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吱吱,吱吱吱……”
地上,小白鼠在一旁,埋着头,对着专门给夹了些菜的盘子里战斗着。
还没吃完盘子里的菜,又再立起前肢,冲着餐桌旁的几人叫了几声。
“……小白鼠这是还要再要些菜吗?”
顾母转过些身,看着旁边地上立着前肢的小白鼠,笑着出声问了句。
“对。”
“吱吱,吱吱吱……”
看了眼小白鼠,廉歌微微笑了笑,出声说了句。
小白鼠也再跟着吱吱叫了两声。
“……来,给。”
顾母又再转过身,拿着筷子,在餐桌上来回夹了些菜,放到了小白鼠身前的盘子里。
“吱吱,吱吱吱……”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小白鼠盯着顾母筷子上夹着的菜,来回转动着脑袋,等顾母将有一筷子菜夹到小白鼠身前盘子里,没再接着夹,小白鼠望了望盘子里已经不少的菜,再立着前肢,朝着顾母叫了两声,再放下前肢,在盘子边埋下头,又再围绕着盘子,发起了战斗。
望着小白鼠,餐桌旁顾母笑着,又再转回了身。
餐桌旁,廉歌,顾小影,顾母,顾汉国吃着饭菜,如先前,说这些话。
……
“……小歌,明天我和你老师可能还要上班,得晚上晚些了才能回来,”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ptt-第七百一十二章 遇熟人鑒賞
“你看和小影要是有空,上街买幅对联这些回来,贴一下吧。”
“好,师母。”
说着些话,餐桌旁廉歌和顾小影,顾母,顾汉国吃着饭,
“……小歌,还要些汤吗,锅里还有些汤,我去盛过来。”
“不用了,师母……”
……
“……外面好像下雪了。”
吃完了晚饭,已经快接近深夜凌晨。
顾母收拾着桌上的碗碟,拒绝了廉歌的帮忙,
廉歌坐到了客厅边上的沙发上,顾小影靠在廉歌身侧,
顾汉国泡了杯茶水,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
小白鼠肚子吃得圆滚滚着,趴在一旁。
顾小影坐直些身,抬起头朝着客厅窗外望了望,出声说了句。
借着客厅里屋里透出去的些灯火,可以看到漆黑夜空中,飘落下些雪花。
“……就快过来了。瑞雪兆丰年,挺好的。”
顾汉国坐在一旁,端着茶杯,朝着窗外望了望,笑呵呵着出声说道,再喝了口杯子里的茶水。
“……大晚上的还喝茶,不想睡觉了啊?”
厨房里,将碗筷收拾了的顾母重新走回了客厅,对着顾汉国说了声。
顾汉国笑呵呵着,将茶杯放了下。
“……小歌,晚上还有些没动的菜,我给收到冰箱里。这两天快过年了,医院有些忙,我和你老师明早早些可能就要去医院。你和小影早上可以把菜热热来吃。”
顾母又再转过头,看向廉歌出声说道。
“好,师母。”
廉歌点了点头,应了声。
“……那我和你老师就先去睡了,你和小影也早点休息吧。”
顾母再说了声,顾汉国也从沙发上站起身,两人走进了卧室里,关上了门。
客厅里,只剩下廉歌和顾小影两人,一下安静了许多。
……
“……廉歌,说吧,想我没。”
“想了。”
廉歌坐在沙发上,顾小影依偎在廉歌怀里,望着廉歌,
“……我也想你了。”
看着廉歌的眼睛,顾小影出声说了句,搂着廉歌脖子,亲了下廉歌,再往后退开。
“……说吧,男人,让本宫独守空房这么久,备受相思之苦,该受什么惩罚。”
搂着廉歌脖子,看着廉歌,顾小影哼哼着,一本正经着,‘凶巴巴’地说道,
“再亲一下?”
廉歌笑着,手搂着顾小影,出声说道。
“那不是便宜你了……起码……再加两下!”
顾小影说着,笑了起来。
廉歌望着,顾小影,也笑着。
四目相对,互相看了会儿,顾小影再凑近些,亲了廉歌一下,
“……我们也回房间吧。”
声音有些小了下来,顾小影看着廉歌出声说道。
廉歌笑着,应着,将顾小影抱了起来,回了卧室。
客厅里,吃撑了的小白鼠肚子圆滚滚着,抬着脑袋朝着关上的卧室门望了望,又再如之前一样趴了下来。
……
“……天亮了吗?”
一夜过后,卧室床上,廉歌从睡梦中醒来,轻手轻脚着下了床。
这时候,还有些睡眼惺忪地顾小影也醒了过来,打着哈欠,望了望隔着窗帘透进来的些光,出声说了句。
“你接着睡吧,我去把菜热一下。”
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顾小影,出声说道。
“不要,我也要起床,陪着你。”
顾小影摇了摇头,从床上坐了起来。
……
“……廉歌,来,吃口这个……”
顾母和顾汉国已经去了医院,屋里就廉歌和顾小影两人。
从冰箱里拿出昨晚剩下的菜,热了些。
腻着,磨蹭着,廉歌和顾小影吃完饭,已经是中午过后。
“……廉歌,我们要出去吗?你师母好像昨晚上让我们出去买春联。”
将盘子碗筷收拾了,廉歌和顾小影再走出了厨房,顾小影朝着客厅窗外望了望,回头出声对廉歌说道。
“出去,顺便给你准备样新年礼物。”
廉歌笑着,应了声。
“……嗯?廉歌你要送我什么啊?”
“一会儿就知道了。”
“……廉哥哥……好吧。”
拉开了客厅门,蜷缩在沙发上趴着的小白鼠这时候也紧跟着重新窜起身,窜到了廉歌肩上。
廉歌和顾小影走出了屋门。
……
“……爸爸,快点,你看时间。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
“……知道来不及了啊?”
“……嗯,我不该睡懒觉的。不然就不会来不及了……”
“……好了,走吧……”
走下了楼,廉歌和顾小影沿着小区里的道路,往小区外走着,
身后,响起两道熟悉的声音。
“……小哥,是你啊。好久没看到了,是刚从外边回来吗?”
一个小孩拽着自己父亲,急匆匆着朝着小区外跑着,小孩父亲也跟着快步走着,
从廉歌身侧走过,那小孩父亲看到了廉歌,笑着,出声打了声出招呼。
“对。”
看着这对父子,廉歌微微笑了笑。
这对父子就是之前遇到过的那‘向死而生’的贺志坚和他儿子,贺时。
“贺先生这是要出去?”
“……对,带小时出去趟。”
贺志坚笑着,应道。
“……哥哥好。大哥哥,我和爸爸时间来不及了,就先走了啊。”
贺时手腕也戴了个手表,望了望时间,冲着廉歌问了声好,就又再对着他爸爸出声说道,
“……爸爸,时间快来不及了,我们走吧。”
“……廉小哥,我们就先走了啊,改天有空再聊。”
贺志坚笑着看了看自己孩子,再转回头对着廉歌说了句。
“贺先生忙吧。”
廉歌点了点头。
贺志坚跟着自己儿子急匆匆着朝着小区外走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