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8j8精华小說 我把低武練成了仙武 真的不是許仙-第一百四十章 魔浮屠!神劍預警!(爲盟主慕容逝夢DH加更1/3)看書-vvicc

我把低武練成了仙武
小說推薦我把低武練成了仙武
“倚天屠龙功!”
“八卦玄掌!”
“太极神剑!”
张明道竭尽全力的施展着自身所掌握的高深武学,拳掌指剑,各种招式暴雨倾盆般轰击在唐杰的身体之上。
砰砰砰砰!
哪怕唐杰修成金钟不灭体,更将易筋经催动到极致,护体真元流转,可一道道攻击打在唐杰身上,也让他感觉全身传来一阵阵的剧痛之感。
但唐杰却不惊反喜,他体会着张明道攻击中的特点,柔中带刚,阴阳并济,一招一式都仿佛阴阳倒转,威力无穷。
“燃木刀法!”
“神象拳!”
“真龙吼!”
唐杰本身则也不甘示弱,毕生所学疯狂的往张明道周身招呼,一招一式霸道绝伦、开天辟地!
不止是唐杰二人在大战,其他战区,摩诃、武长空等人也都遇到了劲敌,打得十分亢奋、痛快。
整个武圣台的各处,都是万古罕见的强大武修们在全力的交战,战意冲天,硝烟弥漫!
“好好好!打得好!再猛烈点吧!”
在武圣台外,金衣皇使则是忍不住哈哈狂笑了起来。
在武圣台边缘的一个个空间囚牢之中,数十名武修都被囚困在其中,身体被黑色的符文缠绕,自身的力量被源源不绝的抽取而出。
这些武修都是在武圣台上战败之人,他们完全不会想到,战败后会落入这空间囚牢之中,沦为养料,沦为炼丹的工具!
这些武修的力量被源源不绝的抽出,自武圣台内不断积蓄的战意、武道意志,则如熊熊烈火升腾,将这些力量给凝练成丹!
“快了!就快完成了,我将再度重临这片大地,让世人在我的恐惧下颤抖!”
金衣皇使看着武圣台上空武道意志形成的火焰中逐渐凝成的那颗丹丸,他面具下的嘴角则是不由自主的划起了一抹弧度。
曾经的屈辱将洗刷,他将再临巅峰,甚至更进一步!
“都……小心啊……圈套……这是圈套!”
“该死的混蛋!我发誓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至于那些战败的坠入囚牢,沦为炼丹材料的武修们,有的焦急的大吼大叫着,希望武圣台上大战的其余武修们能有所察觉。
有的则是为金衣皇使欺骗了他们而愤怒到双眼流血,他们每一个都放弃了一切,要迎来所谓的武道盛世,不过这一切都是金衣皇使的骗局而已,根本目的只是想将他们聚集在一起,达成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而这一切,在武圣台上交战的唐杰等人却并不清楚。
陰魂 夏枯草來回飛
“好强悍的功力,这唐杰的潜能似是无穷无尽,一击更比一击重!而且其中有一股能够侵蚀肉体、精神的力量,很是难缠。”
张明道暗暗吃惊,唐杰的攻击越来越重,简直像是没有极限似的,打得他快要吐血,黑级浮屠的力量更让他苦不堪言。
情深意動,錯愛傅先生
“张明道的九霄真经果然不同凡响,若非我修成金钟不灭体,内外一体,内脏都练的完美无缺,否则非得被他打得内脏都粉碎!而且我的攻击落在他身上,九成威力都被化解了!”
唐杰体会着张明道的攻击,也同样很震撼。
张明道的九霄真经练到了太极归元的境界,攻守兼备,更可源源不绝的吞噬、化解敌人的攻击,令其威能十不存一,非常的玄奥!
“砰砰砰!”
当双方互攻了上百招,不约而同的向后连退。
“咳!”
张明道咳嗽了一声,咳出了一口血来,已然是受了内伤,哪怕他能够以九霄真经的柔劲吞噬、化解唐杰九成以上的攻击,可剩下的一成积蓄下来,也是令他受创。
张明道以衣袖将血液擦去,却满脸的兴奋。
唐杰同样感觉胸口气闷,运功之下才将这股气闷之感给化解开去,唐杰很兴奋,张明道的九霄真经极为攻防一体,甚至能与他正面搏杀丝毫不落下风!
“来吧!”
唐杰很兴奋,便准备继续上前,分出胜负。
可出乎预料的,张明道却是欣喜的挥手制止道:“住手,不打了!你赢了!”
“这……怎么就我赢了?”
这令唐杰一愣,眉头紧皱了起来,他这才刚热身完,张明道就认输了?
张明道满脸欣喜的笑容道:“刚刚的战斗中,我有所领悟,要把握住一闪而逝的灵光,将我的九霄真经推升至更高境界!或许……那时我就将要突破了!”
“原来如此……恭喜张前辈了。”
唐杰无奈的收敛了气息,张明道在与唐杰的激斗中有所领悟,急需仔细的抓住那灵感,闭关修炼,尝试突破,所以要结束战斗,直接认输。
虽然唐杰还没打爽,可他也为张明道感到开心。
“下次见面,再打个痛快!”
在笑声中,张明道的身影缓缓消失,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尝试将自己的九霄真经练到更高境界!
“唉……”
唐杰看着张明道消失的身影也是有些无语,他才刚进入状态呢,这张明道就不打了?
没办法,唐杰只能等待了起来,期望下一场能够遇上不亚于张明道的强者,给自己带来压力,从而进行突破。
“来了!”
过去了小半柱香的时间,在这战区之内,一个影子缓缓的现身。
“是你?”
唐杰见到此人,不由自主的脸上露出了讶异之色。
“阿弥陀佛,看来是命运的安排,我和你果然有一战。”
那人见到唐杰,则也同样略显意外,随后则笑了起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黑衣年轻僧人摩诃!
根据唐杰所知,摩诃一样是达摩一脉,可关于他的事情却几乎没有记载,是个来历身份都很神秘的人。
但能够肯定一点的是摩诃的实力绝对深不可测,不会在张明道之下!
“我也早想与你一战!”唐杰目光灼灼。
易筋经.二间战纹!
“轰隆!”
唐杰瞬间开启了二间战纹,黑色的雷霆垂落,化为两道战纹自他额头凝聚,黑芒闪耀间,让人如坠地狱!
“易筋经么……你与贫僧走的是两个极端。”
见到唐杰施展的武功,摩诃并不意外。
上一次狂兽与唐杰之战时,摩诃就已经是在暗中看到过唐杰所施展的易筋经了。
“轰!”
摩诃体表同样冒出了漆黑的光芒,这是易筋经黑级浮屠境界!
可让唐杰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在摩诃的左半边身体则是亮起刺目的金光,璀璨如太阳!
“金身诀?”
獨攬幹坤 冰鱗承夏
唐杰认出了摩诃使用的是金身诀!
童子功之最高境界为红日诀,但实际上将金钟罩练到第十关之后,就能够两者结合,练出更高境界的金身诀。
这摩诃与唐杰一样,都将童子功练到了红日诀之上的境界。
摩诃左半边金芒闪耀,右半边身体则是黑芒闪耀,并且缓缓的凝聚在了一起,化为了暗金之色,金身诀与黑级浮屠的力量完美的结合,说不出的邪恶,散发着一股魔性!
“易筋经……与童子功结合?”
唐杰见到这一幕也吃惊,摩诃的身体化为暗金之色,简直就跟一头张牙舞爪的魔一样,以往那种风轻云淡、和和气气的气息也消失了,变得无比的暴戾。
摩诃缓缓道:“我是达摩祖师亲收的弟子,学得了他一身的武艺,只不过我心中住着一头魔……令我曾经干下过一些极为荒唐的事情,破了杀戒,而且是大杀特杀,牵连了无辜,家丑不外扬,我被逐出了少林,也无颜去见师父……”
摩诃,他是达摩的亲传弟子,极得达摩的喜爱,一身的武功都尽数倾囊相授,但摩诃本心则是极为暴戾的,充满了戾气,哪怕是诵读佛经也难以化解。
所以摩诃几乎不与人动手,一旦动手他都无法控制的住自己,他曾经一次与人动手中,大开杀戒,牵连了无辜,这令他醒来后心中怀有愧疚,离开了少林寺,而少林则也因为这件丑闻没有记录他的名字,后世鲜有人知道他。
但摩诃本身可是不折不扣的武学奇才,能够被达摩收为亲传弟子,继承他的衣钵,就能知道他的优秀了!
“易筋经黑级浮屠、童子功金身诀皆是师父所创,中正平和,蕴含着佛理,我却以魔性为主导,将两者结合,练出了这全新的浮屠金身!只为杀戮、只为战斗!”
摩诃周身散发着一股暗金色的气息,眼中布满了血丝。
“小心了……一旦动手,我可能压制不住这股魔性!”
摩诃声音沙哑的道,与他交手还能活下来的人,少之又少。
“正是如此……才最好!”
唐杰不惊反喜,摩诃同样修炼达摩一脉的武功,更是另辟蹊径,走出了自己的路,将易筋经与童子功结合,练出了浮屠金身,只为战斗、只为杀戮,充满魔性!
在摩诃身周都蕴含着一股危险至极的气息,这令唐杰战意高昂到了极点,与摩诃的这一战,或许他会有新的体悟!
“浮屠诀.魔浮屠!”
摩诃如妖魔般咆哮,清秀的面孔上充满了暴戾,他暗金色的身躯跨越了漫长的距离,一掌向着唐杰打来,这一掌携带着霸道的魔威,简直就跟掌控地狱的魔王!
“来吧!”
唐杰体表一片片龙鳞生出,额头上战纹闪耀,一拳倾尽全力的击出,就如敞开的地狱之门,无数的恶鬼从中冲出!
“轰隆!”
两股神力碰撞,简直要将天地都给撕裂,无尽的神力呼啸,跨越了万古时空般,要令天堂地狱都崩塌!
……
此时在武圣台上七人轮空一人,交战的还有其余两个战区。
武长空浑身烈焰腾腾,体内似有九颗太阳在熊熊燃烧,炽烈的烈焰将虚空都焚烧的扭曲,简直要焚毁一切!
而与武长空交战的则是一仙风道骨的白发老者。
重生之寧舒 素飛柳
“逍遥公,不要一谓的躲闪啊,这样下去什么时候能分出胜负?”
武长空一拳一掌都仿佛火山爆发,他低吼道,白发老者则是不断的以身法腾挪转移。
白发老者逍遥公闻言,嘴角微微抽搐,心中则是骇然:“这武长空的真元太过霸道了,我的北冥神功修炼到了至高的境界,吞化一切竟然也难以化解他的真元?”
逍遥公很震撼,先前的几场,逍遥公都将自己的对手给吸了个一干二净,他修炼的北冥神功能化他人功力为己用,修炼到高深境界,更练出了阴阳一体的北冥真元,强凶霸道。
可如今面对武长空的九阳神功,他却有一种吃不消的感觉。
絕品棄少
“傻子才跟你硬碰硬!”
逍遥公冷笑一声,他并非没有胜算,只要缠斗下去,以他北冥神功的特点,此强彼弱,总能赢下来的!
而在第三战区中,则也两个魁梧男子在厮杀,其中一人名为连战,另一人能连胜几场打到这里,自然也不是弱者,两人的大战同样激烈!
还剩下的七个人有六人都在苦战,唯有一人盘膝坐在原地等待着,此人抱着剑,正是古剑。
古剑的眉头紧皱:“我的运气……怎么这么差?连续两场都轮空?”
古剑的运气很差,或者说是很好,因为他连续轮空两场了, 13进7,有一人轮空,这轮空之人正是古剑!
而7进4,又会有一人轮空,古剑又再次轮空了。
这无疑是让古剑很无奈,因为上这武圣台的目的就是与其他武修交战,连续轮空了两场,让古剑也是不知道该说这运气差还是好了。
古剑百无聊奈,此刻他却有注意周边环境的空闲,他有些疑惑:“为何……不能看到其他人交战的场景,这样默默的等待,也太无聊了!”
如果是让古剑来设计武圣台,他肯定得设计成能够看到其他人交战时的场景,这样能打发空闲时间,也能观看他人战斗,有所领悟。
但这武圣台偏偏没有这功能,各自为战。
換日箭
“另外,那些战败的武修已经离开了武圣台了么?”
让古剑也比较关心那些战败的武修如今在哪,是不是离开武圣台了,正观看着他们战斗。
“嗡嗡嗡!”
就在古剑思索之时,他的剑此时却发出了剑鸣声,整个令古剑的神色变了。
古剑修炼的是剑道,早已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更是将手中之剑都养出了灵性,能够自动护主。
“神锋剑剑鸣……是在预警!”
便宜老公呆萌妻
古剑脸色很难看,他一生曾遭遇过不少次的生死危机,凭借着手中之剑的预警,他都能有所警惕,逢凶化吉。
而这一次他手中的神锋剑剑鸣声却是各外的尖锐,危机!大危机!可能会万劫不复的危机!
“该死……这武圣台有问题!金衣皇使有问题!”古剑脸色阴沉,其实所谓的神锋剑预警,是他自身的直觉,但直觉强烈,便会影响到自己的剑。
古剑对于金衣皇使本就心存怀疑,对这武圣台的疑惑越来越多,才会引动神剑预警!
“其他人怎么样了?不让我看?那我偏要看!”
古剑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没有再待在原地不动,他手持神锋剑,剑意凝聚,一剑向着远处的虚空斩去。
“嗤!”
剑气纵横,可没入那片虚空之中,却是无声无息的消散,似是被化解了一般。
“一剑不行?那就来十剑、一百剑!斩天剑诀!”
古剑手持神锋剑,剑意与真元凝聚,剑光撕天裂地,斩灭一切!
古剑出生之时,便有当时天下的第一剑客上门,言称他是万古罕见的剑道奇才,并收他为徒。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古剑在十八岁的时候剑法就已经强过了自己的师父,并且所向披靡,问鼎巅峰,他凭借的唯有手中的剑,斩裂天地的剑!
“嗤嗤嗤!”
一道道剑光对着同一点不断的斩击,当斩出了三四十剑后,那片虚空似是终于承受不住,被撕裂开一条巨大的口子。
透过这条口子,古剑浑身一颤,他看到了在那条裂开的虚空之中,有一座闪耀着微光的虚空牢笼,在那牢笼之中,一个男子浑身被黑色如蛇的符文缠绕着,身体干瘪,近乎皮包骨头!
“明鉴兄,你怎么……会在这?”
古剑惊道,他认出了这干瘦男子正是明鉴,他进入武圣台第二场遇到的对手,同样是一位剑道强者,古剑胜过了他,两者也是惺惺相惜,约定好之后再好好的一起论剑。
可明鉴此时却变了这副模样?奄奄一息,浑身都干瘪,似是血液都被抽干了!
干瘦男子听到了古剑的声音,他回光返照的睁开了眼睛,一双灰暗的眼睛中满是绝望和愤怒,他声音沙哑的嘶吼了起来:“阴谋……是阴谋!我……我们都被金衣皇使这小人给算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