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61s精华言情小說 後漢長歌討論-第545章馬踏連營相伴-rdzxn

後漢長歌
小說推薦後漢長歌
西汉刘安的《淮南子·兵略训》中记到:千人同心,则得千人之力;万人异心,则无一人可用。
陆逊的铁骑当然是千人同心,哦不,是三千人同心。
三千支火把,三千条火龙。
火星飞溅,东城外的那数百座帐篷腾地一下就燃了起来,紧接着,那些火蟒、火龙也随风而起,南面和北面紧挨着城东的数十顶帐篷也开始雀跃起来,仿佛也想效仿那“成灰泪始干”的蜡炬,在众目睽睽之下加入到了熊熊烈火中,并且一直向城北方向蔓延。
網遊之取名麻煩 顏赤
玉带变成火带!
毒燎虐焰,火光冲天,城下的孙坚和城上的陆康都能感觉到火气袭人,更何况那些身处在玉带中的士兵和战马?
豪門帝少:強搶總裁少夫人 金綰綰
痛哭声、咒骂声、吼叫声、马鸣声以及火龙的呼啸声突兀的在城下响起,一切的声音都显得是那么的扭曲,就像是当日孙坚在虎牢关城下火烧李肃的模样。
这是陆逊的阳谋,但看上去更多的却是天意!
昔日的一把火,李肃身死李蒙被俘,今日的一把火,难道他孙坚和孙策也要步入李肃他们的后尘?
孙坚停止了进攻的号角,心如刀绞。
他本来想着今日决战,因此特意将他们分作两班轮换,谁知战争才刚刚开始,轮换的将士就已经深陷绝境。
他们都是江东不出世的勇士,他们跟随着孙坚讨过董卓,伐过袁术,面对董卓的狠绝和袁术的阴诡,哪怕身负重伤濒临死亡,他们也不曾皱过一下眉头,但是今日的这一场大火却让他们痛彻心扉哀嚎涕零。
他们在漫天的烟火中疯狂的逃窜,他们在干涸的沙地上拼命的打滚,他们眼巴巴的看着袍泽们在大火中歇斯底里的呼叫,他们亲眼目睹前一刻的兄弟下一刻就阴阳相隔。
“姓陆的狗贼,纳命来,今日你家孙爷爷要将你碎尸万段!”
看着麾下将士们的惨状,孙坚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声怒喝,大手一挥,程普、韩当、黄忠、孙策、蒋钦、吕蒙以及周泰等七八名勇将率领着麾下的兄弟退出攻城的序曲,恶狠狠的看着陆逊如潮水一般席卷过来。
波涛滚滚,兵阵如水。
陆逊却是淡淡一笑,见孙坚他们已近一箭之地,而城门下的攻击也戛然而止,点钢枪轻轻一扬,骑士们“嚯嚯”两声怪叫,三千支利箭骤然出手,仿佛暴雨一样落在孙坚等人头顶。
孙坚、孙策等人急忙舞动着手中的武器,将迎面而来的利箭一支一支从头顶挑落,武力不济的将士们则只好拿起手中的盾牌扛在肩上头顶。
少顷,在付出百十人的伤亡代价之后,孙坚等人重新握紧了缰绳,可是眼前的敌人已然不见,陆逊和他麾下的骑兵已经拔转马头远离火海消失在前方的树林之中,他们能够看见的就只剩下战马扬起的一道道尘烟。
吞天帝尊 蒼天異冷
“追!”
特么的,还没有亲手将仇人斩落马下,反倒又被仇人再捅上一刀!
孙坚哪里还能忍得下这口鸟气?古锭刀在空中猛地一扬,一刀寒光闪过,战马已经率先向密林冲了过去。
六跡之貪狼 柳下揮
想当年,他亦曾叱咤风云纵横四海,不可一世的董卓直呼“江东猛虎”,威震华夏的华雄同样也死在他的刀下。他的威名并不是从胭脂粉阵中获取的,而是从战场上博取出来的。
一个不知道从哪个山旮旯里冒出来的小儿竟然敢捋他孙坚的虎须,难道是梁静茹给他的勇气吗?
尘烟飞溅,火光滔天。
等孙坚和孙策率领众人踏过火海中的缝隙来到密林中时,陆逊他们的身影全然不见,甚至马蹄扬起的灰尘也落在地上,地上空余一片整整齐齐的梅花似的蹄印。
毕竟这陆逊的部队乃是王黎打造出来的铁骑,而孙坚麾下的江东军除了一众将校之外几乎全部都是步军,想以步军的脚力与战马竞赛,徒然奈何?这不是明摆着的打自己的脸吗?
哎!
孙坚一口气差点没有将自己憋死,却听得雷霆般的喊杀声再次汹涌而来,远处的树木枝叶急剧攒动,陆逊一声朗笑,如云的战马陡然从林中窜出,其方向正是六安的东门。
我靠,调虎离山,这小子的最终目的终究是六安!
孙坚急忙朝掌旗兵一努嘴,掌旗兵匆匆将大纛一舞,鼓角之声骤然于军前响起,三长一短,尚留在东门处的兵士和将校立即反向袭杀过来,孙坚、孙策、程普等人同样也兵分多路,形成一个大的包围圈,意欲将陆逊等人困死。
然而,沉重的现实注定让孙坚再一次失望。
陆逊的目标并不是东门,甚至都没有明确的目标。将将行到一半路程之时,陆逊打了一个忽儿,三千铁骑再次将马头一拨,长龙的头已经望向了近在两三里外的南门。
同时,他们还将手中的刀剑无情的向刚从火海中逃难出来的江东儿郎奋力的砍下。
陆逊率领的铁骑仗着战马的脚力单挑落单的江东士兵下手,一路上砍瓜切菜,只揍得他们哀嚎声声,惨叫连连。而没有了与战马抗衡的脚力,孙坚好像也只能望洋兴叹。
“保持阵型,稳扎稳打,步步紧逼!”
忽的,中军大帐一声怒啸,孙坚和程普、韩当等老将猛地恍然大悟,也不再急促的催兵追赶,而是重新将儿郎们聚集在旗下,排成雁形、长蛇、玄襄以及鹤翼等大阵,缓慢的、有条理的向六安城缓缓逼近。
这一声喊当然来自于孙坚帐下的谋士,江左周郎周公瑾。
自跟随孙坚出征以后,周瑜其实并不如历史上的那般得志,毕竟历史中他投靠江东的时候,孙坚已经亡故,当权者乃是他的兄弟和连襟小霸王孙策。
而现在,在孙坚的帐下他不过只是一个和蒋钦、周泰等人一般的小字辈,孙坚依靠或者说更看重的还是他的那帮老兄弟黄盖、程普以及韩当等人。
直到这一声呼唤,或者他才将在历史上展露出他的头角。
阵型突变,杀气隐现。
陆逊眉头微微一皱,他的兵马不多,他所仰仗的也不过只是一个快和狠,根本就不敢和孙坚比拼兵力甚至将校的勇猛,如果他们一旦被孙坚的部队缠上,那么等待他们的除了灭亡再无他路。
眼见胜利的天平逐渐向孙坚靠拢,城头上蓦然响起一道如雷的喝声,南门豁然洞开,陆康、陆林以及陆云涛等人手执锐戈骤然从城中杀了出来。
变生肘腋,围困了数月之久的城门忽然打开,含在嘴边的猎物忽然变成了猎人,南门外的江东男儿哪里能够想得到?一时间刀剑纷飞、血雨如注,城下一片大乱,保持了数月的攻击阵型再不复往日。
“将士们,且随我回城!”
点钢枪将眼前的一名士兵一挑,陆逊一声怒啸,心中却是无比的振奋,纵马一跃,铁骑紧随其后,宛如利箭一样直捣黄龙,不过盏茶的功夫众人竟已穿透大阵杀到城下。
“哐!”
無神
城门再次阖上,落在孙坚等人眼中的依然是那座孤独而傲立的城池,与往日不同的却是城下还有满地的疮痍和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