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血核
小說推薦無限血核无限血核
三人离开了安置鬃戈的船舱。
“有一个好消息。”苍须接到手下的汇报,“帝国方面有回应了,他们同意我们前往尖刀镇休整。”
鱼人少年点了点头。
要前往帝国秘密港口休整,并不是直接前往就可以的。
因为是海盗身份,且是秘密任务,所以每一次补给都是尽量保密的。由帝国方面安排,尽量让被帝国暗中招揽的海盗之间,减少接触的机会。
“我们的要求向帝国提出来了吗?帝国是怎么回应的?”少年问道。
苍须答道:“我们的贡献剩下的并不多,这一次需要先上缴船上的一些物资,来换取我们需要的物资。对于我们此次补给的具体要求,帝国方面正在紧急调配,并承诺至少满足绝大部分。”
少年再次点了点头。
这个好消息稍微缓解了一点他沉重的心情。
尖刀镇是距离天柱海眼最近的海镇,它并不属于圣明大陆,而是位于刀山岛之上。
刀山岛孤悬海外,已经被帝国秘密掌控。
全岛拥有两座海港,其中尖刀镇中的海港是在两三年前秘密打造的,主要就是用来配合帝国的秘谍任务。
如果尖刀港中已经有其他海盗正在补给,那就麻烦了。
正义海贼团很可能就要被排在五六天之后,才能被允许入港补给。按照少年、苍须等人的估算,五六天之后,天柱海眼中发生的事情就要彻底流传出去了。
三天时间,还不足够情报被各大势力获悉。
最后的视察,三人再次看到了针金。
针金被藏在一个金属棺材中,而棺材则内嵌在墙壁中,表面光滑,像是一块方砖。只有启动特定的炼金装置,才会让金属长棺从墙壁中缓缓伸出。
针金还是顶着黑卷的样貌,但他的真正身份早已曝光。
这位百针家族的当代唯一继承人,此刻双目紧闭,一动不动,气息微小到了极致。每一次呼吸,胸口都几乎没有起伏。
他现在在沉眠。
这种沉眠不只是肉体,还有灵魂。
这是结合了深海怪鱼号中的炼金装置,以及苍须的亡灵法术,才有了囚禁状态。
看到针金,少年、少女以及苍须的脸色都有些复杂。
“海眼大战,没有伤及到他的生命,是我们的幸运啊。”鱼人少年感慨道。
他对针金没有好感,但这并不妨碍针金本身的价值。
整个正义海贼团都需要利用针金,来帮助他们和百针族长谈判,尽量联络帝国高层,以此脱罪。
“刀山岛中有紫藤商会的联络点,到了那里,我会借助这个渠道联络百针族长的。只是……我现在对这个渠道没有多少把握了。”紫蒂叹息道。
少年、苍须的脸色都是一沉。
刚出迷怪岛,他们手中有两件神器,不得不杀死痂沙和炎龙之王,所以原计划是接触高层,上缴战利品,来帮助自身脱罪。
但现在,他们不只是两件神器,还关乎两位神明。其中的魅蓝女神更是帝国神明们的敌人。
尽管不是有意的,但他们闹出来的麻烦变得更大了。
一位黄金级的子爵,被打压得喘不过气来的百针族的族长,真的能够帮助他们脱罪吗?
“不管怎么说,百针族长绝不会放弃他唯一的家族继承人的。”苍须语气淡漠。
優秀都市言情 無限血核笔趣-第127節:並肩作戰熱推
“尽量试一试吧。”鱼人少年叹了一口气,“眼前最紧要的,还是去尖刀港休整。希望一帆风顺吧。”
正义海贼团现在的状况很糟糕。
他们需要补充大量的物资,一部分是炼金物资,一部分是药剂和卷轴。
他们中有许多伤员,需要更近一步的治疗。
紫蒂也需要联络到百针族长。
深海怪鱼号在海中极速潜行。
他们彻底地甩脱了海眼城的鱼人,带着魅蓝神跑路了。
相信不久,这些鱼人也得跑路。
事关神明,天柱海眼这次闹出的风波太大了,各大势力必定会出手。
只是情报需要时间流传,而天柱海眼的位置比较偏僻,要等到各大势力有所反应,需要一段时间。
鱼人少年的视察稳定了士气,深海怪鱼号法力池中的储备,前往尖刀镇还是绰绰有余的。
不过在离开海眼天柱的第二天,深海怪鱼号就出现了一个麻烦。
用于制造空气的炼金法阵坏了。
而维修的工作,就不是炼金傀儡能够胜任的了。
这需要人工。
需要炼金师用特定的勾线笔、渗线液进行勾勒、修补法阵特定的部分。
即便是苍须、紫蒂同时出手,修补完成也需要一周时间。
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深海怪鱼号只好每隔一段时间,就浮上海面,进行大规模的换气。
这无疑拖慢了正义海贼团的速度。
但好在到了第二天晚上,他们就进入了洋流。
洋流是固定流动方向的水流,借助洋流,深海怪鱼号的速度更快,法力消耗更少。
正是考虑到洋流,苍须才有信心,可以在三天内到达尖刀港。
因为洋流受益的,可不仅仅只是正义海贼团。
借助洋流,往往会形成海上的固定航线。
到了第三天,深海怪鱼号的头顶上方,就屡屡出现海船。
有的是贸易船,有的是海军军舰,也有海盗船。
越来越多的船只也给正义海贼团带来一些麻烦。
他们需要换气,而每当深海怪鱼号浮上海面,就有暴露的危机。
好在深海怪鱼号中的魔法装置性能强大,侦查范围很广。这让深海怪鱼号每次换气,都避开了周围的海船,没有被其他人发现。
快要到达刀山岛的时候,塔灵传递给鱼人少年一个情报:在三海里之外,正发生一场海上交战。三艘贸易船正在遭受一支海盗团的攻击,情况很危急。贸易船的船长正在用魔法装置,疯狂地发送求救信号。
“正好,我们需要一艘船来掩人耳目。”少年立即下令,深海怪鱼号稍稍改变了方向。
当他们感到战场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
三艘贸易船中一艘正在沉没,其他两艘则被海盗们接收着。
鱼人少年从海面下潜入,忽然一跃而出,跳上了甲板。
“敌袭!”
“别慌,只是一头鱼人!”
“该死,是白银级别的鱼人,快来救救我……呃。”
鱼人少年在甲板上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住手,该死的鱼人,让我来会会你!”海盗船长通过绳索,荡到鱼人少年的面前。他手持弯刀,坦露出长毛黑毛的胸口,满脸杀意,狞笑道,“我会用刀,把你切成生鱼片的。”
呼。
下一刻,一颗火球袭来。
海盗船长连忙鼓动白银斗气,爆退中进行防御。
火球爆炸,海盗船长灰头土脸,气急败坏:“该死,还有一个魔法师,快找到他!”
法术波动还残留着,但是当大副带领着海盗们赶到施法地点的时候,紫蒂早已经远离了。
她躲在甲板后侧的木桶堆后面,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的手:“刚刚……我是怎么做到的?就像是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