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5r1精华言情小說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線上看-第1417章 升級任務:二維世界19展示-y007m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小說推薦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芩谷见对方身上冒出汩汩黑色烟雾,企图将那大手收回去。毕竟都是对方的鬼力所化,卸掉一只大手相当于除去一份力量。
就在这时,只见芩谷人刀合一,化作一股旋转的飓风如尖锥一样朝领主刺去。
这是要同归于尽咩?
灵主的抉择:要大手还是被对方刺一下?
大手是他的阴力和攻击武器,少了就少一部分力量。但若是被对方刺中,死倒不会死,也肯定能重伤对方。
但自己肯定会重伤,说不定旁边就蛰伏着她的同伴,就等他受伤就群起而攻之。
这老太婆太阴险了,不敢再赌。
于是放弃大手,另一只手凭空从混沌中抽出一条由人骷髅组成的长鞭,朝芩谷缠绕过去。
这是经过特殊炼化过的骷髅,每个都散发出滔天的怨毒气息,一抽出来,整片天地更是阴风惨烈,一片混乱。
芩谷的飓风一转,携裹了那只举手又猛地往后退了去。
哐当——
一串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阴力凝聚的大手散去,地上掉落四把黑气缠绕的法器。
从样式上看,都是战场上用的那种长戟。
且说灵主骷髅长鞭攻击落空,同时也失去了将近十分之一的法力,以及数柄法器。
虽然这里是上千年的古战场,遗留的兵器不少,但普通凡器又怎能使用?
必须通过无数到工序祭炼,再放进体内温养,完全被阴力浸透了才行。
一下子少了这么多,让他很是肉疼。
虽然这死老太婆一连串攻击让他很郁闷,但真正论起来,实力也就那样,全靠出其不意和不要命的打法才让他有些束手束脚。
话说,刚才虽然他没有直接击中对方,但以对方魂体肯定会受伤。可是一番争斗下来,对方身上连一点点虚弱迹象都没有。可见对方的确有很厉害的法器傍身。
此刻,芩谷在灵主心中已经是妥妥的隐藏大佬。
且对方更忌惮的是周围设置了阵法,现在怎么战斗都无所谓,怕的就是落入对方圈套,逃不掉,那才真的绝路一条。
灵主恨芩谷恨的牙痒痒,奈何他手中的骷髅长鞭奈何不了对方,若是远程攻击的法器,打出去便是有去无回……
罢了,懒得跟一个死老太婆计较,老子不打了!
灵主恨恨地想着,要不先去把另外几个使者摆平了再来对付这个老太婆?
他要退,哪知那老太婆竟然又打来了……
几次三番挑逗之下,灵主终于被惹毛了——刚才也就是怕周围有埋伏有圈套不敢放手了干,这死老太婆却一次次地欺上来,真以为他好欺负不成!
干死丫的!
阿離
紅叛軍
就算是圈套他也要把这扰人的苍蝇给灭了,很烦人的好不好。再说,上次他又不是没领教过地府使者的阵法,的确有些厉害,但最后还不是被他破了吗?
機械強殖 王小屍
只需要他全力一击,死老太婆必定灰飞烟灭!
鼎天力地
就在他冲向芩谷时,周围陡地亮起一圈能量罩。
灵主此刻心情是崩溃的,果真是陷阱——丫的,他就说这死老太婆肯定有猫腻嘛,真是太阴险太卑鄙了。
絕品邪仙在都市
就在能量罩亮起的一瞬间,四个方位同时出现一个传送门,四个全身笼罩在黑色斗篷中的地府使者站定了阵法的四个方位。
他用尽全身力气朝前冲去,刚刚触及能量罩便被一道强烈电流给反弹了回来。落在地面时,身上还有残余电流嗤嗤地乱窜。
灵主痛苦地哀嚎着,黑气胡乱翻飞。
他见害他落入圈套的芩谷就要出阵,正要扑上去与对方同归于尽时,发现死老太婆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他下意识停下脚步……莫非对方又留了什么阴险招式?
然而,并没有,芩谷施施然地退出了阵法。
啊——
你这个死老太婆竟然诈我?有本事再进来打啊……啊——
芩谷:……
上次灵主能突破阵法是因为只有一个使者控制阵法,还因为要顾及没来得及退出来的新手,威力弱了很多。
这次,芩谷全身而退,又是四个使者同时发功,阵法威力可想而知。
在他们的控制下,阵法范围不断缩小,缩小,最后变成一个房间大小。
里面电流乱窜,不管灵主怎么藏怎么躲,都会被电流给击中,每击中一次,就带走大量法力。
于是,他身上冒出的黑气越来越少了,就像是被不断压榨章鱼,肚子里再也吐不出的墨汁一样——焉了。
这才是真正具有天地法则力量的阵法,所以这些伪法则在阵法面前就是弱鸡。
先将这个境域的boss干掉,再慢慢去找碎片踪迹。
那些被灵主召唤来的大gui小gui,想干扰黑执事控制阵法,被芩谷毫不犹豫地灭掉。
就像一个愈战愈勇的战争机器,此刻的她比刚刚进入这片鬼域更加厉害。
渐渐的,前来援助的鬼魂越来越少,稍微厉害的被芩谷灭了,普通的阴魂才刚刚扑来,就被地府之门吸了进去。
黑經理的心機 橙意
眼看着曾经威风凛凛的,自诩一方灵主的“恶灵”,此刻身上魂力淡薄,比普通小gui差不多,马上就要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场中再次发生了一点骚乱。
在一阵轰隆的黑雾翻滚中,一声娇斥传来,“那么这些地府的走狗,快放开灵主大人!”
哟呵,这个时候任谁也看出那啥灵主大人已经大事已去,所有阴魂就算没有被灭没被传送,也都避之不及,甚至有些已经非常“自觉”地前往地府或者藏了起来,没想到还有一个不要命地往上凑。
看对方来势汹汹,还是有二两实力。
不过这点实力就敢挑衅地府使者?
不知道该说是太自信,以为别人不敢动她呢?还只该说太单纯:以为人家听她说“放开灵主大人”于是就放开她的灵主大人?
随着话音落下,一个浑身笼罩在白色纱裙里的女子从一片浓墨般的阴气中走出,看上去有那么点“出淤泥而不染”的意思。
可帅气不过三秒,灵主夫人还没来得及与这些野蛮的地府使者展开一场唇枪舌战的理论,便感觉身体在纷纷溃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