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b0pv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奮鬥在沙俄 馬口鐵-第五百八十章 一盆冷水(中)-hfr0a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可惜的是列昂尼德并没有注意到维什尼亚克那张很难看的脸,因为兴致勃勃地他只想着怎么明天好好表现,怎么用最好的状态向米哈伊尔公爵展示自身的能力,他已经沉浸其中不可自拔了。
实际上维什尼亚克的脸色其他几个营长也没有注意到,因为其他人跟列昂尼德的感受差不多,对于米哈伊尔公爵的到来他们充满了兴奋之情,全都是跃跃欲试想要大干一场。
原因非常简单,748团的四个营,除了维什尼亚克的二营因为李骁的关系提前收获了巨大的功劳之外,其他三个营是寸功未立。而748团这些被压抑已久的军官其实一个个都很渴望立功受奖的。
網遊之霸刺
毕竟他们被扔到748团之前其实都算是优秀军官,只不过是跟上级理念不合不对付罢了。虽然一度他们在748团也很沉沦,但上帝却给了他们重新站起来证明自己的机会,你说说他们怎么会不眼热?
尤其是这一回,是直接表现给总司令看,如果表现出色自然能给总司令留下深刻的印象,还有能比这更好的机会吗?所以怎么能错过!
于是乎维什尼亚克就悲剧了,其他几个营长都是亢奋不已,七嘴八舌地帮列昂尼德出主意,只有他根本就插不上嘴,真心是有点尴尬和力不从心啊!
热烈讨论了差不多半个钟头,列昂尼德这才想起自己的好朋友维什尼亚克还没有说话呢!这就太不正常了,因为他觉得维什尼亚克的水平是非常高的,论军事才华不在自己之下,他三缄其口是发现了什么问题吗?
所以他很虚心地向维什尼亚克求教道:“维什卡,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问题?是我们的作战部署有问题,还是火力配属不够精密?”
紂臨 三天兩覺
维什尼亚克是苦笑不已,他哪里知道有什么问题,前几天忙着喝酒寻欢作乐,这两天又忙着整顿部队,他有个蛋的时间去考虑作战问题啊!现在他除了知道自己要攻击的目标布夫泰亚之外,其他的情报一概是双眼一抹黑。
他不知道那个叫布夫泰亚的城市有多少敌人,也不知道这座城市地形是什么状况,甚至不知道主要的进攻方向在哪边。这时候你问他有什么意见,那不是见了鬼么!
可偏偏的列昂尼德又问到了他头上,周围几个营长还虎视眈眈地望着他,他要是一开口就闹笑话,那不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么!
三國大發明 血祭之
别的不知道,维什尼亚克有一点是门清的,那就是周边这几位营长对他的意见不是一般的大。因为二营抢了头功的关系,让他们是羡慕嫉妒恨啊!都是憋着一股子劲要跟他一较高下!
输人不输阵,维什尼亚克也是要面子的人,更何况他和李骁又怕过谁?布加勒斯特这种龙潭虎穴他们都平淌,总不能被几个同僚给唬住了吧!
“呃……”
帶著系統成籃神
维什尼亚克拖长了声音,其实一双眼睛是赶紧地观察作战地图,虽然有点晚,但临时抱佛脚也好过两眼一抹黑嘛!
当然临时抱佛脚也是看脸……分人的,换做一般的无能之辈别说是临时抱佛脚,就是天天对著作战地图从早看到晚,也看不出个子丑寅卯。
但维什尼亚克不同,这位是有真本事的,或者说在军事方面确实有点天才的,所以他哪怕是临时抱佛脚也能看出一些名堂。
他很自然地问道:“从地图上看,团长您准备将主攻的方向定在城西对吗?”
網遊之辟邪葵花 一夜知夏雨
無奈神雕 周雲龍
这个问题其实问得有点没水平,因为作为一团之长,作为战斗发起人,列昂尼德肯定一开始就会对自己的部下说明主攻的方向。在这个问题上他可以骗敌人,但不可能对自己人做隐瞒。也就是说维什尼亚克问了一句废话。
如果是别人这么问,列昂尼德说不得就要发怒,就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三心二意不认真的部下了。但维什尼亚克不同,列昂尼德觉得他这么问肯定是有深意的,所以只是自然地点点头道:“是的,你认为这么部署有问题?”
维什尼亚克当然不认为有什么问题,而是他必须先确认这一点,否则他连自己部队的主攻方向都不知道就信口开河,那不是自找没趣么!
他只是故作镇定若无其事地回答道:“将主攻方向定在城西问题倒是不大,但是要特别注意几个细节。第一,布夫泰亚位于两条河流之间,地势平坦毫无遮挡,我们的一举一动完全都在敌人的掌控之中,所以我们的进攻布置几乎毫无秘密可言。”
“我们知道主攻的方向,同样敌人也知道。所以很难形成战斗突然性,我们要面对的肯定是一场硬仗!”
“其次,虽然说地势平坦利于进攻,但这只是相对而言。我观察过布夫泰亚的情况,这座小城可以说是布加勒斯特的前哨,或者说是桥头堡,经过敌人的抢修,这座小城已经变成了一座堡垒,敌人有险可守而我们则完全暴露在平原上,从态势上说对我们很不利!”
稍微一顿,维什尼亚克环视了众人一眼,道:“所以哪怕守军人数不多,但我们也决不能掉以轻心,这是根硬骨头,我们必须做好打硬仗恶仗的心理准备,万万不能有一点轻敌大意之心!”
维什尼亚克这番话说得四平八稳,看上去好像是老成谋国之言,至少其他几个营长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列昂尼德却皱了皱眉头,因为这些东西不过是老生常谈,根本没有一点儿稀罕的。
九零學霸小軍醫
而列昂尼德心中的维什尼亚克远远不止这点水平,这种平平无奇的东西更像是其他那些营长的水准,维什尼亚克应该更有见的一些才对。
列昂尼德耐着性子问道:“只有这些吗?”
维什尼亚克立刻就听出话音不对来了,不由得在心中哀叹一声:有个好领导有时候也不是好事啊!像以前糊弄那些傻瓜,多么简单啊!而列昂尼德这个家伙,真心是一点儿马虎眼都不能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