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太平客栈
“长生素女经”的玄妙之处就在于此,修炼到极致之后,不但不损元阳元阴,而且不必有身体上的接触,由此也证明了双修未必就要涉及男女之事,所以很难被人察知痕迹,这便是李玄都第一时间没能发现周淑宁身上异常的缘故。
当世之间,能将“长生素女经”修炼到如此地步的大概只有两人,分别是宋政和澹台云,不过澹台云修炼的并非正宗“长生素女经”,而是经过她改动的“万妙姹女功”,那么到底是什么人做了手脚,答案已经不言而喻,只有宋政。张静沉有一句话没有说错,秦素方才说宋政是幕后的推手,只是揣测之言,没有任何证据,可谁也没有想到,竟是一语成谶。
以宋政的修为,就算是要以双修精进修为,真正合适的人选也是澹台云,周淑宁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微不足道,所以宋政在周淑宁体内埋下一颗“种子”的手段,与其说是双修,更像是一位前辈帮助后辈打牢根基、精进修为。只是凡事过犹不及,宋政只要稍稍拔苗助长,就可以从助人变成杀人,就好似服用“五炁真丹”等丹药,稍有不慎,承受不住药力,就要经脉丹田爆裂,灵丹妙药变成杀人毒药。
李玄都此时已经想明白了前因后果,帮周淑宁化解了体内的“种子”之后,将她交给玉清宁,冷冷道:“先是种下一颗‘种子’,让淑宁在短时间内修为大进,一掌打死了张世水,然后让淑宁体内的‘种子’陷入沉寂,只是生根而不发芽,以防被察觉。待到此时,再猛然催动‘种子’,从生根阶段直接跳到结果阶段,要让淑宁横死当场,事后也只当是淑宁贪功冒进,走火入魔而死,彻底掩盖了真相,真是好机心,李玄都今日当真是不虚此行,大开眼界。”
秦素接着说道:“难怪大天师迟迟不肯交人,原来是存了此等不可告人的心思,若非紫府发现及时,淑宁只怕难逃此劫,到时候你们就能把一个‘畏罪自杀’的名头安在淑宁的头上,死无对证,万事大吉。”
张静沉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不像是阴谋被人揭穿,更像是始料未及。
李玄都和秦素都察觉到了张静沉的异常,两人对视一眼,都心知肚明,在周淑宁一事上,他们不能按照正常的顺序去以因证果,而要倒果为因,所以此时是洗刷周淑宁罪名的绝佳时机,不能放过。
李玄都抬头看了眼正在缓缓开启的正一宗护山大阵,继续说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正一宗总要给个交代。”
张静沉缓缓道:“什么交代?”
李玄都收回视线,望向张静沉,“到底是正一宗与宋政勾结,还是正一宗也被宋政给算计了,总要给个交代才行。”
张静沉冷笑出声,“这里是云锦山大真人府。”
天空中云雾弥漫,紫气升腾。
张静沉一振两只大袖,朗声道:“道高龙虎伏,德重鬼神钦。南国无双地,吴州第一家。天师峰上岁月长,真人府中履劫霜。”
话音落下,夜空中出现无数气机形成的圆环,整齐排列,如海潮一般上下涌动,继而有重合的趋势,然后就听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大虎啸怒吼,如春雷涌动,若有鬼魅之流,仅仅是这一声大吼,便可被生生震散,可见一只遮蔽了半边天幕的白色猛虎虚影缓缓浮现,一只爪子便有一座殿阁之大,整体如山岳一般,煞气激荡,直冲天际。这正是对应大阵“龙虎”二字之一的西方白虎圣灵。
紧接着又是一声龙吟,响彻天地,可见一条盘踞天幕的青色长龙,周围云气自生,使其庞大身躯在云气之中时隐时现,青色的鳞片在月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龙爪凌厉,不逊于虎爪,巨大的头颅探出云海,好似一座小山,龙角狰狞,冷漠无情的金色眼眸俯瞰着下方的大真人府,两根长长龙须上下起伏飘摇,带出一阵阵气机涟漪。这是对应大阵“龙虎”二字之一的东方青龙圣灵。此二者共同构建出正一宗的“太上三清龙虎大阵”。
李玄都负手而立,举头望向头顶的白虎、青龙两大圣灵。
众多旁观之人再也不能旁观下去,纷纷起身,分成两拨,一拨站在李玄都的身后,以兰玄霜、李非烟、宁忆等人为首,一拨站在张静沉的身后,以法空、张岳山、王南霆等人为首,勉强可以算是势均力敌。
李玄都并不惊慌,只是说道:“图穷匕见。今日之事,必将传遍江湖,日后勿谓清平先生倚强凌弱,不讲道理。”
都市小說 太平客棧-第五十五章 龍虎大陣看書
张静沉冷然道:“那也得有以后才行。”
话音落下,白虎圣灵一声怒吼,抬起巨大虎爪缓缓压下。
李玄都抬起一掌,从他掌心跃出一个如同米粒大小的黑点,然后这个黑点急速放大,转眼间已经有鸡子大小,仿佛一个漩涡,深不见其底,疯狂吞噬周围的一切光明。然后他将手中的黑球向上一丢,迎上白虎圣灵,只见得黑气与紫气相互交织,翻滚不休。
这一幕似曾相识。
“太易法决”看似邪气至极,好像魔道手段,其实是近乎万物未相离而阴阳不分的浑沦,清浊二气若分若合,五行不分,地水风火散聚不定,一个仿佛天地未开之时的鸡子。在没有其他先天五太的情形下,“太易法决”几乎是所向披靡,普通气机不仅无法克制对方,反而瞬间就被其同化,归于浑沦,化为虚无。上次地师徐无鬼攻打大真人府,颜飞卿不能完全开启阵法,龙虎不能相济,威力大减,仅仅是一个白虎圣灵,只是一个照面便被地师以“太阴法诀”破去。
只是人力有时而穷,万事都有一个限度,此时“太上三清龙虎大阵”全力运转,李玄都也不能将大阵之力化为虚无。
两者陷入僵持之中。
李玄都缓缓升空,身上的“阴阳仙衣”猎猎作响。
便在这时,有九道天雷穿破黑色天幕,自九天降下。
每一道天雷粗都有成人手臂粗细,几乎眨眼之间便落在李玄都的身上,无数大如人头、形如六角雪花的紫色电花四散而飞,泛起无数絮乱的网状焰光,只是李玄都的体魄拥有“长生石”的神异,再加上“阴阳仙衣”,根本无伤分毫。
李玄都破开雷光之后,身形继续上升,直往青龙而去。
此时一轮明月高悬,脚下是万盏金灯的大真人府,李玄都凌风御虚,直往盘踞天幕的青龙而去,当真如飞天仙人一般。
青龙圣灵感受到了李玄都带来的威胁,一声龙吟,嘴中开始氤氲浓郁紫气。
下一刻,一道紫气瀑布从天而降。
一时间,不见天地,不见明月,唯有无边紫气。此乃“纯阳紫气”,虽然只是中成之法,但如此数量,就好似水滴汇成江河,足以将人彻底溺死。
转眼之间,紫气便彻底淹没了李玄都的身形,源源不断,好似没有个尽头。
天地一片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有一名正一宗弟子打破寂静,轻声问道:“赢了吗?”
另外一名正一宗弟子迟疑道:“为什么青龙圣灵还在吐息不停?”
再有片刻,好似无穷无尽的紫气开始渐渐变弱,众人隐约可见其中有一道淡淡人影。
经历过地师攻打大真人府的正一宗弟子们渐感绝望。
这一幕与那日地师攻入大真人府是何其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