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iiw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韓娛之聚光》-第二九三章 小晨曦四歲了看書-vpjpy

韓娛之聚光
小說推薦韓娛之聚光
小姨子的练习生事宜,罗君宁同样十分重视。
从全州回来之后,他就专门叮嘱了这件事,崔胜雅直接把这件事揽了下来,算是对金泰妍的示好吧。
有崔胜雅盯着,罗君宁和金泰妍都很放心。
而且s.m公司里也有不少股份在罗君宁手里,李秀满因为妻子去逝的原因暂时还在休息期,而金英敏现在已经完全和罗君宁站在了一边。
有罗君宁的关注,金夏妍未来进入了s.m公司,也会得到最好的培养和待遇。
重鑄天宮 伏醉
風流校園錄 孤獨星
可惜,如果不是那丫头不愿意,他真的很想把夏妍放到自家的无限娱乐旗下,虽然无限娱乐起步比s.m晚很多,在练习生培养体制方面也有些差距,但优点却是十分明显的。
无限娱乐一直专注做女偶像的培养,在女演员方面同样有着不少的资源,不像s.m公司最重要的还是男团,而且演员资源基本上处于开荒阶段。
韩国的演艺圈对s.m这类在偶像组合走到巅峰的经纪公司,一直都是十分排斥的,八九年前就已经挡了好多s.m公司的艺人。
当然,这也是s.m公司培养的演员没有足够惊艳的,甚至可以凭借一已之力,带动s.m公司打破封锁的存在。
就连现在唯一被认可的女演员林允儿,其个人经纪约也是在无限娱乐,而只和s.m公司签了偶像经纪约,以少女时代一员的身份。
末世黑帝
全職藝術家
但金夏妍加入s.m公司,罗君宁同样可以利用无限娱乐的资源培养她,只是这样做对自家公司旗下的艺人有些不公平。
“要不我去和那孩子谈谈?”
李孝利现在已经能够站在经纪公司社长的位置,去思考所有的问题,关于公平公正的理念,她自然不会那么迂腐。
能者上庸者下,这是在抛开外界因素的前提下。
而这个社会,又有谁能完全抛开所有的外在因素呢?
在无限娱乐,最大的外在因素就罗君宁的存在,与他关系好的艺人可不少,甚至还有的直接就是他的女朋友。
无论再怎么公平公正,人心也会本能的去怀疑这其中可能存在的猫腻。
包括前两个月中,皇冠成员朴智妍和朴孝敏的SOLO企划案,公司里也依然有些小姑娘在私下里讨论。
讨论她们与罗君宁的关系。
这种讨论并不明显,因为最过份的不安定因素已经被李孝利给清退了,无限娱乐也不需要那种可能给公司氛围带来问题的家伙。
盛寵王妃
韓娛之另類大明星 無面淒涼
嫉妒心这种东西,可以有,因为嫉妒可以使人上进,比羡慕和崇拜的动力还要更足一些。
但前提下,不能被嫉妒心蒙蔽了心智,做出自身上进之外的其它事情,诸如背后煽风点火这种事情,在无限娱乐是绝对不允许的!
李孝利一直在寻找着一种平衡,她现在也已经在无限娱乐内部做到了一种平衡,也保持了大半年的时间。
如果没有意外,还能继续保持下去。
可现在呢?
金夏妍是罗君宁的亲小姨子没错,但如果在对方没有加入公司、没有与公司有任何交集的前提下,用公司的资源去大力培养对方。
學魔養成系統
先不提公司里的艺人们会有什么想法,李孝利都不会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出现。
因为这样做,太不公平!
李孝利把这些事情都分析给了罗君宁听,并没有一味的按照罗君宁的安排去做事,而她与罗君宁的特殊关系,以及她完全的公心,也让她有这样做的资格。
罗君宁眼中满是赞赏:“奴纳你现在是越来越适应社长这层身份了。”
“少来,说正事。”李孝利翻了个白眼,“夏妍的事情我还是这个意思,如果要用公司的资源,最好是像泰妍她们一样,把个人经纪约签到公司,在s.m那边只签偶像经纪约。
这样做,也能给公司里的大家一个交待,否则我好不容易建立好的‘公平’体系会出现大问题的。
如果你不好去说的话,那就由我去跟那孩子谈谈。”
“这些我都知道,不过现在暂时还不需要。夏妍马上要高中毕业了,到时会到首尔这边读大学,也会正式进入s.m开始练习生生涯,这段时间也不会短。
现在的女团市场太浮躁了,随便练习个几个月的也敢出道号称女团,明显就是小公司想要捞一票钱的。
s.m公司作为偶像经纪公司的领头羊,十分注重本身质量的,而且才推出了一支人气还不错的新人女团,下一个女团企划也至少需要三四年的时间。
离出道签经纪约的时间还长,有的时间去安排。”
“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就怕你太宠泰妍她们了,什么事情都依着她们,没有了自己的主见。”李孝利这才放心的道。
罗君宁却是哭笑不得:“奴纳,你哪儿见着我没有自己的主见,什么都听她们的了?”
李孝利:“呵呵!”
罗君宁:“……”
面对酒神姐姐,罗君宁是真没有什么好想法,不过他这次过来最主要的事情不是谈夏妍的事情,而看看自己的宝贝女儿。
小晨曦今年已经四岁了,本就有着最优质的基因,也完全长成了可爱的小天使。
公主裙、双马尾,这就是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小天使,尤其是她扑到罗君宁的怀里,甜甜的叫哦爸的时候,他的心都快要融化了。
李孝利这个时候难得的安静了下来,坐在窗边享受着阳光的温柔,看着罗君宁和小晨曦两父女的温馨互动,嘴角满是幸福的笑容。
女皇風華 魅夜水草
“晨曦的幼儿园找好了吗?”
罗君宁陪着孩子玩了一阵,小孩子的精力说足也足,但之前就玩得太久了,现在陪着他玩了一会儿,就在他的怀里睡着了过去。
这孩子是真的很黏罗君宁,就算已经睡着了,也死死的抱着他的脖子不放松。
李孝利看着有些吃味,没有回答罗君宁的话,而是酸酸的道:“都说女儿是上辈子的小情人,看来你们上辈子的关系真的很好呢。”
听到这话,罗君宁却是皱起眉头,“这话我就不喜欢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