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a72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獵魔烹飪手冊討論-第七十八章 曾夢想……推薦-xz41g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
虎千代不同于一般小女孩喜欢洋娃娃。
对于那些小女孩喜欢的东西,她完全提不起兴趣。
她喜欢,刀剑。
当同龄的小女孩们带着洋娃娃过家家时,她每天抱着木刀木剑,挥舞打闹。
听着风声从手中的木刀木剑上掠过。
她感觉无比的快乐。
以至于,还不到七岁的她,悄悄的跑进了父亲的书房。
在那里,有着真刀真剑!
她想要触碰真刀真剑!
结果,自然是失败了。
刚一进书房,就被她的父亲发现了。
然后,她遭受到了从出生以来,最为严厉的训斥。
因为,她的父亲认为她这么做很不淑女。
没有经过允许就进入书房,真的很不好。
位面交易狂徒 白老板1
尤其是在被特意叮嘱的前提下。
做为上杉家的女儿,自然是要成为一个淑女的。
要有着良好的礼仪和家教。
不能够任性妄为。
更不能搞做出有失体面的事情。
而她这一次的‘犯错’,证明了她平日里的教育是失败的。
在那记忆中最为严厉的训斥后,她的付清没有再过多的责骂,反而是一脸的自责、愧疚——因为,她的父亲,认为是自己对她不够关注,不够爱,才会让她有着这样过分的举动。
之后相当长的日子里,她的父亲陪着她一起上课、看书,每周更是会选择天气好的下午去郊外野炊。
她也坦白了自己当时的感觉。
听到了她的话语,她的父亲笑了。
摸着她的头,发出了阵阵感叹。
到现在,她都记得父亲当时的话语——
‘很正常啊。’
‘我小时候也喜欢刀剑。’
‘刀剑的魅力,很多时候是不分男女的。’
‘它们锋锐,且带着致命的诱惑,又有谁能够拒绝的了呢?’
‘但是,时代在进步啊!’
‘火药出现了!’
‘枪械出现了!’
‘在战国时期,你应该是武家女,就算是你不想学习,我也会强迫你去学习刀剑弓箭马术等等,因为,那将是你安身立命的根本。’
‘可现在?’
‘即使你练习十年刀剑,你依旧无法抵挡一枚子弹。’
‘更重要的是,刀剑不是我们安身立命的根本。’
‘现在的社会变得‘文明’了。’
‘一些东西永远不会放在台面上。’
她认为父亲说的是对的。
毕竟,她的认知,就是这样告诉她的。
电视上、报纸上传递来的信息都是这样。
没有谁能够用刀剑抵御子弹的。
而她对于刀剑的喜欢?
应该就是如同父亲所说的那样。
被武器本身吸引了。
虽然她很好奇,自己为什么没有对枪炮有着这样的喜欢,但这并不妨碍她以上杉家女儿的身份学习着名媛淑女们应该学习的一切。
首饰、衣服、茶艺、马术、射击等等。
在年复一年的过程中,她都学会了。
而且,成绩优秀,是个中翘楚。
这个时候的她,对于刀剑的喜欢,早已经被埋藏在了心底。
直到——
救救我!
救救我!
这样的呼喊声出现在了耳边。
谁?
谁在那里?
她下意识的问道,并且,脚步开始向着喊声传来的方向挪动着。
身为上杉家的女儿,她不可能见死不救。
这是她的父亲告诉她的。
而她的父亲也以身作则。
所以,虎千代并没有犹豫。
只是令虎千代疑惑的是,不论她怎么向着声音的方向跑动,都好像是无法靠近那个声音。
而且,最让虎千代诧异的是。
这是梦!
她,她的母亲,她的父亲,都在做着相同的梦。
巧合?
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巧合?
她和父亲、母亲是不相信的。
她的父亲马上就行动起来。
以上杉家的人脉和财力,当天就有了一些消息。
她第一次在父亲的脸上看到了错愕。
那是一种不可置信的错愕。
‘虎千代,也许我错了。’
当天晚上,她的父亲莫名的向她道歉了。
没有追问。
她已经猜到了什么。
在她和父亲认知外,还有着一个‘常理’的世界。
在那个世界中,还保留着‘传统’。
靈怪筆錄 染血鬼手
事实上,也是这样。
随后几天,当她的父亲带回来的消息越来越多的时候,一个崭新的‘世界’就充斥在了她的眼中。
阴阳师。
剑豪。
妖魔。
还有诸多的奇能异士。
这些人中,有着十分轻易就可以用刀剑抵御子弹的手段。
或者……
干脆斩落子弹。
这是她父亲道歉的缘由。
‘抱歉,虎千代,当初的我实在是太自我,太自大了。’
她的父亲又一次的道歉。
她摇了摇头,示意父亲不要这样。
因为,她的父亲是一个好父亲。
给与了她该有的一切。
还多出了许多的偏爱。
至于刀剑的喜欢?
谁又能够保证,喜欢刀剑,就一定能够成为剑豪呢?
在‘里世界’中,剑豪也是少见的。
更多的只是一些以身为刃,生死刹那的剑士。
血色喷涌时,带着残酷的浪漫。
这些剑士追寻着这样的道路。
但是,在她看来,远没有家人重要。
因此,当她的父亲又一次去寻找那位‘驱魔人’的时候,她没有待在祖宅等待,而是等在了半路。
接着,她看到了那位驱魔人和对方的助手。
那位驱魔人很高大、壮硕,但是对方的助手更吸引她的目光。
毕竟,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比她还高的女生。
虽然不想要承认,但是她的身高一直是她成为名媛淑女的一大阻碍。
岛内喜欢娇小可爱的女生。
而她?
被称之为女巨人。
好想把给她起这个外号的家伙打一顿。
可是身为淑女,她怎么可能这么做?
她只是喂对方吃了牛粪罢了。
很仁慈的手段了。
只是没有想到,那位助手也有类似的经历。
聊起来之后,她才突然发现,她们不仅年龄相近,有着类似的经历,还有不少相同的爱好。
很快的,两人成为了好朋友。
虎千代很珍惜这段友谊。
因为,在虎千代看来,当完成了这次‘驱魔’后,就是这段友谊结束的时候。
只是……
攻不可沒 木淩袖
为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我的心会跳着这么快?
烈焰汹汹。
刀剑闪烁。
灼热与寒芒。
斩击与碰撞。
这一幕幕,让虎千代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
在虐戀盛開的地方
她的心底涌现出了一种莫名的……欣喜。
那是一种看到了真正喜欢的东西后,才有的欣喜。
就如同……
曾经的刀剑!
不!
家人更加的重要!
但拥有了刀剑,不是能够更好的保护家人吗?
可死亡却是会更快的来临!
那也总比坐以待毙的好!
杰森可以救你,救你的父母一次。
但不可能次次都救。
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他们是为了你们家而来!
虎千代的脑海中,思绪翻涌,仿佛是两个小人在吵架一般。
而她的目光,自始至终都锁定在了杰森的身上。
挪也挪不开!
因为——
她在杰森的身上,看到了她曾经的梦想!
曾经的,她认为的,遥不可及的,不现实的梦想就这么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就这么砸破了她固化的认知。
让她的心,扑通、扑通的加速起来。
让她的双眼,再也挪不开。
那目光,炫彩不已。
海賊之火龍之爪 雪雲杉
因为那是‘梦想’的颜色。
那目光,充斥灼热。
因为那是‘梦想’的温度。
谁也没有发现虎千代的异样,即使是近在咫尺的上杉等人也是一样。
梦想,就是这样。
在没有被实现前,总是那样的寂静无声。
但杰森却有所察觉。
他没有发现虎千代的梦想。
愛從陽光的午後開始
只是感知中,虎千代的目光太过炙热了,引起了杰森的注意力。
可马上的,杰森的注意力就放在了对面纷纷拔刀的九道身影上。
相较于虎千代,眼前的九个人,无疑是更加值得在意的。
九人的气息,让杰森的双眼微微眯起。
他身上的烈焰,也发出了燃烧的啵啵声。
杰森全神戒备!
且,全力以赴!
面对每一场战斗,杰森都会全力以赴。
这一次?
也不例外!
至于依靠天赋?
那只是杰森战斗风格之一,从来不是杰森战斗的全部。
“杰森阁下,请小心了。”
说出这样的话语后,领头的‘十刀众’一刀斩出。
没有剑气纵横。
有着的只是长刀快斩!
重返文明 風飄醉
神之手
快!
无与伦比的快速!
在常人的注视下,这位‘十刀众’的领头者带着一道道重影就出现在了杰森的面前,而对方手中的刀,更是消失不见。
直到——
铛!
长刀斩在了杰森的脖颈上。
【查尔斯燃烧术】制造的盔甲被斩破,露出了杰森的皮肤,但是,在火星四溅中,长刀触碰到杰森的皮肤后,就停了下来。
杰森依旧是毫发无损。
呼啸而过的刀身,在这个时候停下了。
有着的只是,杰森淡然的目光。
明明没有什么迫人的气息,但是滴滴冷汗却从‘十刀众’头领的额头上渗出。
他,已经出了全力。
这一刀,是他‘剑道’的精髓。
甚至可以说是他的毕生所学。
但,面对这样的一刀,杰森完全没有躲闪。
甚至,连手部的火焰,都只是微颤。
这是在克制拔刀的冲动?
傾城妖嬈:腹黑公子好難纏 空寂
为的就是用身躯体会我这一刀吗?
可怕的对手!
脑海中翻涌而起的想法,令这位‘十刀众’的头领抽身而退。
那速度比之前还要快一分。
而杰森依旧未动。
就这么的站在那看着对方。
呼!
见到杰森没有追击,这位‘十刀众’的头领深深吐了口气。
“‘明王不动身’果然名不虚传!”
“竟然用身躯感受我最强的一刀!”
对方沉声说道。
被烈焰覆盖的杰森眉头一挑。
用身躯去体会?
他是反应不及,躲不开!
敏捷6.7,是常人6倍多的杰森面对着‘十刀众’首领的一刀,根本没有躲闪的能力。
对方太快了!
快到了超出杰森应对的范畴!
至少是8或9!
不!
也许有可能达到了10的程度。
杰森心底猜测着。
但是,整个人却依旧保持着淡然。
‘不夜城’的生活,早已经让他明白,当敌人怀疑你有什么的时候,你最好就要有。
不然的话……
后果不堪设想!
他现在就是要做到这一点。
因此,随后,他就淡淡的说了一句。
“继续。”
速度跟不上,不代表没有办法解决眼前的战斗。
在成为‘邮差’后,杰森就以‘邮差’为基础考虑了无数次遭遇突发战斗和不利战斗的场景,思考了诸多解决的办法。
在意外成为‘美食家’后,杰森这样的好习惯继续保留着。
“如果是在平时,我一定会拼上剑客的荣誉,和您一战。”
“但是现在不同。”
“为了组织,我必须要获得胜利。”
“所以,对不起了!”
领头的这位‘十刀众’的话语声落下后,周围的八位‘十刀众’就直接出手了。
刹那间,剑气纵横——
或锋锐。
或沉重。
或快速。
或缥缈。
或扩散。
或集中。
八道不同的剑气,径直将杰森笼罩。
判断到其中至少有两道剑气躲不开后,杰森所幸放弃了躲闪的想法,他就站在原地硬抗了。
他相信自己的防御力。
毕竟,这是他为了更好发挥自己的天赋,从而特意追求的更强更硬。
【战纹.普鲁斯.狮鹫.影匿锻体术】+【查尔斯燃烧术】!
前者为核心。
后者为表皮。
表皮不停的破碎,被斩裂。
但是核心却固若金汤。
铛、铛铛!
密集的击打声出现在了杰森的身上。
八道剑气没有一道落下。
紧随其后的就是持剑者。
他们手中的长刀对准了杰森的双臂、双腿、小腹、后腰以及双眼。
八柄锋利的长刀几乎是不分先后的落在了杰森的身上。
但,依旧是金属的交击声。
烈焰再次被割裂。
可皮肤依旧无损。
‘十刀众’的八人对于这样的结果似乎是早有预料,他们一个个面色沉稳的用‘刀’黏住了杰森的身躯,犹如是将杰森‘架住’一般。
而‘十刀众’的领头者则是趁着这个时候,又一次的将刀刃对准了杰森。
只不过,这一次,对方没有马上出刀。
而是,蓄力!
同样蓄力的还有‘十刀众’的八人。
看似将杰森‘架住’的八人,他们手中的‘刀’,正一点一点的将力量‘供给’到自己头领的刀中。
“小心!”
柿崎、甘粕、宇佐美、直江四人最先发现了这样的变化,齐齐高喊着。
而被烈焰笼罩的杰森却是裂开嘴,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眼前的一切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
他被‘抓’住了。
但反过来说,‘十刀众’何尝不是被他抓住了呢?
是时候了!
下一刻——
浓雾升腾。
死亡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