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90c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蓬萊水仙 txt-第二百九十八章 道心考驗,五色神光熱推-92asz

蓬萊水仙
小說推薦蓬萊水仙
紫色明亮,至阳至刚,诸邪外道,尽数退避。
王珝所受天劫中,首道雷霆色成亮紫,尊贵华丽,蕴含着统御万雷的气势。
此乃神霄三十六雷法之“神霄紫雷”!
“听闻本方宇宙中后天雷、电两条大道尚未有人与之相合,离那一步最近者便是昔年证就永恒离开本方宇宙的禹余道人的随身灵宝,如今半步金仙之境的通天灵宝神霄宫。
“以那位道君对于雷法的造诣来论,这天人劫数的第一道雷霆要以其名号命名,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叶滠洞府之外,其人在和吴风远眺听道殿,观王珝渡劫的同时,也在努力收压住自身气息,防止将自家劫数一并引发,致使天劫提前到来。
言谈之间,叶滠道出了一桩逸闻。
以二位真人的目力,王珝从听道殿中飞出的景象自然不会忽略,便也因此知晓了这次劫数既是天人成道之劫,也是王珝这三劫通天灵宝,龙虎风水如意元灵的化形之劫。
混混忽悠在異大陸
“不过这‘神霄紫雷’的威力有些不对,”吴风疑惑道,“竟然有五阶仙术的水准了,明明该是四阶顶峰才对。”
絕命血蠱
“你别忘了,”叶滠倒是反应得快,“那位师叔祖可是三劫灵宝之身,若是劫数还和普通天人一样的话,那还能起到什么作用?”
鹅黄衣衫的女子伸手一拂,楼阁禁法自然启动,一面水镜显化而出,摇摇欲坠间还是窥探到了劫云内部景象。
叶滠看着水镜,淡笑道:“你看,便是如此威力的天雷,对那位来说也不过如此。”
面对九霄神雷劫第一道劫雷,神霄紫雷,披着白袍的童子风轻云淡,身子稍稍一转,内中一柄龙虎玉如意浮现,却是将自己灵宝本体迎了上去。
如意龙首之上,镶着的那枚黑色玄珠陡然亮起幽幽暗光,化作一层深沉无光的黑色界域笼罩在如意器身上面。
紫色华贵的神霄真雷甫一与其接触,只是在上面渲染开了一抹深紫色的光晕,便悄无声息地没入其中,没有溅起半点涟漪。
甚至就连那抹光晕也迅速消散,一切复归寻常。
“是了,这位师叔祖的本体是三劫通天灵宝,纵然因为大道之力压制无法动用灵禁,但其灵宝本质却无法抹杀。光凭五阶仙术威力的天劫,确实很难对其造成严重伤害。”
吴风恍然道。
“正是如此。”
交谈间,王珝已然一鼓作气,将第二道天劫青霄神雷,第三道天劫碧霄神雷都一一度过,如今劫云正处在一个短暂的停顿间期,给渡劫者留下了喘息之机。
“不过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考验,”叶滠脸上笑容消失,“师叔祖身为通天灵宝,对于大道神髓自然有所领悟,七八九这最后三道拷问大道的雷劫不必过多考虑。但是这第四、五、六中间三道劫雷,却是考验道心修为。也不知在这方面本就有所不足的师叔祖能否扛过去。”
“或许绮思祖师对此有所安排也说不定……”吴风一时间也不敢妄下断语,只得模棱两可道。
在某些有真君级战力的大宗门里,触摸到了一丝大道神髓,但怎么都积累不足,或心性差些火候的真人,很多都是依仗宗门内的通天灵宝,强行渡过第四次天劫,尤其是中间与心性修为有关的部分。
X檔案研究所2
妹妹要當大明星
作为代价,这种真君在之后修炼仙术上就要差一些,往往到了第一次衰劫来临之时,才能把两三种仙术提升到五阶。
在五行宗中,这种例子也十分常见,毕竟“人心惟危,道心惟微”,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惟精惟一,允执厥中”的。
……
无声无息中,一道神雷飘渺而落,向着王珝打来,绚丽灿烂、莹莹如玉。
这第四道劫雷看似美丽易折,实际上除了没有大道之力加持外,已经近乎六阶仙术的威力了,与一劫天君攻击相比,也毫不逊色。
此乃九霄神雷劫第四劫,“丹宵神雷”!
对于这道考验自家心性的劫数,王珝也不敢太过放肆,他心念一转,白袍童子身影再度显露出来,伸手握住自家灵宝本体,其上一道虚幻灵禁亮起,隐隐可见是由十八道散发着纯阳气息的宝禁组成。
童子模样的王珝持握如意,向前轻轻一点,一方幽幽暗暗,风暴内蕴,雷霆怒吼,海洋震颤的虚幻天灾世界就此呈现,将丹霄神雷吞纳进去,试图加以消磨。
能散魂消魄的飓风劲掠而过,银白森林般的电光道道劈落,狂狼卷集而起,似是天海倾覆。
在天灾世界中的众多自然之力消磨下,丹霄神雷却是凝练非常,毫不动摇,穿过风暴,与雷霆相击,劈散天澜。
最终只余一丝的细小雷霆以一种难以阻挡的势头冲出了虚幻洞天,击打了王珝手中的如意之上。
刹那间,王珝元灵一震,周遭景色变化,再不复五行宗气象,自家却是身处在了一座美轮美奂的宫殿当中,周围是身穿各色纱裙的美貌仙女,衣衫半解,轻歌曼舞,贴身服侍,很是逍遥自在。
除此之外,还有数名天人之姿的侍女靠近过来,各执仙酒灵果,轻声细语,劝君服下,共享长生不死之妙。
面对这种永恒极乐的诱惑,王珝突地叹了口气,笑道:“论男女欲情、长生不死,以我这灵宝身数百万年的寿元,又有什么法子做不到呢?去休,去休,此等诱惑,不能动我心持。”
随着王珝一语落下,绚丽灿烂的雷光突兀亮起,面前红颜化作白骨,灵药化作粪土,就连气势恢弘的庄严大殿,也变作了坟土荒草,令人心中不由一惊,有恍然若失之感生出。
但对此,王珝只是笑着诵了一首前人所作的道情,以为注脚。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
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
说甚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
……”
不待他将全诗诵完,如玉雷光再起,像是黯淡前的最后绚烂,周围场景如琉璃般破碎开来,化为片片光斑消失。
王珝感应中,外界景象再度出现,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仿佛日光般耀眼的雷霆,堂堂皇皇落下,如正道之师,不可阻拦。
“景霄神雷,”王珝目光一凝,知晓这道劫雷已然抵达六劫仙术的层次,若是其上再附上一定的大道之力,便是自己也有可能身陨其中。
毕竟他现在无法动用二道以上的通天灵禁,除了器身质地外,实力与普通天人相差并不大。
“唉,本来还想留一手的,看来还是太勉强了。”白袍童子轻轻一叹,亮出了一张底牌。
只见虚空如水,一道似蕴五彩的玄色光华出现童子背后,轻轻一刷,便将景霄神雷直接刷落,没入其中滋养王珝器身。
“五色神光!”
远方楼阁,不知多少正在旁观的真人、天君诧异地瞪大了眼,不敢相信自己所见。
危情遊戲:女人,這火你來滅
“他明明还未正式入门,如何习得这门大神通的?”一时间,众多怀疑、争论的念头在虚空中起伏,互相交流着信息。
妻限99天,權少步步淪陷 水色傾城
“莫非是绮思祖师暗下里私相授受?”有人疑问道。
“如果是其他哪位祖师倒也有可能,可绮思祖师最重门规,怎会干出这等事情?”也有真君出言反驳。
“这位师叔本就有资格去习练五色神光,”有人斟酌道,“若他元灵离体,在藏经阁中自行领悟而来,倒也说得过去。”
“藏经阁并无这位师弟的出入记录。”有看守藏经阁的老辈分天仙补充道。
“怪事。”
众多真人真君摇摇头,散去了元识。没什么好看的了,能练成五色神光这门大神通,劫雷自身威力便不足一提,而其中蕴含的道心考验,看王珝度过丹霄神雷的样子,也是构不成任何阻难。
要知道,五色神光可是越阶的大神通,同阶之中有着“无物不刷”的名头,就算王珝眼下不能动用全部灵禁,那道玄色光华也有了近七阶仙术,也就是二阶天君出手的威力。
湘西鬼話 衞君誌
如此一来,纵然王珝的元灵化形劫数比正常的天人劫数要略高一点,也再难对其造成任何威胁,这次劫数,虽然还未结束,但已然再无悬念了。
果不其然,在刷落景霄神雷后,王珝只是微微一怔,便从其中蕴含的心性意境考验中回过神来,背后玄色光华又是一动,将接下来的玉霄神雷也一同刷落。
其中的考验,亦如春风拂面一般,没有对王珝造成任何麻烦。
至此,九霄神雷劫的中三道劫数已然全部度过,只余最后的三道琅宵蕴道雷、紫霄种道雷,和太霄化道雷了。
“想必不久,我等就该参加这位师叔祖的天人成道大典了。”
楼阁顶端,叶滠对吴风笑道。
在他们远方,一道闪烁着青玉色泽,流光溢彩的雷霆猛地劈落,携带着亘古不变、悠远永存的大道威压,罩向凭虚而立的白袍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