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t2m言情小說 三國之西涼鄙夫笔趣-第二四九章、坐井觀天-7yhc0

三國之西涼鄙夫
小說推薦三國之西涼鄙夫
世代繁衍在沮县的秦姓氐人,尚红,被汉人称为赤氐。
他们的栖息地,正好处于秦岭与大巴山相互逼近处,河谷狭隘,无论畜牧还是耕作都无法养活太多人口。所以他们部落的实力并不强大,能拉出来的青壮约莫六千余人。
在华雄陈兵于家门口外后,他们不可避免的开始患得患失:汉军这是想以武力逼迫他们编入户籍,还是勒索一些牛羊物资就作罢?
也连忙派人前往河池县,提及之前和窦姓氐人的协议。
他们两家当年被华雄灭掉东狼谷威慑,就做出了决定,双方共进退。
以南北遥以为互势,让华雄不敢强行逼迫他们。
这也是当年窦姓氐人的首领,都让自家儿子窦茂训练好两百族人,打算随华雄征战来换取不被觊觎了,后来却没有成行的缘由。
在那个时候,太守刘躬因为郡内豪强大户的求情与威胁,勒令华雄不许去肃清南部山区的贼寇。
也让他们觉得,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
至少有刘躬在武都一天,华雄就不能一手遮天,胆敢触犯众怒而强行征伐。
说不定,在等等些时日,华雄就被调任走了呢?
可没想到的是,他们迎来的是刘躬调任走了,华雄还被被授予了将军之职!
主征伐背叛不臣的将军,完全有权利不经过太守的许可,直接以“聚众谋逆”的罪名,出兵征伐他们部落了。
还不需要担忧被朝廷追责。
其一,是武都的氐人被攻击了,也没人为他们去雒阳朝廷伸冤去。
就如当年板楯蛮被当地官府压迫,却伸冤无门,无奈之下只能聚众叛乱一样。
其二,则是只要华雄将他们给打败了,将健壮者编入军中,羸弱者编入户籍屯田,朝廷还喜闻乐见的嘉奖呢!
谁让他们这些氐人,生活在大汉疆域内,却没有编入户籍给朝廷缴纳赋税呢?
因而,他们的使者到了河池后,直接传达了两个意思。
之前的协议,你们青衣盍稚还遵守吗?
如果遵守,现在华雄已经陈兵沮县了,你们是不是应该弄出点声势阿里,遥以为援了?
如果觉得不能和华雄为敌,那么,双方是不是该协商下,各自凑多少族人前去给汉军效力,来避免被攻击呢?
窦姓首领得到消息后,也左右为难。
他当然是想和沮县秦姓氐人部落,一起举兵示威,好保住不鸟官府的逍遥日子。
只是他们两家联合,确定能抵挡华雄的兵锋吗?
河首那边,控制三县之地的宋健,还说灭就被灭了呢!
更别说,华雄如今是有后援的。
关中战事消弭后,皇甫嵩的三万大军就驻扎在槐里。
他们如果和华雄势均力敌,或者将华雄击败了,朝廷为了局势安稳,也会让皇甫嵩抽调一部兵马前来助战。
既然战不可取,那就派族人去随征,去融入变成利益同体。
但今时不同往日了。
他让儿子窦茂训练的两百兵马,华雄应该是看不上了。
阎忠任职武都太守后,就以各县有弓箭社自守为由,把郡兵裁掉了一半,将这些钱粮省下来交给华雄招募征伐之兵。
还是只招募汉家黔首!
因为汉军编制的惯例,羌胡与汉家黔首的比例,至少要对半分的。
既是为了保证军中纪律严明,也是出于保障军队向心力以汉人为主的考虑。
之前华雄没有钱粮招募汉家黔首,只好征发羌胡部落为卒。如今他有钱粮了,自然要顾及到这点,打造出一支绝对忠诚于自己的军队。
哪还会看得上青氐、赤氐这种保留部落编制,只是战时随征的附庸兵马?
好男人在宋朝
尤其是他如今的武都义从还保留着一千骑的编制,而以纯粹汉家黔首组成的敢死营,只有区区两百人。
胡汉比例,早就严重失调。
窦姓氐人首领思来想去后,便轻装简马而出,悄悄的前来沮县赤氐部落,与秦姓首领密谈应对之策。
他们两个部落举族皆兵的话,能拉出上万人马来。
虽然族人良莠不齐,战力堪忧,但蚁多咬死象,足够让华雄不敢轻易发兵来战了。
从长计议的时间,还是足够的。
而在栖息地横跨武都和广汉属国两地的符姓氐人部落,就没有那么从容淡定了。
他们部落只有千余户!
如今驻扎在沮县上方的汉军,就可以直接灭了他们!
想和汉军梗着脖子对抗,就不做念想了。
想避开华雄的兵锋,迁徙到广汉属国境内,也不是可取之道。
广汉属国里的氐人部落以及官府,也会打着并吞他们的念头。而且离开了故地,族人的人心就会散,导致三三两两自寻依靠投奔。
【注:历史上符姓氐人部落一直很弱小,在各方势力中夹缝生存。导致在公元236年分裂,首领符健率领族人归顺蜀汉,而其弟带着四百户族人北上投奔魏国。】
进退维谷之下,符姓氐人首领就开始琢磨,白马氐迁回武都编入户籍后过上的日子。
白马氐如今被官府分裂成为了三部。
墳地裏的婚禮
以栖息地划分,分别为东狼谷,下辩县北部,南部山区部,三部各自为政,互不统筹。
这是汉人朝廷对內迁羌胡的安置做法:大杂居,小聚居。
以此来消除聚众叛乱的隐患,然后全面推行汉化。
之前太守是刘躬的时候,他就调整白马氐内部框架,将一些首领祭司等贵族,授予郡从事以及亭长、三老等职务,并寻找丰富经验的老农,教导白马氐人屏弃以前刀耕火种的做法,转为以“代田法”耕种。
【注:代田法,是汉武帝时期的搜粟都尉赵过,对西北地区的土壤以及降水条件,所推广的一种保持地力、抗旱、御风的耕作方法。《汉书·食货志》里描述成果为:“一岁之收,常过缦田亩一斛以上,善者倍之。“】
而如今阎忠前来任职后,更是开始办学塾,教导充当武都义从的白马氐族人后辈识文断字以及汉家礼仪。还设立了医署,为他们的家人看病问诊。
从待遇上看,白马氐和汉家黔首,已经没有什么两样了。
因而符姓氐人首领,想着想着,就觉得自己如果也愿意效仿白马氐的话,好像也不失为明智之举。
当即,召集了族内有地位的小头目,将心中所想给扔了出来。
绝大数人都赞同了,而少数有不同意见的,也在首领眼中慢慢汇聚的凶光里,将意见给吞了回去。
也让符姓首领很迅速统一意见,亲自前来华雄军营托出归顺之意。
恰好此时,杨阜也刚好运送军械粮秣等辎重前来。
恩,他如今已经是郡主薄了。
作为冀县的俊才,阎忠一到任,就将他的职位往上提了提。
反正如今世上的风气,征辟属官,任人唯亲才是正确的。
华雄也正好将符姓氐人的安置之事,托付给杨阜来操办。
他如今看不上这样小规模的、十户抽一丁才一百兵马的部落,就是临别时特地叮嘱了一句,让杨阜和阎忠两人在安置的手,务必保留符姓氐人在广汉属国那块栖息地。
杨阜闻言,眉毛就高挑。
左右而顾了下,才以袖掩面私语,“狩元这是对广汉属国有想法?”
对此,华雄笑而不语。
在他还是西县试守的时候,就曾经为上禄王家和羌道的部落报复商队被劫掠之事,给广汉属国的都尉高颐、雷姓氐人部落找过不少麻烦。
也由此了解到,广汉属国与外界的交通联系,武都郡要比益州诸郡更方便一些。
因为从地理位置上看,广汉属国是一块相对封闭的山区,被面岷山山脉和龙门山脉从益州隔绝出来。
这就助长了他的想法。
以后他想谋取汉中郡,就绝对要和益州牧刘焉爆发冲突。
而刚好,广汉属国就是入蜀的命门!
既然如此,索性现在就先留个后手,说不定能用得上。
符姓氐人的归顺,让青氐和赤氐两位首领都大为吃惊,他们原先还打算联合郡内所有氐人部落共进退呢!
结果,一转眼就此消彼长了?
更加着急的是赤氐的首领。
符姓氐人对沮县的地形很了解,如果他们为华雄充当前驱,引导汉军多路来袭,那他们赤氐连据险而守都难!
也不再徐徐而谋了。
连忙催促着窦首领将与华雄有交情的窦茂,派遣来华雄军营内探一探口风。
又或者说,是想以主动示诚,尽可能以最小的代价,让华雄不要为难他们。
不过呢,他们是白担心了。
窦茂到的时候,华雄正好准备出行汉中。
听完窦茂的叙说后,就笑语安慰几声,信誓旦旦的保证自己陈兵沮县上方,不是要为难秦姓氐人部落,以后也不会出兵去征伐河池青氐。
当然了,保证的前提是,青氐和赤氐部落不要为非作歹。
并且坚守本分,定期给朝廷贡纳定额的物资(大汉对氐人部落执行羁縻制度,首领称为氐王)。
楚漢驕雄的青春期
这样的结果,让窦茂满意而归。
却让出来送别的赵昂,隐晦的抽了抽嘴角。
他对华雄太了解了!
越是慷慨、越是好说话的时候,就会藏着越大的坑!
青氐和赤氐两个部落,要是真的信了华雄“安分守法就会相安无事”的鬼话,放下警惕之心,以后他们想哭都找不到地方!
不过呢,他也没有搭理。
他赵昂又不是站在氐人那边的!
絕品女王之驚宮
况且,作为很早就以才学扬名的他,对青氐和赤氐两个首领,心中充满了不屑。
说得好听点,他们是据守一方的部落酋帅。
往难听了说,这群家伙就是一群坐井观天之徒!眼光和格局,都被局限在武都这么一个边陲小郡里,根本不知道大汉朝的天有多大!
华雄的野心,都蔓延到汉中郡了!
还会和他们这两个小小部落,斤斤计较的争长短?
“狩元,真要准备一千人的营寨吗?”
赵昂看着窦茂的背影远去,就放下心思,转头对华雄问道:“一下子招募那么多人,苏太守不会阻挠吧?”
是的,华雄去汉中,是为了招募兵马。
西县之前就招募过几次,而栖居在武都郡的汉家黔首太少了。
良田千頃養包子
不能涸泽而渔是一方面。
另一层考虑,则是征调了太多汉家黔首为卒,不利郡内汉胡杂居的环境。
比如让羌胡氐人成为了人口的主要组成部分。
因此,除了从阎忠遣散的郡兵中招募了两百余人,华雄打算去汉中郡招募一些兵卒,让赵昂组建起两千人的步卒。
同时,也让往来关中-益州的商贾,前去关中三辅散布招募兵卒的消息。
富饶而又频频被羌胡骚扰的关中三辅,游侠儿是很多的。
嫡女歸來:逆天小毒後 逄公子
而且关中这几年被凉州叛军屡屡扰乱,民生凋敝。
其中右扶风作为屏障,是最惨的。许多黔首百姓为了躲避战乱,都逃亡到京兆、汉中郡或者武都郡等相连的地方。
只是选择汉中的很多,来武都的寥寥无几。
不仅是因为汉中郡土地肥沃,温饱可图,更因为如今汉中太守苏固,就是右扶风武功县人。出于乡里的情谊,也会善待他们。
失去土地成为流民的黔首,不想落草为寇的话,要么等待官府安置,要么成为豪强之家的佃户,又或者是投身行伍当兵吃粮。
华雄就是基于这点,前去收拢一些兵源。
苏固会不会愿意,倒不需要担忧。
华雄带走了流民,不等于为汉中郡减少了动乱的因素吗?
退一步来说,华雄是大汉的将军,朝廷明确的诏令就是让他招募兵马备战,从汉中郡招募黔首为卒,苏固又有什么理由来阻挠呢?
至于能不能招募到一千人,华雄心中是有打算的。
他和太守门下掾陈调的关系不错,也好久没有见到和上庸申家交情很不错的杜畿了。
“无碍,苏太守是明事理之人。伟章你还是早些做好准备,不然到时候我带回来兵卒了,你无法安置让姜伯奕等人笑话。”
华雄颔首而笑,伸手过去拍了拍赵昂的肩膀,随即就一夹马腹,驰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