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和尚挠了挠头,忙道:“三哥,这锅你可不能让俺一个人全背了,这事儿可不止是俺一个人的主意,这是大家伙一起的主意,段鹏,老孙,老董,还有咱副团长的哪个没有参与的,嘿嘿,我们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要不然你和咱政委嫂子脸皮儿薄,这事儿还不一定能办得起来呢!”
韩烽笑骂道:“你小子,要说这事儿也是我这个做团长的不够意思了,自己倒是带头儿先把婚给结了,咱们团还有多少弟兄打着光棍呢,这不是让弟兄们偷偷笑话老子嘛!”
王文礼道:“团长,您这话就不对了,大家有的只是羡慕,哪有笑话您的,和尚和时芳玉姑娘,还有老孙和秋雪同志,甚至是李海和人家二丫同志,这些我也都听说过,他们哪个不眼红着呢!
嘿嘿,可惜条件不够啊,那怎么办呢,只能等着呗!”
狐貍王 蒜苗
禦獸農女在種田 寶大人
哈哈哈哈——
大家捧着肚子大笑,和尚和孙德胜被打趣,在人群中稍有些脸红起来。
韩烽最后说道:“要说你们偷偷把这事儿办了,别看老子嘴上骂着你们,心里其实也高兴着呢,老实说,咱的确欠咱大政委一场婚礼。”
“不过有些话我提前和你们说好,还是那个原则,一切从简,不许搞什么铺张浪费,现在根据地刚刚开辟出来,各方各面都需要钱呢!
这倒也不是事儿,我就把这事儿交给你们嫂子,嘿嘿,咱们政委一向精打细算,那可是会过日子的很呢!”
徐梓琳生性大方,即使是恢复了身份,韩烽想要调笑她可没有那么容易。
徐梓琳大方道:“老韩说的没错,我是政委,这些生活方面的事情原本就应该由我管,原则很简单,该节省的地方就节省,能不需要的东西咱就不要,只要形式上有那股热闹的氛围就足够了。”
韩烽道:“对对对,就是这个道理,大家都听政委的。”
王文礼乐道:“大家伙都瞧见了吧,团长和政委这就夫唱妇随起来了。”
众人又是大笑。
看完了骑兵的训练之后,副团长和营长们各自返回自己营的驻地去了,徐梓琳则是认认真真的去安排几天后的婚事布置。
上校的臨時新娘 征文作者
韩烽瞧得出来,老徐虽然多的话没说,但是很开心。
有的时候想想也的确感慨,一路走来两人之间的确发生了太多太多,有惊喜或许也有遗憾,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终于开花结果。
返回团部的途中遇到大记者田雨,田雨正在拍摄根据地,整日里如此,时常可以在各个地方看到她的身影,似乎乐此不疲。
说起这位大记者,对于根据地的发展,稳固,在宣传方面也是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穿越三国之龙霸天下 北帝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各类关于根据地民众们的美好生活,和根据地的八路军战士们挥洒着汗水训练保护家园的文章,都是经由田雨的手操办的。
别小看这些东西,在双方相持的局面,一场文化战同样可以扭转整个战局的胜负。
正如田雨对根据地的各式宣传,甚至是对一些战斗情况的宣扬,让根椐地周边各大敌占区区域的民众们的心底,重新燃烧起希望。
世纪末的吸血鬼第一部 火舞妖娆
有许多满洲区县城的民众们就是看了田雨刊发的文章,这才携带家儿老小逃往根据地。
有了绝对的民众基础,那就是远东团最不可战胜的后盾源泉和力量。
田雨正默默地用自己的学识和方法,为这场抗战事业做着属于自己的贡献。
“韩烽。”田雨这么叫着,她和韩烽之间有默契,像是一对知己,两人相交向来不论职务。
“恭喜了,听说你就要大婚了,对了,你结婚的时候我就负责帮你们拍照好了。”
韩烽道:“用不着那么麻烦,拍上一两张留作纪念就好,你这个大记者可是忙得很呢,我可不敢劳烦你。”
田雨笑道:“可不都是为了你,团长和政委都是咱们根据地的表率,你们两个结婚,氛围越喜庆,自然是越好,这代表这咱们根居地的生活越来越好了,我给你们拍照下来,然后发出去,肯定能够有许多好的影响,这对于咱们根据地的发展是有积极的作用的。”
寒月漓四圣使
豪門少夫人 水月涵嫣
韩烽笑着摇了摇头,不再坚持,“随你吧!”
当韩烽走过来的时候,田雨停下了手头的动作,将相机挂在脖子上,然后与他并肩的走着。
她窈窕的身影像是一道跳跃在麦田间的精灵。
宮殺:請君入甕
“韩烽,你知道我现在的理想是什么吗?”
韩烽笑道:“愿闻其详。”
“做一个记者,一个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战地记者,我会活跃在第一线,哪里有战争,我想都会有我的身影,我要将那些诠释着人世间最热血最血性的抗争,无数个英雄为之而抛头颅洒热血的画面,永远的定格下来。
这样,即使英雄无名,留下一张照片,也好为后世人所敬仰和铭记。
这就是我想要做的事情。”
“你知道什么是自由自在和无拘无束吗?”
韩烽摇了摇头,只是保持着沉默,继续倾听。
田雨在路边折断了一支野菊,笑容很灿烂,像是在夏日里迎向太阳的向日葵,“很简单,不要再把自己的命运扎根在土里,虽然没有了根,像是无根的浮萍,但却拥有了自由,可以在这片广阔的天地随心所欲的翱翔。”
“你知道吗?人生注定了是难免会有许多遗憾的,可在我看来,这些遗憾或许却又是另一个角度的绝美。”
“正如被折断的野菊,多愁善感的女子们看到它在空中摇曳,或许会悲悯着野菊命运的多舛,无根无家,可在我看来它却拥有了自由,它是骄傲的,它是高雅的,它随风而翩翩起舞,跳出一段即使没有世人欣赏,也足以让世间的百花黯然无色的舞姿。”
“就像书里说的那样,做一个独立的女性,一个不懂得什么叫委曲求全,一个不懂得什么叫同流合污,一个向往着理想,一个向往着革命信仰追求的女性。”
“或许就像是这无根的野菊,可我已经感受到了自由的欢悦!”
……
田雨的身影走远了。
望着那道背影,韩烽在原地怔住,愣了许久,慢慢地品味这番话语,他的嘴角忽然挂起了释然的笑。
懂了,虽然有些遗憾,可这的确确,是一种……绝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