿透了的身影,慢慢的从水中猫着腰站了起来。
大家的动作尽量的缓慢。
当韩烽率先从水里站起来的时候,一阵冷风吹来,再次传来刺骨的冷,只是相较于敌人就在眼前的紧迫,整个人也顾不得寒冷了。
靜水流深
反正在下水之前,战士们也都把自己身上最后的营养口粮给吃掉了,这些东西足够为大家潜水时丧失的热量进行补充。
韩烽起身的速度很慢,水珠顺着他的身子滑下去,偶尔有两滴滴落在水面上,只发出轻微的“滴答”声,那岸边最近的帐篷离了这水面还有十几步的距离,再往后才是休息的伪军,这样的声音自然不可能听见。
苗疆道事
紧接着韩烽开始拆自己手上拿着的包裹。
这是用涂了油的防水纸紧紧密封后的枪支,也被韩烽从矿泉中一路带了过来。
没法子,这些枪支可不是防水的,一旦浸透了,那可是连火都打不响了。
后续的战士们一个个完成了与韩烽相同的动作,整个过程在战士们特别的小心翼翼之下,并没有发出什么引起敌人注意的响动。
紧接着就准备“登陆”了。
周围空荡荡的,并没有什么掩体,好在月色足够昏暗,不远处就是那顶帐篷,韩烽的手语一打出,战士们立马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只要迅速的接近那顶帐篷的后围死角,左右两向的哨兵便会失去视角,可以成为大家继续行动的最好掩体。
说不定运气好一些,那帐篷里头就是施文挥本人,也不用管帐篷前面入口处的哨兵,直接将帐篷割开一个空间,钻进去就能把施文挥给生擒了。
韩烽最先行动,趁着两处的哨兵没有注意到这里,右手握着枪支,猫着腰,迅捷无声地向前突进。
他艺高人胆大,一口气直接冲到帐篷的后壁。
整个过程十分惊险,好在韩烽的速度很快,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帐篷不远处的哨兵对此全无察觉。
紧接着史小全也迅速地摸到了帐篷后。
两人抵达帐篷后壁之后,占据左右角的位置,时刻注意着帐篷不远处哨兵的动静,以手语向继续摸过来的突击连战士传递讯息。
痞子特工 熙飯教授
整个过程还算顺利。
只是在朱国寿摸近到一半距离的时候,韩烽的手势突然向下一按,朱国寿想都没想,就连忙死死地趴在了地上。
然后他向上翻着的眼睛就看到在他右侧不远处的一名伪军哨兵,似乎狐疑地向他这边望了望。
半晌,许是见没有动静儿,这才打消了疑虑,又继续扭过头警戒。
呼——
朱国寿长长地舒了口气,整个人都吓了个半死,好险,要不是团长提醒的及时,差一点就暴露了。
幸好月色昏暗,朱国寿摸近的位置离了哨兵所在的位置也不算近,所处的地势又稍微有些向下凹,当朱国寿整个人死死地匍匐在地上的时候,从远处望去,白色的雪地衣与周围未化的积雪融为一体,根部根本看不出来有一个大活人趴在地上。
皇妃傾城
暗自咽了口唾沫,喉结上下滚动着,眼见着韩烽再次打起了行进手语之后,朱国寿稳住自己都有些打颤抖的双腿,连忙掂着脚尖儿,猫着腰,迅速地与韩烽一行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