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k0rn熱門言情小說 逆天邪神-第1781章 溟神大炮展示-8a27i

逆天邪神
小說推薦逆天邪神
砰————
三阎祖之力齐轰溟皇结界,那一刹那的轰鸣之音宛若万界崩塌,星河断裂,原本浅现的金色结界骤然炸开蔽日的金芒,在剧烈的外凸中蔓开万千金痕,并伴随着一阵撕空裂魂的悲鸣。
但马上,一股巨大无比的反震力从溟皇结界反噬而至,将三阎祖狠狠震开,三阎祖全部闷哼一声,远远而落,手臂一阵剧烈的酥麻。
總裁的獨寵嬌女
而在他们落地之时,结界上的金芒已快速收束,随之连刹那蔓延的金痕也消失无踪。
“嘶~~”三阎祖口中同时发出一声低吟,他们看着非但没有崩碎,反而转眼恢复如初的结界,目中闪动着些许的惊色和无比可怕的黑芒。
“哦?”云澈似乎颇为意外,低声道:“连我身边的这三个老鬼都破不开,这龟壳倒是有点门道。”
千叶秉烛和千叶雾古神情毫无动荡,这个结果在他们看来毫无意外。
三阎祖之力下,溟皇结界毫无无伤,但,南溟上下却无一人嗤笑出声,反而在同一个刹那现出了深深的惊容。
因为他们清清楚楚的看到,在三阎祖的爪下,溟皇结界竟出现了裂痕!
虽然短暂,且马上恢复……但那是真切到不能再真切的裂痕!
帝少放肆寵:天價閃亮小萌妻
三阎祖的可怕,他们早有耳闻,宙天界在有着六个守护者留守的情形下,被碾压式覆灭,便是因为这三个老怪物的存在。强大的灰烬龙神,在他们的压制下亦是毫无反抗之力。
但这些加起来,都不及方才的裂痕所带来的冲击,因为他们太清楚溟皇结界的强横,在他们的认知之中,溟皇结界根本不可能被打出裂痕——哪怕历届南溟神帝!
溟皇结界被重击的那一瞬间,每一个溟神都仿佛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被轰穿,那细密的裂痕,也是蔓延在他们的肝胆之上。
南溟神帝的面孔也出现了长达半息的僵硬,随之迅速恢复傲然的淡笑:“云澈,你尽管白费力气,你身边的这些老怪物的确了不起,但要破开溟皇结界,也不过是痴人说梦。”
籃球統治者 替朕寬衣
他的内心远没有表面那么平静,三阎祖方才那一击在给溟皇结造成裂痕的同时,也在他心底留下了一道挥之不去的裂痕,让他萌生了一种可怕的念想……
这三个老怪物若是持续攻击,说不定真的有强行破开的可能……一个时辰?甚至可能更短!
这样的怪物,这样的威胁……岂能留!
仙霸全球
“呵呵呵,”云澈低眉冷笑:“区区一个龟壳,居然让你得瑟成这般德行,你南溟神帝就这点能耐和出息?既然对这龟壳如此得意,你南溟神界不妨更名为龟壳界,如何呢?”
重生之商界女王
“哼,都死到临头了还敢嚣张。”出声的是南千秋,他丝毫没有了先前谨慎和畏惧姿态,脸上一片从容以及数分难掩的期待,他语带怜悯的道:“不过,想笑的话,就尽管笑吧,因为下了地狱,怕是就永远笑不出来了。”
“王上。”北狱溟王忽然低声道:“夜长梦多。”
显然,三阎祖将溟皇结界打出裂痕的一幕,也让他深深心惊。
南溟神帝金眸微眯,缓缓伸手,曲张的五指伸向云澈所在的方位,仿佛已牢牢扼住了他们所有人的命运:“云澈,睁大你的眼睛,这可是本王这一生,送出了最大的大礼,好好享受这绝望的荣光吧!”
他的五指猛然收拢。
轰隆!
神坛中心,一道金芒忽然爆射而出,穿过结界,直贯苍穹。而破空的金芒之中,一个庞大金影从分裂的神坛中心缓缓浮现。那些金芒,来自无数个堆叠连结,闪耀流转的玄阵,而这些玄阵所笼的中心,一个漆黑的洞口指向了云澈的所在,不过半丈,却仿佛足以瞬间吞噬万界诸星。
轰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神坛在震动,南溟王城在震动,整个南溟神界都在震动……甚至,南溟之外,无尽星域开始了颤荡,卷起着一个又一个灾厄的宇宙风暴。
“呃!!”
“啊——”
“这……这是!?”
南域三帝骇然失色,虽已有不同程度的心理准备,但金芒破空之时,他们依旧如被重锤轰身,天槌震魂。
因为,覆于他们身魂的,是一股强大到超脱认知,超出当世界限,在劫天魔帝离开后,根本不该存世的威压!
“溟……神……大……炮……”释天神帝紧咬着牙,从牙缝中生生挤出了那战栗而扭曲的字音。
那始终被他当成无稽之谈的隐秘记载,居然在今日,在他的眼前化为现实!
“……”轩辕帝和紫微帝没有出声,因为他们已根本无法发出声音。
溟神大炮,身为南域神帝,他们当然知道这个名字。但,他们所知道的溟神大炮,是上古时代,南溟一族的镇族之器,在记载中,有着“一瞬弑神”之名,是神族诸器中,最为可怕与禁忌的那类存在。
而如此可怕的东西,怎么可能留存到现世!
他们不知道,也不敢相信在眼前呈现的是那个远古传闻中的弑神之器,但,此刻覆身的威凌,哪怕隔着一层溟皇结界,依旧让他们的身体和灵魂都在无比剧烈的发抖。
结界之中,风暴骤起,云澈的黑衣、黑发被狠狠带起,猎猎作响,三阎祖全部变了脸色,面对那黑暗的洞口,本就丑恶的面孔扭曲的比真正的炼狱恶鬼还要狰狞。
“唔!”古烛向后踉跄一步,身体一阵摇晃,才重新站稳。
虽然古烛的元气未完全恢复,但他毕竟是十级神主,竟被单纯的灵压逼退了一步,其可怕程度可想而知。
如有无数个星辰生生压覆在了身上,云澈虽然傲立不动,但已无法呼吸,他缓缓抬手……而仅仅是抬手这个动作,便已是格外艰难。
“主人,这个东西……不太对劲!”阎一转目,嘶哑着吼道。
“哈哈哈哈!”南溟神帝双臂张开,放声大笑:“云澈,本王特意为你奉上的这份大礼如何?哈哈哈哈哈哈!”
他亦是第一次真正感受南溟禁忌之器的神威!他的身体在发抖,但他的灵魂却在兴奋,血液如沸腾一般翻滚着!
因为,这是属于他南溟的力量。
“……”云澈没有说话,缓缓动了动手指,似乎在测试来自溟神大炮的威压究竟可以将他压制到什么程度。
“南溟!”释天神帝沉声道:“你们居然一直藏着……这种东西!”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低吟道:“难怪……难怪龙皇经常拜访东神域,却从不踏足你南溟神界半步!”
南溟神帝没有回应,他在享受着南溟大炮的神威带给他的战栗,更迫切的想要欣赏云澈接下来的恐惧……以及死亡!
千叶秉烛和千叶雾古对视一眼,然后抬步向前,站在了云澈和千叶影儿的前方。
千叶雾古道:“老朽本以为,册封太子的仪式只是仓促之下顺手借之,原来竟大有其因。这为太子祭天而升的神坛,其下的高塔,便是这溟神大炮的能源所在吧。”
擎起神坛的高塔何其之巨,其中所暗蕴的能源,更是庞大到一个常人千生万世都无法想象。
“没错。”南溟神帝傲然而笑,他脚步前抬,却终究没有落下,因为那来自溟神大炮的威压,竟让他不敢靠近,这种恐惧反而让他更加的兴奋,声音亦开始愈加的张狂:“你们可知,这份大礼,本王是多么的不舍!可惜啊可惜,相比于这份代价,本王却不得不宰了这只疯狗!”
“论及心机与狠绝,你犹胜你的父亲。”千叶秉烛道:“不过,你可曾想过,此处是南溟神界的核心,溟神大炮之下,你南溟将承受巨大的灾难。”
“那有如何?”南千秋傲然冷目道:“浩大东神域,在云澈魔爪下狼狈溃败,丑陋不堪,整个神界如今都浸于北域魔人的恐惧之下,而我南溟今日诛杀魔主云澈,这份功绩,将为当世赞颂,后世铭记,纵南溟受损,亦是为天下而损!”
“呵呵,说得很好。”南溟神帝赞许道。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千叶雾古双手抬起,低声道:“神帝……”
轻轻一顿,他的音调再次轻了几分:“影儿,溟神大炮断不可能呈现远古之威,凭我们与三阎祖之力,或许会有抗下的可能。若得一分生机,定要全力遁之,万不可逞强。”
声音落下,千叶秉烛与千古雾古的瞳孔之中已同时凝起暗沉的金芒……
那分明是准备强焚梵魂。
道法自然之道玄極境
“退下!”千叶影儿冷冷出声:“我再说一次,这里轮不到你们自作主张。”
语气冷绝,但她的目光却随之稍稍软了那么一分,终究还是传音道:“他自有计较,你们退后。”
“……”轻微的讶异在他们眼底最深处晃过,短暂的迟疑,两人终是从命。
“云澈,这份大礼,你觉得如何呢?”南溟神帝看着云澈,悠然说道。
“还算不错。”云澈微笑道:“总算没有让我太过失望。”
“失望?”南溟神帝一脸笑眯眯。
“这溟神大炮在现世的威力究竟如何,想必你南溟神帝也从未真正见识过吧?”云澈依旧一脸微笑,任何人都无法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丝的惶恐:“你就那么确信,它能杀得死我吗?”
南溟神帝笑意更深:“坦白说,本王倒还真没有万分的把握,毕竟你身边的这几条忠狗,可是远远超过了本王的预期。若他们全力用命护你,你或许真的有那么些微的可能活下来。”
侯門嬌
这番话,无人觉得讶异。
三大阎祖,两大梵祖,还有古烛和千叶影儿,若他们当真全力护云澈一人,谁也不敢保证他没有在溟神大炮之下活下来的可能。
“但退万步讲,你就算真的能活下来,也不过残命一条,又能走得出我南溟吗?”
娃娃親:乖乖女的霸道老公
“再退万步,你就算最终能活着离开这里,没有这些忠狗,你又拿什么去镇住东神域,拿什么来抵御我南神域和已被你彻底触罪的龙神界呢?”
“只是……”南溟神帝缓缓摇头,一声短叹:“可惜了本王的影儿。不过,相比于你如今为魔所污,本王会让记忆中的影儿亡于五年之前,虽香消玉殒,但依旧那般孤冷高傲,白玉无瑕。”
千叶影儿唇瓣轻抿,一个为不可察的动作,却勾勒让人失魂的风情,她向前半步,轻偎于云澈之侧,淡淡说道:“我千叶影儿宁愿做恶魔的玩物,也不愿被你南溟多看一眼,毕竟你在我的眼中,始终都只是一条摇尾求睐的玩具犬而已。被你记着,都让人有些犯恶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