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vzs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ptt-第583章 小官司大生意?(第1更)閲讀-fx35f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半小时后再看~~~~~~~~~~
“方总好,陆总早。”
方年走进前沿办公室,温叶的问好声适时响起。
然后会看到温叶那带着丝丝妖气的笑眼。
因为身份地位的改变,温叶眉眼的妖媚早已褪干净,现在或许应该用柔媚来形容。
最擅长看书以及写作的方年同学,词汇储备还算丰富,很快找到了新的词汇。
在方年坐下后,谷雨按照惯例简单汇报了重要工作。
“就这?”
关秋荷听完方年的叙述后,眼睛飞快眨动,神色沾点匪夷所思。
“就这。”
方年耸耸肩。
跟马珀利面谈之后,方年下到了82楼酒店中庭,坐到了正喝着下午茶的关秋荷对面。
简单说了事情经过。
包括马珀利的来意,也包括自己的观点。
关秋荷觉得不可思议。
不死冥神 霞飛雙頰
主要是鹅厂那么大摊子,光是一个鹅厂游戏,就能一直压在当康游戏头上。
怎么搞得马珀利还需要来请教方年关于鹅厂的未来发展问题了。
不过再仔细一想,关秋荷又觉得这并不令人意外。
因为她知道方年最厉害的地方不在具体事务执行上,而是长远战略布局,以及敏锐的洞察力。
简单化的讲,其实就是方年习惯多手准备,并会随着发展不断调整,始终保持着在合适的方向上前行。
这些才使得当康游戏屡次表现出令人意外的营收能力。
也是屡次令其他人惊讶的原因。
比方说……
想到这里,关秋荷略顿:“所谓客户端不重要,核心价值向产业上游转移,不就是你让当康游戏调整的方向吗?”
“这你也开诚布公?”
方年平静点头:“不影响当康这边的发展。”
“毕竟要交马珀利这个朋友,当然得坦诚一点。”
关秋荷直溜溜的盯着方年,不发一言。
见状,方年耸耸肩,补充道:“比如看在朋友的份上,鹅厂不会在对赌协议上搞什么幺蛾子。”
“比如更开放的鹅厂,对当康和前沿都有益处。”
“比如从去年年底,我们就已经让当康注重研发,现在更是初步形成了三地研发中心,在游戏领域的源头上已经很有优势了。”
“比如当康战略投资的毕方云、重明鸟网安也都属于源头。”
“比如前沿项目所投资的学术型研究项目也都是源头。”
听着方年轻描淡写的话语,关秋荷明白过来:“死守渠道必然会被淘汰,产业上游价值一定会崛起,然而我们手上源头和渠道都已经发展起来了。”
“算是。”方年无所谓道,“我对当康本来就不咋重视。”
“如果鹅厂这样的国内科技巨头都不注重源头价值,前沿项目几十亿几十亿投资出来的知识产权怎么卖得动嘛。”
“啧……”关秋荷啧啧称奇,“一下子就有画面了……”
“比如鹅厂想要搞点基础科技,一查,专利有了,给钱就能用,然后……”
“收钱的单位是前沿项目。”
方年看看关秋荷,又看向窗外一整个城市的样子,道:“当康游戏需要一个强大的追赶动力。”
“今年营收很不错,一下子比肩鹅厂游戏,但根基始终太浅,鹅厂游戏不断强大,会给当康压力,也会给当康无穷的动力,合适的竞争能训练队伍。”
“有道理,当康自始至终都有内部不足的问题。”关秋荷感叹道,“人心,毕竟最难琢磨。”
关秋荷的意思很简单。
当康游戏营收不错,成立时间补不长,一些人已经觉得了不起了。
内部十分容易滋生骄纵。
只有外部压力始终强劲,才能在短时间内磨合不断扩张的队伍。
等足够强大一举登顶,再一看,发现后面穷追不舍,又有了动力。
这样才能始终起到强大的现金奶牛作用。
支撑方年发展前沿生态,不断调整方向。
“……”
稍晚些时候,方年同关秋荷一起下了楼。
环球金融中心楼下,戴着墨镜的关秋荷双手揣兜,嘴上道:“那边的联系电话我已经发到你手机上了;
也帮你提前联系过了,你快到的时候拨个电话,会有人接你。”
“好的,十号上午庐州见。”方年摆摆手。
很快驱车离开了环球金融中心。
…………
无锡距离申城不算太远。
目的地从申城过去一百五十公里不到。
就近上了高速后,方年给温叶拨了个电话,让她在十号早上从无锡过,一道去庐州。
温叶应承下来。
不到五点钟,方年便抵达了目的地附近。
拨通了关秋荷给的电话,并不需要费力沟通。
当奥迪抵达营区门口时,方年见到了一道熟悉面孔。
是当初军训时的教官。
“教官,又见面了。”方年笑眯眯地打着招呼。
小张教官愣住了:“怎么会是你,方年同学?”
方年乐了:“还记得上个月军训结束时,我说的话吗?”
“我过来虐你了!”
小张教官上下打量着方年:“你就是那个来头甚大的人?”
“我怎么都看不出来啊!”
方年佯装傲娇道:“人不可貌相。”
“车能停进去不?”
“能。”
“那一起走吧。”
“……”
其实关秋荷的做法很简单,找人牵线搭桥,捐献物资。
也没有说要参观什么机密地方,大家你好我好。
不过相对而言,会比其它单位刻板一些。
方年并不介意。
从进了电动推拉门后,一切都相当配合。
不到十分钟,方年就再次穿上了迷彩,只不过这次比军训时要正式许多。
然后就见到了这个部队下属单位的最高领导,某营长。
俗称二毛一。
“小方同志,欢迎你来体验军营生活,接下来的两天三夜里,请你严格遵守我单位规章制度,我单位予以基础训练上的配合,谢谢合作。”
方年连忙认真道:“谢谢,我会遵守贵单位一切规章制度。”
“……”
见过领导以后,方年的军营体验生活正式开始了。
也在这之后,上交了一切私人物品交由单位保管。
其实也没什么东西,为了不给单位添麻烦,贵重物品放在车里。
上交的就是两台手机,一把车钥匙。
不过……
方年最先体验到的并不是训练,而是军营食堂。
一切由小张教官张名带领着。
对于突然多出来的陌生人,并未引起好奇或者骚动。
端上饭盆落座后,张名低声道:“我来这个单位五年多了,第一次看到营长那么认真慎重。”
“嗯?”方年不解,“怎么说?”
謀女休夫不承愛
张名看看方年,抿抿嘴,一脸神秘的道:“你的来头一定比我想象的还要大,或者说,送你来的人的来头。”
方年挑了下眉:“是吗?”
张名解释了一句:“我们是炮兵,虽然会承担军训任务,也会有民众参观日等,但不跟相关影视单位合作。”
“也就是说,除了我以外,没有忽然来体验的外人?”方年蹙眉道。
张名点了下头。
方年想了想,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关总找了谁,她的人脉关系我一向不怎么好奇。”
见张名不明所以,方年补充道:“关总是当康游戏的总经理。”
“那你……”
“我?小张排长不是知道吗,我是复旦学生。”
“肯定不可能那么简单。”
陣修 霜葉獨舞
“那我也不告诉你,反正不复杂。”
“……”
晚饭后不久,张名喊上了排里几个士兵,带上方年开始了正式体验。
一点都不浪费时间。
起步就是夜间五公里无障碍无负重越野。
諸天主宰
用张名的说法是:你小子在军训时根本就没用什么体力,五公里而已,顶多就是饭后消食的运动量。
方年:“……”
到了军营,你老大说什么都对。
我但凡叫苦都算我输!
张名根本就没给方年循序渐进的机会,都懒得训练立正稍息,简单粗暴。
不过这点运动量对方年来说,确实不算太严重。
五公里无障碍无负重越野。
他的表现不比士兵差。
但这只是开始。
跑完直接就是自由搏斗训练。
方年:“……”
还好,晚饭吃饱了……
两天后,十号早饭后,方年即将离开军营。
张名拍着方年的肩膀:“下次不敢再来了吧?”
一听这话,方年猛一咬牙,故作凶狠道:“等着吧,小张排长,我决定了,不完虐你,我不会善罢甘休。”
“虐我有什么意思,我又不是特种兵。”张名随口道。
方年是嗤之以鼻:“你以为晚上把我安排在你的宿舍休息,就不能知道外界消息了?”
“行行行,期待下次见面!”张名无所谓道。
闻言,方年大手一挥:“你放心好了,等我出去就让人安排个长期训练票,从申城到这边开车就一个半小时,有空我就来,有空我就来!”
“哦豁~你怕不是有受虐症!”张名挑了下眉。
张名送方年慢慢开车出门时,一眼就看到了等在外面的温叶、谷雨,以及一旁的商务轿车。
方年从驾驶位上下来,温叶自然而然的上了驾驶位。
张名看看车,又看看站到了他跟前的方年,似笑非笑道:“现在还敢跟我说你是大学生?”
“真是大学生,不过也是当康大股东。”方年莞尔。
接着挥挥手坐上了奥迪后排:“走了。”
张名微微一笑,转身回了军营。
过去的两天时间里,方年深刻的体验到了军营的‘残忍’!
尤其是张名的‘残忍’。
以前就是让着他罢了。
跟张名比,方年就是个菜鸡,身体素质好也是白搭。
真是没把他当人训练。
恨不得一天24小时都给他开小灶。
一开始还好点,接着是五公里负重越野、越障训练、自由搏斗等等等等。
跟演电影一样。
不过这两天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至少稍微学会怎么用力。
也学到了军营基础锻炼形式。
再来个三五次,在路上遇到个什么不开眼的,估摸着就能展示一点子猛男魅力了。
…………
…………
温叶开上方年的奥迪,一路往西。
谷雨也换到了奥迪副驾驶上。
商务轿车则回往申城。
关总没选择舟车劳顿的方式,而是选乘了民航航班。
这个点应该在飞机上了。
“这两天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方年一边给手机开机,一边问道。
谷雨回答道:“您熟悉的吴伏城、李子镜、王军都加入了前沿实实习部。”
“8号下午,当康、米聊联合进行了手机软件推广……”
“同一天,鹅厂游戏上线了大型用户回馈活动,效果还不错。”
“其它也就没什么了。”
方年问了句:“红鹅之间有什么新的大动静吗?”
“有,8号上午,工信部发表了批评通报。”
谷雨赶紧回答道。
“责令两家公司在5个工作日内向社会公开道歉,妥善做好善后事宜,确保软件的兼容和正常使用。
要求双方尽快实现兼容和放弃对抗等等……”
方年哦了声:“还有吗?”
“鹅厂很快就道了歉,具体内容我没太记住。”谷雨认真回答。
“是鹅厂马珀利马总亲自通过公开渠道道歉的,主要表达鹅厂将更加开放,与外界共享。”
“……”
说着,谷雨递过自己的手机:“这是具体报道,您看看。”
抗戰之鐵血尖兵
方年接过一看,很快浏览完毕。
是马珀利的一次媒体专访。
马珀利几乎一字不漏的引用了方年跟他提到过的观点。
比如开放、共享。
比如他在专访上说客户端不再重要。
比如核心价值向上游产业转移。
比如源头才是重点。
比如他引用阿里的口号来类比,希望让天下没有埋没的才能。
让每个企业,甚至每个人都能成为价值贡献者,并从中获益。
比如鹅厂决定建设更完善的开放平台等等。
提到,鹅厂将转变发展策略。
基本上等于跟外界说,鹅厂要放弃安全、搜索等领域。
重心全部放在产业源头、开放、移动互联网上。
其次,马珀利也通过媒体正式表达了鹅厂的歉意。
就是没有特地通过媒体,表示对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方总致以谢意。
方年看完后,多少有点‘失落’。
同时,方年也看到了鹅厂发布的公告。
称:将与红衣厂全面和解。
方年浏览新闻内容时,谷雨又说:“小道消息,马珀利在鹅厂内部掀起了一场席卷整个公司的大反思。”
“只不过,到现在为止网上的舆论都一致认为马珀利是在作秀……”
方年感叹道:“应该不是,马总还是厉害的,我都没想到转变会这么快。”
谷雨跟温叶异口同声发问:“怎么说?”
“7号下午马珀利特地来申城找过我,他的媒体专访核心内容几乎是一字不漏的引用了我的观点。”方年随口说了句。
“基本上可以认为马总不是在作秀,鹅厂很快会从里到外发生改变。”
“一个更加开放的鹅厂,应该会越来越强大。”
温叶跟谷雨竟皆愣住:“您……这是您的观点?”
“您为什么会帮忙?”
“就交个朋友。”方年随口道。
接着转移了话题:“说说当康跟米聊的联合推广具体情况。”
坐在副驾驶上的谷雨和开车的温叶飞速交换了个眼神。
分明都看到了对方眼里复杂的情绪。
惊讶、恍惚、茫然、钦佩、崇拜,与有荣焉。
那些在新闻媒体上经常被提到的耳熟能详的名字,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后面坐着的这个男人身边。
更重要的是,来之后都对这个男人有所求。
看起来低调无人知的在校大学生,早已悄悄通过一举一动影响着无数人。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马珀利这是迫于官方上级主管单位的压力作秀。
而这个男人却轻描淡写告诉她们,不是作秀,是观念转变。
根本是因为跟这个男人有一场见面。
谷雨也好,还是见识更广的温叶也罢,十分想说一句‘我的天’。
脑子里泛起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谷雨慢慢反应过来。
“啊,哦……”
接着说了下去。
“8号下午两点,米聊这款软件注册官方账号,正式登陆微博等公众信息平台,宣传米聊
======
PS:今天有3更~