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8b78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黎明之劍-第1080章 閉門會議相伴-ig8sr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宽敞明亮的孵化间内,符文装置运转的低沉共鸣声伴随着通风系统的嗡嗡响动轻声回荡,而这些轻微的响声并不吵闹,反而显得整个房间愈发安静。
这样的安静持续了一小段时间,恩雅才轻轻打破沉默:“是么……看样子发生了很多事啊……”
“我知道的也不多,”贝蒂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些事情有一些是主人或者瑞贝卡殿下告诉我的,有一些是听其他人聊天时听来的……他们说了很多东西,但大部分我都不是很明白,我感觉那些事情都发生在很远的地方,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会讨论的那么热烈。”
“对远方发生的事情津津乐道是很多凡人的乐趣所在——但专注于身边的事情同样不差,”恩雅的语气温和,从蛋壳内传出来的时候还带着一丝悦耳的震颤声,“看得出来,你是个很单纯的孩子,我很喜欢——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總裁大人,難伺候!
“好啊,我喜欢新朋友!”贝蒂顿时高兴起来,但紧接着又想起什么,赶快纠正道,“不过我已经不是孩子了——我早已经成年啦!”
“……成年啊,”恩雅的声音却在贝蒂话音落下之后突然沉默了两秒钟,随后才带着一丝女仆小姐无法理解的感慨轻声说道,“你刚才提到,那些来自塔尔隆德的使者和你的主人谈了很多事情,而且他们还和你的主人一同前往那场会议了,是么?”
“是啊,”贝蒂连连点头,“我听主人提起这件事,说是‘巨龙要重返这个世界’什么的,而且他还说这件事影响深远,不过我对此就不太清楚了。”
“重返这个世界么……真好,”恩雅的声音听上去带着笑,似乎还有一丝自豪,“他们迈出了第一步,而且这一步比我想象的还早……一百多万年了,这世界终于又发生了件好事。”
天競物擇
沈浮
假愛真做:億萬總裁你輕點
贝蒂眨了眨眼,她发现这位“恩雅女士”总是会说一些她听不明白的东西,但她对此倒是没有任何不适——这个世界上总是有很多她无法理解的事情发生,其中有很多她都可以在阅读以及向主人的请教中得到解释,而那些实在无法理解的……便任由它们去吧,贝蒂并不会被它们影响到自己的心情。
所以她很快便抛开了那些困惑,脸上重新露出笑容来,她从一旁拿起了心爱的大茶壶,起身来到那淡金色巨蛋面前:“恩雅女士,您还要来点红茶么?”
“……可以再来一点,谢谢,”恩雅迟疑了一下之后说道,“不过这些茶水最终都流在了外面——会给你增加很多清理的负担。”
“并不会啊,它们都顺着底座旁边的沟槽流到了地上——等一下我擦掉就好,”贝蒂很高兴地笑着,“我很擅长擦洗的,之前这里还没有许多人手的时候,我一个人就可以擦干净整整一层的地板和桌椅呢!”
一边说着,她一边靠近了金色巨蛋,在将热腾腾的茶水小心翼翼倒在那蛋壳表面的同时她却又有些好奇:“恩雅女士,您这样真的可以‘喝’到茶么?”
“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我不确定自己是否准确‘品尝’到了味道和热量……但这感觉不错,”恩雅的声音显得颇为愉快,“真的没有想到,我竟然还会有如此不可思议的经历……”
孽世緣之雙生
“可是我感觉这好像有些古怪,”贝蒂抬头看了看面前的蛋壳,“我记得上次给蛋先生倒茶之后他好像就不是很高兴……”
“是么?那真遗憾……但我没问题!”
……
大唐仙帥傳
112号哨站,夜幕降临,而设置在城镇各处的灯火已经点亮,满天的繁星覆盖着这座精灵建立的边陲聚落,人造的火光与天空的星光交相辉映,富有异族特色的建筑群在这交错的光影中被勾勒出绰约而优雅的线条,激增的访客让这座原本清静的小镇显得热闹繁华了许多,然而在哨站之外,却仍旧是一片黑暗广袤的旷野——黑沉沉的山脊以及看不到边的夜色谷地以格外强烈的对比提醒着造访此地的每一个人,提醒着他们什么叫做“文明世界的边界”。
翡翠长厅位于城镇西侧,它建造在一片高地上,因而从长厅二层的房间便可以直接俯瞰到镇子外面的荒芜旷野——玛蒂尔达·奥古斯都站在一扇富有精灵特色的尖顶弧边落地窗前,目光投向窗外的茫茫夜色,她的视线越过那片空旷到甚至令人有些恐惧的黑暗,一直望向黑暗地平线尽头的那片朦胧辉光:那是宏伟之墙在地平线上投下的壮丽剪影,即便隔着如此遥远的距离,那道规模惊人的能量屏障仍然可以被肉眼清晰看见。
就这样注视了很长时间,玛蒂尔达才终于收回视线:“那里就是人类文明的边界……我只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远远地眺望过一次,却没想到直到如今我们还是只能远远地眺望它……”
罗塞塔·奥古斯都坐在旁边不远处的一张椅子上,他抬头看向自己的女儿:“就这样远远地看着,你有什么感觉么?”
“我感觉那是一片随时等待着扩张的深渊,一张随时准备吞噬整个文明世界的巨口——毁灭性的力量就被一层薄薄的屏障束缚在那片废土上,里面还有数不清的、足以横扫整个世界的变异怪物,而人类诸国却在这样的深渊周围高枕安眠了数百年,这甚至有些……不可理喻。”
“那道屏障并不薄——其实它的能量聚焦层厚达半公里,但你说的不错,面对如此广袤的刚铎废土以及更加广阔的洛伦全境,如此厚重的能量屏障其实也薄的跟纸一样,”罗塞塔轻轻点了点头,“我们就被这张‘纸’保护了七百多年,可即便就是这么张纸,曾经也耗尽了大陆诸国的气力。”
玛蒂尔达转头看着自己的父亲:“……高文·塞西尔将会议地址安排在这里,是为了提醒那些已经在屏障外面安逸了太久的国家么?”
“一个成熟的统治者永远会在自己的安排中设置不止一个目的,用宏伟之墙附近的荒芜景象来警醒世人或许是他的目的,但肯定只是他的目的之一,”罗塞塔说道,“不过无论如何,至少他是第一个尝试将所有凡人国度整合起来的人,一条我们所有人都未曾设想过的道路……仅凭这一点,我们便应该对这次会议郑重对待。”
如果,不買
“同时也要对塞西尔帝国可能的‘胃口’谨慎对待,是么?”玛蒂尔达转过身,脸上带着极其认真的表情,“您认为高文·塞西尔今天晚上会和我们谈什么?”
“……他和我都不是喜欢浪费时间的人,”罗塞塔短暂沉吟之后说道,“在这里将会有两场会议,一场是塞西尔和提丰之间的正式缔约,一场是凡人诸国的联盟会谈——我和他都很清楚,和第二场会议比起来,第一场会议不能浪费太长时间和太多精力。今夜我们要以闭门会议的形式敲定缔约的框架和底线,他不会让这件事拖延到第二天的,我也不会,所以他大概会直接抛出他的条件吧……然后,就是简单的讨价还价了。”
玛蒂尔达思索着,而就在她刚刚陷入沉思的同时,脚步声和敲门声先后从门外传来,随后有一名高阶侍从进入房间,在门口躬身行礼:“高文·塞西尔陛下到了。”
“请客人进来吧,”罗塞塔立刻说道——他无需整理自己的仪态,因为他永远都为即将发生的事情做好了准备,“玛蒂尔达,你坐在我旁边。”
当高文走入会客室,他看到一张考究的茶几放置在房间中央,来自吊灯的光芒映照在茶几台面上,那蓝晶石磨制的台面闪闪发亮,罗塞塔·奥古斯都已经坐在茶几一侧的沙发上,而那位曾造访过塞西尔的“帝国明珠”则坐在罗塞塔的身旁——除此之外房间中便再看不到其他人的身影。
这是一次闭门会议,是在正式的、公开的谈判之前进行的首脑接触,这并不太符合两国交往的惯例,但在这里——高文和罗塞塔两个人就是“惯例”。
罗塞塔身边只有那位玛蒂尔达公主,高文同样没有带更多的人手:他只带着琥珀,后者是他深深信赖的情报部长。
“咔擦”声响从后方传来,会客室的门在身后合拢,高文带着琥珀向前走去,罗塞塔·奥古斯都则在他们靠近之前便起身迎接——这位脸上总是带着阴郁感的中年人此刻却露出了微笑的模样,他原本阴沉负面的气质也仿佛减弱了不少,这明显的变化当然没有瞒过高文的眼睛,高文露出了一丝微笑:“晚上好,罗塞塔,你的气色比上次见面时可好了不少。”
罗塞塔的微笑更加明显了一些,他甚至开着玩笑:“睡个好觉对我这样的中年人而言可是非常重要的——值得庆幸的是,最近一段时间我的睡眠质量都十分好。”
高文显然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这是个不错的开场白——一段姑且算得上并肩作战的经历可以有效拉近双方的关系,同时也能让一些不那么“友善”的条件变得更加难以说出口,虽然这种程度的人情寒暄对于他和罗塞塔这样的人而言可能没多大效果,但它至少可以让接下来的气氛变得更好。
“看样子今天这里只有我们四个人,”高文对不远处的玛蒂尔达点了点头,“没有闲杂人等在场,看样子我们可以聊的尽兴一些了。”
錦繡良婚
“琥珀小姐,”罗塞塔也看向了高文身旁的琥珀,他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很郑重,但很快便恢复如常,“听说你是一位完全无从判断实力的暗影宗师,也是情报领域的专家,你在公开场合下人前现身便意味着高文·塞西尔最大的诚意。”
坦白说,这一瞬间高文还真突然担心了一下,他只想着琥珀的脑瓜或许能在这次会面中帮上忙,却忽略了这家伙跳脱的性格是否会在如此严肃的场合下整出花活——但当他扭头看向身旁的半精灵,却惊愕无比地看到这个往日里总是大大咧咧毫无规矩的家伙竟然露出了极其专业又极其符合礼节的模样,她用恰到好处的笑容面对罗塞塔的称赞,从语气到神态都几乎没有毛病:“您过奖了——我在这里仅仅是为了履行职责,至于诚意……我相信既然站在这里,您和我们陛下的诚意自然都是十足的。”
跟班王妃,搞定悍妒王爺 鹹小愚
“……这是当然,”罗塞塔轻轻点了点头,接着仿佛随口一提般说道,“戴安娜曾经向我极力称赞过塞西尔的情报机构,她甚至直接跟我说‘塞西尔情报首脑亲自训练出来的干员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杰出的情报人员’,我曾经对此颇为怀疑,但最近一段时间奥尔德南局势渐稳,我在略微清闲之余也确实见识到了他们手段的杰出。”
至聖天驕之風魂崛起
琥珀顿时露出灿烂的笑容:“您仍然过奖了——在我看来,贵国的游荡者和探员们同样优秀,尤其是在塔姆杜勒做‘生意’的那一批。”
罗塞塔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他只是微微侧身,示意高文和琥珀落座,同时很随意地说道:“今后这种情况需要减少一些,不是么?我们浪费了太多精力用在打听邻居的秘密上。”
“当然,我们今天来此便是为了建立更进一步的信任的。”琥珀的笑容仍然很灿烂,语气真诚的甚至让高文都感到了些许惊讶。
但这份“真诚”究竟有多少分量那就不得而知了,高文和罗塞塔的注意力显然也不在这件事上。
“让我们谈谈真正值得关注的问题吧,”在双方落座之后,还是罗塞塔主动引出了话题,“提丰和塞西尔之间爆发了一场基于误会的、被敌人蓄意引导的战争,现在一切都该结束了,不是么?”
“当然,而且事实上这场战争也已经结束了,”高文点了点头,一脸坦然地说道,“我们双方已经在边境签订了长期停火协议,双方的将军级会谈进行的也十分顺利,接下来我们毫无疑问会共同发表和平声明以及对公众解释幕后真相,这件事将以和平收场,贸易会恢复,国家和民间层面的交流也都会重新开放,在这一点上我们双方应该是有共识的。”
“我在这件事上没有疑问,”罗塞塔表情严肃,一种逐渐紧绷的气息终于渐渐在他身边弥漫开来,“不论是外交的恢复还是贸易通道的重新开启,外交官们之后自然都会商谈妥当,但有一件事——我希望得到你的直接答复。
“冬狼堡的塞西尔军队,还会驻扎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