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女的時空旅行
小說推薦巫女的時空旅行巫女的时空旅行
“告诉你吧。花旗国一年有三百多万高中毕业生,能每年能够被常青藤大学录取的本国学生只有一万人左右。”张明明嘲讽之色更甚:“花旗国的常青藤大学总共有八所,一万的学生是八所学校录取的总和,哈佛只是其中一所,平均分下来,哈佛最多能够录取一千多一点儿的学生。你觉得就凭你的成绩,能够打败三百多万的学生,考入哈佛?”
苏祁蝶的脸色已经变黑,黑得仿佛能够滴下墨汁。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巫女的時空旅行 ptt-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榮光六推薦
被张明明嘲讽得无地自容,苏祁蝶转身跑走了。
张明明耸耸肩版,对祁甜道:“我只是实话实说。”
祁甜的脸色也非常难看,一是因为张明明不给她这个继母留面子,二是因为苏祁蝶这个亲女儿确实丢脸,自己的面子都是因为苏祁蝶丢光的。
“我知道,不关你的事儿。你不是要出门吗?快去吧。”祁甜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心中再一次后悔当初离婚的时候带走的是苏祁蝶,而不是苏祁鲵。
张明明笑了笑,转身离开。她最满意的就是继母识趣这一点儿。
苏祁蝶还是如愿地出国了。
祁甜不想苏祁蝶留在国内继续给自己丢脸,干脆地将人丢到国外自生自灭。反正她现在还有小儿子,将小儿子教导好以后继承张家才是最重要的。
跟前夫跟的两个孩子都是可有可无,能给自己带来好处,认下就认下,但如果不能给自己带来好处,还是哪边凉快哪边待着吧。
可以说苏祁蝶自私的天性是完美继承了祁甜,两人都是自私凉薄的人,不同的是苏祁蝶没有祁甜有眼光,比祁甜愚蠢。
苏青霓在十七岁生日前以全国理科状元的身份考入了水木大学,苏建设开心地给儿子举办谢师宴,体工队的教练们都跑来庆贺。大家说起了安排苏青霓参加成人组比赛的事情。
“小鲵的成绩,足可以代表国家队参加世界级比赛了。”张教练感叹,“咱们小鲵还真是文武双群啊。老苏,你给小鲵做好赛事安排了吗?”
“做好了。”苏建色对于儿子终于能够参加比赛了,比任何人都在意,在半年前就帮着苏青霓做好了训练和比赛计划。
李教练嘿嘿地笑:“我期待其他人看到小鲵的成绩后掉落下巴壳的画面。”
其他教练也都嘿嘿地笑。
张教练感叹:“谁能想到咱们小鲵小小年纪竟然已经轻松地打开10秒10的大关呢。世界田径锦标赛的资格,小鲵轻而易举地就被能够拿到资格啊!”
众人纷纷点头,认可苏青霓的能力。
苏建设道:“还不够,应该更加把力才行。东京奥运会百米参赛标准课时10秒5。”
超棒的都市言情 巫女的時空旅行 起點-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榮光六推薦
张教练:“还有一年时间,相信小鲵一定能够跑到东京奥运会的参赛标准。”
他们这些从小看着苏青霓长大的长辈对苏青霓有信心。
高考过后一个月,苏青霓终于正式登上了运动赛场。她代表A市体工队参加全国田径竞标赛的一百米短跑比赛,这是她登上运动场的首次出场。
当她的名字被裁判念出来的时候,观众们只觉得这个名字听起来有些耳熟,没有将她跟今年的高考状元联系在一起。在很多人的固有想法中,总觉得运动员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这完全就是错觉,运动场上除了实力还要讲策略,聪明人能制定出让自己更容易获胜的策略。这都是需要脑子的。
“各就各位,预备……”
随着枪响,苏青霓头一个冲出了起跑线。
观众席上的人都惊讶了,这个生面孔是谁?反应竟然这么快?
这些来观看比赛的人都是热爱田径的人,他们拥有自己的圈子,对国内的田径运动员们都有一定的了解,看到苏青霓这个生面孔,大家便相互询问可有这个人的资料,但得到的都只有一点点,只知道姓名是苏祁鲵,来自A市体工队,这是其第一次参加比赛。
其他资料就没有了,没有任何的成绩。
众人不由对这个新人升起更大的好奇。按理说这些体工队的运动员,在十八岁以上也是参加过比赛的,参加青少年组,是应该有过往成绩的。但这一位可真奇怪了,竟然从来没有参加过一次青少年组的比赛,而是直接参加成人组比赛。他之前几年都在做什么?
不等他们想明白,苏青霓已经冲线了,是小组第一,拉了第二名好一段距离。
“好快!”众人惊叹,对苏青霓的成绩好奇不已,等着大屏幕显示这一组的成绩。
没过多久,电子屏上显示了成绩。
“第一名:苏祁鲵(A市体工队),10秒16(pb),风速+1.1。”
“第二名:龙星云(S市体工队),10秒32,风速+1.1。”
“第三名……”
“第四名……”
众人目瞪口呆。
卧槽!这只是国内的比赛,还是初赛,竟然跑出了10秒16的成绩!这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少年的比赛成绩,还是他第一次参赛,就跑入了10秒20的大关。要知道如今能够跑进10秒20大关的运动员,掰着手指头就能够数得清。
众人眼神火热地盯着终点处长身玉立的少年,他们亲眼见证了一个短跑天才的出现。他们期待着下午的决赛,想要看看这个少年能跑出什么样的成绩,能不能跑进10秒15的大关。
“跑得不错。”苏建设严肃着表情给了苏青霓一句称赞,实际心中乐开了花。
在比赛之前,他一颗心都是提再嗓子眼儿的,担心苏青霓紧张怯场,担心她出意外,但看到苏青霓表现得这么稳,他的心终于放回了胸口。
“老苏,这是你儿子吗?跑得不错啊。”其他体工队的教练上前跟苏建设寒暄,视线不断地瞟向苏青霓。
对于这么一个横空出世的运动员,大家都是好奇的。
“不过这孩子只是在初赛时就这么用力,会不会影响下午的比赛?”其他教练以为苏青霓是头一次参加比赛,不懂得体力分配的问题,一开始就使出全力,只怕对之后的比赛有影响。
哪个有经验的运动员在初赛时不是悠着跑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