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小說推薦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法爷永远是你大爷
一开始,罗兰在这个镇子上,感受到的是纯朴。
但现在,他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片封印之地常有人来挖东西,时不时就能挖出一些玩意。
比如说陶器啊。
比如说铜币啊之类的有价物。
这不太正常。
在罗兰的精神探知中,封印之地确实是有这些玩意。可有一说一,封印之地似乎从几十年前就开始发掘了,按理说里面的东西早被挖掘完了,就像再大的墓,被人连倒斗三十年四,那也渣都不剩下了。
但……这地方依然还有。
而且,封印之地里,有些洞坑显得比较‘新’!
看来有人一直在‘维护’这地方,时不时扔些东西下去?
罗兰觉得这猜想实在是不合常理。
况且,还有一个精灵从这里面跑出来,那就更邪门了。
难道精灵被关了这么久没有人发现?
两个多月啊。
不过想想,魔法师想要关一个人,并且让其它普通人找不到,也是有办法的。
只是罗兰实在想不通,如果这地方真是封印雅伯索的地点,那雅伯索脱身后,第一件事情不应该是跑路吗?
他在这里又扔东西进去,又抓精灵做长寿药,是想搞什么鬼?
真不怕魔法女神蜜斯拉来找他麻烦?
还是说,有恃无恐?
罗兰越想越觉得事情有些玄妙。
他拿出系统背包里准备的小棍子,再次插到了地面上。
遇事不决许愿术!
这是老法师的套路了。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很多书籍里都说,高等级的,高精神力抗性的预言系法师,根本不屑和你玩什么心计。
大小许愿术轮着用。
你硬实力不如他强,你永远玩不过他。
好在预言系法师极少,直到现在,预言系魔法塔也是有名无实。
人不多,而且大师级以前的预言系魔法师,也不过十来个人。
可怜得要命。
但依然没有什么魔法师想去惹他们,找他们的麻烦。
等小棍子插入泥地后,罗兰调动了精神术。
“许愿,指出蜜斯拉死对头索伯索所在的方向。”
半秒后,棍子突然折成了几断。
而罗兰闷哼一声,然后很不文明地向旁边吐了口带血的唾沫。
他咬到舌头了。
小许愿术的岁面作用反噬。
不过这也能看得出来,确实如蜜斯拉所言,雅伯索实力确实大降。
否则小许愿术的负作用就不是咬破舌头那么简单了。
估计他在精神力层面,要比罗兰略强一些。
毕竟是当年可以和蜜斯拉争神格的人,即使被封印了几百年,还有这实力也很正常。
只是该怎么找到这人?
他之前到底是不是被封印在这地方?
如果不是,那之前使用异位面行走的又是谁?
那个特殊的空间魔法,罗兰都不会。
罗兰越想越觉得相当头痛。。
他在封印之地又守了一晚上,没有任何收获。
非常不錯小說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ptt-726 抓着你了展示
第二天,他和向导贝克朗姆说,要去周围的大镇子看看。
作为向导,贝克朗姆自然得跟着罗兰出发。
在离开院子前,罗兰看到老太婆拿着一杯红色的果酒,喜滋滋地喝着。
真宠自家女人啊。
罗兰有些佩服。
葡萄酒这玩意,相对于普通人来说,其实挺贵的。
贝克朗姆自己不喝,对老妻倒是很舍得。
两人坐着板车再次出发。
沿着粉色花海中的道路,走了近七个小时,终于到达了附近的镇子。
一个比之前镇子更大得多的,几乎已经能算得上城市的大镇。
罗兰来到镇中,找了个旅馆住下,然后他先让老贝克朗姆去帮忙打听一下,这座城市谁的消息最灵通。
而他自己,去打了这座墩布的佣兵公会。
毕竟是十万以上人口的大镇,虽然没有刺客工会,没有魔法支会,更没有魔法师驻扎的魔法塔,但最大众化的,最平民化的佣后工会倒是有一家。
罗兰去打工会的会长,在支付了数枚金币后,得以阅读这座城市里的任务记录。
再请文秘将有关隔壁镇子的任务全给挑选了出来。
这可是个大工程,没有数天时间不可能做到的。
为此罗兰又多支付了十枚金币。
等他回到酒馆后,发现酒馆里多了两个面像看起来油腔滑调的人。
而老贝克朗姆则说道:“法师老爷,我能不能先回家,看来你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但我不太放心家里的老太婆。”
“行。”
罗兰点点头。
等贝克朗姆离开,罗兰分别给了每人一枚银币,询问他们隔壁小镇的事情。
这两人年纪也不小了,都有四十岁以上,他们有问必答。
当然……他们也不敢骗罗兰。
普通人不敢在法师面前说谎。
因为所有国家的民间传说中,法师是能甄别谎言的。
这两人的情报都偏向很多八卦居多。
比如说本镇的某某某和隔壁镇的妇人有什么奸情之类的。
或者要么就是关于一些神神叨叨的鬼故事。
但其中有个人说的话,却引起了罗兰的注意。
“我小时时候常听说,每年总有几个外人在邻镇失踪,传说那里有吸血鬼。不过最近几年倒是没有这迹象了。”
罗兰听完后,若有所思:“哦,以前是大概多少年前。”
“好像我懂事起,就有类似的传闻了。”
之后两人又说了些有的没的乌龙传闻,虽然没有得到更重要的线索,但罗兰还是给两人再加一枚银币,当作酬劳。
之后罗兰在这里住了两天。
第三天,佣兵工会派人请他过去。
原来关于邻镇的任务记录已经挑选出来。
罗兰向辛苦的工作人员表示了感谢,然后一页页翻起了这些新抄下来的记录。
他发现……关于邻镇的任务,全是找人居多。
每年都有三四单。
虽然和之前那位情报贩子提供的数量对不上。
情报贩子说,每年至少十人。
或许……有很多失踪者的亲属,没有那么多钱在佣兵工会进行挂牌?
而且这些寻人任务,没有一起是完成了的。
罗兰一条条看下来,仔细对照时间表。
最后,他发现,十年前有条记录,说是有名男性精灵在这附近失踪,希望佣兵工会帮忙找一下。
当然……这任务也是没有完成。
罗兰看了下时间……法兰星火年六月!
星火年?
罗兰眼睛猛地一亮。
法兰斯的历法是十年一轮,而自己遇到的那个男性精灵,也是星火年被抓。
他不是被抓了两个月,而是整整十年?
罗兰又想来了,情报贩子说,最近几年邻镇失踪的人变得少了。
他把记录一条条看下去。
这个公会做的记录很详细。
大概有七十年左右的记录。
罗兰发现,关于邻镇寻人任务,开始比较频繁出现的,是五十年前的记录。
然后到十年前就渐渐少了下来。
和情报贩子提供的线索对上了。
罗兰的大脑飞速运转。
如果这些数据没有错的话,雅伯索在五十年前,就已经从封印之地脱身了。
为什么会提前?
因为封印之地附近出现了个镇子……一开始应该是村子,后面慢慢发展为镇子的。
罗兰之前在邻镇那里寻找线索的时候,无意中打听到,那个镇子只有七十年不到的历史。
农村的耕作活动,或者其它行为,导致封印被打开,然后雅伯索从中脱身出来。
至于为什么那时候就陆续有人失踪?
罗兰把系统背包里的‘魔改精灵之血’拿出来。
这东西的作用是增加人的寿命。
即然精灵的血可以,那么人类的血大概也可以……但估计效果不是很好,需要大量收集炼制。
所以每年都会有不少外人失踪。
凶手没对镇子上的人下手。
然后上一个法兰斯星火年,雅伯索无意中抓到了个精灵,就不需要再用人类的血了。
男精灵处于半封印状态,对外界时间感知相当不敏锐,所以这才以为只过了两三个月。
甚至误导了罗兰。
但现在情报摆在眼前,很多事情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出来了。
罗兰闭眼思索了好一会,最后睁开眼睛,他已经确定了一个人选。
传送回之前的小镇,罗兰再一次来到老贝克朗姆的院子前。
这老向导,正在给自己的老太婆倒红色的果酒。
罗兰推门进去。
老贝克朗姆扭头见到罗兰,开朗地笑道:“法师老爷,你怎么回来得那么快,你不是说要多待几天的吗?”
“事情办得差不多了,该回去了。”罗兰看看老贝克朗姆手中的酒壶,笑道:“有酒喝,正好我有点喝,能不能送我一杯?”
“当然没有问题,这是我自家酿的葡萄酒,虽然不敢说特别好喝,但也不比外面的差多少。”
他一边说话,一边倒了杯,然后放到罗兰面前。
提着酒杯,看着里面清澈的红色酒水,艳得仿佛血液。
罗兰打开系统视角,然后便看到了这杯酒的描述。
物品:经过葡萄酒大量稀释的药剂(精良)
说明:将魔法改良后的精灵之血药剂,用葡萄酒进行稀释,减轻药性和效果,以适于普通人饮用,味道和真正的葡萄酒,没有任何区别。
作用:略微增加饮用者生命上限。
罗兰看完后,微微一笑,然后手指伸向老贝克郎姆。
“虹光喷射!”
指尖上前一团彩虹光团瞬间成形。
老贝克朗姆愣愣站着,仿佛吓呆了。
但罗兰完全不为所动,也不担心自己杀错人。
虹光喷射弹射而出,在快击中老贝克朗姆的一瞬间,被一道蓝色的光膜挡了下来。
随后老贝克朗姆化成一团光晕消失。
瞬移!
罗兰立刻转身,追着瞬移过去。
然后只见两团光晕乱闪,一眨眼,就已经消失在草原的天际边。
两人都闪走老远了,之前老贝克朗姆捧着的酒壶,这才掉到地上。
里面的葡萄酒洒了出来,溅得到处都是。
老太婆走过去,把酒壶抱了起来,轻轻抚摩,脸上尽是温柔的笑意。
视角回到罗兰这边,两人以极快的速度闪现,不多会,便闪出了五十多公里外。
见甩不开罗兰,老贝克朗姆停在原地,身体开始渐渐变淡。
又是‘异位面行走’这个空间魔法。
但罗兰这次早有准备,同样的招数对黄金之子不会起作用两次!
其实罗兰很想这么喊一声,但还是忍住了。
只是静静扔出了空间锚卷轴。
数道透明的空间索链从虚空中出现,扎根大地之中,将周围的空间死死锁住。
老贝克朗姆硬生生被中止了异位面潜入,身体由半透明变得凝实。
他甚至受到了一定的魔法反噬。
捂着胸口看着罗兰,脸色有些发白。
“如果你一直使用闪现术,我未必能追得上你。”罗兰淡淡地看着对方:“雅伯索,没有想到你居然化成一个老人的模样,还给自己套了强大的幻术外层,别说一般法师,连我都看不穿。”
老贝克朗姆看着罗兰,随后他身体周围的空间微微扭曲了一下,整个人就变了。
老迈的模样消失,变成了金发碧眼的帅哥。
“看来你就是蜜斯拉派来的猎犬了。”雅伯索呵呵笑了声:“没有想到,她居然还没有忘记我这个仇人。”
罗兰抖抖眉毛,没有反驳。
他反而好奇地问道:“你五十年前,就应该醒了,为什么不逃离这个地方?你逃了,以你的幻术本领和藏匿能力,估计没有人能再找得到你。”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雅伯索看着罗兰:“我很想这么说,之前也是这么认为的。但现在看来,这只是句害人的笑话。”
确实!
真正聪明的猎物,从来不会回到危险的地方,最正确的做法,就是远离猎人的搜索圈,越远越好。
所以雅伯索的做法,其实很愚蠢,完全不符合一个强大睿智魔法师的该有的形象。
“以前很多人在这个镇子失踪,是你做的吧。”
雅伯索愣了下,随后明白过来:“我就说你怎么会查到我,原来是靠这条线索啊。我已经融入到这个镇子里了,按理说不会被发现的,没有想到……百密一疏。”
罗兰内心中也承认,如果没有那些失踪人口的数据,他根本不会怀疑到老贝克朗姆的身上。
“这么说你承认了?”罗兰身上的衣物,无风自动。
“我们来做个交易吧。”雅伯索笑道:“放我一马,我会给你这几十年来,我所有的法术模型,以及魔法心得。我会滚得远远的,绝对不再出现在你的面前。”
“这几十年来,不下一百五十人被你‘吃’掉了,大部分都是十几岁的少女。”罗兰冷冷地说道:“你这人渣去冥界和她们做交易吧。”
无数的法术之手从半空中降落下来。
极寒领域极速铺开。
周围很快变成了银白色,茫茫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