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yn4m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妙手神農-第兩千三百六十三章 家務事的難展示-ro9jb

妙手神農
小說推薦妙手神農
“余哥,我错了!”
看到余飞那对铁拳,孙赖子立马怂了。
“我拒绝接受道歉,要么你躺着挨揍,你不嫌丢人就好,要么站起来挨揍,我还能轻点!”
余飞这是真的不打算放过孙赖子了,明摆着威胁他,敢躺着装死,就揍的狠一点。
孙赖子嘴角抽搐着站了起来,看到余飞的起手式,就知道余飞这是要主动进攻了,因为余飞的起手式有两种,一种是防守型,一看就是抱元守一那种,一种是进攻型,一看就锋芒毕露。
毕竟拳法其实要比刀法直接的多,一动手就要肢体接触,所以看似没有兵刃,实际上也很凶险,因为人体有很多的致命部位,真正的高手杀人的手法很多,肢体接触的打法,在生死大战之中,往往还能更快的分出来胜负。
余飞看到孙赖子做出来了防守的起手式,余飞迅速就开始了攻击,余飞是真的不客气,也不往死里揍,就是有事没事给你来一拳,甚至给孙赖子一脚,打的孙赖子龇牙咧嘴,又不至于倒下。
不过余飞说的也没错,他这是故意找借口锻炼孙赖子的拳法,这是法治社会,大家又不能仿佛古代一般,随身携带兵器,所以大多数情况下,都需要赤手空拳的和人对战,拳法往往更加的实用一点。
虽然孙赖子主要是对刀法感悟多,可是到达了宗师境界,他对于力气的掌控,时机的把握都超越了之前,所以拳法进步也很大。
而且和余飞的对战之中,正好可以跟着余飞学学余飞的高端拳法和高端打法,所以两个人对战之中,孙赖子也在进步,就是不一会就鼻青脸肿了而已,这就是他嘴贱的代价,余飞对于那些整天预谋揍自己的人是一点都不客气。
教拳法是必然,这就是一个借口,挨打也是一种学习,感受余飞的出拳角度,力道的和掌控等等,毕竟就仿佛训练动物的应激反射一般,痛苦更能让其记住。
就这样孙赖子被虐了半个小时,终于才摆脱了余飞的魔抓,身上挨了多少拳多少脚不知道,反正脸是万紫千红了。
古香看到孙赖子被打的凄惨模样不断的龇牙咧嘴,因为看起来都疼,脸都打的不熟悉的人都不认识了。
“呼!爽!”
挨完打,孙赖子一屁股坐下,将嘴里的学沫子吐出来,又点了根烟。
“爽了就好,这顿免费的按摩我就不受你的钱了,今天教的都有点多了,你回去好好回味一下,改天我们找个没有人的地方,试试你的内力!”
余飞也觉得很满意,现在动手的机会也不多,这也算是伪实战了,找一找感觉,万一真的有突发事件,不至于很久不动手,导致人有些不习惯战斗的节奏,而无法发挥出来全力。
余飞去遛弯去了,这也是他现在的习惯,就当自己是一个游客,转一转还有什么改进的地方,深入的感受一下自己带给大家的快乐。
孙赖子抽完烟,拍拍屁股上的土,将坏掉的两把刀丢进仓库锁起来,才转身打算上楼继续修炼,顺便吸收今天的感悟。
古香跟在他的背后上楼了,今天古香算是进一步认识到了孙赖子,随着对孙赖子真实的模样认识的越清楚,她越是后悔自己之前的行为,觉得自己之前简直就是个傻子,多好的金龟婿啊,控制住有花不完的钱,还干什么传销啊!
惡魔霸道吻:丫頭戲痞少 流觴蝶逝
孙赖子上楼之后,就找了一身干净衣服去洗
澡了,古香坐在客厅思考了起来,怎么才能让孙赖子对自己多一点认同感,觉得自己是真的认错了,觉得自己还能处。
金鳳鉤 東方玉
很快孙赖子就出来了,男人洗澡很快,毕竟不是在澡堂子,冲干净就好了,换了一身新衣服,不过脸上的伤势还是万紫千红的样子,却一点都不在意。
孙赖子走出来什么都没说,就准备去一边修炼一边感悟了,浅层次修炼的时候,可以保持一个很好的头脑清醒思维敏捷的状态,更适合他思考和感悟。
孙赖子刚刚盘膝坐下,古香就走了进来,还坐在了床边。
“你的伤口疼不疼,我收拾卫生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医疗包,我给你贴点药吧?”
古香坐下努力用温柔又心疼的声音说道。
“真正想给我贴药的人,会直接拿着医疗包进来,而不是在虚情假意的赚人情!”
孙赖子转头看着古香说道。
“我去取!”
古香嘴角抽了抽,站起来就要去取,孙赖子这一针见血的表述能力,真的是让她无力反击。
“不用了,皮外伤而已。”
孙赖子又无所谓的说道,余飞把力道控制的很好,看起来孙赖子很惨,其实他知道都能很快自愈。
古香又停下了脚步,走回来坐下了。
“真正想贴药的人,不会在乎受伤的人说什么!”
孙赖子紧接着又是一句。
“噗……”
古香内心狂喷了一口血,怎么什么道理都由孙赖子说完了。
可是这次她聪明了,干脆坐着也不动了,大不了自己下次直接拿过来给他贴药得了呗!
亡夫,別這樣 月下小溪
“没事就先出去,我要修炼了!”
孙赖子看她不说话了,咧着嘴角轻笑一声说道。
“我想陪着你!”
古香觉得这个时候,出去的话,万一孙赖子又有其他的说法了,那自己真的要吐血了,待在这里总没错。
“我不需要,今晚应该不需要你了,我要修炼!”
愛上豪門大少
鋼鐵大丈夫 桐伊
孙赖子直接拒绝了。
然后孙赖子干脆闭上了眼睛,不想理会她了。
“你看你伤成了这样,你当余飞是最好的兄弟,他却下手这么狠毒,一点都不心疼你,哪里是兄弟了!”
古香想了想,又想继续献殷勤,还想踩着余飞上位。
“你在教我做事?”
孙赖子猛的睁开了眼睛,狠厉的瞪着古香问道。
说实话一旦男人放下了感情,就会智商回归,孙赖子又不是真的傻,古香这挑拨离间踩人上位的招数,他一下就识破了。
“没有没有!”
孙赖子是第一次用这样可怕的眼神看古香,她吓的急忙跳下床,害怕的看着孙赖子说道。
“滚出去!”
孙赖子怒喝一声。
古香急忙逃了出去,很后悔那会孙赖子让自己出去,自己为啥不走。
赶走了古香,孙赖子冷哼一声,又开始了修炼。
古香坐在客厅十分的彷徨,她的那套行事方法和策略,似乎全都要失效了,孙赖子要么不在乎,要么一眼看穿了,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可是她又不甘心这个跳跃阶层的好机会,否则她离开这里,只能继
续当一个骗子,搞传销,用身体作为资本骗人了。
孙赖子此刻其实也没有开始感悟今天收获,而是在痛骂自己,因为清醒之后,他终于明白,自己之前有多傻了,古香那么低劣的手段,那么卑劣的演技,自己怎么就被人刷的团团转了呢?
他现在深刻的怀疑自己的智商有问题,越是回忆越是觉得自己傻,甚至还有点尴尬。
懊恼了一会,孙赖子就调整心态开始了修炼,正事要紧!
第二天孙赖子和以前的作息一样,早早醒来之后,就下楼去锻炼了。
軍婚纏綿之爵爺輕點寵 海鷗
古香昨晚将他换下来的衣服已经洗干净了,只不过没有早起,他起床离开之后,古香听到关门声才起来,然后发现孙赖子已经走了,留下了空落落的房间。
古香很想跟着孙赖子去加入那个小团体,加入那个大饭桌,可惜孙赖子之前提的时候,她一直不愿意,现在她想去,孙赖子根本没打算再带着她了。
来到楼下之后,其他人也都来开始晨练了,只不过如今晨练的群体,多了三个跳广场舞的人,林可因带头,安娜贝尔和徐光启跟在后面,画风有些诡异。
孙赖子跟着余飞他们一起习武,主要就是将刀法拳法等不要生熟,保证在战斗的时候,要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
就是徐光启本来是跟着大家习武,林可因来了就转场广场舞了,这个行为让人觉得有点背叛一般的感觉,而且余飞估计,自己没开口教林可因和安娜贝尔内功,徐光启为了保密,可能晚上都不修炼了。
修炼内功有一个说法,叫做不进则退,你坚持锻炼,多少总会缓慢的进步,你要是不修炼,必然会腿部,开始那些经脉会收缩,内力会减少,时间长了,甚至可能经脉堵塞,堵塞的一旦严重了,想要再修炼,就要从头开始了。
所以晨练的时候,孙赖子的事情解决了,大家就开始考虑其他的问题了,刀疤看了看这三个广场舞选手,又看了看余飞,用眼神询问了起来。
余飞没有回应,他也需要思考这件事,说实话林可因的出现,看起来是自己主动所找,但是也不得不防备林可因的目的,是不是带着其他的目的而来。
万一林可因最后不是自己人了,那怎么办?
不过这个都好解决,余飞可以用催眠术询问,也可以找麻老道进行读心术确定。
还有一个就是安娜贝尔,徐光启这层关系,就算是赖在这里了,但是心理很不成熟,余飞也不想和她重拾旧情了,教给她那就是一份扯不断的因果了不说,她这个不成熟又不够融入,没有产生集体感的人,万一出去乱说怎么办?
所以余飞需要好好思考一下这个问题,因为想回来,他又觉得徐光启这个人是自己人,自己不能给放弃了。
或许徐光启在拿下林可因之后,也跟着跳广场舞,也有一定的意图,理论上徐光启知道不修炼的后果,他还一直这样,是不是在给自己传达一种态度?
当然了余飞相信徐光启不是在逼自己,而是在告诉自己,余飞要是不打算教那母女两个,他也想要做一个普通人陪着,免得两个人产生心理落差,也容易保守修炼的秘密。
相親偷作弊
要是余飞想要重拾徐光启的修炼,那么余飞就得给她们母女一起教。
这个态度让余飞很发愁,这便是家务事了,怎么选都没有一个绝对正确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