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yl7優秀都市小说 《頭狼》-4006 大膽的猜測相伴-ac6kq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连城前段时间刚刚升职,你知道么?”
听到我的询问,李姓男子迟疑一下反问。
我点点脑袋回答:“大概知道,好像是负责后勤这块了吧。”
俠與地下城
“对。”他抿了口茶水,声音又降低几个分贝:“从他升职到被举报,其实总共不超过一周时间,据说哈..我也只是听说,连城升的并不光彩,原本上面已经内定好了人选,如果不是内部那位突然暴毙,根本轮不上他。”
史上第一混仙 糖苦咖啡
無限使命
我猛然间想起来出发上京之前师父曾跟我说过的事情和“高喜”这个人名,吞了口唾沫道:“内定的是高喜?前阵子新闻上说死在什么商场火灾里的那位?”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阿瑤
“呵呵,咱们就是闲聊,出门就忘哈。”李姓男子谨慎的摆摆手:“如果不是你跟韩飞的关系,我才懒得乱嚼别人的舌根子,这话你可别出去乱讲,不然就是坑老哥我。”
“您放心,我发誓不会。”我忙不迭打包票:“您再跟我继续往下说。”
“其实新闻上爆料的火灾已经是好几天之后的事情了,在这之前,高喜的身份还没得到辨认,自然也不会引起我们这些人的注意。”他舒了口气道:“自打确认死者中有高喜后,各类小道消息就开始乱传,毕竟他和连城都算得上近几年御林军里的红人,加上连城升的突然,免不了会引人浮想连连。”
这家伙和所有文人一样,说话都喜欢磨磨叨叨,我禁不住催促:“确实,那您再跟我说说有人发现连城的车停在服务区之后的事情吧。”
“之后,有人说曾在上京的某间星级酒店见到了高喜的家里人,也有传闻说高喜家里人找到罗权那里破口大骂,当然这些东西我反正没亲眼看到,不管妄言是真是假。”他咳嗽两下道:“但连城的车子停在服务区里是真的,罗权曾让人到现场勘察并把车子开回来了。”
我捏着衣角,稍微有些紧张的问:“开回来车子,说明连城不在现场是吧,为什么没人找他呢?”
“怎么找?”李姓男子很直接的反问我一句:“他休假三个月,假期还没到,只要不犯错误,我们内务部是无权过问他去处的,况且他也不是失联,电话能够打通,也是他本人在接,他用得是绿营统一配发的专用电话,自己关掉GPS,除非动用大型设备才能定位,而动用那种设备,需要触底级别的领导签字,罗权也得申请。”
“呼..”我倒抽一口凉气,停顿数秒后,又问他:“您刚刚提到的高喜是个什么情况,方便跟我详细说说么?”
“高喜啊,他也不是个简单角色,父辈、祖父辈都曾在御林军内服役,只不过并不算罗权家族一系,虽然都说罗权是御林军少主,但上面怎么可能会让一家独大,这道理不用我多解释吧?”李姓男子笑了笑道:“高家就算是另外一系的铁杆嫡系,每一代都会人入伍,尽管一年不如一年,可在中下层的影响力还是相当的。”
回到未來
我“嗯”了一声,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因为罗氏一族愈发强横,高家人很难在退伍之后继续留在绿营。”他想了想后道:“但是高家的上面的那位对他们确实不薄,会在各个方面予以支持和帮扶,所以高喜的家族在他们当地也算得上名门望族,高喜算得上年轻一辈最有可能留在绿营的,结果飞来横祸,所以有人说他们绑了连城,我觉得也不是空穴来风。”
最後的三國
“高喜是哪的人?”我抓了抓后脑勺发问。
李姓男子脱口而出:“廊F,距离上京一步之遥。”
土豪總裁不好惹
夢遙花開繁 妖夭
盘算片刻后,我很小声的提出疑问:“李哥,你说有没有那种可能,罗权或者说罗氏一族不希望高喜留队,然后让连城..”
“这话我可不敢跟你瞎聊。”他赶忙面红耳赤的打断我的话:“兄弟啊,我就是个低层文职,能了解到的东西也全是不知道传了多少手的传闻,今天不早了,我待会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就不留你和韩飞在我这儿吃饭了,有时间吧,咱们再慢慢聊。”
李姓男子的表情瞬间变得恐慌,完全不愿意再跟我继续聊下去,看他下逐客令了,我也不好意思再继续舔着脸磨蹭,客气的跟他拜别后,才跟韩飞一块出门。
我俩刚刚上车,韩飞兜里的手机就响了,他接起来“嗯嗯啊啊”的应承半天后,瞟视我一眼:“小朗子,你是啥话都敢往出瞎蹦跶啊,刚刚真把我哥们给吓着了,电话里一个劲嘱咐我,千万别说我领你去过他那里,别说他胆小,我听完都特么冒了一身白毛汗。”
我干笑道:“飞哥,我只是猜测而已。”
“兄弟啊,有些猜测只适合烂在肚子里,说出来就是罪。”韩飞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他让我转告你,自古帝王多薄情,从来民从有忠义,任何一个达到顶峰的存在,总是先谈利益再论情义。”
我连珠炮一般的开口:“飞哥,火灾的事情你知道么?我不信连城会那么鲁莽,我跟他接触的比较多,对他性格再了解不过,他是一个宁肯错失良机,也要稳中求胜的人,干掉一个有背景、有实力的竞争对手这么低劣的操作,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兄弟!”韩飞冷不丁打断我:“事情的真相,我没有任何兴趣考究,如果不是你,哪怕连城让击毙,我顶多也就是诧异一下,肯定不会多问半个字,每个圈子都有自己的规则,对于我这种生意人来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就是最好的生活方式。”
“我..”我顿了顿,随即干笑着缩头:“对不住啊飞哥,我刚刚情绪有点失控。”
“我当你是哥们,也愿意不厌其烦的劝说。”韩飞缓了口气道:“你刚刚的猜测可能是对的,也可能是幻想,但这些都不重要,不是么?”
我愣了好一阵子,无可奈何的苦笑:“是,一点都不重要。”
墮落天使修真行
假设连城真如我猜测的那样,甘心情愿的给罗权当刀子,即便有一天谎言被我揭穿,又能如何?反正我没本事扭转乾坤,更没有本事让罗权低头承认。
“连城失踪好几天了吧,你都能轻而易举的听出来是有人在冒充他打电话,罗权会没有丝毫察觉?如果罗权想找他,你觉得很费劲吧?”韩飞喘息一口道:“可为什么事情结果没有按照你想象中的进行,这说明要么是罗权默许的,要么就是他也被什么给羁绊住了,不论哪种情况,你认为你的坚持还有意义吗?”
我咬着牙豁子回应:“连城是我哥们,跟你一样的哥们。”
“哥们不是无价的,有人给我一千万我可能不会卖掉你,可一个亿呢?十个亿呢,一百个亿呢?我总会为其中一个数字所动摇。”韩飞沉着脸道:“成全情义最好的方式是量力而行,并非飞蛾扑火,也许你认为我很现实、市侩,什么东西都喜欢拿钞票去衡量,但芸芸众生又有几人能做到视钱财如粪土,看权贵为浮云?不为了名利,这场明争暗斗会发生么,咱俩哥们一场,你让我替你刀山火海,对不起,我没那个义务,可你要说想离开上京,兄弟我就算拼尽全力也会把你送回鹏城,现在我要去机场,下个路口之前你都可以选择,于我同行,亦或者继续耍你那套一腔孤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