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我有一柄打野刀
如果占据了萧兖身体的那个家伙说的都是真的。
那么。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仄、辰宿列张……
很快就将在此方天地内外集合齐其中的七位,还真能称得上是好戏开演,大幕拉开。
宇、宙、荒、月、盈、辰……
六位大能齐聚九幽洞天,每个人手中都拿着擦得锃亮的刀叉,准备趴到九幽之主玄的尸体上大吃一顿。
如果光是想想的话,还真的是一件让人莫名激动的大事件。
但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他无法置身事外只是想想,而且是身在其中避无可避。
若是将九幽之主看成是昏迷不醒的一头狮子,其他几位像极了准备过来分尸吃肉的豺狼,那么世代生活在九幽洞天内的这些生灵,也许就是在狮子体内的生存的各种微生物,很有可能同样免不了被猎食者吃下肚去的结局。
思来想去,还真的是有些令人烦躁。
所以说,还是先把这个逼逼叨叨的家伙砍死算了。
双刃大斧若隐若现,数个呼吸后却又消失不见。
顾判缓缓从黄金宝座上起身,一步步走到“萧兖”的近前,注视着他那双闪烁着深紫色光芒的眼眸问道,“如此重要的秘密,这样高层次的计划,为什么非要说给我听?”
“萧兖”缓缓收敛笑容,再开口时就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一样,声音听上去深邃而又空洞,仿佛是从遥远的虚空深处传来。
“因为,这里面,计划中本来有一个属于你的位置。”
“属于我的位置……”顾判思索片刻,缓缓点了点头,“我大概猜到了,你说的是历经万年不腐,甚至还拥有极其恐怖力量,被太阴元君称之为列先生的,那具活尸?”
“没错,只要你能完美驾驭列的尸体,就可以看做是新的列站在了吾等的面前……就算还达不到他生前所拥有的全部实力,至少也算是和吾等站在了同一个高度的位置。”
“诸位如此高看我一眼,实在是让人心中惴惴,充满不安。”
顾判叹了口气,相当严肃认真地道,“说实话我就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也算是个既没有流量也没有演技的小酸肉,你们这些大资本家非要把我抬到那样高度的位置上面,就不怕我德不配位,搞砸了大家的招牌?”
没想到“萧兖”却是摇了摇头,同样一脸严肃认真地道,“你能够在九幽洞天之内,仅凭业罗金刚密法,以一己之力就将肉身打熬修炼到如此强悍的程度,即便是吾真灵化身千万,遍布许多天地界域,见惯了各种修行天才,黑山君此种资质天赋亦绝对当得起一声惊才绝艳的夸奖。”
“更何况你还兼修乾坤借法,精通轮回剑道,并且能独自开辟道路,将业罗初圣之轮回剑意融入自身性命交修之神兵利斧之内,甚至一步步达到直指天地本源的层次,如此来看,纵使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修士,或许都不及你多矣。”
“所以说,不管是在太阴眼中,还是在吾眼中,若你能将真灵神魂夺舍列之身躯,将来或许真的可以超越他当初巅峰时期所达到的成就,真正走通不灭真体证道永恒的那条道路。”
顾判听完后下意识地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的脸,被九幽之铠包裹的指尖却是触碰到了面甲上面,发出清脆的金铁交鸣响声。
“我真的这么帅吗?”
“到底是三人成虎,还是说群众的眼睛果然是雪亮的呢?”
“说实话,除了我亲娘曾经这样不顾事实真相地夸过我之后,这还是我第一次得到如此的赞誉。”
“像极了很久以前那位追着赶着想让我进传销的大姐,也是给我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一顿好夸,要不是我当时兜里实在是没钱……”
“算了不说那些陈年往事了,我知道你们和她肯定是不一样的,咱都是有身份,也要脸的人,不至于为了那么一丢丢蝇头小利就出卖了自己的人格。”
他有些感慨地悠悠叹息着,许久后忽然啪地一拍手,似是恍然大悟一般压低声音道,“宇、宙、荒、月、盈、辰……现在刚好是六个。”
“所以说咱就只差一个,就能去救爷爷,也能见到公主,还能召唤神龙了吗?”
“萧兖”深紫色的眼睛犹如深潭,闪烁着满是疑惑的光芒,看向顾判的眼神,似乎就是在看一个不知所谓的傻子。
“吾没有听明白黑山君到底在说些什么。”
“没听懂吗,那我换另外一个更加容易理解的说法好了……”
他的身体微微前倾,凑得距离那双紫色眼睛更近了一些,几乎快要贴在了对方的身上,“如果,我是说如果,九幽忽然就醒了呢?”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討論-第1216章 砸了招牌相伴
“黑山君多虑了,你或许还不知道当初为何九幽之主会陷入到不见不闻不可知的境地之中,不然定然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哦?愿闻其详。”
“此事牵扯到了天地大道,吾也不愿多言,黑山君只需要知道,纵然九幽之主身为天地之下首屈一指的大能之士,纵然牠在数万年前培养出来轮回剑罗叶这样的人物,都无法避免自身一步步走向沉睡,陷入到不见不闻不可知的境地之中……”
“因此很容易就能推测出来,九幽之主当初所面临的究竟是怎样一种堪称绝望的局面,想要真正从不见不闻中醒来,又是一件困难到简直不可能的事情。”
“更何况如今还有太阴元君全力拦住了牠苏醒的道路,九幽之主的结局已经可以算是被确定了下来,不可能翻出吾等的掌心。”
“这话说的就很有意思了,听上去实在是惹人发笑。”
顾判听完后,忍不住笑出声来,“既然你们已经胜券在握了,为什么还非要将我拉进去呢?”
“是个人都知道,一盘菜摆在桌上,六个人吃比起七个人吃,每个人能吃到嘴里的自然会更多一些,结果你们还非要把第七个人给拉到桌上分一杯羹,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舍己为人的大无畏傻缺精神……”
“还是说和很久之前我遇到的那位传销大姐一样,放着能自己独享的发大财机会不把握住,非要拉着全国人民一起奔向共产主义社会那样令人无语……”
“如此说来,黑山君确定要拒绝吾等的邀请了么?”
顾判没有再说出一个字来。
回答“萧兖”的则是一道划破黑暗虚空的寒光。
双刃战斧一闪而逝。
将名为“萧兖”的那具身体从正中分为两片。
然后还未等那两片尸体向着左右各自倒地,便又有无数森寒斧影斩落,将其在半空中便化为一团血雾,均匀洒落在数丈方圆的地面之上。
“和你这样的人说话实在是太过令人烦躁,还是一斧头砍死来得让我更加心情舒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