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3ycz小說 我什麼都懂討論-第1270章 真正緣由看書-0heja

我什麼都懂
小說推薦我什麼都懂
杜子海知道沈欢很有本事。
帝後心術 吉字
这块土地,沈欢单是靠着自己的商业赞助合同,就能买一两块。
但那也是沈欢要通过几十年的辛苦代言,才能赚来的钱。
哪里像是现在?
华国首富大手一挥,直接就送了!
沈欢哪怕是什么都不做,转手卖出去,50亿不敢说,但40亿却是人们会抢着要的。
眨一眨眼睛,签几个名字就能赚40亿人民币,你说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好的事情吗?
还真有!
就在他杜子海的身边发生了。
受赠礼物的人就站在他的身边。
你说这样想叫杜子海不羡慕嫉妒恨都不行啊。
根据杜子海的理解,沈欢在米国的时候,对于拯救集团大公主的过程,是起了很大的作用的。
冒着生命危险拿着巨款去交易,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事情。
但问题在于,沈欢也就是这么冒险一下,就得到了50亿的感谢,这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
换做是自己过去送钱的话,那我也不会怕啊,肯定要做的!

那么如此一来,是不是自己也能得到50亿的感谢呢?
这个问题杜子海没有答案,因为事情已经过去了,经历危险的是沈欢。
另外一边,沈欢感叹之余也有点在反省。
难道是我杀掉那群劫匪,救出大公主的事情,被她察觉到了,从而告诉她老爹,才给我这么多的奖励?
不对啊!
当时我都摸了她的脉搏,纯粹就是被乙醚迷昏了没有清醒的状态,怎么可能知道是我?
即便是看到了我,那也是经过伪装的我,连莎拉小妞这么精明的都认不出来,大公主更不可能。
太子妃,請自重 羽裳彤
在不知道我救了大公主的情况下,还要给我50亿人民币的土地,这就未免显得有点诡异。
想着想着,沈欢便提出了这个疑问,“为什么会这么贵重?”
杜子海心中连连点头,我也觉得贵重了。
可他肯定不能这么回答,“郑董对我说了,他今天晚上会给您打个电话,到时候您就知道了。”
“好吧!”
沈欢笑了笑,“那我们先回去。”
“这签字……”杜子海扬了扬手里的过户文件证明。
“不急。”沈欢看都没有再看第二眼,“走吧!”
这时候,杜子海不由得对沈欢佩服了起来。
真不愧是在NBA敢放弃超过10亿美金大合同的男人啊!
对于这种普通人想也不敢想的巨额财富,人家是根本没有半点留恋。
染盡天下
隋唐之李家庶子 魚遊太白
想来如果郑董不能说服他,他肯定都不会接受。
郑董虽然是华国首富,虽然在行业里面是超级大佬,可对于沈欢这样特殊的存在,郑董还真没有办法强迫他!
靈草師 未玄機
……
沈欢没等多久,大概晚上7点过,郑谦便打了电话过来。
“沈先生,你好!”
“郑先生好。”
打过招呼后,沈欢也开门见山,“你这忽然给我一份这么贵重的礼物,是因为我在营救郑董的过程中,出了很大的力吗?”
“呵呵。”郑谦笑着说道,“有一些这方面的原因,但不完全是。”
“哦?愿闻其详。”
“我很欣赏沈先生你遇到事情的时候,临危不乱的稳重,那种大将风度就是最难得的!”郑谦道,“以你的身家和身份,有一万个理由都可以不去,但你还是直接去了,你的勇气和义气也很让我佩服。”
沈欢笑了笑,没有接嘴。
“单凭着这一点,我送你在华京的一套1亿左右的豪宅,都是不为过的。”郑谦又道,“可这也肯定值不了50亿。”
天價男神:純情老婆萌萌噠 十月十二
“对!”沈欢也很赞同。
“之所以是50亿的土地送给你,最重要的原因是你的年龄,你的能力,还有你跟蓉蓉的交情。”郑谦的语速并不快,说起来也很有条理:“你刚刚才满19岁,就有如此强大的能力、毅力和心态,做你的朋友一定是很幸福的。
我只想安心修仙 歷史裏吹吹風
本来我们家蓉蓉就是已经分了家出去的人,她又是一个非常固执又骄傲的性格,身边的朋友不多,能帮助她的人更少。
之前我就知道你和蓉蓉的合作,知道你对山海网的帮助很大,甚至我还知道楚留香老师的真正身份,这就是我找人调查了之后,告诉蓉蓉的。”
沈欢听得恍然大悟。
这桩泄密此刻总算得到了解释。
原来是华国首富出的招。
郑谦知道沈欢既是陆小凤,又是楚留香,当然晓得他对于整个山海网的重要性。
从这方面来说,笼络沈欢也是很有必要的。
“而且你的品格非常好,无论是陆小凤还是楚留香,都捐赠了许多乡村的学校,别人以为是两个人,实际上是一个人捐的。”郑谦感叹道,“如果是我,拥有20亿就捐款19亿,那绝对是做不出来的。想不到你才17岁便有这样的心胸了,了不起!”
熟悉郑谦的人都知道,想要让他夸奖一个人,那真是千难万难。
如今他这么的赞赏沈欢,简直是从来没有过的。
可想而知,为了女儿,他这是拉下了多大的脸面。
“一个既有超凡能力,又是一个智力的天才,又是善良忠厚的本性,这样的少年,如果能再以后的50年时间里,都能照顾一下我的女儿,那蓉蓉一辈子都不用担心了。”郑谦慢悠悠的道,“所以你知道了吧?为什么我会拿出50亿来?”
翻窗作案:老公,放肆愛!
“明白了!”沈欢颌首道,“不过你这么做没有必要,我和郑董是朋友,如果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一定会帮!”
“不,不,不是力所能及,而是在她生死攸关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出手一下!”郑谦的声音变成了恳求,“我年龄大了,也照看不了她多久。有这个能力又愿意帮助她的,在我看来,也只有你!”
“郑先生你说笑了,我和郑董的财富权势差距,那是非常大的。”沈欢笑着道。
“可这些都比不过一个人真正的本事!”郑谦肃然的道,“遇到了最危急的时候,你肯定能活下来,而蓉蓉就不一定了!无论是在商场上,还是在别的方面,我这个做父亲的,都需要为她安排最后一个救命的杀手锏!请您看在一个老父亲的面子上,答应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