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羣地球玩家
小說推薦我有一羣地球玩家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这孩子……
倪兰好奇的打量起了眼前的小家伙。
就在刚才一瞬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孩子气质好像有了一些变化,但具体是哪里有变化她一时间也说不上来。
小白菜微微抿嘴,拿起旁边的纸巾擦了擦嘴角,这举动让倪兰又是一愣…..
这小丫头居然会擦嘴的?
“我刚才想了下…..”小白菜边擦嘴边道:“三个魔兽家族里星语者家族底蕴最深,是老牌魔兽师家族,那么经营这么多年,无论是外部商界也好,还是皇庭内部势力圈子也好,应该已经占据了不少的高位,据说在魔兽师商会里,星语者家族占据四分之一的长老席位和超过十万的高级会员,根深蒂固权益极大,可正因为如此,新皇能给他们家族的却很少,哪怕是承诺魔兽商会会长,对他们家族来说也仅仅是一个能上台面的帮衬……”
“相反,月神家族就不一样,虽然也是魔兽师大族,但崛起时间不长,历史只有十个纪元不到,魔兽商会和魔兽密院两大组织里,月神家族在位的长老还不到十个,不说星语者,哪怕逐日者、岚风这些老牌大族月神家也差了不少,但也正因为此这种家族才好拉拢,家族势力够,差的是底蕴,更需要皇族的帮衬,如果能在新皇的帮助下当上两院任意一个院长,便能为家族铺垫更多席位,是月神家所迫切的…..”
小白菜将擦拭嘴角的纸巾折叠好,放入旁边玉兰色的小筒里,继续道:“从彼此需求来看,捧月神家会更容易得到相应的回报,甚至超出好处的回报,这便是那位新皇储想要的…..”
倪兰听得微微一愣,有些古怪的看着对方,这丫头从开始一副憨憨的模样,怎么分析起来有模有样的?
而且这语气怎么回事?鉴定的吓人,那种埋藏在骨子里的那种自信,已经眼神里那股镇定,和刚才判若两人!
识魂术!
倪兰微微眯眼,眼中神光隐隐,暗中施展的,正是月神家秘术之一!
原本是家族用来在远古之地捕捉稀有兽种时使用的秘术,因为在那些稀奇古怪的地方,有时候会出现一些古怪的东西,比如上古的外魔,虚空附身又或者一些古老的亡灵等等。
这些东西有时候会选择一个魔兽躯壳来附身并通过魔兽师融入社会,时间长了在夺取魔兽师的躯壳从而完成替换。
这种事在魔兽师圈子里出现得不少,所以一些高等家族都有自己的识魂秘术,就是未来了防止这种发生。
可启动秘术后,一眼望去,小丫头体内魂体很正常,一没有缺失,二身体里也没有其它什么乱七八糟的存在。
难道是本身性格有两面性?
倪兰皱起了眉头,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一些人性格反差极大,时而天真的可爱时而又如同老谋深算的谋士,这种在医学界里一般称为双人格…..
只是在花灵会比较少,花灵是天性悠闲的人才会化形的存在,如果性格复杂是不会化形成花灵的,当然,在成为花灵后的后天环境里,也会造成不同性格,比如自己和自己的两个姐姐,性格就天差地别。
倪兰收起识魂术,不动声色的问道:“那你觉得这对月神家是好事还是坏事。”
“看怎么想…..”小白菜淡淡道:“从机遇来讲自然的得益的,面对其它家族的底蕴,想要打破上升通道依附新皇站位虽然冒险却是一个机遇,可娘亲刚才说了,对方是主动找的我们,而不是月神家靠拢过去才被选上,这代表对方早就对月神家有个利用规划,至于到什么程度不好说,但大概率是比较坏的……”
“哦?”倪兰眉毛一杨:“为什么会这么说?”
“小辈不争…..”小白菜笑道:“周围同辈显得太默契了,我打听了一下,在新一代魔兽师家族子弟评价里,娘亲大人那位子侄评价是最好的,隐隐有年轻一辈第一人的架势,可这个评价在我看来有些莫名其妙,因为据我打听到的,娘亲大人那位子侄从未在公开场合和任何优秀的同辈较量,那么问题来了,他这个同辈第一人怎么来的?”
倪兰微微一笑:“评价的方式有很多,比如精神资质、魔兽品质等等…..”
“可在这方面和他差不多的也不少…..”小白菜笑道:“无论是月语者家族那位嫡子还是逐日家族那位嫡子,甚至语风家族的迦南,从综合评定数据来看都不比他差,为什么他会是第一人?”
倪兰:“你觉得是为什么?”
白菜嘿嘿一笑:“没实打实的战绩那就是造势的呗,没猜错的话造势的应该就是月神家族,这种手段自然是想沽名钓誉为自己造身价呗,在我看来是比较蠢的,可关键是真就有人上套了,那个第四皇女泰兰德,作为上位呼声最大,目前数据看来最稳的一位皇储,就真选了他,还是主动接近,而周围几个年轻一辈好像没有谁不服气的样子,非常默契的也避开了和咱这位堂哥的正面交锋,这么多年,一次公开对比都没发生过…..”
“哪怕是咱们那个家主再厉害,也不可能完全避免吧?这代表周围人就是真的默契在让着这个所谓的同辈第一人,这代表什么?这代表恐怕这几个大家族都知道,这是个套!”
倪兰眼皮一抖,这小家伙分析能力大大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仅凭那么一丁点情报居然能将事情推理得八九不离十,原本以为这孩子资质极佳却是一个过于天真的人,所以今后打算在这方面好好纠正一下,现在看来似乎不用了……
想到此她低声道:“你认为这个套会什么?”
“这得找预言师分析了…..”小白菜耸了耸肩:“这么少情报我要能分析出来就得靠玄学手段了,娘亲,吃个肉罢了,你不会还要求我会那个吧?”
说着眼巴巴的望着眼前那堆起的肉又哀求道:“凉了就不好吃来了……”
倪兰直接翻了个白眼,将肉推了回来,小白菜顿时嘿嘿一笑,又吭哧吭哧大快朵颐起来,那要肉的小狗模样和之前睿智分析时的自信模样,切换得极为自然,瞬间就变成了之前那个仿若有肉有就有一切的小家伙,看得倪兰一阵好笑,这家伙说聪明也聪明,但怎么就这么点出息呢?
看来并不是什么外魂入侵,也不是体内有什么其它存在,就是这孩子本人性格上的反差,倒是有点意思。
随即倪兰微微叹气的闭上了眼睛。
姐姐呀,连个孩子都能推理出那是一个套,一个肯定很危险的套,你平日里那么喜欢玩一些小手段套路,为什么总在大事上,显得那么幼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