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說推薦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大哥!你一定要醒过来啊!”
见李君羡提起银针,就要准备刺入独孤信的身体,独孤飞鹰的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一息尚存的独孤信能不能起死回生,可就看着最后一针了!
与此同时,独孤飞鹰也忍不住在心中祈祷李君羡这最后一针千万不要出差错,不然可就彻底功亏一篑了!
在众人殷切的目光注视下,李君羡屏气凝神,闪电般将手中银针直直刺入独孤信的太乙穴,随后,提插、搓柄,一系列运针手法一气呵成!完全不似最开始时的那样生疏,简直就跟一个行医多年的老中医一样!
接下来才是最为关键的一步,李君羡深吸一口气,调集全身仅存的内力汇聚于右臂,此时,李君羡的右臂就犹如一条宽广的河道,其中河水汪洋、汹涌澎湃,而李君羡的右掌,此时则相当于河道上面的一条水坝,坝堤上,有着许多道控制河水流通的闸门,接下来李君羡要做的就是控制十八道“闸门”,顺着十八根银针,来精准“灌溉”独孤信身上的十八个穴位!
这可不是一项简单的活计,因为十八个穴位所需要的真气量各有不同,并非是一股脑地“漫灌”就行,李君羡得根据各个穴位所需要的真气数量,来分出一道真气灌注进去,若非他是宗师境的高手,根本不可能将真气给控制的如此精准!
“嗡”地一声,独孤信身上的十八根银针开始按照不同的频率震颤起来,就犹如十八名舞女,她们不仅身姿各异,而且舞姿也各有不同,就这么地在独孤信的身体上开始翩翩起舞!
“哼~!”
仅仅是过了十余息的时间,李君羡便觉得有些内力不济,他闷哼一声,额头上沁出了一滴滴汗珠,汗珠在重力的作用下滚落,滑过他的脸庞,“滴答”一声,掉落在了地上,但李君羡此时已经顾不上这些,他的心思全部都用在了对真气的控制上,根本无暇再顾及其他!
这短短十余息的传输真气,竟然让李君羡体内的真气全部见底了,除了真气见底之外,他的精神力也已经见底,毕竟他没有李泽轩那样超脱于常人的强大精神力,一心十八用,控制十八道真气灌注于银针,对于心神和精神力的消耗是极为恐怖的!
站在一旁的独孤飞鹰、铁蛋等人,看的也是暗暗焦急,他们当然看出了李君羡的吃力,但他们也只能在一旁干着急,因为这个时候他们若是贸然插手,不仅会打断治疗,更会令李君羡和独孤信双双被真气反噬!
“哼~!”
李君羡强行调集体内仅存不多的真气,拼命灌注于银针之上,忽然,他感觉喉头一甜,险些喷出一口血,好在关键时刻他又将这口血给咽了回去,不然还真就泄气了!随即,李君羡闷哼一声,决定孤注一掷,将体内仅存的一点真气全部灌入那十八个穴位上,若是能凭此一举逼出独孤信体内之毒那是最好,若是逼不出来,那独孤信便回天乏术了!
“李将军,你怎么样?”
“噗~!”
将体内仅存真气全部灌注于十八穴位上之后,李君羡放下右臂,身形一阵摇晃,忍不住踉跄后退了几步,独孤飞鹰眼疾手快,连忙闪身上前将李君羡给扶住,谁知就在这时,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独孤信突然半坐起身子,喷出一口黑血,随后他又仰面倒下,再次昏睡了过去!
“我没事!”
李君羡冲独孤飞鹰摆了摆手,然后一脸惊异地看向躺在床上的独孤信,独孤飞鹰自然也注意到了这边的状况,他瞪大了眼睛,眼神之中既是紧张,又带着期盼,公孙良这时走至榻前,探手为独孤信号了号脉,片刻后,他点了点头,捋须冲众人笑道:
“大将军体内余毒已清,性命无忧!只是伤势过重,所以还未醒来,只要好生将养几日,一定能慢慢恢复起来!”
“我大哥真的没事了?那实在是太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