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不是重生
小說推薦真的不是重生真的不是重生
从头翻了一遍看了看,张彦明从档案里里面抽了一张出来:“其实这些人我都不认识,也不熟。
我感觉现在这里需要一个懂得市场,懂得经营原理,懂得经济发展的人。感觉这两位都比较合适。”
他不可能上去就抽一张一拍,就这个。那就真是情商严重不足了。两个人,把决定权交回去,刚刚好,大家都舒服。
“他们?不只是他们学经济吧?我记着这个也是。”
“不只是学习,还有实践。纸上谈兵的已经够多了。”
这事儿肯定也不能太客气,再说了,这一叠子人其实都没什么问题,只有这个不行。
……
“棠城你什么时间去?”
“我把这边安顿好随时都可以……要不您定个时间吧,我执行命令。”
“好,我来安排一下,早点把这件事定下来,我也就,彻底完成任务啦,就能放松几天。”
“其实您真没有必要着急,我答应了您的事情您还耽心我变卦?”
“宜早不宜迟嘛,一千年太久,我们只争朝夕。”
大佬想了想,看了看张彦明:“我和你咨询一个事情,我看你这个计划里也有移动电话制造。现在国内有个雬氏康诺集团,你有没有听说过?”
“知道,还算是比较了解。”张彦明点了点头:“他们准备来渝州投资么?”
大佬摇了摇头:“不,没有,是有同志注意到了这家公司,是以密集型高科技制造业为主要发展方向的,认为比较适合渝州。
你感觉怎么样?你的工厂和这个工厂之间有没有接近的地方?会不会有冲突?”
“这个不会。”张彦明摇了摇头:“完全不可能的事儿,大家各作各的,市场有那么大,而且会越来越大。
不过,我和他其实不能比,性质不太一样,我这边都是我们自己的配套厂,品牌公司,不会对外的。
他们是纯粹的工厂,别人要什么就生产什么。”
“最主要的差别在哪里?”
“我们是自己的技术,自己的产品,自己的品牌。他们只有设备和工厂,其他都是别人的,挣的是加工费用。
总体来说,我不用压榨工人就可以保障我的全体工人的福利薪酬还有生活质量,而他不行,他必须靠不断的压榨才能实现利润。”
“定价权?”
“对,他是求人,我们不用求谁。”
大佬点了点头:“明白了一些。你说的这个压榨是指?”
“就是字面意思,像榨油一样。吃住用全部压到极度的低水平,工薪报酬压到行业最低水平,然后再大量加班,平均一天工作十六七个小时。这样。”
“是这样吗?”大佬皱了皱眉头。
“是,我可以保证。我们是不会做这样的工厂的,没有必要,我个人来讲也欣赏不起来,更不想发生什么接触。”
“找个时间我会了解一下,如果真是这样……这个问题还是比较严重的。”
“就怕什么也看不到,地方上会尽全力帮他们遮掩推卸的,这个人……还是很会做人的,手段也算高明。”
大佬想了想,点了点头。
“这里可以点餐吗?”张彦明扭头问服务员。到了饭点了。
“可以的,不过品种不是太多。”
张彦明点了点头。这种茶馆,也可以叫咖啡馆肯定不可能大炒大炖,又不是酒楼。这里连酒都没有。
这里只有一些西式快餐,或者加工起来不那么麻烦的中餐便当。也就是份饭。
“拿菜单来。”
服务员过去拿了两份菜单过来,递给张彦明和大佬。这是培训内容之一,有几个人拿几份菜单,不要舍不得。
“还是蛮丰富的嘛。”大佬推了推眼镜,拿着菜单反复看了两遍:“我要这个面条,还有这个汤。不是很油腻吧?”
“不不会的,您放心。”服务员肯定认识大佬,笑的有点过份了,估计是紧张。
“面条给多煮一会儿,这种面有点偏硬。”张彦明补充了一句:“我来一份咖喱鸡饭,蔬菜蛋花汤。再来份水果沙拉吧。”
“你很会煮饭?”大佬好奇的看着张彦明问。
“嗯,”张彦明点了点头把菜单还给服务员:“我原来做过一段时间的厨师,手艺还算是不错的,在家里节假日也是我做饭。”
“红叶不做?”
“嘿嘿,她不会做饭,前几天刚学了个烤小饼干把她激动的够呛,感觉掌握了一种手艺,进步很大。”
“你教的?”
“不是,是老阿捏力,老头子和红叶比较投缘,交流的不错。”
“对了,他们来找你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您没看到报告吗?简单说都是借钱。老阿捏力想促进他家族名下的银行和国内的银行开展合作,同时想让我帮他进行一笔收购。
他也欢迎我入股他的银行还有,他名下的保险公司。
皮耶希是过来看看汽车厂,顺便借一笔钱,他也是要收购另外一家汽车公司,而他手时现在的那家工厂的股份也是通过我到手的。”
“你同意了?”
“借钱为什么不同意?有利息的嘛。”
“一共有多少?方不方便?”
“大概需要五百亿吧,或者再多一点儿。其实那点利息我并不是太在意,我是感觉有机会入股意呆利银行和保险公司,这个机会不想错过。”
“你在国外有银行对吧?”
“对,伦丁尼,还有红空东亚也算是。我有报备啊。”
“不,不是那个意思,”大佬摇了摇头:“米刀?还是欧币?”
“米元,人家是通用货币。咱们得抓紧追呀,争取把他取代掉,那个时候咱们就是真的立起来了。”
“哈哈,是啊,我们也想啊,这个谁不想?”大佬也笑起来。
“你这一次,大概能拿到多少银行还有,保险公司的股份?可以控投吗?”
“银行他的承诺是不低于三十,保险公司靠我自己收购,他会承认。其实国外的这种公司控股的意义不大,都是经理人经营。
他们的创始人,或者是执有人,或者是创始人的家族才是真正的控制者,不管是谁控股也影响不到他们的决策权。您懂吧?”
大佬点了点头:“明白一点。”
“所以这事儿没有什么意义,我能成为个人大股东,能对董事会有一些影响也就差不多了,再争取反而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你感觉不,这种银行的合作,有必要么?对我们能带来什么益处?”
“这方面啊?有两点吧,一个是精细化的金融服务内容,另外一个就是规范性。咱们这边事实上属于野生状态。”
“你是看好合作的?”
“相对看好吧,反正没有坏处。我准备和京城商行沟通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