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诸天福运
“怎么可能?大雪山腹地竟然有实力如此夸张的飞禽猛兽,我不甘心啊……”
这是外州来的神通境强者,陨落前最后的不甘呐喊。
他的遭遇,可以用倒霉透顶形容。
先是根据流言的信息,花费了半个月寻到了大雪山地仙洞府所在,结果不小心触碰了外围防御阵法直接被重创。
都市小说 諸天福運 起點-第七百二十六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新春快樂)相伴
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头神通境级别的巨鹰从天而降,直接将其悄无声息灭杀。
堂堂神通境强者,竟然死得没多大动静,简直荒谬。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諸天福運 我叫排雲掌-第七百二十六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新春快樂)展示
可惜就算再荒谬,也改变不了残酷的事实。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諸天福運 我叫排雲掌-第七百二十六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新春快樂)鑒賞
也就在这厮陨落瞬间,身在谷口城领主府的陈英,瞬间有所感应向大雪山最高峰所在望了一眼。
摇了摇头,并没有什么反应。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外如是!
既然选择参合了大雪山地仙洞府之事,那就得做好陨落的心理准备。
近古时代的仙人洞府,真的那么好探索?
陈英从‘雪山仙人’的残缺神魂记忆中,可是知晓了部分近古时代的信息。
地仙已经算是仙人层次中的第二阶存在,神通手段都非同小可。从其区区一道残缺神魂印记能够留存至今,就可见一斑。
他当初进入大雪山地仙洞府的时候,若非瞬间灭杀了‘雪山仙人’的残缺神魂印记,夺去了其中的信息,继而轻松掌控整个地仙洞府,想要那么顺利得到好处根本就不可能。
区区一个外来的神通境强者,也不想想地仙洞府可能的防御手段有多强悍,就这么大摇大摆前往探索,简直就是自寻死路,结果不用多说。
当然,大雪山山脉最高山峰上窝着的那头巨鹰也够狡猾,竟然趁外来神通境强者遭遇阵法重创后突然袭击,而不是主动跳出来和外来神通境强者死磕。
这还只是第一位外来神通境强者,绝对不可能是最后一位。
就连神通境强者都死得悄无声息,更别说那帮子大宗师和宗师境界武者。
他们也就能和大雪山山脉深处的变异凶禽猛**手,若是遇到那几头神通境存在,估计连反抗之力都无。
就是不知道,那位悄无声息陨落的外州神通境强者,有没有在家族和宗门留下魂灯之类的玩意,估计是没有的。
毕竟,主世界的灵气复苏速度虽快,可眼下正是神通时代的初期,许多近古时代流传下来的手段,还来不及大面积恢复和推陈出新。
啧……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厮死得太过可惜了。
估计等其背后家族或者宗门反应过来,时间起码得以五到十年计,那时再计较丝毫用处都无。
本来,陈英还想提醒便宜父亲陈龙城一声,不过想想还是算了。
对于外州神通境强者陨落之事,不知道其实比知道要好。
他能做的,就是吩咐下去,要求飞狐径出身的武者,不要参合大雪山地仙洞府的探索之事。
至于底下人愿不愿意听,那就不是陈英管得了的。
想来,大宗师和以上强者,是不会贸然出手的。
陈英心中清楚,飞狐径培养的大宗师强者,私下里的联系相当紧密,远不像平时看起来那么简单随意。
而坐镇定州的凌风,以及坐镇北地的熊大壮,就是他们联系的纽带。
陈英只要确保凌风和熊大壮不出问题,飞狐径出身大宗师群体就不会有事情。
除非,有新的神通境强者出现,并且另有心思,和陈英走不到一块。
这样的情况,很难出现。
当然,真要是出现了这样的状况,陈英也不介意让手下的大宗师强者分开,算不得什么大事。
说到底,在神通时代还是以实力为尊。
只要陈英的实力足够,根本就用不着担心手下的势力,有可能出现的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
也不知道暗地里推波助澜的势力,倒是是什么想法?
总之,随着时间流逝,北疆大雪山地仙洞府的流言不仅没有慢慢消散,反而还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伴随大量外州强横武者的进入,北疆一时热闹非凡,武道氛围真的不是一般的兴旺。
火熱連載小說 諸天福運 ptt-第七百二十六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新春快樂)相伴
可与此同时,各种矛盾和冲突也多了不少。
有实力的武者,可没几个好脾气的好好先生,一言不合拔刀相向才是武者之间最正常的交流方式。
北疆地广人稀,就算陈英应便宜父亲陈龙城的要求,果断派出大宗师和宗师强手分驻北疆各地城镇,依旧免不了各种纷争和打斗。
总之,北疆每天都会出现不小的伤亡数字。
所幸,其中绝大部分都来自外州武者之间的纠纷,北疆武者在飞狐径的强力约束下,还算比较老实。
这时候,就可以看出飞狐径的底蕴之强了……
大宗师强者,随便就能派出去十位以上,而飞狐径这里还能保持强大的压制力量。
宗师强手的数量更是上百,他们组成的巡视小队,搭乘符箓列车满北地晃悠,给予外州来的武者极大压力。
逼得这些在外州名头不小,桀骜不逊的家伙,解决纠纷之时不得不上擂台,避免了不少可能出现的误伤。
加上北疆边军的威慑,一般的外州武者,只要实力不是那么夸张的话,基本都不会做得太过。
当然,等他们进入了万里大雪山山脉腹地的话,这里毫无人烟,自然也不存在什么规矩约束之类的,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陈英,或者说北地高层,并不在意大雪山山脉腹地发生了什么,他们只要维持住北疆各地城镇的基本秩序,那就算是相当合格的地方管理者了。
不得不说,有胆量跑来北疆探寻地仙洞府的存在,不说实力如何,起码在寻找洞府的能力上相当不俗。
没用多长时间,大雪山地仙洞府的具体地址,已经被不少外州武道强者发觉,甚至好几次都触动了地仙洞府的外围防御法阵,死伤一大片。
咳咳,当初陈英离开时,可是刻意加强了这里的外围防御法阵威力,每一次的防御攻击,都能达到人仙巅峰层次。
不是看不起人,而是眼下的事实就是如此,就算放眼整个大齐帝国,又能有几个扛得住人仙巅峰法术的一击?
神通境以下,可以说挨着就亡碰着就死……
就算只是被余波扫中侥幸不死,最起码也是个重伤的下场,更多的可能就是重度残疾。
在大雪山腹地这等恶劣环境里,身受重伤或者成为残疾,不说有没有敌对武者暗地里下黑手,就是山巅那头巨鹰的偷袭,也不是他们能够扛得住的。
所以啊,之前进山探查的外州武者伤亡还不算惊人的话,可等到了地仙洞府所在被发现,外州武者云集之后,那伤亡数量就以惊人速度向上攀升。
因为伤亡太甚,就连镇北公陈龙城都扛不住压力,只得派出精干人手帮忙勉强维持秩序,顺便作为后勤医护,将受伤以及残疾的倒霉蛋安全运走。
此时,大雪山腹地有神通境级别的飞禽猛兽,已经算不得什么秘密了。
本来以为,外州武者知晓了这事之后,会主动退出这次不切实际的地仙洞府探索,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
见识过神通境飞禽猛兽的恐怖实力之后,确实有一些比较理智的外州武者主动离开大雪山。
可更多的,则是抱有侥幸心理,继续留下来想要占便宜。
对这样不知死活的存在,就是镇北公陈龙城也无可奈何,总更不可能强行把人压走吧。
不说别的,这些外州武者的背景可都不简单,他也犯不着因为地仙洞府探索之事,就和对方背后的势力彻底对上。
只是,大雪山腹地都快血流成河了,作为北地名义上的第一豪强,总要有些表示。
倒不是真的好心,而是为了避免以后麻烦。
谁知道哪些在大雪山腹地死了残了的外州武者,他们背后的势力会不会将火气发在北地豪强身上?
这样的事情又不是没发生过,眼下做个样子表个态,以后人家就算找上门也没了道理。
“老三你是什么想法,就不怕那处地仙洞府,被真正的强者抢去啊!”
实在不放心,陈龙城趁机跑到了飞狐径,寻到悠然修炼的陈英,直接问道:“我可是听说,外州一些强大势力,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了!”
“要我这么做,我又能做什么?”
陈英反问:“总不能封山吧,如此作为怕不是会引来更多仇恨和贪婪的目光!”
“那也总不能继续下去吧,总要先确定大雪山地仙洞府的归属,我就是担心这个!”
陈龙城直言不讳,不爽道:“那些外来武者太过分了,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才是他最不爽的地方,先不说北地乃是镇北公府的地盘,只说大雪山地仙洞府,那可是他以后的潜修之地,囊中之物。
眼见一帮外州武者跑来争夺,不仅将北疆搞得乌烟瘴气,他们的目的就是在动陈龙城的利益啊,哪能受得了?
“父亲觉得,咱们应该如何是好?”
陈英也不废话,直接问到点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