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icq4好看的言情小說 《泰坦無人聲》-第九章 大膽的設想展示-h3eaa

泰坦無人聲
小說推薦泰坦無人聲
葛梓摇摇头,“我不明白,那究竟是我们先到卡西尼站,还是二十年前的那批人先到卡西尼站呢?”
“当然是我们。”岱岳说,“我们的宇宙在类时线内,只要身处在类时线内,所谓时间倒流也好,因果逆转也好,都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什么叫类时线?”葛梓问。
岱岳把视线投向卓识。
卓识挠了挠脑袋,嘟囔了一声,“我也不是专业人士……我只能给你讲讲基本概念,什么叫类时线呢?这个得从头讲起,假设存在一个一维的宇宙,我们画个坐标系,X轴代表空间位置,Y轴代表时间位置,那么这个宇宙中运动的任何东西,都能在这个坐标中找到精确位置以及运动轨迹对不对?”
葛梓继续皱眉,她仰起头仔细想了想,物理学着实不是她擅长的领域。
大地皇者
“你就当做是进度条。”岱岳提醒。
葛梓缓缓地点头。
说进度条她就明白了。
卓识在地板上画出了坐标系,“现在我们把这个坐标系立起来,把一维空间宇宙升级成二维空间的宇宙,以坐标系的X轴为基准旋转一周,让它平扫一圈变成一个二维平面,变成一个立体坐标系,时间轴就是垂直的Z轴,那么在这个立体坐标系中,二维宇宙中任意时刻任意物体的位置和轨迹也都能找到,对吧?”
葛梓点点头。
“好,现在我们就是这个二维空间宇宙中的物体,我们都不再存在身高,只有腰围,在这个一张大饼似的扁平宇宙中移动,以小梓你本人为例,以你现在的时间和位置为原点构建一个坐标系……接下来你出门了,花了几分钟时间去了卡西尼站门口,你在坐标系中的位置就发生变化了,对不对?我们取你到达的位置为点A,从原点到点A的过程,就是你运动的轨迹,很好理解吧?”
盛世鴻途
葛梓点头。
穿越:夫人很懶狠霸氣 小小胡蘿蔔
木木坐在一边嚼干粮,面无表情,他对物理课兴趣不大。
“假设你的运动轨迹是直线,且是匀速运动。”卓识接着说,“那么你在坐标系中的轨迹是什么样的?”
“从原点放射出来的一条短线段。”葛梓回答。
“没错。”卓识说,“那么我们继续升维,回到我们正常的三维空间宇宙,由于我们没法画出具有四个维度的坐标系,所以只能继续用这个坐标系来表现物体的运动,平面代表空间,Z轴代表时间,好在小梓你仅仅是在平面上运动,所以也能用这个坐标系近似表示……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你在这个坐标系中的运动轨迹是否是无限制的?”
葛梓愣住了。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是否能在这个坐标系中肆无忌惮地画出运动轨迹?”卓识解释,“想怎么动就怎么动,想怎么扭就怎么扭?”
葛梓沉吟了片刻,摇了摇头,“不行。”
卓识点点头,目光中流露出些许笑意,“为什么?”
“因为我的速度是有极限的。”葛梓说。
“Bingo!”岱岳打了个响指,他终于找到说话机会了,“没错,在这个坐标系中,存在一条不可逾越的界限——那个界限就是光的运动轨迹,小梓你站在原点,手里捧着一个灯泡,那么灯泡发出的光,就给你在坐标系中构建了一个不可跨越的墙壁,因为你不可能比光更快,相同的时间下,光能抵达的地方你到不了。”
“而光速是每秒钟三十万公里。”卓识说,“在平面坐标系中,它的运动轨迹是一条斜线,而在立体坐标系中,它的运动轨迹是一个圆锥。”
鳳傾城之毒醫娘親 沐音雨
我的吸血鬼先生
“那就是光锥。”
“构成光锥的那条斜线,叫做类光线。”卓识接着说,“我们都在类光线之内,就叫类时线。”
“那类光线之外呢?”葛梓问。
“类光线之外就是超光速的世界。”卓识回答,“那叫类空线。”
大亨的成長系統
“只要身处类时线,时光倒流,因果逆转都是不可能发生的,可能存在类空线的宇宙,在它们的宇宙中,光速是最低速度,但这在我们宇宙中不可能,木木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设想。”卓识点点头,“不过也就止步于设想了。”
福田庶女:出嫁不從夫
当然只是个设想。
他们手里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这个推测是对的。
即使真的存在类空线宇宙,那他们也过不去,光速是比生死更大的天堑。
“反正是闲聊。”木木耸耸肩,语气很轻松,“任何伟大的科学发现都是建立在大胆的猜想之上的,万事皆有可能。”
“那这可真是个大发现。”岱岳说,“颠覆宇宙观的巨大突破,跟这个比起来,我们所有人都不值一提。”
紅塵亂 梅落楚衣
黑球的真实面目已经被他们推测到了相当莫名的领域,在卡西尼站内休息睡觉间隙的茶话会上,木木、葛梓、卓识和岱岳等人提出过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观点,什么外星文明的飞船零部件,高等智慧的观察窗,自然界的未知产物,浓缩版本黑洞炸弹,甚至还有果壳中的宇宙——
在科学研究的意义上,这些讨论的价值为零,但是在打发漫长时间的层面上,黑球毫无疑问是个能让所有人竖起耳朵的话题。
接下来是第二个疑点。
神秘消失的楼齐。
和黑球比起来,这同样是个无法解释的问题。
重生之成為豪門公主
楼齐在P3实验室内忽然消失,一个活生生的成年人人间蒸发,他们想破头皮也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其实我有个大胆的设想。”
木木说。
木木的设想总是很大胆。
“什么?”其余人都抬起头来。
“用奥卡姆剃刀把这个人给砍了吧。”木木两手一摊,一副破罐破摔的模样,“与其纠结这个人是怎么从密不透风的P3实验室里消失的,不如干脆认为他不存在好了,就跟变魔术一样,魔术师给你看一个蚂蚁都钻不进去的笼子,然后他钻进去关门上锁,接下来啪地一声!魔术师就从笼子里不见了……相比于魔术师会穿墙术,更大的可能性是他根本就没有进过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