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736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笔趣-第三百一十三章 一次失敗的釣魚計劃(第四更)-a658m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上原奈落下达的命令并不奇怪。
除了让药师兜立刻去晓组织的基地带走外道魔像和宇智波佐助之外,还让他们带走愿意一起离开晓组织的人。
晓组织在木叶之战结束之后直接洗白,其中某些成员一旦接受不了这种事的话,与其等着他们将来叛逃,还不如直接被药师兜带走将来去做个忍界大战的炮灰。
好吧,其实就是在钓鱼。
凡是不愿意离开晓组织的人,肯定都会得到上原奈落的庇护,他们可都是长门留下来的宝贵遗产啊!
凡是愿意离开晓组织的人,他们也只不过是从其中一个漩涡跳到另一个更为危险的漩涡而已。
其实也逃不过上原奈落的掌控。
因为上原奈落和小南正在回归雨之国的路上,留给药师兜的时间并不多,所以他立刻封存起了旗木朔茂,带着波风水门和宇智波带土赶往了晓组织的基地。
晓的基地。
蝎、迪达拉和宇智波佐助已经带着八尾人柱力赶回了基地,晓组织的成员们还在等待着他们的首领带回九尾人柱力,期待着将八尾和九尾收入外道魔像,然后实施战争兵器计划。
众所周知,等待的时间无疑是非常漫长的。
晓的成员们都比较悠闲,他们一群自视甚高的家伙凑在一起能干嘛?当然只能是拌嘴吵架了!
完美的仙劍結局 ╭ァ煞洫修羅ヤ
帥哥,咱們嗨皮吧!
“天天被人砍脑袋的蠢货!”
迪达拉鄙夷完飞段之后,朝着飞段做了一个鬼脸,嘻嘻哈哈地吐着自己的舌头:“笨蛋笨蛋笨蛋…略略略!”
“混蛋,我杀了你啊!”
飞段满脸暴怒地握紧了自己的镰刀,正当飞段想要冲过去的时候,几根查克拉线紧紧地缠住了他的手臂。
赤砂之蝎操纵着查克拉线束缚着飞段的行动,冷声开口告诫道:“吵架可以,但是不要在基地之内动手。”
听到赤砂之蝎的话,飞段脸上的怒意更重。
要是他能够吵得赢迪达拉的话,还至于动手吗?
飞段怒气冲冲地握着自己的镰刀,转头看向了角都:“喂,角都,我骂不过他!快来帮我!”
“白痴!”
角都扶了扶自己的额头。
他怎么会有像飞段这么蠢的队友啊!
飞段这个家伙的智商简直低到没救了!
幸好就在飞段压抑不住怒气,想要和迪达拉一起把晓组织的基地拆了的时候,药师兜的出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药师兜,你去哪了?”
赤砂之蝎皱起了自己的眉头,看着药师兜开口道:“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应该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吧?你未经许可私自离开基地的话,违背了首领的命令吧?”
“如果晓的已经没有了首领呢?”
药师兜慢慢抬起头看向了在场的所有人,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道:“我去了一趟木叶,长门…不,佩恩已经死了。”
農家俏廚娘:挖坑埋爹爹 浮屠娘子
“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了药师兜!
每个人的眼神都充满了不敢置信,他们怎么可能原因相信那个自称神明的首领会死在木叶!
赤砂之蝎的眼珠微微移动,他摇了摇头,立刻开口道:“绝不可能,佩恩可是拥有着轮回眼的力量…”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药师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我趁着佩恩和木叶两败俱伤的时候,将他逼入了绝境,所以他死了…”
“混蛋,你竟敢背叛佩恩大人!”
辉夜君麻吕和白听到这里,飞快地冲了出来!
论及对晓组织的忠诚,没有任何人能超过他们两个,因为他们是和上原奈落一起被小南带着长大的。
鳳凰的飼養方法
“尸骨脉·椿之舞!”
辉夜君麻吕的身上骤然冒出了一根根骨刺,朝着药师兜的方向飞快地冲了过来!
然而一道披着金色查克拉外衣的身影骤然出现,落在了辉夜君麻吕的面前,伸出一枚螺旋丸按在了君麻吕的身上!
正是秽土转生的波风水门!
下一刻,辉夜君麻吕就倒飞了出去!
“冰遁…”
白猛地竖起了自己的手指。
正当白想要释放冰遁的时候,波风水门的身影化作一道金光,骤然出现在白的身边,一脚将他踢飞了出去!
“那是…金色闪光!”
迪达拉的脸色骤然变了变。
对于岩隐村的忍者来说,金色闪光无疑是个极为恐怖的人物,哪怕是迪达拉也是从小听着木叶金色闪光的故事长大的。
星羅武神 輕風隨行
赤砂之蝎注视着这一幕,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凝重:“原来你这家伙秽土转生出了金色闪光波风水门…现在看来,你这家伙解决掉了佩恩并非是无稽之谈。”
“没错。”
药师兜点了点头,笑着摊开了自己的手掌:“现在佩恩已经死了,小南和上原奈落已经放弃了收集尾兽的计划…你们还要继续待在这个即将走向没落的组织吗?”
药师兜的目光一点点移动着,缓缓打量着在场的众人,笑容渐渐变得越来越深:“晓即将走向毁灭,不如跟随我一起继续进行收集尾兽的计划…”
“不要。”
迪达拉不屑地看了一眼药师兜,冷哼了一声道:“你这家伙算什么?依仗着别人的力量逞凶,一个躲在阴沟里的胆小鬼而已,就想做新的首领?”
迪达拉说完之后,转头看向了赤砂之蝎,开口道:“与其让你做新的首领,还不如让蝎旦那来继承晓的首领之位!”
“凭什么!”
飞段立刻跳了出来,张嘴就来道:“我才是最合适的人选!不如你们都来加入我的邪神…”
“闭嘴!”
角都一句话打断了飞段的话,他转头看向了药师兜,瓮声开口道:“你说解决掉了佩恩,却没有解决掉上原奈落和小南吧?佩恩似乎提到过,想要让上原成为晓的下一任首领,那个小鬼挺合适的。”
“没错。”
赤砂之蝎看向了药师兜,他的目光也隐隐变得有些冰冷起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其实也想要解决上原奈落却差点儿被他解决掉了吧!上原的实力可半点都不弱!”
“真是…被你们猜中了呢!”
药师兜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意,他抬起头继续道:“不过这也无所谓,反正上原奈落和小南已经放弃了尾兽计划。
他们以后应该只会待在雨之国这种小地方了,以你们的实力,难道还要继续待在这里吗?”
“……”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陷入了沉默。
如果晓组织不继续收集尾兽的话,他们又该去做什么呢?难道就待在这里蹉跎岁月吗?
“我们要去哪儿关你什么事!”
迪达拉一脸不满地看了一眼药师兜,又看了一眼赤砂之蝎:“喂,蝎旦那,等到上原回来之后,我们在一起做决定吧,反正只要不会耽误我的艺术就好…”
“嗯。”
赤砂之蝎也点了点头:“我也认为应该等上原回来之后再来讨论这件事,至于药师兜这家伙…”
“喂,药师兜!”
飞段忽然高声打断了赤砂之蝎的话,看向了药师兜咧了咧嘴道:“你这家伙能帮我传播邪神教的话,我倒是可以跟你一起…”
“闭嘴!”
角都挥动着自己的手臂,一拳将飞段打倒在地,他瓮声瓮气地开口道:“有些话不该说的时候就闭上自己的嘴巴!”
“混蛋!”
飞段纵身跳了起来,满脸不悦地看着角都道:“我可不想留在这种地方,我只想去传播邪神大人的意志啊!”
“不,你不想。”
角都的地怨虞接连伸出蔓延,将飞段牢牢地束缚了起来,他的目光隐晦地看了一眼从未有任何动作的忍刀七人众。
这些忍刀七人众自从药师兜出现之后,对佩恩的战死表达了惊愕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任何动作,甚至没有丝毫言语,就只是自顾自地修理着他们的忍刀。
角都看了一眼飞段,冷声继续道:“有时候,你的那条命的确不值钱,但是有的时候,你的那条命只有一次。人生最痛苦的两件事,就是人还活着钱却没了和人已经死了但是钱还在。”
“……”
飞段听不懂他说的话,只是乖巧地闭上了嘴巴,因为角都表情严肃的时候说的话,一般都是对的。
“没有人愿意离开吗?”
药师兜皱了皱眉头之后,抬起头看向了宇智波佐助,轻声道:“佐助,你也不愿意离开吗?上原奈落和小南已经与木叶和解,如果你想复仇的话…”
“闭嘴。”
宇智波佐助满脸阴翳地低头看了一眼药师兜,不悦地开口道:“等到上原前辈回来之后我自然会去问他!”
“这样么…你们对这个组织还真是有感情呢!”
药师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抬头看着巨大的外道魔像,轻声道:“好吧,不过未来晓不再需要收集尾兽了,那么外道魔像我就先带走了…”
“……”
所有人的目光都慢慢看向了药师兜。
每个人手中的武器都开始慢慢地抽了出来。
赤砂之蝎召唤出了自己的两具傀儡,死死地注视着药师兜道:“你这家伙还真是和大蛇丸那个混蛋一模一样呢!叛徒,还是不要在我们面前太嚣张啊…”
一个小时后。
整个晓组织的成员都被打倒在地。
晓组织任何人都无法阻止波风水门的肆虐,面对九喇嘛模式下的波风水门,没有一个成员是药师兜的对手。
坚持最久的人,竟然还是宇智波佐助。
可惜的是,以他的实力也无法战胜波风水门。
波风水门轻松布置了一座飞雷神结界,将外道魔像和八尾人柱力奇拉比一同带走了,这一刻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拦住他。
药师兜做完了这一切之后,目光慢慢停在了佐助的身上,轻笑道:“佐助,不要忘了,你的哥哥宇智波鼬的写轮眼还在我的手中,只有我才能帮你和木叶为敌哦…”
“混蛋!”
宇智波佐助握紧了自己的手掌。
过了一会儿之后,宇智波佐助的脸色变了变之后,挣扎着站起来走到了药师兜的身边。
虽然宇智波佐助更希望和自己哥哥的朋友上原奈落待在一起,但是现在他必须要先拿回来宇智波鼬的眼睛,否则的话,万花筒写轮眼的瞳力失明的话可没那么容易解决!
宇智波佐助心里还在暗自思索着,等到解决了万花筒写轮眼的问题之后,就干脆杀掉药师兜好了,然后拎着药师兜的头颅,再重新回来加入晓组织!
当然,如果那个时候的晓,还是想要覆灭木叶的话…在佐助的心里,向木叶复仇毫无疑问还是排在第一位的。
“非常好。”
药师兜赞许地看了一眼佐助之后,转头看向了倒成一片的晓成员,轻笑道:“那么诸位,我们就先离开了,将来你们后悔的话,还可以来找我啊…”
事情还真有点儿出乎预料。
晓组织的成员竟然没有一个愿意跟随药师兜离开,好不容易有一个飞段想要叛逃,还被角都这家伙制止了。
因此当药师兜向上原奈落汇报的时候,表情还隐隐有点儿古怪:“他们似乎对奈落大人很有信心,除了飞段以外,竟然没有一个人想要叛逃离开…”
“啧,这群家伙…”
上原奈落的声音中隐隐多了一丝无奈:“还真是让人拿他们没什么办法呢?这是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么?”
“哈?”
药师兜有点儿不太明白。
雙絕
上原奈落的声音幽幽地开口道:“兜,晓的成员之间的关系总是十分现实的冰冷,看起来对自己的同伴都十分薄情。
豪門邪少:老婆給我生個娃
可是就在这些十分现实的冰冷关系里面,也有一些罕见的温暖,有些人孤独地流浪得太久了,看似对这些温暖不以为意,身体却很诚实地贪恋着这些温暖…”
“大约明白了。”
药师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感慨地叹了一口气道:“曾经我们和大蛇丸大人也是一样,在我们毫不避讳地互相利用时,大蛇丸大人每一次温柔对我们来说就是一种奢侈,我们在冰冷的关系中尝到了一次温柔之后,就会越发渴求他的赐予…”
“嗯。”
上原奈落点了点头之后,轻声道:“好了,你专心开始为大蛇丸准备他的身体,晓的事留给我自己去处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