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5zqo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首富從地攤開始 線上看-第355章 幸福是對比出來的麼-wgaah

首富從地攤開始
小說推薦首富從地攤開始
洛楠洛小凤两姐妹好多年未见,就聊着陈年往事,其它人就是听众,偶尔插上嘴聊两句。
洛楠和马青云生有一个儿子,羽然叫表哥,目前在省城大学读大三,不过到了周末,有时候也懒得回家,今天也没有在家。
来之前,洛小凤千叮万嘱羽飞不要在亲戚面前谈陈石的事,免得给陈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自己闺女还没真正领证呢,自家人就到处炫耀,可不太好。
知道她家情况的就不说了,不知道的也就没必要拿出来吹嘘。
也没见自己女婿平时多高调,自己女儿嫁过去了,也要矜持着点,自家人也要低调点。
两家人聊家常,也很少聊羽然的事。
就算问,也是说说学校的事,洛楠说让羽然平时有空到她家来作客。
聊了一会,洛楠打开客厅电视,然后去厨房准备午餐。
此时,播放的是省城电视台新闻,马青云作为省城的公务人员,看省城新闻已成为习惯,了解时政。
甜妻在上:老公,慢一點 芳默默
电视上,刚好播放神石集团的报道。
主持人正在播讲快讯【以下播放一条快讯:我省著名作家陈石先生刚上市的斗破漫画火爆上市,首天卖出二百五十万套,第二天首印三百万套售罄,营收将近7.5亿元。】
【又是一条年轻观众非常期待的快讯:陈石的凡人小说即将上架,全国数千万读者,国外数百万读者热切盼望一饱眼福,引领网络文学潮流,相信又是一个奇迹。】
新闻报道真实、及时、准确、权威,新闻主持人报道力求准确,公平公正地述说有新闻价值的素材,没有吹捧陈石,也没有贬低他。
羽然很少看电视,平时多是电脑上网或手机上网看新闻,想不到省城电视上正是陈石的新闻。
她倒是见多陈石上新闻了,没多大惊奇。
就算是她,主持慈善活动时,偶尔也上过当地媒体的报道。
“这个陈石真的是妖孽,天天出风头,三两天的就有他的新闻,我耳朵都快长出茧了,想不认识他都难。”马青云啧啧称赞,向羽飞介绍着,
“不过,他旗下神石集团的年产值数百亿元,在咱省也是排名前列的企业,拉动了当地经济,说不定过几年,咱省就多了一个世界五百强企业。”
想当年,刚上岗时,意气风发;
而如今,已过二十年,升迁无望,就是一个小科员。
没法,没关系没背景,想在官场混得好,就得靠这些。
要不能力出众,为人处事手腕圆滑,城府深,反正官场从不缺平平无奇的人。
洛小凤正准备去厨房帮忙,听到马青云这样说,的确高兴。
看到自己老公欲言又止,好想说出就是自己女婿,被她哈欠提醒了下,还瞪了他一眼。
仙界黑客 有熊氏
最后羽飞没说出来,脸上笑得很开心,同样赞道:“是呀,天下无人不知,才华横溢。”
马青云略有惊讶:“哦,妹夫也了解这个陈石?”
羽飞真想说,我不光了解,还是我女婿。
略得瑟的神色,微微的笑容,从他那略富态的脸浮现出来。
但想到老婆那白眼,有种捡到亿万财富,却不能公开分享的憋屈感:“有一点,有一点,天天上头条,想不认识都难。”
羽然听着自己老爸胡扯,实在是想笑,又怕笑出声来,只好低头拿起手机看新闻。
吃饭的时候,马青云从自家储藏室拿出白酒,也没打开妹夫家拿上门的酒。
当然,他没打开过,也不知道箱子里装的是酒。
吃过午餐,聊了些家常,羽然一家三口就离开了。
五皇上門:廢後不愁娶 蟹子
嫡女妖嬈:邪帝放肆寵
洛小凤一家刚离开,洛楠收拾客厅时,才注意到堂妹拿上门的礼物。
刚才客人在,不太方便当众撕开箱子包装带检查。
她真以为箱子里真是家乡特产红薯花生之类的,提着挺重的,撕开包装带,才发现装的是两瓶白酒和两瓶红酒。
躺在沙发上的马青云,看着自家媳妇收拾,也撇了一眼,看到熟悉的牌子,在他眼里特别醒目,一下子就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茅台酒?”
他实在惊讶。
茅台酒特色的包装,作为公务员,在酒场混了这么多年,再熟悉不过了。
马青云提出来,认真打量了下酒瓶上的标识。
洛楠也不是酒盲,知道这酒不便宜,夫妻俩眼神默契地对视了下,有些惊讶,两人脑子灵光了下,然后继续检查箱子里的物品。
箱子内,除了两瓶白酒,还有两瓶红酒。
“95年的拉菲?这……”
马青云眼中再次闪过惊讶之色,不由地怔住了。
95年拉菲售价是五六千元,价格当然没有82年的贵。
当然,市场上很难找到82年的正宗货,但陈石家里倒是有两箱,是从渠道买回来的。
一般有钱可能是有钱买不到,但非常有钱,想买的渠道就很多,总会买到的。
他想了无数种可能,然后一个一个地排除。
“你这堂妹是做什么的?这茅台酒可不便宜,都是好几千块钱一瓶。这红酒也是不便宜。”
“不会是假的吧?我那妹夫就是开小卖店的,就是初中老师,收入都不高。”
“看包装不像,打开闻一闻就知道了。”马青云摇头不语,眼色有些郑重。
如果是真的酒,那信息量有些大了。
打开其中一瓶茅台,撕开包装和盖子,一股酒芳香沁入心扉,毫无疑问是好酒。
闻酒不必凑近酒瓶口,手掌向鼻子扇一下就行。
然后赶紧到厨房拿来平底小酒杯,倒了半杯,酒香更浓,飘散在大厅内。
观酒的色泽,色泽绵绸而没有杂质,晃动杯子,杯子上感觉有挂杯的感觉,那么此酒必定绵软悠长。
抿了一口,感觉口感敦厚,绵软悠长。
“好酒,这酒得好几千一瓶。”
而洛楠,听到丈夫的话语,看他认真的表情,对他的话没有多犹豫,脸上表情也跟着郑重起来。
堂妹家为什么要送这么贵的酒?
无数个可能闪过她脑子。
走到窗边,看到小区马路对面上,正看到小妹一家三口正打开一辆车。
“老公,快来看,我堂妹他们,怎么开得起大奔驰了?好几百万的车。”
想起堂妹一家人进门那会,送礼送得神态自若,感觉跟喝碗粥一样太平淡,也没提礼物价值,看来在他们心中看来,值不了多少钱。
若是一般人,送上几千块钱的礼物,都会有意无意地提醒一声,再笨也会把礼物放在最显眼的地方,让接收人注意。
上亲戚家送点礼品,这是常情,收就收了。
但看到价值不菲的酒,感觉事情有点杂了。
他和老公的工资可不高,不说几千块钱的酒,几百块钱的酒都不会舍得花,因为感觉不值。
若是求办事,她老公就是一个小职员,没什么权利。
况且她家也不像是求办事的样子,要问早就问了,连提示都没有。
看到开着这么豪华的车,肯定不是求办事了,她心里感觉滋味怪怪的,上门用得着送这大的礼么。
马青云来到窗边,顺着自家媳妇的手指也看到了妹夫一家人刚上车,眼色实在不解:“你不是说妹夫家家庭因子一般嘛,开着几百万的车,哪是一般人家呀。”
“嗯,我感觉肯定有些事瞒着我们了。”
洛楠也是不解,这个时候也不想给洛小凤打电话问个明白,而是问娘家的其它姐妹。
几分钟后,大概知道情况了。
他们错过了羽然的订婚礼,原来侄女已经订婚了,男方家很有钱。
连订婚金都过亿。
突然间,洛楠脑子里感觉被轰炸了。
没有笑,就是呆呆的样子。
有些话,用来形容她如今的状态正合适。
有些人,不希望自己的亲朋好友过得很差,但又不希望别人过得比自己好。
这种心理就是“见不得别人好”,却不反思,如何提升自我实力,改善自己生活。
空間之傻夫悍婦 仔仔
实际上,这种现象很普遍,也很正常,大部分亚洲人几乎也都会有这种心理,使自我得到安慰。
幸福,好像真是对比出来的。
但如果比自己好得太多的话,聪明的人,就是想方设法希望对方能提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