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kokh妙趣橫生小說 《司禮監》-第二百六十五章 山海關不是陳橋驛咧讀書-kqzt6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登州水营连我们的近海舰队都比不上,司令官阁下却给予他们最高礼敬,这是为何?”
联合舰队旗舰、伟大的皇帝亲军最高统帅座舰东亚号上,任职舰队副参谋长官、福建水师提督侯安之有些不明白司令长官施德政为何要下令给登州水营礼敬。
“老侯,你这就不知道了吧,司令官不是给登州水营礼敬,而是给少保礼敬。”
参谋长官沈有容正拿着千里镜远眺前方,视线里有一支船队正在往东南方向行进。
根据船队的规模和航向判断,他们应当是往皮岛和朝鲜的商船,估计多半是从天津出发的。
去年魏公公还在日本时曾经召集海军的高层将领,对他们说大本营为了促进东亚地区的持续繁荣和稳定,将牵头组织以帝国、日本、朝鲜为核心的东亚贸易圈。
这个贸易圈的主要运输方式将是海运,故而联合舰队要担负肃清此区域内所有海盗的任务。
美漫之驅魔神探 一萬金桃
同时,要组织一支精干的船队分驻在皮岛、江华岛以及对马海峡,这支船队不承担作战任务,而是要承担商船救援任务,以确保东亚海贸圈的可持续以及可维持。
因为联合舰队成立之后的重心一直在台湾和日本,对朝鲜以及帝国辽东海域并没有太多干涉和接触,因此对于如何将辽东和朝鲜海域纳入联合舰队的日常巡防,并帮助海贸圈的扩大和稳定,同时在辽东海域建设基地,沈有容这个参谋长官就得拿出具体的纲领来。
“少保?”
侯安之愣了下,旋即恍然大悟,是啊,这登州不就是戚少保的出仕之地嘛。
“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
联合舰队司令长官摘下帽子,向着登州方向深深鞠了一躬,然后不无感慨道:“戚少保在登州十年,说起来这登州水营比浙军更早受少保节制,所以我等与登州也算是有一份香火。再者,大家同为帝国海军,都在替帝国守护这万里海疆,礼敬也无甚不可。”
“司令官阁下是怕登州卫这边说咱们联合舰队目中无人吧?”沈有容放下千里镜笑了起来,说起做人施德政的确比他沈有容更擅长。
狼入羊窩:相公,我疼你
烏雲上有晴空 文武全來
“对了,老沈,你说魏公公让我们到辽东来参加演习,目的究竟何在?”侯安之这话看着是问沈有容,但视线却是在施德政脸上。
沈有容不加思索道:“有什么目的?军部的命令不是说的明白吗,咱们联合舰队是要和第二军共同组织海陆大演习,一方面震摄鞑虏,另一方面也是提高我们海陆两军的战略和战术能力。”
侯安之却摇了摇头,神情很是认真道:“老沈,你不会真这么想吧?”
“怎么?”
天劫
侯安之的样子让沈有容有些疑惑了。
施德政若有所思。
侯安之犹豫了下,还是说道:“黄中丞可是给我来信了,说现在朝中局面不乐观,天子病重,东宫问政,魏公公那里据说和贵妃娘娘有关系,所以朝中有人想打压魏公公。这个时候公公突然要我们到辽东来参加大演习,我想恐怕另有深意吧。”
说到这,侯安之止住了,他想他的意思施德政和沈有容应该能会过来。
“你是说魏公公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沈有容断然摇头,“魏公公不是这种人。”
“但万一真是如此呢?”侯安之却认为有些事情必须把最坏的一面想在前头。
这件事,联合舰队的高层也应该达成共识,避免真的出现最坏一面时舰队内部意见分歧。
“这…”
沈有容也有些茫然,在朝廷政局如此敏感之时军部却下令在山海关以东进行一场规模浩大的海陆大演习,怎么看都不是如军部命令所言那般啊。
“我们是军人,既然军部有命令,我们就执行,不要多想,也不要瞎想,我相信魏公公。”
施德政开口了,他摆了摆手,沉声道:“我们海军能有今日之规模,能有征日之痛快,能不仰人鼻息,全赖魏公。所谓饮水不忘挖井人,只要魏公没有造反之心,我联合舰队便当唯军部命令是从。”
“话是如此,但司令官有没有想过,联合舰队出现在觉华岛,在朝廷某些人眼里已然是完全倒向了魏公。”
侯安之是个做事不喜欢藏着掖着的人,他想从施德政这里得到准确的说法。
这也是福建巡抚黄承玄需要的答案,也是浙江巡抚高举的意思,更是浙党上下需要的答案,也是东南参与海事的大小士绅海商们的意思。
“我说过,我们是军人,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
施德政依旧是这一句话,他背对着的是一幅题字——“为帝国建设强大的海军,是联合舰队至死不渝的使命!”
题词人,魏良臣。
拽丫頭智鬥惡魔校草 薄荷
………
“熊本大队长真这么说了?”
刚刚抵达距离八里铺还有四十余里地永安堡的魏公公被宪兵队传来的这一情报给惊了一下。
“是,公公!”
宪兵总队驻八里铺的小队长夏斯文给出了公公一个极其肯定的答复。
公公眉头那是瞬间皱起,熊本这个家伙真是给他添乱啊。
“那王化贞呢?”
“已经放入关了。”
“放了?”
公公一惊,双手都有些发抖,“谁同意放的!”
“回公公话,是宋主任。”夏斯文有些害怕。
“宋主任?”
魏公公感觉自已的脑壳不是有点疼,而是疼的很。熊本说那话的严重性,宋献策那么精明的一个人能不知道?
既然知道,为什么还放王化贞入关的!
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宋老表是故意的。因为这个老表的内心始终没有安定过,他啊一直蠢蠢欲动,逮着机会就要刮阴风,煽阴火咧!
宋矮子,你个马鹿!
公公胸中火焰那是“嗤嗤”的往上冒着,他老人家真是被宋献策这个马鹿给气着了,这老小子太混蛋了,唯恐天下不乱!
只知有军部,不知有朝廷这话传到北京城,那是要变天的!
老表啊老表,你个龟孙子是想着法的想要把咱魏公公变成魏闯王,想着法子的想要把这山海关变成陈桥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