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猎魔烹饪手册
吱呀。
门轴在门框内转动,武馆的大门被豆包缓缓打开。
“豆包姐。”
搀扶着自己老娘的贾有才打着招呼,然后,这才转身恭声道:“沐爷,大人。”
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贾有才一直称呼杰森为沐爷,只有在有外人的前提下才会正式的称呼为馆主。
至于李德尚的出现?
贾有才并不意外。
门外停着的马车,贾有才一眼就能够认出是谁的。
“家里遭了老鼠,晚上我还得当值,实在是无法了,只能拜托豆包姐、沐爷帮我看护一下老娘。”
贾有才说着,眼中浮现着哀求。
“有老鼠?”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 愛下-第三十七章 陰翳!分享
“那可不能小觑。”
“贾有才你今晚当值完后,带一些人专门去看看吧。”
李德尚替自己下属圆着谎。
这位山城的主事官现在真的是十分看重贾有才。
贾有才虽然平时看起来不太靠谱,但是数次关键时刻的挺身而出,足以让李德尚明白,这是他可以依靠的人,甚至,可以是自己的心腹。
因此,不仅破格提拔了贾有才,还督促着贾有才学武。
以贾有才的年纪,学武想要达到什么高度,那是扯淡了,没有‘大药’来改变体质,估计练成‘筋肉’,都算得上是天赋不错的了。
不过,能成为武者,总比什么都不会强。
“是,大人。”
贾有才单手一拱。
然后,又看向了杰森。
杰森的目光则是先扫过了血迹还未完全清除的朴刀,然后,再用死气感知感应了一下。
刚杀了人?
还是两个?
“豆包,你去安排一下老太太。”
杰森吩咐着。
“大娘您和我来。”
豆包一点头,就搀扶着李氏向着武馆内走去。
目送自己老娘进入了武馆,贾有才感激的向着杰森、李德尚一拱手。
“先别说客气话了。”
“发生了什么?”
李德尚一摆手,压低了声音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
贾有才马上转述了一遍。
话音落下,李德尚的面容就变得严肃起来。
“是‘往生教’的余孽?”
“还是……”
“城中原本的六大户?”
这位山城主事官的声音低低的,透着一股冷意。
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对于李德尚来说已经是敌人了。
不死不休的那种。
原本他就没有想过赏了,但是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这么快就冒出来,敢对他的人下手。
杰森同样微微皱眉。
他现在已经基本肯定,贾有才老娘差点被绑走的事情,应该就是‘山城’原本的六大户干的,因为,实在是太巧合了,他刚拒绝了红香坊徐大山的说情,贾有才的老娘晚上就差点出事,而且,整个过程里,贾有才还是参与其中的。
只是……
这些大户是否胆子太大了?
还是说,有了什么依仗?
杰森抬眼看向了李德尚,恰好的李德尚也看向了杰森。
两人眼神一对,就明白了彼此的想法。
“我回去点齐兵丁,先将那些大户的宅子围了。”
“贾有才你派一队人直奔李瘸子那,将人给我抓了,要活的。”
李德尚没有隐瞒,径直说道。
“是,大人。”
贾有才一拱手,就走向了马车。
数秒钟后,原本驾车的衙役和数个充当保镖的捕快,就向着武馆街外跑去。
看着离去的下属,李德尚转身冲杰森一躬身。
“之后出现万一的话,又要依靠沐兄弟你了。”
“实在是感谢沐兄弟。”
“愚兄本来不想说这样的话语,但是不说又觉得不知道怎么做,所以,愚兄就再说一遍了。”
李德尚说着再次一躬身。
今天在武馆发生的事情,李德尚是知道的。
他心底满是感激。
也因此,越发愧疚。
因为,他自认为没有帮到杰森,反而是杰森三番两次的帮助他。
就如同此刻。
这位山城主事官心底的愧疚、感激交织着,让他不知道如何是好。
原本是想把恩情埋藏在心底的。
可是到了现在,却是不吐不快。
“完了请我吃饭吧。”
杰森这样说道。
上一刻还内心矛盾,不知如何是好的李德尚听到这样的话语后,马上点头,道:“没问题,我就算是砸锅卖铁,也要请沐兄弟吃饭。”
说完,李德尚就一脸肉疼。
请他这位沐兄弟吃饭,真的是让人肉疼。
至少他的小金库是保不住了。
这些悄悄攒起来的一些物件儿也得卖出去。
但,他不后悔。
就算是他被吃到去醉仙楼洗盘子,他也不后悔。
这本身就是他欠他这位沐兄弟的。
看着一脸肉疼的李德尚,杰森笑了。
他之所以愿意和李德尚继续合作下去,除去李德尚恪守本分外,就是这种性格了——只要是欠下别人的,李德尚就一定会还,即使是肉疼到心痛也是一样。
还有什么是比不赖账的合作伙伴更好的吗?
自然是欠下了,就加倍奉还的人。
李德尚就是这样的人。
“苟胜兄,愿意和我去红香坊看看吗?”
杰森邀请道。
“当然。”
李德尚一笑。
虽然眼前的事,不能够断定和红香坊是否有关系,但是红香坊的那位老东家,既然充当了一次说客,那么这件事对方就有可能知道一二。
马车就留在原地。
杰森和李德尚并肩而行。
贾有才擦干净了朴刀跟在后面。
红香坊也在武馆街,从沐式武馆走到红香坊根本用不了多少时间。
而且,似乎是因为徐大山今天才回来,红香坊隐秘集市的买卖并没有开市,这个时候出去门前的灯笼外,里面只是有着些许烛光。
梆、梆梆!
贾有才上前敲门,报出了身份。
片刻后,徐大山亲自迎了出来。
将杰森三人带入客厅,茶水糕点迅速的端了上来。
“李大人、沐馆主,不知道二位深夜来访是?”
徐大山询问道。
目光则是不停的在李德尚、杰森二人身上打着转,猜测着两人的来意。
杰森、李德尚都没有开口,后者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贾有才,给徐老先生讲讲刚刚发生的事情。”
贾有才马上站出来,一五一十的讲道。
听贾有才讲到一半,徐大山的后背就冒出了冷汗。
混蛋!
该死!
这位老东家在心底破口大骂。
他刚刚猜测了许多,究竟是什么事值得杰森、李德尚一块来他这。
但是,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事情。
他也从没有想到那些苦苦哀求他出面的城内六大户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但是在这个时候,徐大山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抱歉,贾捕头。”
徐大山先冲着贾有才一躬身,然后,又冲着李德尚一躬身,道:“李大人赎罪,老朽和这件事绝无关系。”
贾有才朝着旁边一闪,躲开了这样的施礼。
他是有老娘的人,一个和他老娘差不多大的人给他施礼,他绝对不能够接受。
他不怕自己折寿。
怕的是老娘受牵连。
李德尚则是坐在那没动。
他是以‘山城’主事官的身份接受了徐大山的行礼。
“那你说说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李德尚端坐在那,看着徐大山。
“老朽因之前得到一些消息,说是最近‘往生教’闹得凶,准备暂时去州府避难,然后,等到回来的时候,大人您肃清寰宇,对此老朽是赞同的,但城内六大户往日和老朽关系不错,且里面也有几个是知根知底的人,前来哀求时,老朽动了恻隐之心,忍不住的向沐馆主提了一句。”
“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是这样,老朽只是一时心软,绝没有任何的利益的惨杂其中,更没有获得任何的许诺。”
徐大山义正言辞的说道。
李德尚看着徐大山,对于这位红香坊老东家的话语基本上是一句都不信。
什么恻隐之心。
什么一时心软。
什么没有利益。
应该是城内六大户许下了极大的利益,然后,这位红香坊的老东家忍不住的心动了,这才冒险一试。
而且,对方相当的谨慎。
没有找他,而是找了他的沐兄弟。
找他,一旦拒绝的话,那就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找他的沐兄弟,就算是被拒绝,还有抬价下。
真是人老精。
做事称得上滴水不漏。
只是今晚的事……
李德尚的手掌轻轻击打了数下椅背扶手,目光则是死死的盯着徐大山。
“关于贾捕头和贾捕头母亲的事情,老朽是完全不知情的。”
“这应该是那些大户自作主张,他们既想要拿回失去的东西,却又不敢做得太过,所以……选择了贾捕头做为目标。”
徐大山说着再次歉意的冲贾有才一躬身。
贾有才再次的躲开了。
徐大山还要再拜,却被李德尚打断了。
这位‘山城’的主事官冷笑了一声,数道:“不敢做得太过?只不过是本官长期待在衙门中不好下手,而沐兄弟武艺高强,他们根本不敢下手,这才选择了贾有才,嘿!”
说到这,李德尚再次冷笑起来。
心中,则是杀机骤起。
他原本打算放城中大户其余人一条生路,但是现在看起来,他还是心软了。
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一定要斩草除根才行!
李德尚袖子里的拳头一握,心中暗下决定。
徐大山看着李德尚,虽然没有看到袖子下捏紧的拳头,但是李德尚眼中闪过的冷冽,他却是看得一清二楚,顿时,心底暗叹了口气。
他知道城内的六大户这次算是真完蛋了。
如果说以前还有一线生机的话,现在真的是死路一条。
‘李德尚好大的杀心!’
‘以前怎么没看出来?’
‘明明是个读书人。’
就在徐大山感叹的时候,一直没开口的杰森突然地问道。
“‘往生教’闹得凶?”
“对,‘往生教’可不单单是在‘山城’,在州府也有教徒,甚至传闻北都、蜀都内也有。”
“他们秘密结社,统一密语,外人根本难以插手,即使是想要暗查也很难,帝国派出了不少暗探,但都是有去无回。”
“尤其是各个州府的坛主,每一个都是武艺高强之辈。”
“还有、还有……”
一直痛快的徐大山突然结巴起来。
“还有什么?”
李德尚追问着。
徐大山没有马上开口,而是起身把大厅的门关上后,这才返回了三人跟前,压低了声音说道:“还有‘神使’!”
“神使?”
李德尚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
贾有才更是一脸茫然,他甚至连州府存在‘往生教’都不知道,只以为‘往生教’是‘山城’附近兴起的一股子邪教势力。
倒是杰森一脸淡然。
甚至,隐隐带着期待。
毕竟,【血雾煞气珠】的味道还是不错的。
“是的,神使,传闻中来无影去无踪,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取人性命——有人说过帝国派出的暗探之所以全部都有去无回,就是因为这些神使!”
徐大山用只有几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
“这些?”
“神使不止一个?”
李德尚把握着关键词。
“对!”
“根据我们红香坊收集到的一些信息,‘往生教’的神使至少有四个,只是收集到的,至于有没有更多,我无法确定。”
徐大山如实的说着。
而且,不等李德尚追问,就补充道。
“这四个神使是三男一女,具体年龄无法确认,但都是心狠手辣之辈。”
“其中除去那位女子没有具体表露出实力外,那三位男性神使中,有一个能够口吐烈焰,熔金化铁,另一个则是拳脚间寒霜飞舞,活人瞬间结为冰霜,剩下的那个最为难缠,不单单是神出鬼没,还能够夺人魂魄,杀人于无形。”
“四人没有同时出现过。”
“但每次只出一人,也搅动了好大的风雨,让人心惊胆战。”
徐大山说着,李德尚皱着眉头。
他从来没有听过什么神使。
但眼前徐大山说的,对于他来说已经有些不可思议。
口吐烈焰,熔金化铁铁。
拳脚间,寒霜飞舞,活人结冻。
还有夺人魂魄,杀人无形。
这是传闻中‘练皮’大成武者都无法做到的吧?
或许传说中,武者更高的程度能够达到?
但不可能吧?
‘往生教’有这样的高手?
李德尚心底思考着,面容再次严肃起来。
他以为他已经高估了‘往生教’,没想到还是低估了。
‘必须要再次上书州府衙门。’
‘严防死守才行!’
李德尚心中暗道。
杰森则是恍然,之前带着【血雾煞气珠】的那个神使,应该就是所谓三个男性神使中最为难缠的那个了。
‘不知道剩下的三个神使中会带着什么‘食物’。’
杰森猜测着食物的味道。
目光则是看向了大厅外。
踏、踏踏。
急速的跑动声响起,一个捕快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
“大人,头儿,沐爷,大事不好了!”
“死了,全死了!”
“还有、还有……”
这个捕快带着哭腔说道。
声音结结巴巴的,说都说不全了,显然是受到了惊吓。
腾地一下,在座的四人就都站了起来。
“冷静点,发生什么事了?”
贾有才对着下属说道。
“头儿,大人让我们围着的六户人家全都死了!”
“还有、还有……”
“你们跟我来,一看就知道了。”
捕快说着惊惧的看了一眼杰森,然后,完全不敢说话,只是头前带路。
杰森第一个迈步跟上。
这个捕快身上没有任何的恶意,也没有任何的死气,心脏却是跳动得极快,再加上脸上的惊慌和刚刚看他时的目光,足以说明对方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而且,这个东西还和他有关。
李德尚、贾有才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徐大山则是犹豫了一下这才跟了上去。
他不想去的。
但是,徐大山很清楚,现在他已经被卷入其中了。
去了还能够占据一点儿主动。
如果什么都不做,就在这里等着的话,那将会是真正意义上的陷入被动了。
做为一个还算成功的商人,徐大山可是太清楚掌握主动的重要性了。
抬手朝着随从一挥。
立刻的,十几个强壮的手持棍棒的汉子就走了出来,分为两队,一队守在红香坊,一队跟在了徐大山的身后。
李德尚、贾有才扫了一眼,就没有说什么。
红香坊是干什么的,两人都知道你。
有这些人手也是理所应当的。
至于带上一些?
也能理解。
反正有沐白在,他们也不担心。
而且,他们也不是没人。
一队二十人的火枪队出了武馆街就跟在了马车后面,那些手持棍棒的汉子则是跟在了更好面,前面的是一队五人高举着火把的捕快。
贾有才驾车,车内坐着杰森、李德尚和徐大山。
一路没有任何的阻碍,一行人就来到了城内大户张家的府邸。
捕快、衙役将这里层层围住。
看到从马车上走下来的杰森时,也如同之前的捕快一样,眼中闪过了惊惧。
杰森一皱眉。
没有停留,径直向着府邸内走去。
尸体!
从回廊,到大厅,一路而来全是尸体!
硬生生被打爆的尸体!
而在二进院垂花门旁的墙壁上,更是用鲜血写着五个大字——
杀人者,沐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