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1vmb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我要做超級警察 愛下-第六百零八章:死亡現場鑒賞-qc1cv

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六楼。
神兵秘籍開發商 七殺真人
钟天正啊香两人快速的爬了上来。
案发房间位于这个楼层的中间位置,618房间。
这种工厂的员工宿舍,都是一栋楼一栋楼排开的,就跟学校读书的宿舍一样,不是跟酒店这种两户对门的格局。
六楼的入住率相比起下面的楼层,入住率明显就少了很多。
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判断,主要还是通过走廊上晾衣服的杆子上悬挂的衣服来做出判断的。
當青春變得冰冷
两人来到618房间门口,里面已经有辖区的派出所民警守在外面等待勘察现场了,但是他们的经验相比起专业的刑警还是差点意思,所以主要目的是维护现场。
钟天正啊香跟他们交接了一下,乘着穿戴鞋套以及一次性橡胶手套等物的时间时,顺带着询问现场民警掌握的情况。
他们过来除了保护现场以外,就是对打电话报警的人进行一个简单的询问了。
民警两人组虽然比他们来的时间长一点,但是现在也才刚刚开始对报警人进行一个简单的情况了解,中间这段时间,他们的时间用在了开门锁上了。
“你好,麻烦你说一下发现现场的情况。”
钟天正转头看向现场发现人也就是报警人,这是两个年轻小伙,年纪跟钟天正年纪差不多大:“把你们发现现场的整个过程都详细的说一下,不要添油加醋,如实汇报就行了。”
这是一手信息,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说话的时候,钟天正探头往里面看了看,此时床角边上躺着一名年轻女性,头发凌乱,身上也没有任何的外伤,民警说医护人员已经来过了,判断死亡。
这两人看起来有些紧张,可能是因为这么多警察在场,手脚活动的有些不自然,两人简单的交流了一下,选了一个人来说。
“是这样子的。”
年轻男子看着钟天正等人,简单的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始说话:“昨天晚上的时候嘛,晚上十二点多了,我们从外面回来,就听到隔壁房间里面有狗在叫了,时不时的,当时我们也没有怎么在意。”
“因为他们家里本来就养狗了的嘛,有狗叫也很正常,平常有时候也会听到狗叫。”
年轻男子补充解释了一句,这才继续往下说:“但是呢!今天早上的时候,大概是六点左右的时候吧,隔壁的狗又在叫了,这次叫唤的很厉害,所以我就起身去敲他们的门了。”
“刚刚敲了那么一会,那只狗好像就没有叫了,我昨晚睡得很晚,然后又回到房间里继续睡觉了,谁知道后面又被狗叫给吵醒了,这次我又去敲,狗反而叫的更厉害了。”
“就这样,我在门口等了好一会,也没见里面有人出来开门,这就让我有些不开心了,我就叫他们,但是里面没有任何的回应。”
“我等了好一会,里面狗还是断断续续的每隔一段时间就叫唤几下,我再次用力敲门,在没有反应的情况下,搬来了凳子爬到他们的门上面,就看到了里面倒在了床角的地上,我就叫她,但是她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这才意识到出事了。”
年轻男子说到这里,UT短袖下的手臂,冒出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汗毛也立了起来,显然他在说起这些的时候,又脑补了房间里面当时的情况。
年轻男子接着说道:“然后我就打电话报警了,然后你们就赶来了,然后我们把门打开,然后…”
“好,我知道了。”
钟天正打断了他的然后,恶魔之眼落在了两个年轻男子身上,最终看向了说话的人:“你嘴里说的他们?看来你是知道他们的,你们很熟嘛?”
“熟倒不熟悉,但是我们知道他们,里面原本住的是一对小情侣,而且是刚住进来没有多久,大概是四五个月以前吧。”
昌平郡主
年轻男子舔了舔略微干燥的嘴唇,如实说到:“之所以知道他们,因为我们就在他们隔壁,然后他们刚住进来的时候,前几天那个网络没有弄好,他们过来找我们蹭无限网络。”
“之后呢?”
钟天正追问。
年轻男子快速的接话说到:“之后也就没有什么联系了,也就这么点交集吧,但是我们知道他们家养狗了的,因为有时候我在家,也经常能遇到过,有一次他们家的狗还跑到我们家来了。”
“好,我知道了。”
閃婚,染上惹火甜妻
钟天正没有表情变化的点了点头,示意民警继续询问他,自己折身走了进去,啊香跟着也进入了房间里面。
这种宿舍楼是经过简单的改造过的,进门门口就是大厅兼卧室了,门口进来是放置鞋子的地方,再进去一点就是垫着拼接的泡沫地垫了。
小爸爸 文章
地垫以粉色为主要基调,上面印着可爱的卡通图案,图案还很清晰,磨损程度一般,不怎么眼中。
重生小保姆 江微雨
通过这些泡沫地垫的颜色跟图案可以做出判断:房间的租赁人应该是女性或者是情侣,女孩子喜欢这种调调,而通过泡沫地垫上卡通图案的磨损程度来看,他们入住这里应该没有多久才对。
这跟刚才报警人说的,差不多可以相验证,也证明报警人说的是实情。
钟天正啊香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他们并没有急着去查看死者,而是打量着整个房间的布局来。
房间整个的布局很简单,近深五米左右的距离是卧室兼大厅,再里面就是大概近深两米左右的洗手间了,左侧是做饭的台板,右边则是洗手间,就是在宿舍的布局上简单改造的。
房间里面显得有些凌乱,但不是那种翻动或者打斗的痕迹,只是正常的生活痕迹而已,不过也可以由此判断,住在里面的这两个人,平时在生活作风上比较的粗犷,不注意收拾。
床是竖直放置在了靠近洗手间这边的墙角,中间有一扇左右推动式的玻璃墙作为隔断。
顺着床往门口走,就是充当客厅的空地了,上面摆在两个小圆矮凳跟简易折叠桌,折叠桌上摆着一些吃完了的饭菜以及一瓶子白酒。
在靠近门口的位置是个狗窝,里面一只泰迪蜷缩在里面,时不时叫几声。
钟天正简单的查看了一下里面的室内布局等等,视线这才落在了坐在床角泡沫地垫的年轻女子身上。
女子看着非常的年轻,大约二十四五岁左右吧,穿着一身很薄的纱制睡衣,很薄也很透,里面处于真空状态。
她的一头长发有些凌乱,而且两侧的头发有那种被抓的很蓬松的痕迹,右手还停留在头发当中,脑袋低垂。
钟天正弯腰蹲在了她的面前,看到了她的面部表情,脸上还保留着一定程度的痛苦的神色。
钟天正站起身来作势伸手抓了抓自己两侧的头发:“她死之前,非常的痛苦?或者说头疼?所以用双手抓自己的头?”
他也没有妄动现场,女子身上是没有任何的外伤的,具体死因还是得交给法医来判断。
“阿普唑仑片?”
啊香弯腰自女子的身边捡起一个白色的药瓶子来,看了看然后递给钟天正:“这会不会就是她的死因?”
说完,她有努了努嘴,示意了一旁的建议折叠桌上摆放着的一瓶子白酒。
“有可能。”
钟天正旋转着手心的白色药瓶,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了,他的眉头也一下子皱了起来:“服用这种安眠药,然后再喝酒,这是奔着求死的目的去的呀。”
很有可能她是一次性吞服了这么多安眠药下去,然后才死亡的。
钟天正无能狂怒:“你打电话让沈梦溪搞快点,在路上磨磨唧唧什么呢,这边还等着她那位大佬来做鉴定呢。”
这方面,还是得等沈梦溪这种专业大佬来才行,在沈梦溪来之前,他需要把现场全部勘察完,然后根据沈梦溪的初步判断来做出一个初步判断。
这个现场符合了密室的条件,如果发现不了其他的线索的话,如果法医也没能鉴定出什么来,那真的就是自杀了。
把这个瓶子装进了透明的证物袋中,放在了女子的身边,折身走到了里面的洗手间里来。
洗手间里也非常正常,一旁洗衣机里放着待洗的衣物,窗户安装了防盗的不锈钢防盗架,这种高楼层安装这个的主要目的不是防盗,而是防止室内的人一不小心摔下去。
根据已经掌握的信息,这边的第一反馈是密室,报警人在发现现场的时候,门是从里面被关上的,直到刚才门才被暴力破开。
钟天正有过处理密室杀人案的经验,所以他下意识的就来看看这边了,但是这边的防盗架都非常的正常,跟着他又查看了窗台上,还把身子探出去看了看,也没有发现类似与用绳索从室内吊下去,绳索的摩擦痕迹。
窗台上积攒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侧光看上去也没有任何的脚印或者摩擦的痕迹,也可以断定肯定没人从这下去的。
正在这个时候。
沈梦溪终于来了,带着自己的设备走了进来。
“没来晚吧。”
沈梦溪把东西放在了女子身边,把准备工作做好以后就开始自己操作了起来,作为一个法医,她对药品自然是更加的敏感。
先是看了看证物袋里面的药瓶子,又看了看桌上的酒瓶子,不动声色的收回眼神,伸手把女子的脑袋抬了起来,先是打开她的瞳孔看了看,然后伸手卡住她的脸颊两侧把她的嘴巴给掰开来。
钟天正则是走到门口的位置,查看起房间的门锁来。
这种房间的门,还是那种老式的斜口门锁,木板门。
如果不反锁的情况下,只需要用一张轻薄的卡片就能从外面卡开。
可能是为了安全起见,门锁上里面外面都又加了一个推动式的门栓插销,用来保证安全性。
此时门栓已经被暴力给推开了,钉在门框上的圆孔被暴力从外面连根推了出来,上面还留着木屑。
木板门上。
门的上端有个小小的窗户,有几根上下梳理的铁棒防止有人翻窗进来,窗户上额外加装了那种小的纱网。
纱网上积攒了厚厚的灰尘,钟天正踩着凳子上去看了看,纱网灰尘没有被摩擦过的痕迹,纱网也是正常的,没有被破坏过。
钟天正再次着重的检查了一下这个斜口的锁扣,如果被人从外面用卡片卡开锁扣,上面应该有塑料或者卡片上的颜色残留,但是实际上面没有什么东西残留。
再者。
房间的里面这面是有推动式的门栓锁住了,门在关闭的情况下,在外面也完全打开不了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选择了暴力开门。
唯我獨愛:無敵萌少的極品妻 凡能
钟天正很快把门锁检查完毕,通过门锁的情况、门板上纱网的完好性以及洗手间那边不锈钢防盗网的完好性,可以判定出现场确实是一间密室了。
也就是说,女子死亡的时候,现场时没有其他的人,不然房间里面的门栓不可能锁上。
这边。
沈梦溪很快就做完了自己的检查,歪头看向钟天正,脸上依旧是冷冰冰的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那什么,麻烦钟组长回避一下!”
前妻來襲
钟天正挑眉:“回避?”
沈梦溪理所当然的说到:“我现在要检查她的身体了,你觉得呢?!”
“好吧。”
钟天正无所谓的摊了摊手:“你是大佬,你说了算。”自觉的走了出去,把现场留给沈梦溪。
来到外面。
现场的民警效率不错,这几分钟的时间里,他们已经把一些最基本的信息再次进行了完善,与钟天正进行共有。
“死者名叫黄珊珊,今天二十五岁,外地人,无业,四个月以前她跟她的男友搬来到了这里。”
民警快速的说着自己目前掌握的情况:“黄珊珊的男朋友名叫黄文涛,今年二十六岁,同样也是外地人,这个人也没有工作,属于那种游手好闲的那种。”
钟天正点了点头,询问了一句:“那个黄文涛还能联系上嘛?”
“可以!”
民警点了点头:“刚才我们通过他们的租赁登记上的信息联系到了他,他现在正在赶来的路上。”
“我好了!”
房间里。
沈梦溪的声音响起:“有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