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
清平会乃是李玄都一手组建,其中人选皆是李玄都亲自挑选,要么是李玄都的亲近之人,要么就是在江湖庙堂中极有分量之人。这对夫妇虽然在荆州地界名头响亮,但是还没有资格进入清平会,此时他们自称清平会之人,便是有文章了。
到底是一些江湖中人扯虎皮做大旗,还是有清平会的某个成员暗中操纵,现在还不得而知。
李玄都没有想到,一次看似寻常的路见不平,现在变得越来越不寻常了。
李玄都因为咳嗽得厉害,不方便说话,便由秦素代为开口,“我听说过正邪二十二宗,也听说过青阳教,却是从没有听说过‘清平会’,还请赐教。”
周秋没有急着解释,而是反问道:“还未请教两位名号。”
总裁的神秘少奶奶 风中妖娆
秦素早就想好了应对说辞,“我姓白,单名一个‘娟’字。这是外子,秦玄策。”
方才官军撤退的时候,将伤在秦素手中的同伴也一并带走,周秋和房夏自然是看在眼中,此时听秦素报出名号,房夏讶然道:“这位妹妹修为不俗,难道与慈航宗的‘白衣观音’有什么渊源?”
秦素顺势说道:“实不相瞒,白宗主正是我的姑母。”
说话时,秦素随手摄过一根树枝,用了一招“慈航普度剑典”中的“青莲花开”,剑气似是一个花苞缓缓绽放,最终化作青莲形状。
周秋和房夏忍不住叫了一声“好”,也认出了这一招的来历,再无其他疑虑,肃然起敬,“失敬失敬。”
周秋望向李玄都,“这位秦兄弟是辽东人士了?”
正在掩嘴咳嗽的李玄都点了点头,嗓音含混道:“正是。”
白绣裳和秦清的婚事在江湖上不是什么隐秘事,那么秦白两家联姻在旁人看来,也就是理所当然之事了。
周秋点了点头,“说到这清平会,两位不知情也在情理之中,因为这本就是个隐秘组织,少有人知。”
秦素试探问道:“方才两位提到了清平先生,难道清平会与清平先生有什么关系?”
周秋淡淡一笑,显露出与有荣焉的神情,道:“两位既然是秦家之人,清平先生又与秦大小姐结为夫妻,此事自然是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清平会乃是清平先生一手创立,会主正是清平先生。”
秦素看了李玄都一眼,李玄都脸上没有明显表情。
秦素收回视线,“原来如此,冒昧再问一句,清平先生成立清平会的用意是什么?”
周秋脸色顿时一肃,“这就说来话长了,想必两位都知晓天宝二年的帝京之变吧?”
秦素点了点头,“自然知道。”
周秋沉声道:“当年帝京之变,四大臣蒙难,清平先生也险些身死,自此之后,奸佞当道,祸国殃民,以至于天下大乱。清平先生逃离帝京之后,有感于此,决定创立清平会,愿得天下清平。”
秦素问道:“不知清平会成立于哪一年?”
周秋道:“成立于天宝四年,我们一众人等在江陵府歃血为盟,以清平先生为尊,以五老为首领,以在帝京之变中遭难的四位贤良忠臣为祖师。”
李玄都终于是忍不住开口问道:“五老?”
周秋道:“正是,五位首领又被尊称为五老,平日里散布江湖各地,广招反抗朝廷的江湖义士,听候清平先生使者的命令。使者化名为白鹤道人,并有许多联络人,皆用‘白鹤道人’之名发布命令。使者在荆州时,曾居两襄城南的‘白鹤洞’,藉传道为名,游历四方,联络仁人义士。‘白鹤仙师’的图像即代表清平会的标志。”
李玄都和秦素对视一眼,均有几分疑虑。这段时间以来,李玄都的精力大多被牵扯在儒道之争当中,这等争斗已经隐隐超出了江湖的范畴,再加上李玄都的谋划都是围绕帝京展开,所以难免忽视脚下的江湖,没想到竟是有人打着他的旗号在秘密结社,若是仅仅是巧合也就罢了,就怕有人故意如此谋划,居心不良。
不过李玄都是沉得住气之人,没有贸然点破,说道:“原来如此,只是那个参将又是怎么回事?”
周秋还未开口,高姓老仆已经抢先开口道:“周大侠!”
周秋顿时露出几分不悦之态,“这两位虽然不是清平会中人,但都与清平先生大有渊源,这位秦兄弟是辽东秦家之人,这位白家夫人是‘白衣观音’的侄女,‘天刀’和‘白衣观音’是清平先生的岳父岳母,此事岂可瞒着他们?”
老仆闻听此言,虽然还有不甘,却也不知该如何反驳,只是张了张嘴,没有再说什么。
周秋这才说道:“秦兄弟,白夫人,此事也没什么不可说的。关键在于这个孩子。”
说话间,他伸手指向跟在妇人身旁的稚童,叹了口气,“这是高家最后一点血脉了。”
李玄都轻声问道:“可是高仲夜高老大人?”
周秋点头道:“正是。”
接着周秋便说起了一段真假难辨的往事。
当年帝京之变,四大臣被打入天牢,不久之后全部“畏罪自尽”,其家眷也难逃如此下场,被关在各自的府邸之中,有的被生生饿死,有的被一把大火烧死。相较而言,张白圭和张白月的结局还算最悲惨的,都是自尽而亡,张白月吞金而死之后,张鸾山受李玄都所托,将她的尸体盗出火化,最终骨灰被李玄都带到了剑秀山忘剑峰,葬于梨树之下。
在这场剧变之中,也有幸存之人,就是那个看上去风韵犹存的妇人。
一般人家,成亲都早,早一些的十五六岁成亲生子,晚一些的也就是十七八岁,像秦素这种过了二十五岁还未嫁人的,还有李玄都这种年近而立还未娶妻的,都是异类。高仲夜还要稍微年长于张肃卿,所以他的孙子都已经长大成人,这位妇人就是高仲夜的孙媳。
妇人姓陆,陆家在庙堂不显,在江湖上却是大家族,其传承之久远,可以追溯到太平道鼎盛的年代,后来太平道败落,分出清微宗和太平宗,陆家也随之两分,一支是清微宗的陆家,就是陆时贞、陆雁冰所在的陆家,一支是太平宗的陆家,就是陆夫人出身的陆家。
这位妇人与陆夫人同宗,因为娘家的缘故,在太平宗的护送下,逃出了被青鸾卫团团围住的高府,勉强离开帝京,途中虽然遇到过拦截,但幸而遇到了清微宗的海石先生,还是化险为夷。
恶魔的小宠妻
当时两人刚刚成亲不久,妇人身上已经有了高家的骨血,本应被安排在太平宗中,最不济也是在芦州境内选择一地妥善安置,可因为沈老先生身死于地师之手的缘故,太平宗上下风声鹤唳,并准备进行封山,于是匆忙中将她送往了荆州,将她安置在了神霄宗的眼皮子底下。
后来就是地师和澹台云发难,朝廷也顾不得深究此事,妇人得以在江陵府定居,并产下一子,直到今日,不知因何缘故,身份暴露,被青鸾卫缉拿追杀。
YY之都市成神 疯狂的石头
李玄都听完之后,心中已经明白了大概。暂且抛开这个十分可疑的清平会不提,事情的经过倒是对得上,帝京之变当日,沈老先生入京,帝京城内有太平宗弟子是说得过去的,而一行人遇到了张海石,也是合情合理,因为当时张海石正要去救李玄都。接下来太平宗封山、西京陷落等事情也都说得通。
李玄都认为这件事八成是真的,那么照此说来,这个妇人也算与他大有渊源了,无论是看在故人的情面上,还是因为“忠良之后”这四个字,他都不能袖手旁观。
李玄都心中有了定数,直接问道:“你们要去哪里?”
周秋道:“去江州,那里是慈航宗的地盘,他们还不敢乱来,实在不行,我们还可以乘船北上,去齐州或者去辽东。”
清微宗和慈航宗的情况有些类似,虽然两者的宗门重地都是悬于海外,但其势力也延伸至陆地之上,清微宗经营齐州,而慈航宗经营江州。
李玄都道:“齐州不是一个好选择。”
周秋一怔,“为什么?”
李玄都道:“因为清微宗,虽然如今清微宗是海石先生当权,但清微宗与朝廷的关系十分复杂微妙,其中种种牵扯,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
鍛劍蒼穹
周秋皱起眉头,没有说话。
李玄都看了秦素一眼,秦素心领神会,说道:“这样吧,我给苏姐姐修书一封,请她出面,量他青鸾卫还不敢在江州乱来。”
周秋一怔,还未反应过来,房夏已经开口道:“可是苏大仙子?”
秦素点头道:“正是。”
房夏喜形于色,“有苏大仙子出面,那我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我与妖怪二三事
在江湖年轻女子中,有一个北秦南苏的说法,意思是北方的秦大小姐,南方的苏大仙子,两人俱是出身豪阀世家,身份显赫。在江州地界,苏云媗堪比一宗之主,除了因为她是苏家大小姐之外,也因为她是白绣裳钟意的下任慈航宗宗主。
秦素回到自己的马车旁边,取出纸笔,在车辕上写就一封书信,最后盖上了她的私章,只有“白绢”二字,苏云媗一看就会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