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警探长
“人是不是得到的越多,就会失去的越多啊。”傅彤用叉子叉起一块马卡龙,判断了一下热量,轻轻放了回去。
“说我呢?”白松挠了挠头。
“学姐~”欣桥伸出腿,轻轻碰了碰傅彤。
“哦哦哦,知道知道。”傅彤不太开心的样子。
白松感觉自己进入了思维误区,就是总以欣桥的男友的身份和这些人相处,太吃亏了,他不擅长啊。他逐渐退出这个身份,开始分析傅彤跟他说的话。
一旦进入办案的状态,白松立刻发现了问题。
他轻轻转了转身,没看傅彤和钟明,轻轻靠在欣桥的耳边问道:“你们学姐心情不太好,是不是因为钟明那方面不太行?”
“what?!”欣桥脱口而出。
“没事没事…”白松摆摆手:“我不问了不问了。”
欣桥也皱眉,不知道白松怎么突然说这个,然后他突然看了眼学姐和钟明,明白啥意思了。
人家傅彤说的是钟明和白松一样不懂事,很直男,这算是“缺陷”…白松给误解了,关键是这个事还很难去解释。
算了,误解就误解吧…
从某些角度上来说,白松像个孩子,欣桥其实比他更懂事。
似乎所有的恋爱都得是固定式的,男方浪漫懂事,女方知性缠绵,然后两个人每次见面都好像初恋一样,男生会撩,女生会害羞。
但欣桥却觉得现在这种很舒服,她很聪明,不会需要男生天天如何做来证明什么,她能看得懂。最主要的是,她有主见。
有主见这个技能现在已经越来越少人拥有了,多少女孩子本来恋爱谈得好好的,一堆闺蜜告诉她“你男票这么做就是不爱你”,逐渐地最后换了个渣男。
所以,很多人都觉得欣桥不幸福,但是她过得好不好,自己明白就是了。
“晚上我们就回去,你这边工作是不是还没忙完?”这时候喝下午茶,吃点东西,欣桥晚上就不打算吃饭了,保持身材。
“嗯,不过无所谓,现在那边不需要我了,谁在都行,一个谋杀案而已。”白松随口说道。
“而已?”欣桥看了看白松:“你没刷牙吗?”
精品都市异能 警探長 奉義天涯-第九百一十七章 白松對案件的分級展示
“额…”白松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如果谋杀案分级别的话,这个应该是A级吧。”
“分级?”傅彤一下子来了兴趣,她平日里也喜欢一些游戏:“从SSS级到F级吗?”
“嗯”,白松点了点头:“但是如果这个案子一周内破不掉,就得算上A+级案件了。”
“诶?你们正式办案是这么评级的吗?”钟明问道。
医院的急诊那里是分级的,一般来说分为1级到4级。
一级属于急重症,必须全力抢救,人生命体征已经快没了那种;二级就是很严重的,比如说骨折之类的,需要进抢救室那种;三级就是身体确有急症,血压等指标超标,有必要进行急诊;四级就是无需急诊,可去门诊或者等待第二天去门诊治疗。
“没有,我们和你们一样,也是分四级警情。”白松道:“出警就类似于你们的‘急诊’,大事优先,搞案子就类似于你们的‘住院’,不分级别,分病区。”
“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大案子就好像大手术,一般大夫搞不了,对吧?”
“对。”白松道:“这些年遇到的绝大部分命案都特别简单,因为真正意义的聪明人很少会选择杀人这个方式解决矛盾。我说的所谓A级,就是我自己办案的感觉,已经不算低了。天华市一年假设有50起命案,能达到A级的不到五个。”
“所以你办的最厉害的案子是S级吗?”傅彤问道。
“差不多吧。”白松想了想,奉一泠案和真假张左的系列案件,应该就是S级水平了。
“照你这么说,哪有SS和SSS级的?”欣桥知道白松办理案子的情况,有的案子已经非常难了!
“并不是这么简单”,白松摇了摇头:“时间会增加办案难度啊,要是这么分,南大碎尸案那种就真的太难了,现在看是SS级。但是这案子要是发生在现在,A级到头了。”
“那SSS级呢?”大家突然觉得白松的说法很新奇。
“那就涉及不可抗力和灵异事件了。”白松道。
“你不是无神论者吗?”欣桥很好奇地问道。
“当然,我们要讲究科学啊。”白松道:“所以可以理解为这种案子不存在。有的案子虽然是悬而未决,但那就是客观原因实在是没办法。比如说在黄河有时候捡到一个漂着的无外伤的无名尸体,时间太久都没办法判断是意外、自杀还是他杀。”
“没意思。”本来想听灵异事件的傅彤,没听到有趣的东西,就泄了气。
“不过,等我去了部里面,刑事侦查局,就不好说了。”白松没有细聊。
这世界确实是科学的世界、物理的世界,但是人这种动物本身有问题。
意识和精神本身就没办法用科学解释,很多精神病人可以感知到一些我们常人感知不到的幻觉。从古至今一直都有通过精神控制(PUA)等手段让他人自杀的情况,所以自然而然会有一些疑难案件不仅仅非常难以侦办,更加难以定性。
比如说,一个人从任何精神鉴定上,都是正常人、没有精神病、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但是有一天,被人精神影响,对方让他跳楼他就跳了,自杀了,这个教唆者构成什么犯罪?
现行法律就没办法完美解释。这属于教唆行为,而且是应当认定为故意杀人罪的间接正犯。
但是这是理论,实际上,难以认定精神正常的人因他人言语而放弃生命这件事究竟是什么原因,难以认定法益侵害的严重性,即便最后构成故意杀人罪,也经常按照情节较轻的方式去处理。
这种案子,有时候省级公安机关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还得让两高两部开会研究。
“好了好了,不说了,都是学法律的,别自主加班了。”顿感无趣的傅彤道:“欢迎你们来上京~”
“嗯!”白松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