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0by精彩都市异能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討論-第五百一十一章 沒用的阿吉分享-6gbil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小說推薦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这时候,小毛贼已经把战术包从孟超身上解了下来。
掂量了一下沉甸甸的战术包,他眼前一亮,吹了声口哨。
打开战术包,里面的高纯度晶石和大面额不记名消费卡,更是令他“哇”一声,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来。
就在这小子舔舐着嘴唇,正欲继续上下其手,把血魄战刀等武器,都从孟超身上偷走时,孟超忽然睁眼,直挺挺坐了起来。
小毛贼怪叫一声,触电般弹了开去,想要落荒而逃,却被孟超一把抓住手腕。
伴随五指如铁钳般施加足以碎裂骨骼的力量,灵能亦化作电流,钻进小毛贼的骨髓。
小毛贼吓得魂飞魄散,更疼得痛哭流涕。
偏偏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想办法,晶莹剔透的左眼滴溜溜转了三圈,绽放出狡黠的光芒,装出一副又惊又喜的模样,叫道:“你,你醒啦,我正在救你……”
孟超冷笑一声,并不说话,只是提升了灵能刺骨的级数,五指更是缓缓揉捏这小子的指骨和腕骨,似乎要将小毛贼的整只手都捏碎为止。
楊洋快說你愛我 妖格格
“痛,痛痛痛痛痛痛!”
小毛贼发出杀猪也似的惨叫,终于疼得飙出眼泪,哀嚎道,“饶命,我再也不敢了,饶命!”
孟超依旧不为所动。
大楼崩塌,死伤无数,这小子不想着救人,反而跑来发死人财,不值得同情。
而且从他轻车熟路的切割和摸索动作来看,应该是个惯偷。
这种人,十句话里至少有九句半都是假的。
倘若一开始不能击溃他的心理防线,让他对自己产生深深的恐惧,便很难收服这个小毛贼,为自己所用。
是以,孟超不但保持着粉碎骨骼的力度,还默默运转灵能,激荡脑电波,向对方的双眸深处,发射了一道能激发最深层次恐惧的心灵攻击。
一瞬间,小毛贼像是看到了平生所见,最恐怖的东西,吓得脸色和声音都判若两人。
孟超一松手,他仰面栽倒,跌进了沼泽般粘稠的污水里。
随后又拼命挣扎,从污水里冒出头来。
小毛贼既不敢爬上垃圾山,又不敢水遁逃跑——刚才的“恐惧炸弹”,似乎彻底击溃了他的抵抗意志,他心知自己绝对无法逃脱孟超的“魔掌”,只能乖乖任由孟超摆布。
孟超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用两根手指从战术包里夹出一张大面额的不记名消费卡。
这张消费卡可以在各大帮派控制的巢城仓库里,采购大量武器装备和生存所需的物质,足以让一个普通家庭,舒舒服服过上好几年的。
孟超将消费卡飞到毛贼面前,斜插在垃圾里。
小毛贼正捧着又红又肿的手掌,“嘶嘶”的吹气,见到消费卡,眼里再次流露出贪婪的光芒,“咕噜”吞了口唾沫,却不敢捡,只是困惑和畏惧地看着孟超。
“回答几个问题,帮我跑跑腿,办几件事,这张卡就是你的,除此之外,包里的晶石,也可以给你。”
孟超道,“听懂了吗?”
小毛贼目瞪口呆,见孟超不像是撒谎的样子,乐得鼻涕泡都冒了出来,急忙重重点头,伸手去抓大面额不记名消费卡。
谁知孟超在消费卡上附着了一缕灵能,正当小毛贼将卡片捧在手里时,他忽然施展“隔空御物”的技巧,把消费卡重新吸了回来。
小毛贼顿时一阵失落。
倘若一开始就没有到手,也就罢了,但明明抓在手里,甚至能嗅到上面浓烈的铜臭味,却又得而复失,这种感觉,简直比砍掉他一只手更难受。
小毛贼敢怒不敢言,情绪被孟超拿捏得死死的。
“别急,只要你的表现令人满意,我不会食言的,说不定,事成之后,还能给你更多好处——你应该看出来,我不是会计较一两张消费卡的人。”
萬界神豪之極品兌換 仆街吾不悔
孟超冷冷道,“反过来说,倘若你的表现无法令我满意,甚至心怀鬼胎,动了不该动的心思,那你损失的,也绝不会只是这张消费卡和晶石,还有你的小命。
“这回,真的听懂了么?”
小毛贼浑身一颤,脸色发苦,隐隐知道自己似乎卷入了致命的麻烦。
但招惹了孟超这样的煞神,事情便不由自己说了算。
这种在巢城最底层一路挣扎,野蛮生长起来的小家伙,最知道随机应变,见风使舵的道理。
霸氣校草戀上小辣椒
当下扮出一副十分乖巧的模样,有些夸张地重重点头。
拽丫頭與校草戀愛
“上来吧。”
孟超这才招呼他,“你叫什么名字?”
“阿吉。”
小毛贼爬上垃圾山,却不敢靠近孟超,蜷缩在一边瑟瑟发抖,活像一只湿哒哒的小老鼠。
孟超道:“阿吉,姓什么?”
重生之大神是天後
“随便。”
阿吉道,“我不知道,姓什么都行。”
孟超眯起眼睛,面露不悦之色。
阿吉又是一颤,急忙摆手道:“是真的,没骗你,我的爹娘老子把我生在垃圾堆里就拍拍屁股走人,或许早就蹬腿翘了辫子,我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又怎么知道自己该姓什么?反正,大家高兴了就叫我‘阿吉’,不高兴就叫我‘没用的阿吉’,无所谓,都行。”
龙城的死亡率极高,巢城的死亡率更高,麻风村的死亡率则是最高的。
不仅仅是食物匮乏,缺医少药,帮派斗争和病毒肆虐的缘故。
最主要是基因变异导致的天然缺陷,令绝大多数感染者的后裔,都拥有先天性的遗传病,自然寿命就远远不如正常健康的普通人。
麻风村里天生地养的野孩子,从没见过爹娘,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孟超想了想,点头道:“阿吉,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我是来救人的。”
阿吉犹豫了一下,道,“早先前面那栋大厦发生了大爆炸,大火足足烧了两个多钟头,随后整体垮塌下来,死伤无数村民,还有很多幸存者都被压在废墟下面。
“他们都是我们的同胞,岂能见死不救?大家伙儿便齐心协力,赶来救人。
“我,我人小,力气也小,搬不动废墟,也救不了火,干脆灵机一动,跑到下水道来看看,有没有人顺着下水道逃出来,结果,就发现了你……啊啊啊啊啊啊!”
孟超用两根手指捻起十几枚小钢珠,朝阿吉周身关节弹了过去。
這貨竟然是大神
这些钢珠的威力堪比子弹,把阿吉打得哭爹喊娘,抱头鼠窜。
“看来,你是对自己的生活相当不满,想要投胎重来了。”
孟超叹了口气,道,“也行,我不想在蠢货身上浪费时间,想必麻风村里比你更机灵,也更懂得珍稀生命的小家伙,总是有的。”
说着,孟超将一枚小钢珠,瞄准阿吉的眉心。
并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如标枪般贯穿对方的大脑。
阿吉脸色煞白,一动都不敢动,扯着嗓子,连珠炮般叫道:“别,别杀我,我说,我说实话,我,我是来回收资源的!”
仙劍尋人啟事 漠洲
“回收……资源?”孟超微微皱眉。
“没错,废墟里有那么多死人,身上携带了那么多武器弹药、合成食物、基因药剂,都是宝贵的生存资源,他们统统都用不上了!”
阿吉理所当然地叫道,“但我还活着,两手空空,肚子饿得咕咕叫,虽然没有被崩塌的大楼砸死,搞不好过几天也要活活饿死了。
“就算现在活得比狗还不如,投胎却也不急于一时,倒不如从他们身上回收一些资源,让自己能多活几天,这又有什么问题!”
在资源匮乏的龙城,阿吉这番话倒不算纯粹的歪理。
孟超看看他芦柴棒一样枯瘦的手脚,似乎轻轻吹一口气就能飘起来的小身板,不想过多纠结这个问题。
但还有件事,是必须搞清楚的。
“如果人已经死了,为了活下去,你偷走了他们的资源。”
孟超道,“但如果人还没死,还剩半口气呢?你是不是,先把他们变成尸体,再偷走他们的东西?”
阿吉猛地一颤,生怕孟超误会,连连摆手道:“没有,绝对没有,我只从死人身上拿东西,绝没有碰过半死不活的人半根毫毛,绝没有,相信我!”
血帖亡魂記
孟超自然不会轻易相信。
发死人财是一回事。
把困在废墟里的幸存者杀死,再抢走他们的东西,这是另一回事。
如果是后者的话,孟超绝对不会用这小子的。
“是真的!”
阿吉苦着脸说,“爆炸这么厉害,又有十几层大楼垮塌下来,把尸体都压成肉饼,哪里还能找到几个活着的幸存者?
“我力气小,身体弱,光是死人身上的东西,就摸不过来了,何苦去招惹那些还有几口气的活人。
“听说爆炸之前,大厦里‘乒乒乓乓’打得厉害,明显是有很多招惹不起的存在,万一不小心,被他们抓住,拉我陪葬,岂不是糟糕至极?”
阿吉说到这里,仿佛忽然想到,孟超便极有可能是“招惹不起的存在”中的一员。
顿时脸色更苦。
孟超扫描小毛贼的微表情,看不出撒谎的痕迹。
仔细想想,这小子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沉吟片刻,孟超点头,接着问道:“既然不知道父母是谁,你住在哪里,和谁一起,靠什么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