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正德崛起
徐宁听闻此言。
顿时皱起了眉头。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正德崛起》-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不保險?推薦
满面不解的他,一脸疑惑的盯着姜三总兵。
脑海之中更是在快速的思索,方才他所言的不保险,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指不受信任的意思吗?若是连这些兵丁都不受信任的话,那他这个总兵,现在又是何处境呢?
是不是也和这些兵丁是一般模样,虽然表面上担任着副总兵一职,但是在实际上,自己依旧还是属于外人的那种级别。
想到这里的徐宁,原本因为成为太子殿下亲卫而欣喜了许久的他,仿若突然被一盆冷水淋下一般,脑海之中瞬间一片茫然不说,神情也随之开始变得沮丧失落起来。
站立在其对面的姜三总兵,在看到徐宁的这般神情变化之后,也是一脸疑惑。
不过他到是没有徐宁想得那般深远,此刻在看到徐宁没有继续追问后,姜三总兵倒是也没有隐瞒,反正待会肯定是要三人同去了,未免得让徐宁心中产生别的想法,姜三总兵干脆继续慢慢解释道:
“徐大人,您今天所经历的,仅仅只是我们刚刚训练的第一天罢了,然后随着训练进程的继续,接下来我们不仅会出现之前所说的蒙眼阵列射击训练,还会出现一些……一些……”
姜三总兵说到这里,突然开始变得犹豫起来,姜三总兵不知道那种‘令行禁止’训练方式,该不该提前告知徐宁的他,在稍稍沉吟之后,尤其是在看到徐宁望过来的眼神后。
姜三总兵还是决定实话实说,迎着面前徐宁那有些失落的眼神,开始继续说道:
“先说明一下,下面的内容,原本是属于训练之中所涉及的科目,但是因为这件事情怕有闪失的缘故,本将就暂且先将训练的内容告知与你,还希望徐大人能保守住这个秘密,切勿将此事告知他人。
因为这种方式一旦传扬出去的话,那也就意味着这项训练方式彻底作废,所以还希望徐大人能保守秘密。”
正一脸失落的徐宁,原本因为姜三总兵突然的闭口不言,正站在那里黯然神伤,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姜三总兵在稍稍停顿了几息之后,居然说出这么一番话语,眉宇之间微微露出诧异神色的他,原本失落沮丧的心情,顿时开始缓和了许多。
此刻的徐宁,看着对面的姜三总兵,在说出这番话语之后,就突然停了下来,看那模样,就好似是在等待着自己答应一般,见到这般情形的徐宁,不明白姜三总兵这般严肃缘由的他,在稍稍沉吟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姜三总兵看到徐宁点头,倒是未在拖拉下去,开口继续说了下去。
“在接下来的训练之中,除了一些必要的训练之外,在这期间,还会穿插一些关于‘令行禁止’的训练。”
姜三总兵此言一出,对面原本一脸迷茫的徐宁,神情顿时开始变得更加迷茫起来,没理解姜三总兵这句话语意思的他,茫然的看着姜三总兵,等待着他的后续解释。
“所谓‘令行禁止’,也就是说在有军令的前提下,哪怕面前是刀山火海,哪怕是万劫不复,但是在没有后续命令下来之前,所有人都必须不折不扣的执行原有的命令,不得有丝毫的改变。
哪怕继续下去是死!”
姜三总兵的神情顿时开始变得严肃起来。
站立在其旁边的谭小四,在听闻到姜三总兵的这句话语之后,也同样是一脸肃穆。
而作为被告知的徐宁,此刻则是瞬间瞪大了眼睛,满面不可置信不说,更是出言惊呼道:
“这怎么可能,这也不是可以训练的东西啊!
自古为将者,唯有得人心受众将士诚心追捧者,方才能达到那般地步,可是我们……我们……”
徐宁后续的话语并没有说出来,因为他在说到一半的时候,就注意到对面两人的神情,已经开始变得有些不悦起来。
见到这般情况的徐宁,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但还是乖乖的停下了自己接下来的话语声,静静的站在原地不再言语起来。
果不其然,在徐宁结结巴巴结束了自己的话语后,站立对面的姜三总兵,就直接冲着徐宁冷声问询道:
“我们怎么了?我们差哪里了?
是太子殿下不值得吾等诚心追捧,还是说我们没有必要那般做?”
姜三总兵句句诛心,对面的徐宁在听闻到姜三总兵的这般话语之后,心中后悔不已的同时,眉宇之间更是露出了焦急的神色,干脆跪倒在地的他,双手抱拳冲向面前的姜三总兵,高声喝道:
“大人勿怪,末将也只是一时无心之语,并没有非议太子殿下的意思,还请大人明鉴!”
徐宁跪倒在地,高声呼喝。
站立在其对面的姜三总兵,依旧还是眉头紧皱满脸不悦。
就当姜三总兵想要再继续出言说道一番的时候,站立在后面的谭小四,看到情形不妙,上前轻轻拉了拉姜三总兵的衣角。
感觉到谭小四动作的姜三总兵,话语一滞的同时,转头朝着他望去,当他看到谭小四在轻轻摇头之后,貌似也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眉头微皱的他,在稍稍思虑几息之后,弯下身形,伸手将跪在地上的徐宁搀扶起来,接着缓缓说道:
“到不到得了,那不是纸上谈兵可以说出来的,不过眼下若说这‘令行禁止’无法训练,那倒是有些错了。
接下来到训练进行到中途的时候,吾等就要开始这般‘令行禁止’的训练了,之前所说的‘不保险’,也正是因为这训练方式所制。”
被姜三总兵搀扶起身的徐宁,听闻到姜三总兵的话语之后,一脸思索之色的他,从姜三总兵这般话语之中,貌似已经想到了些许线索,但依旧改变不了一脸茫然的本质。
只是区区的‘令行禁止’而已,先不言这种东西如何训练,才能达到姜三总兵之前所言的情况。
就说这‘不保险’,到底又是什么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