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大量战利品流入巴尔默克人的社会,人们为凯旋的英雄欢呼,部族的年轻跃跃欲试,渴望成为下一次远征的参与者。
归来的战士都在诉说着自己在不列颠的遭遇,他们吹捧自己的强力,贬低诺森布里亚的孱弱。他们尤为赞誉当地肥沃的土地与温润的气候,当地人开垦过的农田就好似等待巴尔默克人接受的宝贝。
年轻人憋足了劲想要去探索,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则看明白了这场远征的风险。
掠夺战利品,掳来大批女人,还有对远方土地的了解,得到这些所付出的代价就是各种原因死了三百多名年轻人。
纳尔维克峡湾里的巴尔默克人实在太多了!
远航而丧命,死者一定是没有扛过神的考验。
只有懦夫才会因为海难与战斗的风险拒绝对外扩张,年轻人一度因为眼界狭窄找不到了扩张的方向,现在情况已经变化。
比勇尼坐拥巨大声望,他就是巴尔默克人的大英雄,兄弟们追随他,以后都能到不列颠岛发大财,掳来一个两个女人,再生育一大堆孩子,生活逍遥乐无边。
归来,首领马格努特着急所有的家族首领在部族里略显老旧的议事庭探讨此次远征的收货。
年轻人拥护比勇尼的赫赫武功,但这些部族里的贵族头目,都清楚他们胜利的关键在于罗斯的留里克的正确指挥。
他们在其乐融融的气氛下互相吹着彩虹屁,就仿佛这屋子里坐的全都战斗英雄。
终于,比勇尼不可避免的谈及归来之时海难之事。
“基于这件事,我们急需得到一艘大船。”他看着首领父亲的眼,“此事,还需你来定夺?”
“我?我的态度就是买,从未犹豫。”
说罢,马格努特首领便撇过头,看一眼侧卧身子枕在留里克腿上的女儿诺伦,直接询问,“买船之事,你们已经商量完了吧。现在我们得到了一大笔钱,便不用再拼命做盐去兑换。”
“不,我们的契约仍然有效。”
“哦?难道购买罗斯大船,必须限定用盐购买?也许我们的约定可以调整一下。”
“这当然是可以的,我又不是固执的人。不过,我们罗斯需要你们的好盐。当你们的钱币用尽,盐就是你们的货币,至少我认可这一点。”
马格努特点点头,他自知无需多言。
他轻叹一声,“留里克,我的孩子。你打算何时返航?”
“就在这几天吧,可能两天或是三天。”
“这么着急?”
“首领大人……”
“不!”马格努特带着笑意故作怒气,“你要叫我父亲!我本想留你一段时间,看来是真的不行?”
“是的。这一去我们要穿越丹麦人的领地,我回到罗斯堡,恐怕还需航行二十天。父亲,我知道你舍不得诺伦。不过如果我耽搁了时间,大船必为冰海阻挠。我要赶在大海结冰前回家。”
海洋结冰?这是坐拥北欧不冻港的巴尔默克人无法想象的。
女婿留里克大大帮助了所有巴尔默克人,挽留以好好招待尽地主之谊是人之常情,自己错误时间的挽留实在不合适。
马格努特想了想:“那就好好准备一下吧。你们既然要穿越丹麦的领地,就需要更多的战士保卫。这样吧,我给你挑选五十个男人,跟随你的大船去罗斯。”
“这……”留里克瞬间想到这建议的背后,正是一个宠溺女儿的老父亲的期许。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留裏克的崛起笔趣-第539章 離去與歸來相伴
“父亲,我不会亏待诺伦。我并不需要她的身边跟着一大堆卫兵,我的罗斯公国强大且安全。”
“可她也得有一些侍女。”
“这也不必。因为她,将与我的父母住在一起。我的母亲会将她视作自己的女儿,你不必担心她过得不好。”
这话说得足够暖心,马格努特还是摇摇头,“我相信你的为人,但是你的船还是要通过丹麦。你来时击沉了他们一百艘渔船,他们难道不会复仇。”
“我毫无畏惧。我的大船会轻易撞垮任何敌船。”
马格努特如何被这等乐观言论说服?
他的执拗不得不令留里克好好想想,索性将计就计。
“这样吧。”留里克昂起首,考虑到自己的处境,便说:“我喜欢巴尔默克的年轻人,他们是优秀的战士。我需要扩充自己的佣兵卫队,我要亲自在港口招募五十名有意去罗斯的战士,从此以后他们为我而战,也会护卫你的女儿。”
“这个好。”马格努特一拍大腿再无顾虑。
其实对于诺伦,她只身前往罗斯自然是没什么顾虑,这是她作为女人的命运。
归来的第二天,就在阿芙洛拉号泊位附近留里克立下一个招贤榜。
短短一天的功夫,五十名新佣兵就招募完毕了。
此事留里克几乎是委派佣兵队长耶夫洛完成此事,结果颇为卓越。
直到傍晚时分,留里克出现在大船泊位,带着强烈的新鲜感检阅这些新佣兵。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留裏克的崛起 重生的楊桃-第539章 離去與歸來相伴
耶夫洛急匆匆跑来汇报:“事情都妥善办完了。”
“他们都是最平凡的男人吗?都是有意背井离乡的穷人?”
“是的,大人。他们几乎都是渔民,一直在给有船之主帮佣,他们不是什么贵族的手下,这些人除了一身力气一无所有。”
留里克点点头,他再昂首审视这些男人,自觉确为自己所要之兵。
他又问及耶夫洛,“关于我们的待遇问题,跟他们说了吗?”
“说了一部分,大家都很高兴。”
“那是当然。吃我的穿我的,我还得给他们发钱,甚至还得给他们找女人。”
耶夫洛立刻小声强调,“大人,找女人的事我可没说。”
“好吧,我最关注的就是他们的忠诚度。”
“我会训练他们。”耶夫洛拍着胸膛强调。
“不,他们需要一场战斗来证明自己。”
耶夫洛吃了一惊,“大人,你说过今年罗斯不打仗,难道明年了你打算……”
“也许吧,不过如果可以,我们仍需一段时间积蓄力量。我们要穿越丹麦控制区,战斗几乎是必然的。现在立刻装备这些人,你迅速训练他们使用扭力弹弓和投石机。还有,他们中会使用弓箭的人立刻给我挑出来。”
“遵命!大人,我们何时返航?”
“明日休息,我们后日上午返航。”
留里克本意是快点离开,但诺伦毕竟是远嫁罗斯,她的娘家可是要给女儿带上一批嫁妆。
那些嫁妆留里克都看过了,仅就商品价值而言,远不如罗斯生产的“奢侈品”珍贵,但对于这女孩就是倾注了父母的爱。
这些假装里唯有两样乐器最令留里克感兴趣。
十支鹰腿骨做的骨笛,和一只小的牛皮鼓。这些乐器最适合出现在祭祀活动,乐器就是乐器,诺伦的音感是真的不错,有了这些乐器,留里克觉得自己可以拜托她用一个冬季的时间,把自己麾下编号从A到J是是个斯拉夫女仆,全部训成乐师。
临定前一天的下午,峡湾里的海况趋于稳定,就算英雄们凯旋了,获得战利品的终究是少数人。
就在这一天的上午,巴尔默克的祭祀们才分散开来,给部族的男人们举办了高达三十多场婚礼。
参与远征的战士带着新撸到的女人,实则多为十四五岁的诺森布里亚的少女,巴尔默克的新郎拉着痛哭的新娘,在祭司主持下完成了维京式的婚礼。
新娘为她们被掳到野蛮人之国的命运悲叹,最令她们难以接受的,接受了蛮族婚姻等同于背叛了自己的上帝。她们纷纷发现,自己必须向一个蛮族之神发誓,迫于现状真的只能妥协。
祭司们这些日子极为忙碌,他们竟要几天之内去主持四百次婚礼,哪怕仪式被迫变得简约,仍需大量时间操办。
下午他们仍将忙碌。
但港区的人们突然发现,那艘名为阿芙洛拉的罗斯大船突然拔锚起航了。
难道罗斯的留里克要返航了?不会吧!约定之日不是明天么?
一些渔船暂停钓鱼,渔民觉得那大船踏出的大浪充满魅力,他们近距离观摩方知这根本不是离开,而是一场军事演习!
一艘很小的破损严重的渔船,它的结局本该是拖上岸被斧头砍得稀烂,作为船主冬季的木柴。
这烂船被买下,它被安置在海上随波摇曳。
阿芙洛拉号就在其身边游弋,耶夫洛已经在指挥新入伙的兄弟操纵重武器。
“要领已经告诉你们了!瞄准靶船!射击!”
耶夫洛下达命令,左舷的五座扭力弹弓竟有一座拒绝发射?
他急匆匆走去,一把掐住负责拉动卡销的佣兵之脖颈,厉声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不射击?”
年轻且懵懂的佣兵战士突然懵了,磕巴嘟囔,“大人,我们真的要发射一块铁?”
“不然呢?”
“铁很珍贵,我们不该浪费。”
人氣都市言情 留裏克的崛起討論-第539章 離去與歸來展示
“就因为这个?这件事你不用管!”说罢,耶夫洛推开此人,亲自抬起扭力弹弓的“鞋子尾巴”轻拉卡销,铸铁弹丸飞射命中渔船。
五枚弹丸里仅有耶夫洛的这一枚命中,那老旧渔船已经开始进水。
他大声嚷嚷:“你们必读听我的命令!我就好比你们的战争酋长,你们的家族首领。我们的职责就是保卫罗斯公爵的安全,为他而战!这样你们都能发大财。但是,你们任何一人拒绝执行,甚至是犹豫不决都将遭遇责罚。”
耶夫洛下令将这个犹豫之人捆在主桅,然后令其同乡,持“精神注入棒”,打其小腿十次次,以示惩戒。
耶夫洛也不禁感慨,这些家伙真是用力在用木棍夯同乡之腿。也许皆在竭力表现?
“你们都看到了!和平时期,你们犹豫不决会受皮肉之苦,但是到了战场上,任何的犹豫都会丧命!你们所操纵的武器可以击沉敌船,可以打掉敌人的头颅。你们不要觉得铁器非常珍贵。现在,给我继续射击,把那靶子击沉!”
留里克出发之际就准备了大量铸铁弹,他实为有备而来,又在不列颠作战后回收了大部分铸铁弹,方有现在耶夫洛挥霍的机会。
此挥霍也不是打完全部弹丸,正所谓大炮一响黄金万两,任何的远程武器的使用就是在直接烧钱。
留里克希望新招募的兄弟能一瞬间变成操纵重武器的高手,这显然不现实。
他们必须立即投入训练,一切以实战出发,留里克授权耶夫洛打出五十发铸铁弹,如此每个佣兵战士都能亲自发射一次,区区一个靶船都不够打呢。
就算这些人毫无经验,他们发现这重武器并不难用,不久靶船就被击沉。
海面上炸出大量水花,弹丸终被打干净。
他们的训练吸引了一批渔船观摩,渔民们眼睁睁地看到那无人的靶船硬是在大量水花中逐渐沉没。
人们震惊了,他们无法想象一艘船会被某种武器直接击沉。
终于,返航之日。
诺伦迷迷糊糊中醒来,她睡在铺设皮革松软的地上,随意扒拉手掌,摸到了身边人的脸,她下意识一抓,又薅住了留里克的马尾。
“你别拽我头发。”
诺伦猛地清醒,娇嗔,“你昨晚也压我头发。”
“已经天亮了。”留里克迅速坐起,“很快我们就要离开,你……给你父母道别吧。”
“终于还是要走了,好吧……”
哪怕是自己的命运,诺伦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开闺房。
她与母亲英比约格拥抱,又亲老爹的脸,在家中与两个亲哥哥喝上一杯麦酒。
比约恩看得出妹妹的悲伤,可这并非是真的离别。
“跟着留里克回去,过上几年给我生个侄儿。”比约恩的鼓励反而闹得忧伤的她羞涩。
弗洛基带来了真正的安慰,“妹妹你别担心什么?以后每个冬季,我们都会走冰雪之路去罗斯,你先行去罗斯,大概两个月后我和大哥还会前往。”
诺伦的心情好受很多,便头戴粉红色欧石楠编织的大花冠,走出了自己居住近十一年的家。
当自己登上那以“梦幻极光”命名的阿芙罗拉号,身份就成了罗斯的女人。
留里克搂着诺伦的腰向巴尔默克的朋友们告别。
首领马格努特一家带着对这一对新人的强烈期许,只是这对新人看起来一身稚气,场面实在奇妙。
那些从峡湾各定居点赶来的人们,他们聚集在码头的平地,亦是驾驶船只漂在海上。
各家族的首领亲自来给留里克送行,期待着罗斯的大船再度倒放,不仅留下属于巴尔默克人的大船,以及大量的东方货物。
一场艰苦而梦幻的远航终于进入尾声,恰恰也是极为关键的尾声纵使未来极大可能与丹麦人发生激战,留里克也毫不畏惧。
阿芙罗拉号扬帆起航,她顺着风向曲折地漂向峡湾入海口。再其身后事大量送行的船支,就仿佛阿芙洛拉号再一次率领庞大舰队施行一场远征。
这一次,留里克与他心爱的大船,将作为强力的海上独行侠,以最快路径杀回罗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