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戰神殿
小說推薦都市戰神殿都市战神殿
“你如此就叨扰了。”李文浩笑着回应道。
“端木宇你真不要脸,我的人,你也敢抢!你姐姐要是那么着急嫁人,干脆答应那个什么世家公子的追求好了!”
就在李文浩打算前往端木家时,司徒玉忽然咆哮起来,她恶狠狠的瞪着端木宇,一脸的愤怒。
端木宇“……”
李文浩此刻满脑门子黑线,这南域之行怕是荆棘密布,这些世家子弟怕是没有一个易于之辈 啊。
“小玉,我还是随你去司徒家吧,先帮你解救母亲再说,至于端木兄,端木家我自然也会去登门拜访。”李文浩连忙打着圆场道。
“哼,这还差不多。”司徒玉收起一脸的寒霜嘟囔道。
“端木兄,你姐姐乃是四大花旦之一,难道还愁嫁吗?为何小玉方才说你姐姐着急嫁人?”李文浩好奇的问道。
“李兄你有所不知啊,我们这些世家子弟,婚姻都是不得自由的,凡事都得以家族利益为首,那自然安排的婚事多数是不如意的,就好比我姐姐他即将要嫁给诸葛家的诸葛流云。”
“这个诸葛流云又是谁?”李文浩感觉一头雾水。
“南域既然有四小花旦。四大美女,那自然也有四大才子,和四大天才妖孽。而这诸葛流云便是四大家族诸葛家族的天才妖孽。”司徒玉连忙补充道。
“那不是很好,价格赫赫有名的天才妖孽,对你家族料想是锦上添花啊。”李文浩如此说道。
“当然按照家族的利益来说,当然是好事啊,但是我姐姐嫁过去却不是做正室,而是做妾!”端木宇说到这里眼神逐渐有些冰冷。
“冒昧的问一句啊,你姐姐漂亮不?”李文浩没来由的问了句,顿时端木宇和司徒玉则是双双看向他。
“你们要干嘛?我只随口问问。”李文浩感觉莫名其妙,这两人怎么这般怪异的看着自己。
“何止是漂亮,他姐姐端木碧霞可是我们这届花旦之首呢,要不然怎么会被诸葛流云那个色狼盯上?”司徒玉十分同情端木碧霞的遭遇,虽然同为花旦,彼此明争暗斗,但是彼此又惺惺相惜。
“李兄若是感兴趣,可以随我去趟我家族,以你龙主的身份,再加上龙符的我想我们端木家也未必不会考虑下你,我姐姐是公认的美女,追去者可以排满整条街。”端木宇嘿嘿笑道。
“那……还是算了吧,我还想多活几年。”李文浩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去招惹这等是非。来南域的目的有两个,一是解决答应司徒玉的事情,而是历练!
除此之外,任何事情都不做他想,他现在只身来到了南域,恐怕有心之人早已经盯上自己。
“我希望我身为龙主的消息两位竟可能为我保密,因为我不想过早的暴露自己,包括你们的族人,可以吗?”李文浩看向两人认真的说道。
“我们答应你,;李兄的顾虑是对的,我们绝对闭口不谈你的来历。”端木宇与司徒玉几乎是同时点头道。
教练我要打职业 稀帅
“你们记住我来南域的身份只有一个,那就是药师!我会炼制药丸,仅此而已!”李文浩如此说道。
“你难不成还是精通医术?”司徒玉好奇的问道。
“当然,吾乃华佗在世!”李文浩拍着胸脯道。
“且,你这个牛吹得可够大的。”司徒玉显然不相信。
“你不信?”李文浩笑着问道。
“如果我看的没错,你上月,月事只来了五天,而起这个月推迟了!”李文浩盯着她认真的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司徒玉有些吃惊的问道。这家伙竟然说的丝毫不差啊。
“当然是看的。”李文浩眼神在司徒玉小腹前来回扫荡。
“色痞……”司徒玉连忙转过身去,脸色羞红一片。
“唉呀呀,李兄当真是天才,竟然还精通医术,那么南域之行,我对李兄充满信心。”端木宇由衷的赞美道。
因为整个南域所有的药材生意,以及炼制提升的药丸。都被药王谷所控制,而李兄的医术或许可以在南域拥有一席之地。
“另外你替我放出话去,就说我是医圣传人,因为我会传说之中的太昊神针!”李文浩如此说道。
“李兄此言当真。你真的会失传已久的太昊神针?”端木宇有些不相信的说道。
“我与端木兄相处了三年之久,我可曾骗过你等?”李文浩笑着说道。
“那倒没有,只是此事关系重大,李兄若真的有这个本事,那我端木家愿意倾力相助!”端木宇欣喜的说道。
“如果你真的是医圣传人,那么我母亲就能得救了,因为当年我父亲带走的就是一本医经,而那本医经之上的一个药方,正是现在族长所需要的的,因为他身患恶疾,久治不愈。”
听闻小玉这般说,李文浩顿时来了兴致,医术是他起源的根本,无论何时他都不会抛弃,所以这次南域之行,他打算以医圣传人的行头面对南域诸多天才,以及诸多势力,同时也是向神秘的药王谷宣战!
“此事我去安排!”端木宇对李文浩和很有信心,四人一路前行,当走过一片竹林时,莫名的杀机笼罩四野。
被浓雾笼罩的山林内,忽然杀机密布,李文浩等人意外遭遇强烈杀机。四人顿时凝神戒备,预防对手忽然袭杀。
“不知道是哪位前辈拦路,还请现身一见。”李文浩对着浓雾覆盖的区域微微说道。
“你这小娃子倒是有几分警觉,也罢,见见就见见。”话语落浓雾消散,一名身形佝偻的老者缓缓现身,而在老者的身后是三明长相怪异的男女。
他们手中拿着奇异的兵器,眼神之中闪烁着不属于人类的情感,这样的人很危险。
“前辈半夜拦路不知有何贵干?”李文浩打量了几人急眼开口问道。
“有何贵干?李文浩莫要装糊涂,把东西交出来吧?”那佝偻老者也不与李文浩废话直接道明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