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zve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玉虛天尊討論-第五百五十二章西荒援軍鑒賞-cmzlt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椒图龙船缓缓从东海离去,但它并没有返还九州,而是顺着四海水系前往南海,然后转道西海。
昊英氏在后面跟随,喃喃道:“师姐果然没有跟出来。很好,看来在西荒能直接逼他转世了。”
但想到西海,昊英氏又不禁一叹。
“八代那小子着实有点不简单。竟然早早猜到他会去西荒,直接跑去西荒堵门。”
二爺的崩壞命運夜 夫仁
他俩复活后,商议过如何抓捕任鸿。
快穿:炮灰拯救男神
风天越直言去西荒等候,而昊英氏不相信任鸿会傻傻往西荒去,于是自己带人来极东。毕竟,当年三代出海入天渊,走的就是东方通道。
万万想不到,竟然让风天越预料中了。
“那小子对三代态度暧昧,敌友未明,还是早些出手为妙。”
当椒图龙船进入西海,昊英氏突然掀起海浪,擒拿椒图龙船。
这时,湛蓝水光从深海射出,笑声回荡在天地间:“前番欠下三代的人情,想不到这么快就能还了。二代前辈,给个面子,放他一马如何?”
“夙沙氏?”昊英氏一脸蔑视。他敬重风黎,那是因为风黎前世在自己之前为圣皇,是女娲娘娘的嫡系。夙沙氏算什么东西?一个神农时期诞生的风氏后裔,自己不知多少代的后辈。
他伸手掏出一只玉瓶倒入西海,流动的液体变成一只只水滴模样的机关傀儡向深海游去。
这时,椒图龙船打开。
云嘉走出来:“夙沙大神的人情,看来这次没机会还了。我家府主说了,他不走这条路,只是让我们过来转一转,然后从西荒回家。”
“他不在?”两位阁主顿时变了脸。
“那厮没走这条路?”昊英氏出手撕开椒图龙船的守护神禁,感知到船舱内的另一道生人气息。
“不对,你船上还有一个人,是谁?出来!”昊英氏一跺脚,潜入水中的无数水滴机关傀儡溅射向龙船。
一只裹着铁片的手从船舱探出,轻轻一点,无数机关傀儡当场瘫痪。
风如月冷着脸走出来:“二代前辈是要跟我比划一下机关术吗?”
那一番话后,她心情一直不佳。
于是,云嘉建议自己和她同往西海。一来帮任鸿吸引目光,二来也是为了让风如月散心。
昊英氏观察风如月的右手:“这就是传闻中的‘折天手’?不愧是后世机关道法的最高水准,不错,不错。”
这支机关手可以拟化任何一种机关工具,而且还能操控天地法则,堪称机关师梦寐以求的瑰宝。
不过昊英氏也有自己的尊严,他不可能随便抢夺其他人的机关杰作。
观察一会儿,他闭目冥想,在脑中勾勒折天手图纸。
星辰訣
他不动,二女停泊海面,自也不敢离开。而夙沙氏小心提防,同样不敢大意。
……
此时,任鸿和齐瑶已经来到西荒。
他早就猜到昊英氏不肯放过自己。明面让二女驾驭椒图龙船,暗里由齐瑶带他前往紫阳洞天。
通过紫阳洞天留在昆仑墟的通道,二人直接来到昆仑,然后穿过结界转道西荒。
第一站就是长生道人,求取地书遮掩天机。
“有地书遮掩,西荒之地你我二人应该可以畅通无阻。”
二人这次易容凡人,躲在商队中慢悠悠往赤女国方向走。
任鸿不蠢,眼下法力无法使用,自然要怎么小心怎么来。
只可惜,任鸿再怎么小心,当他们来到赤女国附近,还是碰到了风天越。
……
青年坐在一处山头,身边除却云溪外,还有两个道人。
蜉蝣道人一脸疾苦,蝗道人面目凶恶,但面对掌控他们生死的风天越,生不起半点反抗之心。
他们万万想不到,风天越手中竟然有三代遗留的异虫秘符,能轻松灭杀天下异虫。
尤其是蜉蝣道人,简直是祸从天降。
蝗道人当初从风天越手中逃走,闲着没事来找这位同伴。结果被风天越后面追上来,一举把二虫全端了。
想到风天越一招擒拿自己,蜉蝣道人暗思:难怪当年他能制造两种新的异虫,打造万蛊盒。造物主跟他之间竟然有着师徒传承。
很快,烤肉的香气传来。
蝗道人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可是看到旁边一地鸟毛,以及风天越架子上的烤鸟,哪怕是凶横如他,都忍不住心头发寒。
道君啊,这可是一位神禽道君啊。
直接拔毛烤肉,这家伙比自己还凶残!
“怎么,你们也要吃吗?”风天越察觉二人目光,将手中烤鸟递过去。
蜉蝣道人和蝗道人飞快摇头。那可是道君啊,虽然吃道君是大补,但道君之躯蕴含先天大道,那玩意吃了之后很难消化。
蜉蝣道人干笑:“大人,我的朝暮时光之道,跟这幽昌大道不合,不能吃。不如,你让大蝗吃?”蝗道人带风天越来自己家,帮自己坑了,自己也记仇!
蝗道人飞快摇头:“我不行,原先吃的东西还没消化,吃不了,吃不了。”
想到这,蝗道人又想到一件事:“我的噬天大道消化先天道君之躯都不好受。这家伙的肚子竟然能随便吃道君血肉?他到底怎么修炼的?如果我能学会,是不是能更进一步,达到异虫完美体?”
风天越呵呵一笑,自己抱着烤鸟开始啃,吃得津津有味。
云溪默默后退几步,蝗道人和蜉蝣道人也跟着后退。
在风天越面前,他们深切明白什么才是怪物。
过了一会儿,风天越抬头:“果然是这条路!我就猜到三代必然要去天邪山!”
婚後試愛:隱婚冷少請放手
将烤鸟扔给云溪,他随便拿袖子抹了一下嘴巴,直接起身:“你们等着,我去去就来。”
云溪抱住烤鸟,瞬间脸色大变。
虽然烤鸟看似体积小,但却是道君真身缩小之后的姿态。他刚一拿,就感受到万钧之重。
幸亏蜉蝣道人心善,出手帮了他一把。不然,他整个人怕不是要被砸入山腹?
……
任鸿和齐瑶在商队中,齐瑶低声问:“你确定,要先去天邪山?”
“对,我要用天邪毒水化去天皇道体。”任鸿道:“你们忧虑过度,只想着提升我的元神纯度,从而掌控天皇道体。却没想过,削减天皇道体的强度,让其适应我的元神,或者天皇大道。”
任鸿的办法就是吃毒,用天邪毒水的剧毒污染天皇道体,从而避免和天皇大道相共鸣。
齐瑶欲言又止。与其说是他们没想到,倒不如说是他们不忍心伤害任鸿的身体。吃毒,说得容易,万一中毒暴毙怎么办?
然而任鸿态度坚决,她一路上也没劝住。
天降鬼才 武異
临近赤女国,突然任鸿抬头望远处一座山头看去。
“齐瑶,你用元神感知下,那地方是不是有问题。”
齐瑶抬头望去,忽然她脸色大变。在那里,她察觉好几道气息,每一道都不比自己弱。
“任鸿,不对劲,我们快走。”
任鸿没吭声,他暗暗惊诧:自己用地书遮掩天机,加上地书携带地仙之祖气运,按理说在西荒逢凶化吉,无往不利,怎么会有人这么快找到自己?
“我预计中,是在天邪山后才被察觉,却不料竟然这么快……”
任鸿在齐瑶拉扯下远远离开商队,免得稍后牵连到这一行无辜人员。
“妖女还有点仁慈之心啊。”风天越慢悠悠踱步而来。
最強掛機系統 雨天賣傘
“前辈,你现在的状况要不要跟我同行?“
“八代?”任鸿对八代的神通自问有一些了解。以齐瑶目前的手段,万万赢不过他。
于是,他沉吟问:“跟你走,去华胥山见老爹?”
“何必那么急?咱们可以先回九州转转。如果时间够,可以去你家瞧瞧。我对五莲仙府也很好奇。”
回九州?
任鸿目光一闪,正要答应。
那可是九州啊,第一站就是昆仑。那么多同门,足够救自己了。
“不必了!”齐瑶快速出手,瑶池立在头顶,摇动聚仙旗,同时催动地书。
瑶池喷出五色仙光,无数神将天兵现身。同时陆吾道君一跃而出,虎爪对准风天越撕去。
而脚下,黄蒙蒙的大地玄气裹着二人,齐瑶催动地书,依托地脉施展纵地金光法,转眼从风天越视线中离开。
“西昆仑的神兽陆吾?”
风天越随手一巴掌将陆吾打退:“当年我去昆仑,没敢往里走。但遥遥感知到西昆仑中有一头神兽。原想着拿来充当坐骑,奈何你躲得快,想不到机会能自己送上门。”
“天皇阁主,眼下不是你们嚣张的时代了。”陆吾虎爪颤抖,刚才硬拼一记后,他已经评估出来风天越的水准。
天仙,这家伙的肉身有天仙强度!
“当今天下,是属于玄门道君们的时代。”
“那就把他们都杀了吧。”风天越淡然一笑:“没有昆仑那三个老不死,区区一群道君有什么可怕的?是我提不动浑天戟,还是天皇陛下不能瞪死他们了?”
他从天道拉出钺皇浑天戟,遥遥对准陆吾:“现在跪下,当我坐骑,饶你不死。如若不然……”
随意一挥,远处三处雄峰化作尘埃。
陆吾口中大吼,眼中闪过凶光,再度扑向风天越。而旁边那无数瑶池神将天兵,也跟着结阵困住风天越。
……
任鸿和齐瑶遁走,来到一处僻静的山崖,他皱眉道:“陆吾元灵你做好准备了?”
“嗯,陆吾大神元灵寄托瑶池。只要瑶池在,他就可以不断复生。”遥遥望着那个方向,两道光柱冲霄而起。但很快,象征陆吾的那道光柱渐渐黯淡下来。
“想不到,天皇阁的那个人居然这么强。”
“快些走吧。我们先去死亡大沙漠,到了那里应该有办法甩开他——”
“甩开谁?”青年踏云而来,手中还倒提着染血的浑天戟:“前辈,你未免太薄情了吧?咱们还没好好说几句,你怎么就打算走了?你们几个,去把这妖女拦住,我跟前辈单独聊一聊。”
任鸿猛地扭头,看到自己二人挪移传送的地方,恰好就在蜉蝣道人等人不远处。
“易天定命!”任鸿面色难看:“你是用天命之术,将你我二人的命数牵引到一起?”
蜉蝣道人三人察觉这边动静,听从风天越吩咐,过来把齐瑶困住。
“不错,哪怕前辈往哪里逃。最后冥冥之中,都会来到这里,跟我见面。”风天越甩掉血迹,收起浑天戟:“现在,可以好好谈谈了吗?”
“你想谈什么?”
“前辈从颛臾墓醒来后的事,能不能详细说一说。“
“也好,那是你的地方,我也很好奇,当年你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复活我的。”拥有颛臾的记忆,任鸿对当年的事更加清晰。
他从颛臾墓的一处玉棺中醒来,发现自己是通过当年的造人计划,在一具人造生命体还魂。
接下来,他在天墓生活了许久。直到昌恒一行人打开天墓,他才重归人间。
“那么,你在墓里有没有什么发现?比如……碰到其他复生者?又或者,看到蛇瞳?”
“那是什么?”
“算了,当我没问。”
风天越低头沉思。看前辈的样子,似乎记不得造化大秘内的事?但我怎么能保留这份记忆?因为他是复活,而是我假死?不对,应该还有其他事,是我不知道的。
这时,任鸿余光瞥见远处飞来的一道银辉。他心中一震,默默往悬崖边后退。
风天越眉头一挑,猛地抬头:“前辈,你这可是天皇道体,就算跳下去,也死不了。而且你现在的状况,不能使用道术,也无法利用风遁——”
突然,他脸色变了。一群幻星蝶从悬崖下面飞上来,任鸿纵身一跳,直接落在蝴蝶群中消失不见。
“幻术?”风天越反手一掌震碎幻星蝶群,逼出一道朦胧身影。
那人的身姿有些熟悉,脸上带着银色面具,一手抓住任鸿,另一手挥动星杖。
星杖顶端的九颗星辰不断变换轨迹,形成一座玄奥神秘的星系,对风天越轻轻一推。
一颗颗星辰对应三才五行,而最中央是一道至纯至高的太一紫气。
风天越来不及施展神通,只能鼓起法力硬生生和星杖怼了一招。
轰隆——
星系崩塌,紫气奔涌,宿钧趁机再度化作蝴蝶,带任鸿离开。
“太一紫气?”风天越站在空中,默默看着自己的手。
“他的泰皇策和我所知道的泰皇策有所不同。他这种,多了些破绽。”
而且宿钧的气息也让他感到熟悉。
风天越蓦地眼珠瞪大,仿佛明白了什么。
来到齐瑶那边的战场,齐瑶在宿钧任鸿离开时也不知为何消失不见。
风天越顾不得这些,他将蜉蝣道人扯到身边,大喝:“说——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隐我?关于三代,到底还隐藏了什么秘密?”
“没……都没有了。”蜉蝣道人心中发虚。
风天越利用自己和任鸿之间的一缕因缘,将任鸿引到这里。万一被那两位大爷察觉,日后自己死定了!
“不说?”风天越手掌冒出一团净世天火:“你——说不说!”
看到净世天火,蜉蝣道人吓得变回本体,一只小蜉蝣挣扎着想要跑。但风天越捏着小蜉蝣,将另一手的火种缓缓靠近。
旁边蝗道人看不过去,他破口大骂:“格老子的,告诉你又如何!三代是两个人,他们俩在转世时魂魄直接分开了!有本事,你去找他们俩,欺负我们这俩只虫子算什么本事!”
“两个三代?”
风天越愣住了。
手中火种顿时熄灭。
特種部隊:向我開火
两个太羲?这……这怎么可能?
得知这个消息,可不是双倍的快乐,而是成倍的惊吓。
双子劫数!
风天越瞬间想到这点,并且想到:这样一来,两个三代哪个是真的?又或者,他们合体后才是当年和我相见的那个人?所以,他们才没有那段记忆?
……
任鸿被宿钧救走,第一时间询问齐瑶的状况。
宿钧摇头:“放心,赤女国这里,已经在老农皇视野下。他不会坐视不理。要不是担心你不方便去连山界,我也不会出手。”
“当初万蛊盒事件,连山界在这边留下通道了?”
“对。当年我跟他见了一面。”宿钧带任鸿来到一个隐秘山洞。
当年他在赤女国行动,就是隐蔽在此地。
宿钧举着星杖,顶端银辉充当火把。
“那老头没了法力,就是一个普通人。”
任鸿跟着他往山洞深处走。山洞深处的腐臭气息让他忍不住咳嗽几声,随后他笑了:“但是,谁把他当普通人,谁就要倒霉了。”
“是啊。老农皇境界已经到了返璞归真之境。只可惜神力全消,不然他跟老爹打一架,或许咱们能拣个便宜。”
到了最深处,有一处人工建造的石室。
“暂时在这里歇息,放心,这里有我施展的咒,外人进不来。”
说着,宿钧张罗着茶水点心,又把各种灵药取来:“你现在的状况,赶紧吃药,尽可能增强元神。”
任鸿默默看着他的背影,轻声道:“我听说,我昏迷之后是你去五莲仙府帮忙解围?”
星際重生:軍少的異能小甜心 薏藍
“对,除了天才无比的本大爷,谁还能替代你把那群道君唬走?”
“你……你就没想过……”
“没想过。”宿钧直接打断他的话:“我这辈子就没杀过生,更不会把自己的第一个目标放在你身上。老老实实想办法疗伤,然后再度尝试证道。我觉得如果你我同时证道,然后寄托天皇、星主两个大道相,或许能避免劫数?”
“或许吧。”
任鸿看着宿钧,不禁叹了口气。
上次见面,自己留下遗言,让他赶紧跑路,自己会自杀毁掉肉身。
可到头来,自己还是怕死,自己还是舍不得。仍抱着一线希望,没有跟老爹同归于尽。
坐下来,任鸿往嘴里扔药丸。
随着一颗颗仙丹灵药的滋补,他的元神又有新一步的变化。
元神第八品的雾龙吞吐祥云,在身边凝聚一片元神灵海。在这片灵海中,一道道玄罡若隐若现。放在九州,许多元神真人也不过就是这个层次罢了。
元神第七品——气化云海,灵霭成罡。
宿钧看到任鸿眉头莹莹透出的灵光,脸上凝重缓了几分。
“还成,继续这样努力。应该能很快恢复到三品。”
三品?
看着被自己吃了大半的灵药,任鸿苦笑摇头。
依目前的消耗看,自己能恢复五品元神就不错了。
“不过既然你来了,下一步就陪我去天邪山吧。这种凡人的处境,我是受够了。”
只要污染天皇道体,自己不用担心天地道染,就能随意施展神通。那时候,昊英氏和风天越就不是自己对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