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一個從心的假面騎士
小說推薦我只是一個從心的假面騎士我只是一个从心的假面骑士
对于映司的话,兽牙很是不屑地回应了一句,只不过他却在这个时候,拿出了一枚一条腰带戴在了自己的腰上,而他则是拿出三枚恐龙核心硬币,一个一个放了进去。

看到了兽牙的动作,映司也是将自己的欧兹驱动器戴在了腰上,并且将手中的三枚硬币接连放进了驱动器当中。
从楼顶向下俯视的鸿上,此时的表情也变得非常严肃,因为他知道现在就是证明他里面的时候了,如果失败的话,这个世界也就会随之毁灭了。
就在映司和兽牙同时进行变身的时候,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真木,直接变成了恐龙贪欲者。
现在三方势力的核心已经准备好开战了,而安库他们则是被噬欲怪和梅祖尔联手拦在了外面,王对王、将对将,接下来的战斗可不是那么安全的。
随着一声声特效响起,骑士们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面对着露出了獠牙的敌人,已经拿出了各自的武器,当战斗的号角吹响,他们就会让敌人知道,这个世界依旧有人守护。
一对的战斗相对简单一些,毕竟敌人在特定的条件下,基本不会有其他人来打扰,而现在映司他们三个人则是身处不同的阵营,再出手的时候也不可以将全部的精力放在一个人的身上,因为那样瞬间就会有一只手伸向他们的要害。
现在手中圣徽斩剑的映司,使用着最为基础的tatoba联组的映司,在面对两个使用着恐龙联组力量的人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的劣势,无限大的欲望将那些细胞的力量全都吸收掉了,而在后背能源如此充足的情况下,他可是完全不虚任何敌人的。
兽牙通过恐龙联组变身的骑士,和之前的无敌有着很大的差别,不过因为每次都能够弄到全套的联组硬币,所以现在兽牙也是能够将恐龙联组的力量展现出来。
翼龙之首、三角龙之躯外加霸王龙之足,这三种核心力量叠加在一起之后,颇有一种异类恐龙联组的意思。
只不过现在这位可是映司和真木的重点照顾对象,因为兽牙实在太可疑了,从最开始的出现,到现在的为敌,都是充满着各种疑点,而且他为什么会选择加入财团X这些都是十分可疑的,不过这些事情等到一切结束之后,再去了解也可以,或者说当一切结束了,他的存在也就不再重要了。
叮叮叮
三枚细胞硬币被放进圣徽斩剑当中,映司全力向前挥斩,蓝色的光刃飞向了此时正在对打的兽牙和真木。
从不失败的圣徽斩击,这一次终于失败了,对面的两个人,同时转身对着映司的斩击打出了自己的攻击,而映司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攻击没有奏效就心灰意冷,要是这些那么容易击败,这个世界早就和平了。
叮叮叮
又是三声响起,欧兹扫描器从腰带前划过,映司直接跳了起来,顺着三个圆圈就向着兽牙跳了先去。
既然已经确定了威胁最大的人是谁,那么就要加大火力。
看到映司的攻击目标之后,真木没有有任何犹豫地直接抱住了兽牙,这对于兽牙来说是真的猝不及防。

一记骑士踢下去,兽牙和真木两个人全都飞了出去,不过兽牙可能会更惨一些,因为在飞出去的过程中,他还被真木表演了一招掏腰子,直接从他身体当中的核心硬币掏出来了不少。
贪欲者身体当中的核心硬币在被动减少的时候,会陷入到一种相当虚弱的状态,而现在真木并不打算就这么让兽牙衰弱下去。
噗呲
在第一手掏腰子成功之后,他又掏了第二下,而这一下则是让兽牙身体当中剩余的核心硬币也都掏了出来,现在兽牙的身上除了他自己的三枚核心硬币,就是腰带上的三枚恐龙联组的核心硬币了。
兽牙此时陷入了绝境,而映司也是立即召唤出了自己平时养着的那只小胖子。
作为由单枚核心硬币组成的特殊存在,哥斯拉虽然有着固定的形态,但是却一直都没有变成像正常贪欲者那样,这可能他的核心就只有一种生命存在了,如果说将比奈的金刚核心硬币和泉信吾的拉顿核心硬币也放入他的身体当中,说不定会因此诞生出一位大怪兽贪欲者。
只不过因为是在映司的身体当中居住了很久的原因,哥斯拉现在已经把映司当妈妈了,而在妈妈给了信号之后,哥斯拉离着老远就是一道荷电粒子炮吐了出来,而攻击对象则是真木。
现在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削弱兽牙了,那么接下来的战斗也还是以先消灭真木为主,至于虚弱的兽牙反而没有太大的威胁。
蓝色的光柱迎面冲来,真木只好选择将自己再次伸出的右手收了回来。
虽说直都这些人不是初濑,但在看到那些黑影之后,秀保还是感觉很安心,毕竟好基友初濑使用的就是黑影,哪怕现在已经换成黑影真了,但黑影依旧被初濑保留着。

老虎异域者被秀保联合黑影部队消灭了,而黑影部队的队长,也是对秀保表示了感谢。
刚刚在赶到现场的时候,他可是看着秀保在那里挨打,而这种情况下,依旧选择拖住异域者的秀保,当然能够得到他们这些人的尊重。
解决了异域者,秀保立即就回去安抚自己的父母了。
“你没事吧。”
因为知道自家孩子是装甲骑士,所以秀保的父母很清楚刚刚秀保去做什么了,虽然在看到儿子回来了,他们两个也是松了一口气,但对于孩子的担心依旧还是存在的。
“没事的,放心吧,爸爸、妈妈。”
对于父母的关心,秀保也是露出了一个相当镇定的笑容。
只是在秀保笑的时候,那略微抽动的嘴角,还是暴露了刚刚在战斗中,身上还是留下了创伤。
幸好刚刚黑影部队赶到得很是及时,要不然现在秀保的身上就不只是这么轻的伤势了,但秀保并没有在意自己的伤势,因为他现在好像明白自己战斗的意义了。
刚刚被他救下的那对夫妇和孩子,看起来就像是他们一家三口一样,尽管刚刚被异域者吓得跌倒在了地上,但那位父亲还是用身体护住了自己的妻女,这对于秀保的心灵是一种触动。
秀保很清楚自己的实力与其他的装甲骑士没有办法相比,他也没有什么能力能够保护更多的人,但他知道自己如果一点战斗力都没有的话,就会像刚刚那位父亲一样无助,连自己的家人都办法守护,那才是最令人绝望的事情。
榴莲姐的压迫让秀保知道了男子汉的涵义,但在今天他则是明白了男子汉应该做什么。
在购买完热水器并且将父母送回家之后,秀保就立即去找榴莲姐了。
这一次他活了下来,但他如果他又孤身一人遇到了异域者,那么是否能够活下来就是一个问题了,所以不让父母担心,还可以保护父母,这就是现在秀保所需要的力量。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而秀保很清楚自己在战斗上并没有什么天赋,因为想要强化战斗力只有两个方法,一个是正式加入世界树,获得创世纪驱动器,另外一个就是在榴莲姐这里经受更加残酷的磨练。
因为秀保和初濑两个人一直都共同进退,所以加入世界树的事情还需要与初濑商量,那么第二种方法就是随时都能够进行的了。
秀保的变化让榴莲姐露出了满意的目光,尽管榴莲姐看起来让部分直男表示不适,但他绝对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而且因为他的教导,秀保也是有了一个男子汉的担当。
这种亲手育人成才的成就感,对于榴莲姐就是最好的回报。
“这样的话,那就直接加入他们好了。”
被秀保叫到榴莲姐这里的初濑,在听说秀保准备加入世界树,没有任何疑问直接同意了下来。
初濑也很清楚自己擅长什么,而他在听到秀保说起了今天的事情之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一些问题,而这也是他会这么痛快的原因。
相比于其他舞队的队长,初濑明显更加像是地痞流氓那种,而且在竞争舞场的时候,表现得也是相当的野蛮,或者说他对于跳舞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像黑帮那样抢地盘而已。
不过谁还没有父母家人,秀保的遭遇让初濑意识到了自己可能也会有这样的遭遇,那么他到时候应该怎么去做。
正因为他知道想不出来,所以就打算跟着秀保走,毕竟秀保可不会坑他。
得到了初濑的答复,榴莲姐就带着二人前往世界树了。
作为世界树雇佣的战士,榴莲姐不管是在探索海姆冥界,还是清理出现在泽芽市当中的裂缝的任务当中,表现得都是相当优秀。
现在带着秀保和初濑两个人来到这里,对于世界树的实力也是一种提高,为此贵虎表示十分欢迎。
原本就没有多少股势力的争夺战,现在因为秀保和初濑的选择,让争夺战的局势变得更加明朗了,不过戒斗在听闻这个消息之后,并没有任何的慌乱。
哪怕他现在只有两个人,但他依旧不会屈服于命运。
纮汰对于这件事并不在意,因为他只是希望能够守护泽芽市,不要让更多的人受到伤害。
战斗依旧在继续,而霸主级异域者的频繁出现,让目前最强的两大战力贵虎和纮汰很是疲乏,毕竟对上翡翠他们的几个,其他人根本就取得不了什么优势,而如果直接冲上去的话,就完全是去送菜的。
为了防止更多人的牺牲,那么这种等级的敌人,就只能由他们两个去面对,但也只是能够打成平手而已。
尽管隆和弦太郎还有新都没有对她说,但迦娜这位隐藏的boss当然能够看出来弦太郎身体的变化,至于那些纳米机器人,迦娜根是十分熟悉,所以迦娜很是轻松地就了解到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几天在弦太郎不知情的情况下,这位心生怒意的母亲找上了将自己儿子打伤的人。
山田万万没想到眼前的这个人的身份竟然会是这样的,只不过就在准备说话的时候,山田就突然感觉自己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你的能力应该是催眠吧,虽然这种力量的确很不错,但也要看一看使用对象,那么接下来我将会剥夺你的五感,希望你能够在那种死寂当中坚持下来。”
就在迦娜说完话之后,山田就意识到了自己此时已经失去了视觉,没过多久触觉也就消失了,至于味觉和嗅觉也紧接着消失了,至于听觉则是最后消失的,因为迦娜有很多话还没有说。
当山田五感完全消失之后,那种只有自己的孤寂感让山田的精神慢慢走向了崩溃。

只是山田在好像听到了一声响指之后,他的意识回到了刚刚狂妄自大之后。
“没必要的迦娜,他是弦太郎的对手,只有让弦太郎击败他,才能够让弦太郎突破现在的壁障,如果因为你的攻击,让他变成了一个废物,那么他对于弦太郎的力量作用就无限接近于零了。”
隆是没有想到迦娜竟然会亲自为弦太郎来报仇,毕竟迦娜出手的次数真的是有数的,而最主要的是迦娜的力量过于强大了,所以迦娜也会对自己的力量进行限制,而这一次弦太郎被打伤可以说是真的把她激怒了。
听到了隆的安抚,迦娜没有说什么。
如果说过于她只是一个超级AI的话,那么这些年下来,她的进化已经无线趋近于人类了,而身是因为弦太郎自身的力量不够强,而不是fourze的力量不够,所以隆更加期望弦太郎能够自己走过这条路。
因为现在昂型高中还在山田的控制当中,因此弦太郎现在每天都在加练,而新也是开始了新一轮对于精神力的修炼,毕竟新之前虽然已经掌握了头环的用法,但在使用头环与白羊座对抗的时候,有很多的精神力都被浪费了,而现在新就是为了能够提高自身精神力的利用效率展开新的修炼。
弦太郎和新的修炼让贤吾也打起了精神,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天文开关的复苏情况。
如果说真的有人遇到了问题,那么就应该说是流星了,毕竟上一次他在战斗的时候,可是已经暴露了自身的身份,这也让江本扮演的立花准备收回meteor驱动器了。
尽管现在他的好友已经恢复了,但流星却希望能够使用这条驱动器继续战斗,而这一次他战斗的目的,就是作为弦太郎的同伴,去将星徒背后的阴谋全部击碎,只不过目前立花还没有同意他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