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楚云收到过消息。也从杜长峰的口中亲耳听到。
他和楚家,是有渊源的。
跟红墙,也有非常密切的往来。
他究竟是何方神圣。楚云不是太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能得到李北牧的重视和信任,靠的可就不仅仅是实力了。还有其背后的家族影响力。
古堡的纸面实力有多么强悍。楚云不知道。
但就连现如今的帝国总统,也要看古堡的脸色行事。要给予古堡极大的面子。
足以证明,古堡在地下世界究竟拥有多么恐怖的实力。
“你找我有事儿?”楚云抿唇问道。
对于杜长峰主动来找自己,他是很意外的。
而且听杜长峰的口吻,他似乎很希望能跟自己见一面。
“也不算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儿。只是刚好回国了,想跟你见个面,最好能单独聊一聊。”电话那头的杜长峰微笑道。
“我现在可能不太方便。”楚云皱眉说道。
好看的玄幻小說 近身狂婿 肥茄子-第一千四百十三章 你在撒謊!讀書
“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我这次见面,其中一个目的,也是为了这件事而来。”杜长峰耐人寻味地说道。“所以我们应该有足够的见面动机。”
楚云沉凝片刻,犹豫了一下说道:“那行。我一会给你地址,咱们喝一杯。”
挂断电话。
楚云陷入沉思。
杜长峰是古堡一号李北牧的人。这一点毋庸置疑。
今晚。
李北牧就要现身了。
杜长峰却在此时此刻要见自己。而且暗示跟这件事有关。
这让楚云有了很多的思考。
也不确定杜长峰究竟想搞什么。
但不论如何。
楚云既然答应了,就自然会赴约。
而且陈生那边并没有传递过来足够着急的消息。
一切,都还有充分的时间去等待。
见到杜长峰的时候。
此人身穿黑色风衣,一看就是风尘仆仆赶过来的。
“你不会刚到燕京城吧?”楚云坐下后,帮杜长峰倒了一杯酒。
“是啊。我一小时前刚下飞机。”杜长峰微笑道。“为了这次见面,我可是很有诚意的。”
“那要看你的诚意体现在哪方面。”楚云抿了一口酒,缓缓说道。“还要看你的诚意,是不是我想要的。”
“虽然我是以个人的身份来见你。但在来之前,我已经见过古堡一号了。”杜长峰缓缓说道。
“哦?”楚云挑眉道。“你见过李北牧了?”
“见过了。”杜长峰微笑道。“这还是我今年第一次见古堡一号。也是我的大老板。”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笔趣-第一千四百十三章 你在撒謊!
“你们聊了什么?”楚云问道。
“也没聊什么特别的。我简单汇报了一下工作。他简单点评了一下我的工作。”杜长峰说道。
“然后呢?”楚云问道。
“就没有然后了。”杜长峰摇摇头。“我和我这位大老板之间,并没什么私交。除了工作,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儿可聊的。”
楚云哦了一声。沉默了片刻道:“那你忽然提起这件事,是想要传递什么信号?”
“我知道。你今晚在想办法见我的老板。对吗?”杜长峰问道。
“是的。”楚云微微抿唇道。“他是我的杀父仇人。我想知道我的敌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我个人的建议是。你不要轻举妄动。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也不要去见他。”杜长峰说道。
“为什么?”楚云反问道。
“公平来说,我应该比你更了解我这位大老板。”杜长峰笑了笑,说道。“虽然我对他的了解,也非常有限。甚至只是冰山一角。”
“但以我浅薄的了解来说。”杜长峰抬眸看了楚云一眼。“我这位大老板,有能力摧毁这世间任何东西。你激怒他的下场也只有一个。会被他亲手摧毁。”
“我见他。未必会激怒他。”楚云解释道。“我只是想近距离观察一下他。”
“他不是寺庙里的佛像。没有观察的必要。”杜长峰摇头。“靠近他,也并非明智之举。”
“那你为什么为他工作?”楚云问道。
“因为他开出了我无法拒绝的条件。而且只有他的能量,才能实现我的终身抱负。”杜长峰说道。
顿了顿,杜长峰又道:“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一旦见了他,你们肯定会不欢而散。至少你会单方面的不欢而散。而他,也不会接受这样不愉快的气氛。”
“所以,我认为你暂时没必要见他。”杜长峰说道。“我甚至相信,萧老板也给你过类似的建议。”
楚云怔了怔。若有所思地看了杜长峰一眼:“你跟我母亲很熟?”
“不算熟。但我曾经去过你母亲的庄园做客。天南地北的,也聊过一些。”杜长峰说道。
杜长峰去过庄园。
这是楚云一早就掌握的消息。
他甚至能猜到母亲给过自己类似的建议。
足以证明,杜长峰的确是个非常聪明的男人。
“那你凭什么认为我母亲会给我类似的建议?”楚云问道。
“因为我和你母亲对古堡一号的了解,要比你多。”杜长峰微笑道。“只有对古堡一号有所了解,才会给出这样的建议。”
好看的都市小说 近身狂婿 起點-第一千四百十三章 你在撒謊!讀書
楚云闻言,陷入了沉默。
他们给的建议,都是以对李北牧的了解为基础。
而楚云对古堡一号的了解,近乎为零。
所以他无法判断,也给不出足够正确的判断。
放下酒杯,楚云微微点头:“我口头上,接受你的建议。”
“但实际行动上,你还是会想办法在今晚见他一面?”杜长峰好奇问道。却也似乎在他的预料之中。
“是的。”楚云点头。“机会难得,我不想错过。”
杜长峰摇头笑了笑:“你的确是个不一般的年轻人。不论别人怎么说,都改变不了你的决心。你也不会轻易更改自己的决定。”
楚云耸肩道:“我不习惯被任何人指点自己的人生。”
“包括你那位智慧过人的母亲?”杜长峰问道。
“当然。”楚云点头。
顿了顿,楚云又道:“你为什么要给我这样的建议?我的死活,和你似乎没有任何关系。”
“理论上,的确如此。”杜长峰打趣道。“但你们在红墙内上演的这场好戏。我不希望忽然散场。我作为旁观者,还是想看看热闹的。”
“你在撒谎。”楚云直勾勾盯着杜长峰。口吻坚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