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6zmr好看的玄幻小說 逢春-第223章 我有想娶的姑娘熱推-4c4lf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
少女的唇粉粉淡淡,是最干净的颜色。
会比橙子好吃吧?
但她是冯橙啊,不是能吃的大橙子。
少年停下来,鼻尖几乎与冯橙的鼻尖碰在一起。
二人呼吸缠绕,时间有一瞬凝滞。
因为年轻,少年面部线条还没有那么深刻,白皙干净,透着这个年纪特有的青涩。
冯橙默默捂住了嘴。
当猫时的毛病犯了,离着这么近,险些没忍住舔一舔。
而她的动作也惊醒了陆玄。
陆玄猛地拉开距离,心跳如鼓,面上竭力保持着镇定:“我好像闻到了橘子的香味。”
尴尬紧张之下,没等冯橙开口,他又补充一句:“比小鱼干的味道好闻。”
冯橙:“……”
这一刻,她突然理解了大丫鬟的苦心。
但有点生气!
少女绷着脸,凉凉道:“那你以后别吃我的小鱼干了。”
又吃她的小鱼干又嫌弃小鱼干没有橘子香露好闻,哪有这样的好事。
陆玄心一慌:“小鱼干还是要吃的。”
他在说什么?
他不在乎吃什么小鱼干,他在乎的是能不能和冯橙一起吃。
可他的嘴巴好像不听使唤,想说啥说啥。
陆玄决定在没彻底冷静之前先闭嘴。
冯橙后知后觉想起刚才的事:“陆玄,你刚刚靠我那么近干什么?”
害她差点舔一下。
抗戰之鐵甲英豪
“就是闻到了橘子味。”陆玄忍住心虚,面不改色。
冷静了一下,他有点想明白了:刚刚他想亲一下冯橙的唇……
也因此,更不敢让冯橙知道了。
是有了让冯橙当媳妇的打算,才生出这么不要脸的念头吗?
漢末皇戚
少年陷入了自我反省。
冯橙则松了口气。
不是想给她张罗亲事就好。
虽然松口气,还是觉得陆玄今天有点反常,走为上策。
冯橙起身:“没别的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陆玄下意识起身。
冯橙忙摆手:“不用了。”
被拒绝后,陆玄独自在雅室中枯坐了一会儿才走下楼去。
伙计来宝凑上来:“公子,您今日怎么没送冯大姑娘啊?”
陆玄看他一眼,吐出两个字:“闭嘴。”
心情莫名有些低落的陆大公子离开清心茶馆往国公府的方向走,半路遇到了林啸。
“这么巧。”
林啸笑了:“这个时间我估计你就在清心茶馆。”
陆玄摸了摸鼻子,岔开话题:“林兄找我有事么?”
林啸伸手搭在他肩上,笑道:“你上次拜托我查的事有进展了,是不是该请我吃烧鸡?”
“请林兄吃十顿烧鸡也没问题。”
林啸总觉得这个承诺不可靠,嘴角微抽道:“那就边吃边聊吧。”
直接一起过去,总不会被放鸽子了。
二人一起去了陶然斋,因过了饭点,酒肆中有些冷清,正适合谈话。
謀生男女 顏立真
香喷喷的烧鸡端上来,酒肆伙计关好门退出去。
二人其实都用过午饭了,把烧鸡当零嘴儿喝着烧酒聊起来。
林啸要说的是苏贵妃的兄长早年为了讨好官员四处送美人儿的事。
“目前查到一个。”林啸放下酒杯,神色严肃,“是当年送给韩首辅的,被韩首辅赏给了府中一个下人……”
韩首辅在朝中搅风搅雨,内宅却很简单,没有小妾通房那些。
陆玄静静听林啸说完调查来的情况,端起酒杯敬他:“多谢林兄了。”
林啸举杯相碰:“咱们之间说谢就见外了。”
谈完正事,心头茫然的少年有心向好友请教一番。
“林兄,你今年是不是二十二了?”
林啸纳闷看陆玄一眼。
突然问他的年纪干什么?
得到好友肯定的回答,陆玄摸了摸下巴:“那你这个年纪了,家里还没张罗你的亲事?”
林啸突然觉得嘴里的烧鸡不香了。
黃粱一夢之皇子爭奪戰 米酒
什么叫他这个年纪了?
他才二十二,怎么让陆玄说出来,好像半截身子快入土了?
“我的事,陆兄又不是不知道。”林啸喝了一口酒,神色淡淡。
林啸出身百年世家,人品相貌样样出众,按说想找什么样的如花美眷都不愁。
许是老天见不得人太过一帆风顺,在亲事上头偏偏就出了问题。
从十六七岁开始,林府就开始张罗林啸的亲事,很快定了一位门当户对的贵女,结果定亲不到一个月,那名贵女就染了风寒病逝了。
当时之人,因为一场小小风寒没了性命的比比皆是,本不算什么,偏偏林府再给林啸定下一门亲事后,那名贵女又病逝了。
这样一来,林啸的亲事就艰难了。
林家虽好,林公子虽好,奈何有克妻的嫌疑啊。
谁家女儿都是精心养大的,哪怕在家里不怎么受宠,也想着嫁人后能多一门互相帮衬的亲戚,而不是白白送命。
林府只好暂时歇了给林啸说亲的打算,一来二去就拖到了现在。
“那都是无稽之谈。”陆玄不赞同好友认命的态度。
林啸把酒杯往桌上一放,笑道:“我也这么认为,奈何别人不这么想。”
总觉得陆玄今日有些奇怪。
他深深看好友一眼,笑问:“陆兄莫非有合适的小娘子要介绍给我?”
“没有。”陆玄毫不留情否认。
他没有多余的小娘子介绍给林啸,他就认识一个冯橙,准备留给自己当媳妇呢。
“那你问这个干什么?”
陆玄随口扯了个理由:“祖母提起来,我才发现到了娶妻的年纪。”
林啸哭笑不得:“你家开始给你物色亲事了?”
“被我拒绝了。”
林啸理解点头:“也是,你才十七,不着急。”
面对好友,陆玄想了想决定坦白:“不是,我有想娶的姑娘了。”
林啸:?
因为太过吃惊,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问出来:“冯大姑娘?”
陆玄颔首:“嗯。”
林啸神色古怪起来。
陆玄不解:“怎么?”
邪魅老公,用力追
他想娶冯大姑娘有问题吗,为何好友这个反应?
林啸更不解:“既然如此,那你拒绝令祖母干什么,让长辈去尚书府提亲不就是了。”
閨房馴妻 樓盈盈
婚姻大事离不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遇到想娶的姑娘请家中长辈找媒人去提亲不是最简单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