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71r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起點-【第三百八十九章 華臻,這回老孃看你還往哪跑!】推薦-3vw8i

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小說推薦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浩渺的宇宙空间星系犹如水中的漩涡,红红绿绿,五彩缤纷,给壮观的宇宙增添了绚丽而又美妙的色彩。
某个不知名的星系中,恒星将自己的光和热洒向这片它所照拂的空域,黑色开始褪去,一片寂静的空籁,星火般的亮光开始不停的旋转。
極品公子
此时一支旗舰编队正穿插在行星之间孤零零的航行着,排列整饬速度很快,不等细瞧就被一颗巨大的行星遮挡,过了不久当舰队穿过行星的阴暗面,被阳光直射到时,其全貌才真正的显露出来。
位于中央的主战航舰,整体就像一艘双桅横帆船,两侧有着一排排‘船桨’,它们上下摆动像是划水一般,为主战航舰提供着足够的动力。
高屋楼阁是舰船甲板上的一大特色,古老的暗金色雕纹完美的嫁接在主殿的外壁,两只高高的尖角直插天际,尽显张扬气派。
其他舰船造型与它差别无二,只是要比之稍小一些,紧紧围在它的周边,保持匀速航行着。
这支舰队不是别个,正是消失在北部战区的天使第六军团。
他们此行的目的自然不是为了清理海洋生物,之所以偷偷从战区跑出来,不过是收到了别人召令罢了?
“你小子说什么?殿下还活着的事你早就知道了!!”
就在这时,一道怒不可遏的声音突然自主战舰中响起,滚滚的音浪似是要把整艘战舰掀翻一样,古斯看着对自己吹胡子瞪眼的肯特,表情有些讪讪。
“团长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是殿下让我对所有人隐瞒他还活着的事的。”古斯无奈的说着,又拿小眼神瞄了肯特一眼,“其中,你还是被他指名道姓的那一个。”
“啥?”肯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指着自己的鼻子,“就凭殿下我俩这关系……”
“拜托团长,咱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你要是知道的话,那全世界岂不都知道了么?
‘肯特那嘴啊就跟棉裤腰一样,千万不能告诉他!’这是殿下的原话。”
盜墓高手 黑焦點
超能仙醫 臥巢
“我……”
棉裤腰是个什么玩意儿肯特不知道,不过古斯的前半句他还是听明白了,虽然很想反驳,但却找不到丝毫的借口。
“那殿下为什么要对外人隐瞒他还活着?”暂时放下纠结古斯比自己先知道的事,他坐回原位皱眉问道,“不说咱们这些生死弟兄,凯莎小姐可足足等了殿下一万多年啊,这一万多年殿下他难道就不思念……”
“不是你想的那样。”古斯摆手将他打断道,“殿下他是在一年前才复活的。”
“什么?竟…竟然有这种事?”肯特闻言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船舱内某个正在校对航行数据的天使战士手指突然停顿了下,盯着光影面板的眸子也跟着微眯起来。
劍玄錄 古龍
“说实话,当初听殿下这么说我的反应跟团长你一样。”古斯顿了一下,“至于殿下为什么要隐瞒,他却没跟我讲。哎,对了阿烈,你一直跟着殿下,具体情况你知道么?”
话音落下,他与肯特同时转头,向旁边铁塔一样端坐的莽汉看去。
寵妻成癮:總裁你咋不上天 顧三
悍師戲萌徒:師傅請自重
见二人目光都投向自己,安德烈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不道。”
“……”
“……”
两人同时无语,暗道一万多年过去,这夯货真的一点没变,还和以前一样。
……
登月股份
当初华臻将安德烈托给杰斯照顾,他连个奔儿都没打就答应,而且每天还都好吃好喝的供着,像伺候活爹一样,不得不说杰斯这个人还是挺够意思的。
形体战争爆发前夕,凉冰和艾希这两个小不安分偷跑到了北部战区,为避免引起她们怀疑,华臻就没有把安德烈召回,叫他继续留在了杰斯那里。
没有华臻的允许,杰斯自然不会让安德烈参战,所以在战争期间,别人舍生忘死的与兽体打仗时,这夯货则心安理得的接受别人照顾,一日三餐顿顿落不下,每天所关心的也只有两件事: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殿下身边?今天该吃点啥捏?
后来华臻身份曝光,就没有了什么顾忌,他也便传讯杰斯,拜托把安德烈送到北部战区交给古斯。这样一来,一是不用继续麻烦人家杰斯,第二一点就是把安德烈放到古斯身边他也安心。
如今三个多月时间过去,三角体销声匿迹,其他兽体文明也是逃的逃散的散,足以说明此次形体战争神河体方赢得了最终胜利。
考虑到自己诸多计划实施起来人手紧缺,华臻就给古斯传了一道暗讯,叫他带领第六军避开凉冰和艾希,秘密离开北部战区与自己汇合。
……
“真没想到,当初殿下给咱们第六军搭载的屏蔽三角体能力的保护程序,里面居然还留有一手,”肯特突然一脸感叹的说,“竟能让咱们第六军在凉冰小姐和艾希的眼皮子底下离开北部战区,殿下还是一如既往地厉害啊~”
我的大小老婆
古斯闻言笑了笑,看着舰船暗能壁垒外的星光,也不由得感叹:“说起来这次出来援助天城,真正让我吃惊的反倒是凉冰小姐。”
“哦?怎么说?”
不远处那个调试战舰行进参数的天使战士闻言不禁慢下手上的动作,一双耳朵也跟着支了起来。
“当初那个调皮捣蛋,恨不得把整颗银翼星都搞翻天的小恶魔,竟然已经成了天城的天启王。”古斯摇头笑道。
“哈哈,可不是嘛,”肯特哈哈一笑,接过话茬,“不过本性还是一点都没变,咱们刚到天城那会儿,她不是还被凯莎小姐关着呢么?哎,殿下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古斯抿嘴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对对对,就是这句!哈哈……嘶——”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門 水墨煙雨
??
古斯疑惑地看了眼突然止住笑声的肯特,问道:“怎么了团长?”
肯特显得比他还要纳闷,看着自己胳膊上立起来的汗毛,一边伸手搓了两下,一边转头瞧向战舰外说道:“我怎么感觉周围突然变冷了?”
“啊?有么?”
实在没找到让自己打冷颤的原因,肯特也就没再纠结,回过头对古斯问道。
“话说回来,殿下让咱们离开北部战区后与他汇合,可是具体坐标位置也没给咱们,这漫无目的的航行得到什么时候?”
“看我,你不说我倒是忘了。”古斯拍了下自己额头,调出一张星图看了看,随后笑道,“好了团长,咱们就在这里停下吧。”
“停下?在这里?”肯特显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没错,”古斯点了点头,看了眼星图上显示的时间,“这个时候殿下应该……”
“嗡——!”
他的话音还不等落下,不远处空域忽然浮起一道巨大涟漪,紧接着无数光影数据点亮,它们相互纠缠连接,很快第六军旗舰编队正前方,便出现一道由数据构成的巨大辕门,顿时,惊呼声一片。
“大家不要慌,这是殿下建立的数据拟态虫桥,”古斯一副过来人模样,安抚一下周围有些骚乱的天使后,转头看向肯特。
他嘴角勾起一丝神秘的微笑:“别怪我没提醒你肯特团长,通过这个虫桥后,你可要紧紧托住自己下巴,因为你将要看到的一切会超乎你的想象!”
萬域靈神
“咕噜!”
另一边,那名调试数据的天使越过不停吞咽口水的肯特,看向战舰外已经稳固的拟态虫桥,明眸突然闪了闪,身后的羽翼刚想要张开,可不知想到了什么又放弃了。
他收回目光,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
‘反应都已经到这了,我还急于那一时干嘛?华臻,这回老娘看你还往哪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