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深夜的书房里,高伯逸正在闭目养神,李沐檀在给他揉肩膀,两人十分亲密。很显然,这么晚还没睡,或者两人没做夫妻间的“保留节目”,那是因为高伯逸在等消息。
“阿郎,我爹说,书房不是女人应该待的地方。”李沐檀从背后抱着高伯逸说道:“不过阿郎倒是不介意我在这里进进出出的。”
“每个人,总不可能看到后背,都要将后背交给信任的人。如果我连你都不信,那真是没有人可以相信了。
这就是再凶恶的人,心中都有柔软的地方。”
高伯逸抓着李沐檀的小手说道:“比如说你就是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阿郎是不是想说元氏的事情?其实我知道,你是不得已为之。不然的话,要杀更多的人才能办到。”
“嗯,是啊。少死很多人,不然我肯定会抓一些元氏的人杀掉,就跟当初高洋做的一样。”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鱼赞的声音。
“主公,长山王府的火已经烧起来了,按照主公的吩咐,邺城内所有负责走水的队伍,都瘫痪了,到明天早晨才会去扑火。”
“知道了,高百年呢?”
“已经送到渤海长公主府了。”
鱼赞的声音隐隐带着兴奋。
“知道了,有事随时汇报,今夜我都在这里。”
高伯逸平静说道。
鱼赞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了。
“阿郎累了吧,要不要枕在妾身腿上,就像是以前一样。”
李沐檀说着,就让高伯逸躺了下来。
“话说,第一次见面时,你看我的眼神,像是要吃人。”她呵呵笑道,轻轻抚摸着高伯逸的额头,眼中满是无限的爱意与崇拜。
“对呀,就像是火热的青春,不顾一切的冲动。想着只要把你拖上床,那就是爱情了。”
“其实……你现在也可以叫我,嗯,叫我小妖精。毕竟,我才二十岁不到。”
李沐檀媚眼如丝的说道。
“嗯,今夜,会是个不眠之夜啊!”
高老庄闲汉 蓬莱小哥
高伯逸闭着眼睛感慨道,双手已经解开了李沐檀的腰带。情到浓时,他们再也把持不住了。
……
在高伯逸书房里欲望火焰熊熊燃烧的时刻,邺南城长山王府,烧起了更大的火焰,将这里的一切的吞噬了。
高演的妃嫔毛氏、桑氏、杨氏等人,早已被鱼赞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看管,等待发落。而府里的奴仆,则是四散逃亡,不知所踪了。
那些高氏的死忠家奴,一个不剩,全被鱼赞和他麾下的狗腿子杀死,然后尸体被丢弃到火堆里,造成死于火灾的假象。
如此大的灾难,邺城的官府就像是死掉了一样,打更的,走水的,巡视的,全都不见了!偌大的王府,一直在燃烧,它的四周,已经被人提前划出一片“隔离带”。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长山王府所在大街的街角,停着一辆犊车,犊车旁边站着一个穿着紫色官服的胖子,正是杨愔无疑。
此刻他正紧皱眉头看着燃起熊熊大火的府邸,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街上人来人往,那些“不知所谓”的人相当多。这些人不去救火,反而驱赶靠近的其他人,摆明了就是玩阴的。
杨愔心中跟明镜一样,长山王府失火了,罪行更重,已经埋在土里的长广王,那荒废的府邸却没有失火,这其中是什么原因,简直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除了高伯逸以外,邺城不可能有人有这等手笔。
最近传闻高演出现在了长安,无论真假,高伯逸火烧长山王府,都是做给高氏皇族的人看的。
谁想搞事,你们就是下一个高演!
如今邺城谁是老大,当真是明明白白的摆着。
其实杨愔不知道的是,高演的王妃,已经把高伯逸的手下轮流“招待”过了,其中,居然连斛律光这样的人都有!
当然,斛律光未必是好色,但他如果拒绝高伯逸的“邀请”,那么,今后大家要如何自处?大家以后还是不是一条船上的人?
正如当年高洋要高伯逸睡元仲华,高伯逸无法拒绝一样。现在高伯逸让他的亲信和准亲信睡高演的王妃,这些人同样不能拒绝。
这就是铁一样的规矩。
“罢了。”
杨愔长叹一声,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自从晋阳六镇被打败以后,高伯逸就已经是只手遮天了,他在邺城干出什么混账事情,都不算稀奇。
更何况这厮老谋深算到不像话,绝对不会胡乱折腾,对方无论做什么,都是有目的有意义的。
“明日,烂摊子就要我来收拾了,当初,若是不救这小子,会发生什么事呢?”
杨愔自言自语的感慨道,转身便走。这里已经没什么可看的了,甚至高伯逸明日会编出什么看似“合理”,却又完全经不起“推敲”的借口。他已经懒得去管了。
都市 超級 醫 仙
反正,说了也是白说,管了也是白管。
……
“阿郎今夜真是要把妾身折腾死了。”
李沐檀感觉自己骨头都要被折腾散架了,书房里一片狼藉,到处都是他们的“战场”。
“我只是,很害怕会失去你。一想到元氏被我这么对待,那么我若是失败了,你只会比她悲惨百倍。”
“这就是你常说的,始作俑者,岂无后乎么?”
李沐檀抱着高伯逸的胳膊问道,两人光溜溜的裹着一张毛毯。今夜高伯逸也是感触极多,所以两人疯狂的亲热发泄,好像不亲热就会失去对方一样。
“明天起,邺城就没有长山王府了。”
高伯逸突然说了一句跟两人谈情说爱完全无关的事。
“这就是……失败者的下场么?”
李沐檀喃喃自语的问道。
“对,逃亡到周国,夫人成为敌人的玩物,孩子被扣押,妃嫔成为战利品,府邸被毁,什么都没了。若是失败了,敌人仁慈的话,就是这个下场。
若是敌人残暴,性命都没了。”
听高伯逸这么说,李沐檀回忆了一下,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当初那个看似赌气,看似不经意的选择……居然能影响一生,不亚于第二次投胎!
而她本来要嫁的那个人,斛律世雄,现在坟头都长草了。
“原来,失败者这么惨啊。”
“对啊,所以,我绝对不能失败,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高伯逸抚摸着李沐檀光滑的后背说道:“不然你这样的小妖精,就要变成惨妖精和死妖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