顫慄高空
小說推薦顫慄高空颤栗高空
第774章
发现李腾不能动之后,这些老鼠越来越猖獗,甚至爬到了他的脸上。
“滚!去死!”李腾动弹不得,只能大吼。
老鼠听到李腾的大吼声向四处逃散了开来,但片刻之后,发现李腾并没有什么后续的动作,于是又围拢了过来,在李腾的脸上、身上爬来爬去。
还钻进了他的被子里、裤腿、衣服之中。
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还好他是个男人,不然的话,它们甚至能钻进他身体里。
李腾再次大吼,但这次作用有限,所有的老鼠只是在他大吼的时候停止了动作,片刻之后又该做什么做什么了。
李腾的吼叫没有吓走老鼠,倒是惊动了张萌迪,她听到之后从厨房里赶了过来。
推开堂屋门的时候,老鼠向四周溃散而去。
房间里的光线比较暗,从外面进来的张萌迪并没有发现刚才爬到李腾身上的老鼠。
“老公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张萌迪向李腾问了一声。
“萌迪,你还爱我吗?”李腾向张萌迪问了一声。
“当然爱。”
“算我求你了,杀了我吧,我现在真的是生不如死,你既然爱我,为什么要让我受这种折磨?不听我的话?”李腾很生气地向张萌迪说着。
“老公你别……”
“为什么不按我说的做?我这么痛苦你很高兴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很愚蠢?如果你爱我就杀了我,给我个痛快好吗?别再扯东扯西了!”李腾阻止张萌迪的辩解。
张萌迪哭了起来,李腾的要求让她很是为难。
“听我一次好吗?我现在真的是生不如死,对我来说,现在每多活一分钟就多受一分钟的酷刑……”李腾继续说着。
经过近半个时辰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张萌迪终于被李腾说服了。
她呆呆地走去了厨房,拿来了菜刀,举起菜刀之后,却是又哭了起来。
怎么都砍不下去。
就在这时候,沈孟颖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神智似乎清醒了一些,看到张萌迪高举着菜刀要砍死李腾,她连忙从墙边操过一只板凳,猛然拍向了张萌迪的脑袋。
张萌迪脑骨碎裂,一声没吭倒在了李腾身边,两只眼珠都被从眼眶里拍凸了出来。
“啊!!!!”偷偷跟到门边的娜娜看到这一幕,吓得尖叫了起来。
“孟颖你干嘛?”李腾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
先前他好容易说服娜娜砍他,结果被张萌迪阻止了。
现在他好容易说服张萌迪砍他,结果被沈孟颖阻止了。
沈孟颖还把张萌迪给拍死了!
“老公!她想杀你啊!”沈孟颖蹲下身子向李腾解释。
“是我让她杀我的,你……算了,如果你砍死我,我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李腾向沈孟颖提了出来。
“我怎么会对你下手呢?我才没有她那么恶毒。”沈孟颖连忙摇了摇头。
“她哪里恶毒了?她是按我的要求来杀我,你杀她做什么?快杀了我啊!”李腾向沈孟颖大吼了一声。
沈孟颖目光突然变得有些呆滞,她漠然地瞅了瞅张萌迪,然后又高高地举起了板凳,准备再次向张萌迪的脑袋上拍下去。
“不要打妈妈!”娜娜从门边冲了进来,拦在了沈孟颖的身前。
沈孟颖的板凳仍然猛地砸了下来,正好砸在了娜娜的脑袋上。
娜娜倒趴在了李腾的身上,两只眼睛空洞地看向了李腾。
“我……我……我刚才……做了什么?”沈孟颖神智似乎又清醒了一些,她看着地上张萌迪和娜娜的尸体,全身剧烈颤抖了起来。
“杀了我吧,快杀了我。用菜刀,砍我的脖子。”李腾向沈孟颖说着。
沈孟颖大哭了起来,她从地上捡起了菜刀。
但是,她并没有拿菜刀砍李腾的脖子,而是对着自己的脖子一抹……
大量的鲜血从她颈动脉处飙射了出来。
她一边哭一边趴在了李腾的身上,慢慢没有了气息。
“我去!
“这就是找两个老婆的后果?”
李腾很是无语。
这三位都死了,他想找人杀了自己都不可能了。
而且看起来,这次如果他不死,是没办法从梦境中醒来了。
没手没脚、也没有人帮忙,他现在想死都死不了。
实在没辙了。
李腾现在决定咬舌自尽。
以前他看过网络上的一些说法,说咬舌有可能会疼死、或者咬断了舌头上的动脉流血而死,又或者咬下的舌头堵住气管把自己闷死。
虽然这些说法都不太科学,但现在李腾已经没有选择了。
他能做的,只能咬自己的舌头了。
“疼!疼死老子了!”
李腾试着咬了咬,舌头上的触觉神经十分敏感,咬了之后果然非常疼,疼得他都没力气继续咬了。
但意志力超出常人的李腾,绝对不会轻易放弃。
经过多次努力和尝试,李腾终于把自己的舌头咬断了一大块,然后张大了嘴让断舌落入了口腔之中,试图三管齐下,让自己疼死、血流尽而死、以及噎死。
结果……
熱門都市小說 顫慄高空討論-第774-775章 拯救推薦
除了他疼得越来越清醒了之外,他没有流太多的血,也没有被噎住,只是让自己更加痛苦、更加生不如死了。
“这次的剧情,如果我死了,我一定是被自己蠢死的。”李腾忍不住在心里大骂了起来。
……
李腾每次昏睡过去的时候,都希望自己醒来是真正的醒来。
但是,醒来之后,他仍然躺在堂屋里,身上、身边三具尸体。
一天之后,老鼠开始啃吃三具尸体上的肉,但却不来咬李腾。
李腾多希望它们能来咬他的颈部血管,让他流血而死。
但它们就是不给面子。
两天过去了。
三天过去了。
四周越来越臭。
尸臭。
张萌迪、沈孟颖、娜娜被老鼠啃得面目全非,比最恐怖的鬼还要丑。
这个梦境里倒是遵守了正常世界的规则,李腾感觉着自己的身体应该也已经生疮了。
另外,他也变得越来越虚弱。
“这是好事,再过几天我就会渴死、或者饿死。”
李腾安慰着自己。
又过了一天。
李腾迷迷糊糊之中,感觉着有很多人在说话,他猛然醒了过来。
第775章
结果发现是几名道士,还有村干部。
“他还活着!”
有人看到李腾睁开了眼睛,于是凑了过来。
他们甚至做了个担架,把李腾放在了担架上,然后把李腾抬去了道观里。
他们帮李腾清创、还找来管子给他喂了一些流食,试图拯救他的生命。
李腾发现极度虚弱的自己,居然又有了一丝生机,似乎要活过来的样子。
这让他无比恼怒。
但是,因为继他摔断自己的颈椎之后做的又一件蠢事……咬断了自己的舌头,导致他没办法向这些人说他不想活了,让他们不要救他。
现在的他,算是深刻地领悟了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啧啧……太惨了……”
“是啊!突然摔成这样子,家里人也离奇地全都死去了,剩下他一人……”
“脖子摔断了,现在舌头也断了,这得多疼啊!”
围观的人小声议论着。
“吃饭了。”一名被道长请来照顾李腾的村妇走了过来。
“啊!啊啊!啊!”李腾拼命想说什么。
“你安心养病,别多想,我们不会放弃你的,只要村子里还有一口吃的,就会有你的一份。”村妇安慰着李腾,然后把一根管子强行塞进了李腾的胃里。
……
一年以后。
李腾的身体越来越好。
除了不能动,不能说话,也无法自杀之外……
这些村民和道士看起来心肠是真的善良,而且很有爱。
就算冬季大雪封山,菜地里没有收成的时候,他们都省出粮食喂给李腾,不让他饿死。
李腾紧闭着嘴不肯吃饭的时候,他们甚至会对他下药,让他没有力气闭嘴,然后用管子喂他。
……
二十年过去了。
最开始被请来喂李腾的那名村妇死了,但李腾还活着。
换了个年轻的村妇继续喂他。
……
又是几十年过去了。
李腾七十八岁了。
但他还没死。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顫慄高空 起點-第774-775章 拯救
……
终于,李腾在九十五岁的时候寿终正寝,老死了。
……
他也终于醒了过来。
看着身边床上熟睡的张萌迪、娜娜、还有昏迷的沈孟颖,李腾心中百感交集。
他穿上衣服鞋子悄悄走出房门,离开院子,跑到后山附近的一个小山坡上。
然后,对着黑暗狂嚎了起来。
在床上一动不动地躺了七十年,快崩溃了啊!
这什么烂剧情啊?太坑了吧?
做个梦能做这么久?
是故意安排这样的剧情折磨他吧?
一通发泄之后,李腾解开了裤子,对着脚下的山坡开始放水。
但是……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顫慄高空-第774-775章 拯救鑒賞
放了五分多钟,都还没有放干净。
“不会吧?”
李腾傻了眼。
“这梦还特么的没醒啊?七十年还不够长?
“就算死都不能从梦中醒来?
“那要怎么才能醒来啊?”
李腾两只手抓住了自己的头发,抱住了自己的头,无比痛苦。
“老公!老公!”
李腾听到张萌迪在喊他。
向四周张望了一番,黑暗中看不清楚她在哪儿。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顫慄高空 ptt-第774-775章 拯救推薦
但她的声音,好像就在他耳边?
一只冰冷的手摸在了李腾的脸上。
李腾想要拿开那手,却发现自己根本挣不脱!
“啊!”
一声惊叫,李腾终于醒了过来。
煤油灯下,张萌迪正伸手摸他的脸。
旁边娜娜也坐起了身,正在揉眼睛。
沈孟颖也坐起了身,皱着眉头,两眼空洞地看着李腾。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气味。
身体极不舒服,像是被困在充满异形粘液的山洞里。
“老公,你是不是水喝多了?”张萌迪很委婉地向李腾问了一声。
李腾终于反应了过来。
他……他……
“老公,你尿床了。”张萌迪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
“草!”李腾想骂娘。
他是为了让自己夜里能醒过来加煤球,所以喝了好几碗水。
结果楞是被困在梦境中醒不过来。
结果尿床了。
还把她们三位都给薰醒了。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顫慄高空討論-第774-775章 拯救鑒賞
这到哪儿说理去啊?
片刻之后,李腾想起了什么。
他连忙掀开被他尿湿的被褥,在里面找到了那个八卦盘。
“叮!检测到液体中的DNA,成功绑定宿主。”
当李腾拿起被尿浸湿的八卦盘的时候,他脑子里出现了一阵电子音。
“滴尿认主?
“这玩意是要这样才能激活?”
李腾看着面前的八卦盘超级无语。
“老公,没事儿的,你尿床的事儿我们绝对不会说出去,不会让外人知道的,不丢脸。”张萌迪见李腾拿着个盘子发呆,连忙安慰了他几句。
“爸爸尿床,哈哈哈……”娜娜似乎听明白了什么,在旁边大笑了起来。
“娜娜别笑!”张萌迪阻止了娜娜,然后掩住了自己的嘴。
“妈妈你在笑。”娜娜抗议,凭什么只许你笑?
“老公我去烧水,你洗一洗,我给你拿干净的衣服。”张萌迪穿起衣服下了床,然后拎着油灯去了厨房。
李腾拿着八卦盘并不是在发呆,而是在试图找出它的功能。
但除了刚才脑子里的一句电子音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异常状况了,李腾在意念中也没办法和那电子音交流。
他也没办法操纵这个八卦盘做什么,感觉着就像拿着一个普通的盘子。
“娜娜你知道这盘子是做什么用的吗?”李腾向娜娜问了一声。
这八卦盘是娜娜感应到的,她应该知道些什么吧?
“是个玩具吗?”娜娜也是一脸好奇的表情,看起来她并不知道什么,或者知道什么也忘了,说不出来。
……
张萌迪在厨房里烧了一大锅水,装进一个大桶里,让李腾在桶里洗了个澡,然后给李腾找干净衣服换上了。
接下来是换掉那些被李腾尿湿的被子和垫褥。
折腾完,天都快微微亮了。
张萌迪又疲又累地抱着娜娜再次睡下了。
发呆的沈孟颖也睡下了。
李腾没睡。
他可不想再次陷入那该死的梦境之中。
过了一会儿之后,李腾突然想起了什么,他轻手轻脚下了床,走出卧室,走出堂屋的门,借着微微的亮光,向厕所走了过去。
他要确认一下,这次厕所里是不是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