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giz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我能看到準確率 花未覺-820章 青雯姑娘熱推-ly8ib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
就在准备回去的时候,陈靖忽然生起一念,回头问道:“对了,你跟钟舒阳如果比实力,谁更强一点?”
这话问得有点冒失。
但也的确符合秦枭的个性,而且以秦天海如今对这个(私生子)的态度,也多半有可能会给一个回答。
“你问的是哪方面实力?”秦天海果然没拒绝,而是闭着眼睛微微,态度柔和。
陈靖微微侧目,秦天海能答这么一句话,便是说明他在某方面是超过钟舒阳的。
要不然就不会这么答。
‘我之前感应到武玉有可能是在钟舒阳的身上,既然他有武玉在,那武力方面肯定是强过秦天海的。’
这般一想,陈靖就问道:“若比魂力呢?”
“武力他稍强,魂力却要在我之下。”秦天海道。
果然!
能得到秦天海亲口承认,这应该是不假的。
“蜀山一脉,多为剑修,心剑一旦成形,便可称为剑仙。放眼三足天,能够跟蜀山比武力的,也找不出几个人。但有强势的一方面就有弱势的一方面。
蜀山一脉在魂力方面要稍微弱一点。而昆仑则居中央。魂力最强的,要属瑶池一脉。但瑶池的战力却是最弱的。”
校草霸上拽丫頭
秦天海娓娓说来。
蜀山战力最强,瑶池魂力最强,昆仑则在两脉中间,属于均衡型。
查理九世之夢之都 夢想03
“明白了。”
从日轮峰离开之后,陈靖回到了曼陀峰。
看着那张灯结彩的布置,他知道喜庆的日子更近了,约莫还有几天的时间就要成亲了。
到房里呆了没一会儿,他就发现了鸳鸯珠起反应了。
鸳鸯珠既然有了反应,那就说明是犹晴在给他发信号。
泣幽冥 半勺竹葉
技能召喚遊仙劍 驚天一刀斬
‘想来应该是犹晴得手了。’
犹晴这丫头办事的确是很利索。
当即,陈靖以隐身状态下了曼陀峰,跳进了日月潭,进入那个隐秘的洞穴。
起始之罪
只见洞穴深处放着一个木盒子,犹晴却不在这里。
她作为阮青蓉的贴身侍女,平常若无被吩咐去办事,基本不会有时间出来的。就算出来,也无法逗留太久。
这反倒让陈靖松了一口气。
她若在的话,只怕又要翘起让他打了。
捡起地上的木盒子,打开一看,只见里面躺着一条粉色的小裤。
“……”
陈靖摇头无语,犹晴上次偷的是阮青蓉的贴身衣物,这次居然偷的是阮青雯的贴身小裤。
錦年安好
變身之穿越異世界的罪域王骨 雷姆的粉
这是一条很小的裤子,有点小透明。这是天域雪蚕吐丝而织成的锦缎。
拿在手里十分轻盈柔软很是舒适。嗯,还有一股海棠花的香味。
‘阮青雯你不是爱做梦么?今晚,我就让你好好做个美梦。’
收起这条小裤,陈靖就返回了曼陀峰,待在自己的房里,吩咐丝雨不要让别人打扰自己,然后他就拿着那条丝质小裤,随时恭候阮青雯“上线”。
天域没有什么闲暇节目,基本上所有人一得闲了,必定是在家中修炼。
所以要等阮青雯“上线”倒也不必一定等到晚上。
他在房里恭候了约莫两个时辰后,终于,阮青雯在他的期盼之中,“上线了”。
在她的梦境世界里,那是一片碧海蓝天。
她就盘坐在那无边无际的辽阔海域的中心,坐着一尊莲台,闭着眼,心无外物。
陈靖钻进来后,躲在数百米外观察了她好一会儿。
九州·華胥引 唐七公子
人没错,的确是阮青雯,犹晴办事还是很可靠的。
‘她入定起来倒是很娴熟,而且心无外物,这已经算是达到了入定的高境界了。’
初级入定,只能做到飘离外物,就是游离于外物之外,时而摒弃时而回归。
中级入定,抱元守一,摒弃大部分的外物杂念,只守其一。
三國猛將集團 陳龍隨風
高级入定,将那最后守住的一丝杂念也给抛却掉,做到真正的心无外物。
基本上,达到化神巅峰境界之后,都是可以做到高级入定的。
只是,这个高级也有三六九等之分。
比如阮青蓉也能做到高级入定,但是她入定之后,周围是一片混沌空间,这说明她的心并不清静,被抛却的东西很多。
而阮青雯这里是碧海蓝天,这就表示她原本的心思就很干净,什么都没有,类于大自然。
天空是无念,大海是无求。
橫掃諸天
‘即便你无念无求,我也能让你有念有求。’
当即,陈靖念头一动,这碧海蓝天立即就生出了波澜。
蓝蓝的天空,忽然有点暗沉,而平静如镜子的大海,也开始翻起了浪潮,且一波高过一波。
这样的环境变化很快引起了阮青雯的注意。
——她从入定当中“苏醒”过来,回归梦境空间。
人在入梦的时候,意识是游离的,能做出的反应多半也是本能的反应。在梦里,人很少会去思考什么。
她看着那起伏的浪花,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仿佛是在观景一样。
‘倒是个恬静的女子。’
陈靖还有第二手段——一挥手,由他念头产生了一叶孤舟,船上有个男子,艰难地航行在汹涌怒潮之中。
眼看那波浪一波盖过一波,即将就要将他的孤舟给掀翻,却在这时,阮阮青雯出手了。
她只轻轻一挥手,一道空气波扩散而去,恁是将那汹涌的怒潮给压平了。
随后,那一叶孤舟缓缓飘近。
“姑娘,你可知瑶池怎么走?”船上的男子礼貌地问道。
船上男子是陈靖根据自己的形体显化出来的,但多了个面罩。
这周围的环境在他问话之间,也变成了天域。而这片海,也就成了瑶池海。
“你要去瑶池干什么?”阮青雯问了一声,记忆里,这男人并不相识。
“去求婚。”男人爽朗地笑了声。
“求婚?那你相中的对象是谁?”阮青雯好奇地问。
她向来很少做梦,很多的梦都成了预言成真了。
像今日这个梦,相当罕见,也相当别有滋味,一时间她也完全沉浸了进去。
“我来自昆仑,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一次去了昆仑,碰见过一个名为【青雯】的姑娘,这么多年过去,我心里也一直记挂着她,所以想去拜求瑶池老母,让她将青雯姑娘许配给我。”男子微笑地说。
阮青雯听了这话,不由地是脸颊一红。
因为整个瑶池不说年轻一代,就算是上一代以及下一代,也只有她一个人名叫青雯。
这男子指名道姓,分明想娶的便是她。
“公子还请别开玩笑,青雯早已成为人妇了。”她也不生气,毕竟少年慕艾,这也不是什么越轨之举。遂,温和地解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