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mka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人間苦 甲六一-第1309章 我乃鬥戰勝佛看書-b98vk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举钵罗汉觉得,只有两种可能。
自己的眼睛瞎,或者对方的是实力超出自己太多。
无论哪种可能,自己都是看不清。
就像三十五级的战士,可以穿布衣装小号。
你要是手贱,去撩骚。
他立马就掏出裁决,用烈火抡你,削得你怀疑人生。
尤其小孙摆出的样子,是打着佛门的旗号,在训斥自己啊。
那么,如果小孙装成别的样子。
举钵罗汉大可认为他是故弄玄虚,可以置之不理。
但是,拿阿弥陀佛开头,举钵罗汉就不能不在乎了。
无论是天庭还是佛教,作为一个严谨的传承万载的组织。
等级制度,一直是条红线。
上位者如何对待下位者。
下位者又如何对待上位者。
教父(死亡軍刀)
这里面的规矩,都是铁打的,相当牢固。
除非你想脱离组织,否则这些规矩就必须遵守。
虽然来到了人世间,以往的规矩稍有松懈。
毕竟没有那么多眼睛盯着,有了很大的操作空间。
但是心里无论怎么不愿意,表面上的样子要做足。
否则,背后的靠山如果抓住把柄,是要秋后算账的。
就像灵子母,虽然与西边有着很深的矛盾,依旧按照诸天会的规矩办事。
撕破脸是万万不行的,磨洋工就不好界定了。
双手合十的姿势,好像小孙自己也比较羞耻。
不自然的放下了一只手,单手立于胸前。
“诺迦跋哩陀,你说我是谁?”
被直接叫出名字,举钵罗汉满眼疑惑。
他是谁呢?
刚才穆恩不是说他是大马猴吗?
蔡根的伙计,咋还成了西边的人呢?
扭回头看向穆恩,难道她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来到这得一出出一幕幕,都是为了误导我?
这里早就准备好了天罗地网,就等着我来投?
那么,这个计划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月奴,难道今天这一出,都是你算计好的?
谁指使你的,有什么目的?
终于要对我下手了吗?”
感受到举钵罗汉眼神中的不信任,穆恩委屈的都快哭了。
“罗汉爷,我可是一直跟着你走来着啊。
所有主意都是你出的,我一直是听喝的,不要冤枉我啊。”
举钵罗汉怎么会听她的解释,尤其还很苍白。
“闭嘴,事到如今,你还想骗我。
谢不安把你送到瑞雪寺,谢不安又把我们送到这。
一切看似偶然,但是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你说说,自己信不信?”
穆恩感觉自己的脑子都被问木了。
魔改大明 尖叫酒杯
这举钵罗汉什么脑回路啊?
眼睛里有屎,看啥都是屎。
被迫害妄想症吧?
还是说,他对西边,实在太忌惮了?
那么怕死,你老实在瑞雪寺待着好不好。
还想争拨一下,还没有争拨的胆子,真是没法说。
穆恩虽然有点患得患失,但是关键时刻,智商还是在线的。
“罗汉爷,咱俩是一伙的啊。
那小子在忽悠你,你信他?
就是一个普通的大马猴,我亲眼所见,没啥能耐啊。
後宮日記
更不是西边的人,你要相信我啊。”
举钵罗汉冷冷的看着穆恩,一脸不相信。
“就是一个普通大马猴,你能吓得屁滚尿流?
你说这话,是在侮辱我,还是在侮辱你自己?”
英雄聯盟之人生路
哎呀我去,自己刚才一时慌神,竟然促成了这样的格局。
穆恩满脑子黑线啊。
不信任的种子,已经埋下了,自己在说什么,也是枉然。
突破口还是在小孙身上。
“小子,我让你装,我让你装。
追逐時光的腳步 貪戀陽光的雨
月华,月华,月…“
一道道月华,悄无声息的落下。
然后,就见着小院的上空,闪起了耀眼的火花。
就像是在给玻璃房,用火电焊,还有点壮观呢。
穆恩痴呆的看向小院上方,那看似不存在的屏障,脑子里全是问号。
自己的月华是怎么了?
最近质量不太过硬呢?
除了打佟爱家那次,产生了作用。
接下来的每次施展,都以失败告终。
在太清沟,有共工氏的阵法,可以理解。
那么在这荒郊野外的一个农村小院,还是不灵吗?
举钵罗汉感觉到了满天火花,吃惊的看向小孙。
难道这小子,已经在整个小院,设下了禁制封印吗?
自己为什么没有感觉到呢?
他是什么时候出手的呢?
小孙其实比他们都惊讶,什么情况啊?
本来还想闪躲那透明的月华攻击,结果竟然是花架子。
难道,穆恩真的有什么阴谋?
故意在划水?
不敢露出一丝意外的表情。
小孙尽量做出胸有成竹的轻视之态。
“不自量力,螳臂当车,蚍蜉憾树,以卵击石…
超邪魅甜心男友
呃,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小孙以前的主要精力都放在练武上了,没正经上过几年学。
此刻他终于明白,装叉到最后,果然还是拼的文化底蕴。
穆恩眼睛一下就红了,这也太欺负人了?
自己这个二十四诸天护法,也太不值钱了。
諸天頂峰
赖赖巴巴站了起来,穆恩单腿蹦着就要冲向小孙。
看到穆恩的状态,不像是表演,举钵罗汉拦住了她。
刚才也就是随口炸一炸,没炸出来就算了,也不用太认真。
而且,无论咋说,还有灵子母那边的面子在,做得太难看,以后见到摩羯格,也不好说话,自己得有个长辈的样子。
“小子,我不知道你是谁,你是谁都不重要。
这里是人世间,重打鼓另开张。
识趣的话,赶紧把蔡根叫出来,拿到共工遗骨我就走。”
小孙其实有点端不住了。
论表演来说,一直也不是他的长项。
要不是为了拖时间,刀架脖子上他也不想费这个劲。
“我乃,斗战胜佛,赶紧退下,我既往不咎。”
举钵罗汉点了点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意外的情绪。
对身旁的穆恩说。
顧總說的我愛你 陌陌醬
“他是斗战胜佛,你信不?”
穆恩当然是不信的,使劲的摇头。
只是摇着摇着,感觉哪里不对。
江山為娉:冷酷邪王寵妻無度 凡雲玲
斗战胜佛,不是取经之后,给的福利吗?
由于职位特殊,穆恩有很深刻的印象。
只是,西边投命轮的时候,是按照排位进行的啊。
诸天护法,侍者珈蓝,金身罗汉,佛祖弟子…
一层层往命轮里投,难道已经轮到诸佛了吗?
自己下来的太早,也不知道上面什么情况。
只是,那么多罗汉菩萨,不能轻易轮到诸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