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一众老道士纷纷附和,其中两个年老的道姑,更是控制不住的怒骂我不走正道投靠邪道宗门,给地府丢脸云云,甚至连带着父母和祖宗都咒骂上了,哪有正派高人的德行?
超棒的都市言情 地府巡靈倌 愛下-第1586章 慣得不輕老梆子分享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地府巡靈倌-第1586章 慣得不輕老梆子讀書
“两个贱人,闭嘴,你们是想找打吗?”
大怒,倏然站起,并指点向谩骂于我的那两个老道姑。
“七长老,六长老,有事说事,莫要污言秽语,有损千相道庭颜面。”
丘掌教急忙圆场,两个老道姑意识到继续下去一定讨不到好,纷纷冷哼几声后闭嘴不言了。
我不屑的冷笑一声,眼神扫看她俩一番,毫不掩饰自己对她俩的看不起。
“两个贱人,你俩该明白自己的处境,眼下你们都从高高在上的位置掉了下来,变成了阶下囚。
要不是本馆主坚持,你们当真以为大幻魔岭这般好说话,还给你们自由的机会?早就一个接着一个的杀掉了事了。
再敢污言秽语的提及本馆主父母和祖宗半句,就送你俩去见三清老祖!真以为我不敢杀人的吗?”
两个道姑被我骂的面如土色,但意识到敢还嘴就会吃大亏,就死死咬住嘴巴不开口了,但眼神都像是淬毒了一般。
我骂完两个不识相的老道姑,转头看向其他人。
“千相道庭同道们,都给我听好了,本馆主念你们修行不易,一身本事还有大用,这才在魔岭岭主面前说尽好话,为你们保住一条生路的。
怎么滴,你们不但不知感恩,还恶言相向?当本馆主老好人咋的?惯得毛病!
目前是在谈判,奉劝诸位说话时斟酌再三,谁再敢出言不逊,别怪本馆主大耳光招呼,勿谓言之不预也!
打在你们脸上可就揭不下来了,在一众同门面前丢了脸面,你们还有何颜面立足天地之间?”
一番话扔过去,一众老怪脸色阴沉的快要滴水了,但心知肚明我说的出做得到。
丘掌教又开始打圆场了。
“姜馆主放心就是,谈判就该是谈判的样子,对了,我们这里还缺一个重要的人,不知……?”
他这话一说,所有老怪都看向了我。
陵园居士最后是被我生擒活捉的,他们可都看在眼里的。
“丘掌教说的是陵园居士吗?他死了,我亲手杀的。”我毫不在意的回应着。
“什么?你这魔头竟然滥杀无辜?”
“你不是说为千相道庭保住一条生路的吗?就是这么做的?竟然暗地里杀害了陵园大长老?你哪有和吾等谈判的诚意?”
“姜度贼子,你有种将我们一群老家伙都斩尽杀绝好了!”
“善恶到头终有报,姜馆主倒行逆施,不怕遭报应吗?”
“大家别信他的,他不定打着什么鬼主意,逗弄咱们之后,可能直接翻脸杀人,死不要紧,要是死之前再被他捉弄了,那真是将老脸都丢干净了。”
“对,七长老此言有理,他一定是从陵园大长老那里盘问出千相道庭缺失法相术第二册的情报,然后以此来戏弄掌教大人,紧跟着捉弄咱们所有人,这人的心理太黑暗、太可怕了,简直是天字第一号的魔鬼!”
一众老家伙炸锅了,即便动弹不得,也纷纷开口讨伐我这个大魔头,但注意了言辞,并没有粗鄙字眼,更不敢提及我父母和长辈,只是言语间的敌对情绪更为激烈了。
优美都市小说 地府巡靈倌笔趣-第1586章 慣得不輕老梆子熱推
这也正常,所谓兔死狐悲物伤其类,陵园大长老说没就没了,他们反应不激烈才怪?
我冷冷的看着、听着,这次并没呵斥什么,只要他们嘴巴干净,个人情绪是可以表达的,这没什么不可以的。
足足十分钟,老怪们才意识到我这个正主始终没有说话,他们纷纷闭了嘴巴,但眼珠子都下意识的转向丘掌教所在。
丘掌教语气非常冷硬的质问起来。
人氣玄幻小說 地府巡靈倌-第1586章 慣得不輕老梆子相伴
“姜馆主,陵园大长老之死,本座希望你给出个交代。”
他摆明了立场。
我狐疑的看看他,忽然问:“你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丘掌教满头雾水的样子。
“莫非,你们都不知道?还是说,你们都在这儿跟我演大戏呢?”
扫看向老怪们。
“你失心疯了不成,前言不搭后语的,在说什么胡话?”
上代掌教极为不悦。
“哼,我说什么你们会心中没数?陵园居士暗地里的所作所为,你们这等大能岂会没有丝毫觉察?无非是感觉伤害不到自身利益,如是装聋作哑,都卖大长老一个人情是吧?可笑,就你们这样的也敢号称正派宗门魁首?滑天下之大稽!”
我越说越是愤怒,并指指向一众老不死的脸。
他们的脸色铁青到媲美死人了。
“士可杀不可辱!姜度,你张口就给吾等扣上黑锅,简直是不可理喻!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要是想动手,何必找这种理由?我们就在这里,有种你就杀。”
上代掌教大怒。
“我呸!就你这老梆子还跟我提什么士不是士的?当年你是怎么坐上掌教大位的?不用我提醒你了吧?一丈刀量和你没完的,老小子!”
我怒骂之。
“你……?”
上代掌教气的目眦欲裂。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地府巡靈倌 線上看-第1586章 慣得不輕老梆子推薦
“姜馆主,请你不要偏题。”
丘掌教插了一句。
“好,我就让你们看看自家宗门养出了怎样的乱世魔头来?且看你们的老脸往哪放?不是装糊涂吗?今儿,让你们装个痛快!”
我怒气爆棚,真的被这些假仁假义的老梆子气到了,哪还顾忌他们的颜面?直接一挥手,陵园居士残魂就被释放出来,黑光一闪,在一众大能眼前显现。
“这是……?掌教?”
陵园残魂懵圈了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霎间簌簌发抖起来。
“陵园,将蛇眼佣兵团和无道金身的事儿完完整整说一遍吧,给你昔日的同门们听听。
提醒你,说谎是不成的,你眼下魂力浅薄,根本没法在通天境大能面前撒谎,说吧,他们自能判断你所言真或假。”
我冷漠的话落到陵园耳中,他颤栗的更厉害了。
“大长老你这是……?唉。”
“苦了大长老,没想到对方竟如此的心狠手辣。”
“大长老莫要气馁,残魂还在就有希望。”
一众长老纷纷表达问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