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ckhg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宋煦-第三百五十八章 受害者有罪看書-i2h8g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垂拱殿前。
赵煦立着,目送章惇的背影。
“说的坦率,干脆。”
變身之明星養成計劃 寒墨軒軒
赵煦背着手,轻声自语。
最強三界神話
章惇说了很多,但‘臣这颗人头,至少平息一半乱事’这一句,一直盘旋在赵煦的脑海。
人人都说章惇脾气爆裂,宁折不弯,但近来的章惇,学会了用手段,并且,从刚才的对话中,赵煦深刻的清楚,这位章相公,心里十分明白。
明白他要做的事,也明白他要为他做的事付出的代价。
有些时候,不那么清楚的人很可怕,因为不清楚,所以不知道他要做的的事的后果与代价。
但有的时候,明白的人更可怕。他明白他行事会造成的后果、代价,却依旧勇武无畏,不屈不挠。
“国士无双。”
赵煦心底浮现这四个字,嘴上也说了出来,目光变得深邃。
章惇准备好了抛头颅洒热血,着实令他钦佩。
陈皮站在陈皮身后,将这场君臣对话烙印在耳朵里,回响不断。
再听着赵煦的‘国士无双’,看着政事堂方向,不自觉的微微躬身。
王爺太妻奴
过了不知道多久,赵煦收敛心情,眉头皱起,若有所思的自语道:“皮皮,你发现没有,章相公,真的急了,这简直是在以命相搏……他身体怎么样?”
活色逍遙
中國政治制度史導論
陈皮一怔,连忙道:“这个没听说,不过章相公身体硬朗,从来没听说他生病,或者身体抱恙。”
赵煦不知道章惇的生卒年,在浩瀚的历史中,在大宋这一段,远远没有欧阳修,苏轼,秦观照等人闻名。
这些人,诗词传世,经久不衰,而在当世,章惇,李清臣等人的才华不逊于他们,但后世鲜有人知道,至少不被大众熟知。
“身体没事,为什么他会这么着急呢?”
赵煦自语,对于明年全面复起‘新法’,朝廷上下,都保持了一种相对‘谨慎’的态度,大部分人都希望慢慢来,尤其是开封府‘方田均税法’引出的乱子,他们要防止在全国范围内发生。
但章惇在下面反对,赵煦态度含糊,实则拒绝的情况下,一再要求全面复起,这有些说不过去,甚至不对劲了。
陈皮没有说话,对于朝政,他向来敬而远之。
赵煦也没指望陈皮回答,仔细盘算一阵,他还是觉得明年全面复起‘新法’太过急切了一些,沉思一阵,道:“陈皮,通知童贯回来。再通知政事堂,在其下设少卫寺,统管剿匪军,剿匪军暂且移交给政事堂辖制。命兵部从厢军,禁军中挑选,并整合原有的各路府县机构,十二路,包括京畿路十三路,设十三卫,每卫一万人,分布于各路,府,县,专门应对日常匪患……”
顿了下,赵煦转身向里走,说道:“说的有些乱,先记下,待会儿朕手书好,让人送去青瓦房。”
既然章惇坚持,赵煦这个皇帝,大宋的当家人,自然要做些事情。
“是。”陈皮应着,跟着赵煦回转垂拱殿。
禁器煉制師
这时,刑部门前堆满了人。
在刑部录事房外,一个穿着华服,神色威严,又悲戚的老人,押着一个三十多岁的胖子,恨铁不成钢的道:“都是为父害了你,希望经历这一招,你能改过自新。”
那胖子咬牙,重重点头,道:“爹,我知道错了,自首入狱后,一定改过自新,出来后好好孝敬您老人家!”
录事房内的文吏,紧张不已,甚至不少人头上冷汗涔涔。
畫屍怪談
不少人来去匆匆,四处翻找案卷。接待的小吏,陪着笑的道:“青阳郡公,这,小人没查到令公子的卷宗,是不是,没犯事啊?”
青阳郡公一怔,眼见他儿子大喜,一巴掌派过去,然后对着小吏说道:“可能是没人报案,这逆子做了很多混账事!我坚决支持朝廷惩奸除恶,你们抓他进去,让他一五一十的说清楚。”
他儿子,三十多岁胖子,一脸苦涩。
無限州官
小吏陪着笑,想劝说,但青阳郡公十分坚定,一定要让他儿子自首。
小吏没辙,将这胖子带进去,上报上去。
刑部的一众官员也头疼,这些人支持他们的工作,他们当然开心,但这青阳郡公已经是今天的第七个勋贵公卿了,他们刑部这是要得罪多少人啊!
来之邵倒是无惧,强压着所有反弹,强力推进开封府的‘惩恶令’,并且在着手对全国范围内进行部署。
与此同时。
裴府前。
李正崞跪在地上,对着裴家大门,疯狂扇着他的脸,一张脸两边都扇的鼓起来,还在卖力的扇着。
李卫方跪在他身侧,本来还不忿,这会儿含着泪,咬着牙,跟着扇起来,别他老子还狠。
“我是混账,请原谅我!”
李卫方扇一下,就大声喊道。声音不诚恳,咬牙切齿。
裴府大门前一片安静,但里面气氛却有些难受。
鍛仙
一来,这李卫方带人差点打死裴寅;二来这李家父子跪在大门前这么谢罪,着实让他们为难。
裴寅的一个堂弟,有些犹豫的看着一众人,低声道:“要不,咱们就算了吧?”
“不行!”
裴老太太当即喝道:“他们打几巴掌就算了?我儿子差点就没命了。”
玄幻之武幻
“这不是没死吗……”有人嘀咕。
“放屁!”
裴老太太没没那么老,满脸怒容,盯着所有人道:“那李卫方做了多少混账事,现在差点打死我儿,跑到我门前跪着,打几个耳光,事情就变了,怎么着,我裴家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吗?”
一众人顿时不敢说话,裴老太太还是很有威严的。
但不少人心里腹诽,人家都这样做了,还想人家怎么样?
裴老太太哪里看不出这些人的表情,越发愤怒,道:“我就问你们,我裴家做错了什么?”
众人不敢说话,倒是裴老太爷的一个小妾,有些不满的说道:“那也不至于得理不饶人吧……”
“闭嘴!”
裴老太太怒目圆睁,喝道:“得理不饶人?我裴家做错了什么?怎么就就得理不饶人了?是我逼他们跪在我门前的?是我要逼死他们吗?他们姓李的要是真心悔改,那就应该去刑部自首,跑我裴家来干什么!”
那小妾见裴老太太发怒,哪还敢继续撩拨。
其他人更不敢说话,心里还是觉得裴老太太过分了。
人家都这样了,难道裴家不应该出门将李家父子接进来,好茶好水的招待,然后接受他们的道歉吗?
这样所有人都会称赞裴家大度。
现在,外面估计对裴家是一片指摘,甚至是痛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